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亲戚/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和明义堂里的女先生,有交好的,如这般明明白白表现出关系不好的,就只有纪萝了。

纪萝教授仪礼,曾经是太后宫苑里的宫女,后来明义堂起来后,纪萝入堂教习贵女们,因是太后钦点,一直显得极为高傲。

姜梨晓得,纪萝这个人最是看重人的德行礼仪,当初薛芳菲一事纪萝就站出来义愤填膺的指责薛芳菲,现在姜梨有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过去,在纪萝心中,教习的学生里有这么一个人,定是一件不可忍受的事。

纪萝进来以后,不多久时辰一到就开始授课。明义堂的《燕礼》《仪礼》《女书》《孝经》之类的书,姜梨早就看过了,甚至能倒背如流。不过一边的柳絮却听得十分认真,神情很是专注。

纪萝授课,授课中途也会令一些学生起身诵背往日的功课。她应当是比较严厉,学生也都惧怕她,上课时候,都规规矩矩的。不过,从头到尾,纪萝都没有问姜梨一句,甚至向姜梨这头看上一眼。

一般来说,明义堂有了新来的学生,先生都会特意说几句表示关心,不过纪萝却像是忽略了有姜梨这么一个人,完全没有关心姜梨的意思。

姜梨看在眼里,心中并不意外。这样一个恪守礼德的人,对自己的出现定然十分厌恶。如果姜梨不是姜元柏的嫡女,说不准纪萝还会想法子将姜梨赶回府去。纪萝不能对姜元柏的女儿做什么,便只能不去理会她。

姜幼瑶也将纪萝的行为看在眼里,心情顿时飞扬了许多。姜梨再如何狡诈,也无法改变杀母弑弟的过去,明义堂的人终究不欢迎姜梨。姜梨就算进了明义堂,也只会觉得痛苦。

待仪礼一课结束后,纪萝站在台上,道:“再过十日就是今年的校考,今年校考与国子监校考同时进行,校考能取得好名次的,会上告太后,得以赏赐,对你们而言,是莫大的荣光。”顿了顿,又所有所指的道:“而对于不能达到要求者,逐级上报,屏之远方。”

周围顿时响起议论声。

不能达到要求,就会被逐出明义堂。

事实上,逐出明义堂事小,毕竟人人都不是才女。可来明义堂进学的都是京中贵人家的小姐,一旦考核没有达到目标被逐这件事传了出去,可实在无地自容。

“希望各位努力。”纪萝干巴巴的说完这句话,面无表情的带着书离开了学堂。

等纪萝走后,学堂里顿时活跃起来。有人议论道:“真的会被逐出明义堂么?纪先生不会在哐我们吧,我的书算进来可是糟透了。”

“我的乐教才是令人头疼。”

“完了完了,若是我御敌不过怎么办?”

吵吵嚷嚷着,突然有个声音显亮的传了出来:“你们怕什么?姜二小姐什么都不会,方进明义堂的人都不怕,你们这不是杞人忧天嘛?”

正是孟红锦。

孟红锦这番话一出来,周围的人愣了一刻,随即调笑起来:“正是,是我们糊涂了。”

“姜二小姐可真是不走运,早知道这样,还来明义堂做什么呢?”话里不无幸灾乐祸。

在这些人看来,姜梨和白丁也差不离多少,至少这些贵女们比起姜梨启蒙早了七八年。若是真的要被逐出明义堂,第一个逐出的就该是姜梨才对。

姜梨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只是笑笑并不理会。

“纪先生的话未必是真的。”身边的柳絮突然开口道。姜梨看向她,柳絮只收拾着自己的书本,低着头并不看姜梨,但姜梨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柳絮道:“而且姜大人不会让你陷入如此境地,介时同明义堂的保傅解释就是了。”

姜梨弯了弯嘴角,道:“我知道,谢谢你。”

似乎对姜梨的感谢有些不自在,柳絮僵硬了一瞬,没有说话了。

纪萝授过课后,不久又有了别的先生来上课。姜梨对这些先生不陌生,对他们教习的功课更是很熟。不过即便这样,她的态度也很认真,仿佛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一般。

只是这些先生,也都和纪萝一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略了姜梨。

这一天总算是风平浪静的过去了,虽然以孟红锦为首的一行人一直在挑衅,不过姜梨一直微笑面对,偶尔反驳几句,却又让人找不着话说。

下学后,白雪和姜梨一道去明义堂等在外面的马车那头,准备一起乘坐马车回府。姜幼瑶和姜玉娥是绝不会和姜梨共乘一车的,姜梨也嫌麻烦的紧。

才出了明义堂,就看见对街不远处,有几人正在拉拉扯扯。姜梨只瞥了一眼便准备离开,燕京城中关系错综复杂,一不小心要是卷入了什么麻烦里,要脱身就很难了。更何况她现在是姜家的嫡女,做事更要谨慎。

正在这时,那几个拉扯的人中,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襄阳叶家不是很有银子么?拿银子砸开国子监大门。我这幅画是前朝画室曾子墨的亲笔,有市无价,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你拿三万两黄金,这事我就不计较了。”

襄阳叶家?姜梨脚步一顿。

姜梨的母亲叶珍珍,就是襄阳叶家的小女儿,襄阳叶家,就是姜梨的外祖一家。

这人是自己的亲戚。

姜梨往那头看去。

只见几个年轻人正围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那少年郎只穿着一件简单的银丝长袍,式样并不夸张繁复,甚至称得上素简。这少年郎俊眉修目,此刻目光难掩愤怒。而他对面的人,是三个打扮富贵的公子哥儿。另两人扯着少年郎的衣袖,为首的人獐头鼠目,手里拿着一幅字画,正不依不饶发难。

“怎么样,干是不干哪?”獐头鼠目的人姜梨认识,是太长卿的小儿子刘子敏,就是个不学无术仗势欺人的无奈。

那俊秀的少年郎咬牙道:“不干又如何?”

刘子敏打量了少年一遍,恶狠狠一笑:“简单,本少爷送你去见官!”说完,一挥手,对另两人道:“带走!”

竟是要押着少年离开。

事已至此,姜梨只得站出来。

“且慢。”她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