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决定/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淑秀园里,姜幼瑶正坐在榻上摆弄新得的流苏络子,听闻姜梨去书房找姜元柏,立刻跳起来道:“她去找父亲?他找父亲做什么?”

来回话的下人道:“似乎是为请先生的事情去找的大老爷。”

季淑然在大房里地位极高,平日里姜元柏有个风吹草动,季淑然这头就知道了。来人的动作也算快,姜梨才去姜元柏书房不久,季淑然这头就得了消息。

“她想怎么着?难不成还想亲自挑先生?”姜幼瑶追问。

季淑然见来回话的下人面露迟疑之色,就令丫鬟拿了装银子的荷包给他,开口道:“你只管说。”

“回夫人。”那下人拿了银子,顿时所有的顾虑都一扫而光,立刻道:“守书房的人在外面,听到里面的人说好像是二小姐想进明义堂,正在求大老爷。”

“明义堂?”姜幼瑶忍不住了,尖声道:“凭她?她有什么资格进明义堂?”

季淑然挥了挥手,示意递消息的人下去。待递消息的人走后,季淑然才自言自语道:“姜梨刚回燕京就想进明义堂,果然是个心大的。且不论她自己德行才学如何,如果她进了明义堂,谁知道会掀出什么事。她惯会使绊子,要是在后面耍什么手段,莫要把你给耽误了。”

上一次姜幼瑶及笄礼的事,害的季淑然用了很久时间才让姜老夫人和姜元柏待她态度和缓。即便这样,别的夫人也不知背后怎么议论她,这笔账,季淑然还没找姜梨算清楚,没想到姜梨自己又送上门来找事了。

姜幼瑶激动道:“她一定是想接近周世子,这个贱人!”

女子官学明义堂的对面,就是国子监,宁远侯世子周彦邦就在国子监念书,季淑然一时半会儿没想到这里去,姜幼瑶却一下子想到了。

“我早就知道她不安好心,上次及笄礼那日,她就在花园里勾引周世子,简直不要脸面!如今她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娘,你可不能让她得了呈!”

季淑然闻言,眉头也跟着皱起来。平心而论,姜梨生的不错,而且比起姜幼瑶这样的少女来,更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气质,这让她做什么事都是淡淡的,不争不抢的模样,反而更吸引男人注意。季淑然自以为了解男人,姜梨的模样,若是有心要勾引周彦邦,未必不可能。

这桩亲事可是她好不容易为姜幼瑶争取来的,周彦邦虽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可宁远侯在燕京城中的地位也不比姜家低。更何况宁远侯家中人口简单,周彦邦母亲又是个好相与的,最重要的是,姜幼瑶自己钟情周彦邦。这样汲汲营营才从姜梨手上抢过来的亲事,总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的确不能让她去明义堂。”季淑然道:“上次及笄礼上万无一失的事,最后她也能全身而退,这小蹄子邪门的很,若是让她进了明义堂,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稳当,要给她下个绊子,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季淑然站起身:“我这就去找你父亲。”

……

芳菲苑里,看着回来的姜梨和白雪,桐儿诧异极了:“怎么这么快?姑娘,是不是老爷没有答应。”

“老爷答应了。”白雪笑道:“我早就说过了,自家爹,好好说话,大老爷肯定会听的。”

桐儿翻了个白眼,世上之事真要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她不相信的看向姜梨,见姜梨也是含笑着点了点头,这才信了,道:“真的?太好了!我早知道咱们姑娘的资质,进明义堂绰绰有余。”随即,她的目光又变得担忧起来:“但是姑娘,老爷现在答应了,日后不会反悔吧?”

当时也许是姜梨说几句软话,姜元柏一时心软便答应。可季淑然知道后怎么会善罢甘休,枕边风吹一吹,姜元柏要是心志不坚定,又改变主意了怎么办?

“倘若我猜得不错,季氏现在正在去往父亲的书房路上,或者早就到了,正在劝说父亲取消送我去明义堂的决定。”

桐儿和白雪的笑容一下子僵住,桐儿问:“那怎么办?老爷不会答应吧?姑娘,要不咱们现在再去,免得被季氏钻了空子?”

“不必,”姜梨笑着摇头:“她不会成功的。”

……

“老爷,梨儿现在就去明义堂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书房里,季淑然正忧心忡忡的对姜元柏说道。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就送梨儿去明义堂。”不等季淑然把话说完,姜元柏就打断了她的话。

季淑然从来没被姜元柏这么说过话,一时间有些委屈,她道:“妾身也是一心为了梨儿着想……”

平日里看季淑然委屈,姜元柏总会心疼。可是今日再看她,想想姜梨受了委屈,只是站在他面前平静的陈述现实,姜元柏就觉得季淑然的行为有些造作,显得刺眼极了。

他说:“幼瑶是我的女儿,梨儿也是我的女儿,都是姜家的小姐,我怎么能厚此薄彼。要是传出去了,我姜元柏的脸往哪里搁?还有你,”他看向季淑然,“梨儿不在府上八年,刚回府,你这个做母亲的,多多关照她一些。你要是把对幼瑶的心放一半在梨儿身上,我就放心了。”

季淑然愕然的看着他,姜元柏说这话,就是在指责自己偏心了。还不等季淑然再说什么,姜元柏就拿起外袍,出了书房门,自己离开了。

书房里独独剩下季淑然一人,门口的小厮战战兢兢的往里一看,便见到那位素来端庄温婉的大夫人,面色扭曲如魔鬼,表情骇人,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季淑然此刻心中全然是恼怒和恨意,不晓得姜梨究竟在姜元柏面前挑拨离间了什么话,姜元柏前些日子对她的和缓,眼下全都看不到,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从前。

“姜梨……”她咬牙切齿道。

她一定要让姜梨为今日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