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好人/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去明义堂时,身边只带了白雪一个丫鬟。

明义堂虽说进学的都是官勋府上的小姐,却也纪律森严。若不是她从前嫁给沈玉容的时候,和明义堂的先生们有所往来,只怕现在也是对明义堂一无所知,不知会闹出多少笑话。

姜幼瑶和姜玉娥必定是故意想看姜梨笑话,是以该交代的一句话也没交代。姜梨和白雪上马车的时候,桐儿还依依不舍的道:“姑娘,一定要早些回来。”

桐儿和姜梨在青城山的那八年几乎是形影不离,那时候姜梨身边只有桐儿一个丫鬟,如今姜梨身边的下人多了起来,桐儿就有些失落,姜梨还好生安慰了她一阵。

虽然带白雪去明义堂,旁人看见姜梨身边的丫鬟是这么个傻大个儿的时候,定然又会狠狠嘲笑她。不过世上之事,不得看表面,白雪虽然不如别的丫鬟样貌讨巧,却力气奇大。自从死过一次后,姜梨时常在想,若是自己有些武艺傍身,是不是那一日会侥幸逃脱,而不是无奈的死于非命呢?

不过武艺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更何况姜家又是文臣世家,姜梨还是个姑娘,怎么看都没有理由去学武。而且这幅身子,姜梨估摸着应当也不是练武奇才,便打消了这个连他。

自己不会武艺,找个力气大的丫鬟,总能增加一些活路。姜梨知道,人活着才会有希望,任何让自己多一成活着机会的把握,到必要的时候,就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姜梨和白雪在去往明义堂的路上时,姜幼瑶三人已经提前到了。

从前姜幼瑶也不与姜玉娥姜玉燕一道同行,毕竟姜玉娥二人是三房的人,姜幼瑶打心底瞧不起她们。不过姜玉娥嘴巴甜,又惯会捧着她,姜幼瑶偶尔也会给她点好颜色。

今日是为了气姜梨,姜幼瑶头一遭和姜玉娥姜玉燕乘一辆马车。这落在明义堂众人的眼里,就觉出有些不同寻常来。

“幼瑶。”门口一位粉衣少女往后瞧了瞧,好奇的问道:“今日不是你们府上二小姐也会一道来入学么?怎么不见她人影,你们没有一起吗?”

姜幼瑶还没说话,姜玉娥就率先开了口,她道:“二姐起来的迟了,大约在忙着挑哪件衣裳,今日是她第一日进学,心底很看重。”

平日里姜玉娥这样插嘴,姜幼瑶肯定会不悦,今日却任由姜玉娥这般说话。

姜玉娥话一说完,就有另一位个子高高的女孩子嗤笑一声:“挑哪件衣裳?这里又不是比美选妃,挑哪门子的衣裳?”

“听闻你们府上二小姐刚回府的时候有人见过,说也是个清秀佳人呢。”也有少女试探的看向姜幼瑶:“真的很漂亮么?不知比起幼瑶你来如何?”

姜幼瑶在明义堂里虽然称不上是才学顶尖,容貌顶尖,可才学比她好的比不上她的容貌,容貌比她好的又比不上她的才学,加之姜元柏的身份地位使然,姜幼瑶在明义堂一枝独秀。

姜玉娥笑道:“二姐长得的确好看,就是在山里呆的太久,性情……”她没有说下去,众人却想到了姜梨当初被驱逐到庵堂里,一呆就是八年的事实。

在深山里呆了八年,只怕就是个乡下土包子,刚回燕京,能懂什么呢?

连方才对姜梨怀抱好奇心的少女也目露轻视之色。

明义堂的女学生们,看身份,看地位,看容貌,也看才华。来这里的人都是各自家中的掌上明珠,天生所处的位置,令她们都不甘心被比下去,但凡有了新人,都要拿出来比一比。

姜梨除了有个首辅爹,其他的一无是处,而这首辅爹,还不见得将她放在心上,这样子,姜梨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呢?

正说着,突然听到外头不知哪个好事的学生喊了一声:“姜二小姐来了!”

一整个学府里的女学子们,都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看去。

但见门口走来两位少女,丫鬟打扮的人身材较之普通丫鬟更健壮,连皮肤都是黝黑的,配着杏红色的丫鬟裙非但没有显出娇俏,反而有几分滑稽。行动间也更像是山野中的村女。

这丫鬟虽然引人注目,但或许是因为她的滑稽,更衬得她身边的女孩子格外出尘。

那少女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熨帖的如山间暖风,拂过人心间,让人只觉得舒服。她五官生的恰恰好,清秀中眉目间又有英气,就让她的温柔,也带了几分坚韧动人。

“那是姜家二小姐吗?”有人小声道:“倒不像是山里养出来的。”

进学第一天,第一次来陌生的明义堂,面对不认识的人,这女孩子却没有一点不自在,一点儿胆怯。落落大方的模样,做的不比任何人差。

“我看倒像是山里养出来的,”也有人悄声与同伴咬耳朵,“挺有灵气。”

“灵气”,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不是多跟着先生学几日就能学出来的,也不是多花银子就能买过来的。这女孩子的眼睛干干净净的像是一汪泉水,甘甜而纯善。

即便听过她那么多有关恶毒的传言,但姜二小姐生的太过温纯良善,让人实在很难生出恶感。

周围人对姜梨态度的一瞬间转变,立刻就被姜幼瑶几人捕捉到了。姜幼瑶心中气急败坏,姜梨竟然没有穿季淑然送去的那些裙子,而是自己有了主意。她分明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大出风头!

姜幼瑶的想法,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若是姜梨穿着季淑然送的那些衣裳,才是真的出风头。只是现在这时候出风头,未必是好事。姜梨穿着素雅清淡,却和她本身的气质相得益彰,这样一来,无形之中的出风头,反而更高出一格。

姜玉娥却很不解。她不明白,为何姜梨的名声一片狼藉,但看到她的时候,这些学生都并发出厌恶的表情,难道名声好坏并不重要么?

姜梨心中慢慢的笑起来。

世人的眼睛,总会有看不到的东西,看不到的东西,就被蒙蔽了。但大多数人,都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所有。

譬如一个人的好坏,其实一面之缘,怎么能看明白。看明白的,只是另一个的判断。

她看起来像是个好人,只要稍加努力,她可能就是一个“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