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官学/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元柏要给姜梨寻夫子,这件事很快就被姜梨知道了。

告诉姜梨这事的不是别人,正是二房的少爷姜景睿。

姜家两个少爷,姜景佑年纪大些,性情却好,听说学识一般,被卢氏每日追着敲打考状元。姜景睿脾性暴烈,却没人敢追着他让他考状元,只要不再外惹是生非就皆大欢喜了。

姜景睿上回被姜梨讥讽了一顿后,好些日子都没来芳菲苑。平日里看见姜梨,也是绕道而走。姜梨当然懒得理会,可是今日,这姜景睿又出现在芳菲苑的门口。

明月和清风在门口做刺绣,看见姜景睿吓了一跳,道:“二少爷。”

姜景睿轻咳一声,问了下姜梨在里面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屋里,姜梨正在看书。桐儿晓得上次姜梨和姜景睿闹僵了,便站在一边不说话,白雪在房间一角熬花茶,她是个大大咧咧的,看桐儿没有相迎,自己便也没起身,还是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茶壶。

见屋里无人搭理自己,姜景睿有些不自在,又有些恼羞成怒。他一屁股在姜梨对面坐下,看见姜梨面前的书,道:“你看什么书呐,看得懂吗?”

这人说话总是如此讨厌,不愧是被娇惯坏了的纨绔子弟,姜梨抬头看了他一眼,问:“有何贵干?”

见姜梨终于搭理自己了,不知为何,姜景睿竟然十分高兴,也不计较这一屋子丫鬟主子对他态度不敬,立刻道:“我来告诉你一件事情,大伯父要给你请先生了!”

请先生?姜梨有些意外。

“我可是一知道这个消息就赶来告诉你了,我听说大伯母对大伯父说,你这样的资质,想学出什么门道来也是不可能。就找个普通的先生教你一些粗浅的皮毛,不至于在人前丢脸,做做样子就行了。”

“太过分了!”桐儿手里的帕子“啪”的一下掉在地上,“我们姑娘什么资质了?我们姑娘资质好得很!”

姜景睿看了一眼桐儿,摇了摇头:“大伯母哪是认真找人教你家小姐,根本就是恨不得她变成一个草包。我听说大伯父将此事全都交给大伯母办,大伯母找来的夫子,能让姜梨吃一些苦头。”

姜梨没说话,姜景睿又轻声咳了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想出手相助,不过我们二房向来不插手大房的事。我要是和我娘提此事,我娘非骂死我不可。我觉得,你不如去找祖母,祖母这个人还是很公平的,介时我在旁边替你说几句话,如果是祖母挑的先生,应当不会差。”

姜梨盯着他。看来姜景睿经过上次一顿嘲讽,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自己这边。无论是因为过去的姜二小姐同他的交情,还是姜景睿本来是个有同情心的人,事实证明,这少年还不错。

姜梨道:“多谢你特意来提醒我。”这一回,语气柔和了许多。

听到姜梨语气的变化,姜景睿莫名有些高兴,回过神来时,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他在姜家是个小霸王,就连姜幼瑶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他自己更是这个瞧不上那个看不起。可对于姜梨,一个名声不大好又在府里没什么地位的人,姜景睿总觉得有几分害怕或者是敬畏。

总想着讨好她似的。

姜景睿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声,问姜梨道:“你现在怎么打算?是打算什么时候去见老夫人,告诉我一声,我也一块儿去。”

他愿意站出来站在自己身边,到底还是个有热血的少年郎。

姜梨道:“我只是不明白,父亲为何要为我挑夫子,要知道,京中贵女们,向来都是上女子官学的。”

“女子官学?”姜景睿呆了几秒,才道:“你在开什么玩笑?上女子官学的小姐,非富即贵,燕京城的明义堂,收的女学生都要德才兼备。便是最差的,放在人中,也是不凡。你要是去了……”

你要是去了,就是个笑话!姜梨听得懂姜景睿没说完的话。

“不过,”姜景睿又好奇的问:“你竟然知道燕京城的女子官学,你倒是打听的挺清楚的嘛。”

姜梨笑笑,不置可否。她来燕京城的时候,因貌美而出名,才学也广为人知。甚至还和明义堂的先生们一起辩过义理,和那些先生们交好。

当时做这些,也无非是让沈玉容多条门路。状元郎有个才华横溢的夫人红袖添香,听起来总是一件增添光彩的事。

当然了,她的美貌和她的才华,在她与人私通一事出现后,就都成了她的祸水,她的罪孽。

姜梨并不愿意一直留在姜府,如果一直不走出去,她就没办法有机会接触到沈玉容一行人。倘若姜元柏真的给姜梨请来先生,姜梨只在姜府后宅里读书习字,就势必少了很多机会。

况且,读书识字,她本来做的就不比任何人差。她要进明义堂,并不是为了真的学习,而是为了扬名。

有了名气,姜家人就不会拿她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姐,就会有地位。有地位,就会有人交好,一旦有了友人的圈子,就能一步步接近永宁公主。

用得着很长时间么?用不着很长时间。在明义堂里,她的才华,能让她在最短时间里扬名,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姜景睿见她不知在想什么,伸手在姜梨眼前挥了挥,问:“你可想好了,什么时候去见祖母?”

“我不见祖母。”姜梨道:“我要见父亲。”

“大伯父?”姜景睿一愣:“你说服不了大伯父,只要大伯父决定了的事情,除非祖母发话,没人更改的了。他既然决定了把找先生的事情交给大伯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去找他是白费力气,别还让自己吃一肚子气。”

“多谢你的提醒。”姜梨道:“但我还是要去见一见父亲。”

“你这人怎么冥顽不灵?”姜景睿没好气的道。

“不是冥顽不灵,”姜梨笑道:“是坚持。”

她会坚持到最后的。

------题外话------

阿狸:我不上野鸡大学,我要上清华[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