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启蒙/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姜老夫人敲打过一次,季淑然在姜梨重新挑选丫鬟的时候不置一词。全程陪着姜梨挑选丫鬟的是姜老夫人的的丫鬟珍珠和翡翠。当然了,姜梨清楚,自己挑了哪几位丫鬟,想必季淑然也能很快打听到。

只是,重新被整治过的芳菲苑,季淑然暂时是没法子插手进来了。

这几日,姜府里暂且相安无事。

淑秀园里,下了朝的姜元柏眉头微锁,任由季淑然替他脱去外袍。

姜元柏虽然身为当朝首辅,后院比起同僚来,也算清净了许多。从前叶珍珍还在的时候,只有两房姜老夫人送他的通房。后来其中一位通房有了身子,被抬为妾室。之后叶珍珍病死,那位妾室又因为女儿的夭折忧思过度早早去了。到季淑然进门后,姜家大房也只有一位通房。

那位通房从前是姜老夫人的贴身丫鬟,性情稳重不争不抢,在姜府里几乎是个摆设。季淑然进门后,主动提了那位通房为赵姨娘。赵姨娘一直无子,在季淑然进门后,一心一意的主动服侍季淑然,更像是个下人。

所以整个大房里,季淑然的地位无可撼动。

姜老夫人虽然之前对姜元柏子嗣单薄一事颇有微词,可姜梨八岁的时候推季淑然害季淑然小产,季淑然非但不计较还替姜梨说情,让姜老夫人也对季淑然心存歉意。再后来季淑然又有了姜丙吉,姜老夫人便什么话都不说了。

毕竟姜元柏身为当朝首辅,朝中还有许多双眼睛盯着姜元柏的一言一行,后院子嗣众多,也意味着人丁复杂,姬妾众多未必是好事。只要大房有了一位男丁,其余的不贪也罢。

季淑然在姜老夫人默认,姜元柏宠爱的坏境下,可谓是如鱼得水。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是极尽宠爱之能事。这么多年,几个妯娌之间,杨氏不必说,就连卢氏也要矮他一头。

可这一切都被姜梨的回府打破了。姜梨回府不到一月,季淑然就接连吃了几次亏,这一次,甚至连一向待她宽和的姜老夫人也动了怒,季淑然的心中,不是不恼火的。

季淑然替姜元柏将外袍收拾好,递上一杯凉茶放到姜元柏手心,柔声问道:“老爷怎么愁眉不展的,是有心事?”

姜元柏抬眼看向她。

季淑然眉眼生的十分精致,同叶珍珍单纯含糊的圆润不一样,季淑然更像是书香门第里好生教导出来的明秀仕女,一言一行都如画般令人妥帖。姜元柏的目光扫向季淑然的手指,嫩如葱尖的手指上,有一点伤痕。桌边的篓子里,还放着未做完的针线。

季淑然在替他做衣裳。

姜元柏的心中一软,连日来对季淑然的不悦就在此刻烟消云散。他拉过季淑然的手,责备道:“怎么弄伤了?这些让下人来做就可以了。”

季淑然笑道:“老爷忘记了,老爷的贴身衣物,妾身从来不假手于人的。”

姜元柏看着她,季淑然笑意柔怯温和,想到自己这些日子因为及笄礼上的事故意冷落季淑然,姜元柏心中不由得内疚起来。就道:“辛苦你了。”

“妾身不辛苦,老爷才是真辛苦。”季淑然道。

姜元柏有些感慨。他有两个妻子,第一个妻子叶珍珍并非是他所选,而是姜老夫人为他选择的。他那时在朝中蒸蒸日上,朝中树敌众多,姜老夫人认为他最好韬光隐晦,娶个娘家不那么显赫的女子为佳。叶家家财万贯,门路疏通,最为上佳,可又因为不是官家,不会招人嫉恨。

姜元柏顺从母意,娶了叶珍珍。叶珍珍天真活泼,不食人间疾苦,虽然不能为他分忧,但二人相处也算融洽。

后来叶珍珍死了,姜元柏在一次夜宴上看中了副都御使的女儿季淑然。那时候季淑然在夜宴上一曲惊人,秀丽窈窕,一击就击中了姜元柏的心。

如果说叶珍珍是听从姜老夫人选择的夫人,季淑然就是姜元柏自己看中的夫人,无论是心中喜爱,还是偏心,都向着季淑然多一些。即便季淑然犯了错,姜元柏也能很快原谅她,况且,季淑然这么多年,都将大房收拾的十分妥帖。

姜元柏叹道:“今日退潮的时候,承德朗柳元丰同我说了几句话。”

季淑然握着茶杯的手一紧,面上仍是带着笑容,探寻的问道:“柳大人?柳大人平日和老爷未曾有什么往来,可是有什么事?”

“从前叶氏还在的时候,柳元丰的夫人与叶氏交好,还经常上门小聚。柳元丰是为了梨儿的事情来的。”姜元柏道:“柳元丰提醒我说,梨儿回京,应当为她选个夫子,教习她认字书理了。”

姜元柏想到这里,不禁头疼。当初姜梨犯下大错被逐入庵堂,一呆就是足足八年,正好是启蒙到学习的最佳时机。如今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姜梨在庵堂上必然没有先生教她认字学习。

他是首席大学士,皇帝恩师,当朝首辅,学问渊博,可他的嫡女却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白丁,说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柳元丰虽然话说的不大好听,往深里想,却也不是全无道理。姜元柏就寻思着,找个夫子来给姜梨教习一下功课。

闻言,季淑然松了口气,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原是如此。老爷也不必心急,世人虽然崇尚才华,可对女子终究宽容一些。梨儿如今年纪不小,便是从现在开始学习,只怕也学不了多少。不如请些琴棋书画的夫子,每样稍加点拨,只要能过得去便罢了,这样一来,日后梨儿谈婚论嫁的时候,夫家也会高看她一眼。”

“你说的有理。”姜元柏道:“不过,每样只学些皮毛,我姜家女儿怎能如此……”

“老爷,”季淑然笑道:“凡事不可以绝对论,梨儿之前未曾识字,你若是一味严格,要求过高,只怕会物极必反。”

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姜元柏点头道:“就照这么办吧。”

------题外话------

阿狸:渣渣,老娘以前是学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