第三十五章 世子/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带着桐儿和沈如云母女擦肩而过了。

她的脸上,仍旧带着方才一般清淡的笑容,仿佛这已经成为一张天然的面具。然而仔细去看,那嘴角的弧度,却有些发冷。

沈如云和沈母,果然是来了。

嫁给沈玉容后,她来到京城。沈母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婆母,沈如云更是任性自私。薛怀远疼爱女儿,竭尽所能给她多陪了许多嫁妆。那些嫁妆都拿来贴补了沈家,而她的衣服首饰,又多被沈如云以喜爱的名义要了去。

她并不是一个圣人,在薛家亦是被宠爱的掌上明珠,沈如云和沈母令她不悦,还是薛芳菲的她,也会表露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沈玉容就会适时的站出来。沈玉容总说,寡母幼妹从小拉扯着他长大,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她们的功劳,要薛芳菲对她们好一些。薛芳菲到底心善,想到她们单薄女子照顾沈玉容的不容易,也就尽量忍耐些。

但是宽容并没有换来同样的尊重。在她最后半年的日子里,沈母和沈如云从来没有来宽慰过她。有时候甚至还在门外,用她能听到的声音交谈,问她做出了那等丑事,怎么还不去死,还要拖累沈家人。

若非薛芳菲心性坚韧,只怕真的会受不了自尽以证清白。

“姑娘?”桐儿察觉到身边人情绪的不对,小声唤了一句。

姜梨回过神,笑道:“我没事。”心中却想着,只怕沈玉容和永宁公主的事,沈母和沈如云绝不可能一无所知。永宁公主能入沈家如入无人之境,显然和沈家人是相熟的。

以沈家人见风使舵的性子,找一个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的确比找一个小吏的女儿划算得多。今日她也亲眼见到了,沈如云和沈母的衣裳首饰,以沈玉容如今的俸禄,只怕买的也有些勉强。

这大概是永宁公主的“好意”。

姜梨心里想着,只觉得沈家人可悲又可怜。永宁公主固然是金枝玉叶,但永宁公主能面不改色的杀妻灭嗣,焉是好相与之人?沈家人只看得见眼前利益,殊不知哭的日子还在后头。

她乐得看好戏。

沈家人、沈玉容、永宁公主是害的她家破人亡的凶手,这笔债,她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二人往芳菲苑走回去,即便姜梨今日在姜幼瑶的及笄礼上自证清白,她似乎还是姜家一个被人忽略的女儿。她的行为,并无一人注意。

走在半路的时候,却是迎面来了一位男子。

姜家的后院里何时有了外男?姜梨停下脚步,没有近前,与这男子恰好隔开一段距离。这男子也是个守礼的,不再上前。

姜梨侧身想要从另一条路离开,那男子却突然开口了,轻声道:“二小姐?”

二小姐?似是很熟稔的口吻,姜梨侧身看向他。

这男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松香色长衫,料子精美。头发以玉簪绾起,长身玉立,俊逸非凡,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气质斯文清隽,看向姜梨的目光微动。

姜梨盯着他,或许是眼神太过陌生,让眼前的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他迟疑了一下,才道:“二小姐或许不记得了,在下周彦邦。”

周彦邦?姜梨恍然大悟,身边的桐儿更是差点惊叫出声。

原来这就是宁远侯世子周彦邦。在她还是薛芳菲的时候,常从自己小姑子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但并未见过本人,只晓得是个玉树临风的俊美男子。如今成了姜梨,周彦邦又成了她的前未婚夫,这未免有些奇妙。

姜梨顿了顿,就道:“世子。”

很普通的语气,没有激动,也没有百感交集,简单的就像是对待街上一个陌生人。

周彦邦有些意外。

他和姜梨的婚约,自小就晓得,小时候不懂事,没有太多感觉。后来姜梨就因为谋害继母的事被送到庵堂里去了。周彦邦那时候还经常听父母说起,是否要退了这桩亲事,但最后不知怎的,未婚妻又变成了姜幼瑶。

周彦邦见过姜幼瑶,是个娇美可人,单纯可爱的姑娘,对姜幼瑶十分满意,也就对这桩亲事没有异议。

今日来参加姜幼瑶的及笄礼,周彦邦却见到了时隔多年不见的姜梨。

关于姜梨的记忆,周彦邦只记得小时候是个胖乎乎的坏脾气的姑娘。但在及笄礼上,姜梨的出现,却让他的心潮起了涟漪。

姜幼瑶是一尊精美的玉器珠宝,适合摆在屋中。姜梨的高洁灵秀,却像是天上的皎洁月光,可望而不可即。

周彦邦在男客观礼的人群中,一直默默注视姜梨。他见着姜梨被众人指责,不紧不慢的反败为胜,更起了欣赏之意。眼下又在姜府后院偶遇,周彦邦心中是惊喜的,可是姜梨看他的眼神,却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这让周彦邦有些失望。

大约越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姜梨对他不怎么热络的模样,却更是让周彦邦心潮起伏。他想着,分明前些日子还听闻,姜梨听说姜幼瑶和自己的亲事时,还伤心直下投了湖。现在想想,或许那时候教姜梨伤了心,现在才会对自己这样冷漠。

也许自己应该和父亲谈谈,重新商议这门亲事,周彦邦这样想着,再看姜梨时,就仿佛将姜梨当做了自己的未婚妻。

姜梨微微蹙眉,周彦邦这种目光她一点也不陌生,在她还是薛芳菲的时候,甚至她嫁给沈玉容后,仍旧有许多这样的目光围绕着她。

令人恶心。

她不欲与周彦邦多说,虽然成为了姜二小姐,但她一点也不想和这人扯上关系。姜梨正要离开,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娇喝:“世子哥哥!”

姜梨险些被这一声喊的牙酸,回身一看,姜幼瑶正小跑过来,一口气跑到周彦邦身边,扬起脸笑道:“世子哥哥,二姐,你们在说什么说的这样高兴?”

虽是笑着的,看向姜梨的眼神,却俨然正房捉奸,凶光毕露。

------题外话------

敲黑板!大家看好了,沈玉容这种就是凤凰男,千万不能嫁凤凰男厚!

当然周世子这种贱贱的渣男也不能要~

还是投国公爷一票,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