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柳絮/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的出现,让明义堂的女学生都安静了下来。

倘若传言中的姜二小姐真是一个粗鄙的山野村女,或者刻薄无状的跋扈小姐,众人的议论立刻就能毫不客气的将她淹没。然而姜梨看起来和任何教养良好的官家小姐没什么不同,甚至更加和气温柔,就算指责,也不知道从哪里指责起。

终于,刚才那位个子高高的少女率先发话,道:“你就是姜府的二小姐?”

姜梨抬眼看去,这少女她曾见过,在一处官眷府上的家宴中,是承宣使府上的小姐,孟红锦,平日里和姜幼瑶十分要好。

姜梨道:“是。”

“你竟然敢来明义堂?”孟红锦一扬眉:“听闻你七岁就去了庵堂,那里可没人教你启蒙。你这样的,不在府里请个先生教,便来明义堂,也不怕听学听得云里雾里,一窍不通?”

这话实在刺耳,学堂里的人都盯着姜梨,看她是何反应。

孟红锦也盯着姜梨,不过出乎她的意料,旁人听见这话大约会该气急败坏了,更何况姜梨这样的首辅千金。姜梨只是笑了笑,道:“那就不劳这位小姐操心了。”

不咸不淡的又把孟红锦的话堵了回去。

孟红锦没料到姜梨是这么个反应,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窝火极了。可姜梨又是笑眯眯的,态度也没有丝毫变化。她心中恼火之下,便用众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小声”道:“难怪说家庙静心,瞧这窝囊的样子。”

“这位小姐若是希望静心,也可以去家庙待一待。”姜梨小声道。

“你!”孟红锦大怒,姜幼瑶开口劝道:“二姐,你怎么能这么对红锦说话?”很忧心的模样,又对孟红锦道:“红锦,我二姐刚回燕京,不懂规矩,对不住了。”

孟红锦说:“没什么,况且是你二姐的错,你来道什么歉,幼瑶,你这人就是性子太软了,太容易被人欺负。”

姜梨瞧了姜幼瑶一眼,气定神闲的开口:“三妹,你这性子实在是太软了,我什么都没说呢,你先替我道歉了,这位小姐说我窝囊,我非但没有生气,还好言相对,这也是错?”

姜幼瑶正要说话,姜梨又开口了:“我听闻在有的地方,不以道理论输赢,而是以身份地位。难道明义堂也是这样的地方?我分明是有道理的,却还是要认输,莫非是这位小姐的身份地位比我高明许多,那我就不得不认错了。敢问这位小姐,令尊官从几品?”

此话一出,整个学堂里都是一静,紧接着,有些学生面上就险些忍不住笑意,孟红锦脸色涨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梨一边说她们无理取闹,又一边不由分说的把孟红锦的家世羞辱了一遍。谁都知道,姜梨的爹是当朝首辅,孟红锦的爹是承宣使,承宣使再如何也比不过当朝首辅。偏姜梨这话还问的认真,让孟红锦顿时沦为笑柄。

气氛尴尬,姜幼瑶也不知如何开口。帮孟红锦说话,就等于在踩自家爹,同意姜梨的话,孟红锦不记恨自己才怪。暗恨姜梨如此狡诈,姜幼瑶无奈之下只得跟姜玉娥使了个眼色。

不得已,姜玉娥轻咳了两声,打破了沉默,生硬的将话题拉到了另一边,她道:“二姐,先不提那些了。刚进学,你得挑个位置,我和四姐同坐一组,三姐和孟小姐同做一组,因你来的太晚,你得问问有没有谁愿意和你一组。”

有谁愿意和自己一组?姜梨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一个人也没有。

果然,姜梨站在学堂中,并没有人出声招呼姜梨往自己身边坐的。

白雪不能进学堂内,就在外面的马车外和那些其他小姐的丫鬟在一处。那些丫鬟大约也是嫌弃白雪生的粗壮,把白雪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外面。白雪也不介意,自己蹲下来在假山旁边和野猫一起晒太阳。

一片寂静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喊道:“我这边没人,你过来坐吧。”

姜梨有些意外,只见一个穿青色衫裙的姑娘从前方站起身,往姜梨那边看来。

这姑娘生的算娟秀,不过下颔略方,就显出几分方正坚毅来。她的眉目间隐隐有柳夫人的影子,姜梨恍然大悟,这是承德郎府上的小姐,柳絮。

姜梨也没有迟疑,就往柳絮旁边的桌子走去。身后有嘲笑声传来:“柳絮,你还真敢与她坐在一处,就不怕哪天她也把你从台阶上推下去,介时有性命之忧可别说我们没有提醒过你。”

柳絮沉默的将那些话抛之脑后,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姜梨笑盈盈的在柳絮身边坐下。柳絮蹙着眉,隐约能见一点不情愿的表情,不过也没说什么。

姜梨心中了然,大约是柳夫人也得了她会去明义堂进学的消息,与柳絮说好,让柳絮照应自己。事实上,一个女孩子,对另一个有杀母弑弟的人感到害怕,是很平常的事,柳絮能忍住害怕,完成柳夫人的嘱托,已经很了不起了。

见姜梨打量自己,柳絮绷紧了嘴角,撇过头去。姜梨看的失笑,这也是个可爱的姑娘。

身后的议论声纷纷没停,还能听到有人询问姜幼瑶的声音。姜梨晓得,姜幼瑶和姜玉燕又会极尽全力的抹黑自己了。

不过没过多久,就有人进来,来人是个女先生,穿着一身松木色长衫,发髻挽的高高的,细眼薄唇,身材瘦弱。她一进来,明义堂的嘈杂声顿时消失了。

是个严厉的先生。

姜梨瞧着面前的女先生,心中有些失神。

这位女先生姓纪,单名一个萝字。在明义堂里,六艺里教习的是“礼”。

纪萝也是个恪守礼仪的人,在姜梨看来,甚至有些守旧的古板。纪萝清高,曾十分倾慕沈玉容,当众称赞沈玉容才华横溢。对还是薛芳菲的她却有些刻薄的可怜。

同为女人,她自然能看得出,纪萝心仪沈玉容。

后来薛芳菲私通一事传遍燕京,纪萝还曾登门,当面叱骂于她不守妇德,对沈玉容的遭遇深感同情。

不过,姜梨垂下眼眸,不知纪萝得知沈玉容的真正嘴脸,可还会如此深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