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上门/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幼瑶没料到姜梨最后一句话会引向自己,她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差点气的跳脚,只得拼命按捺着。

姜玉娥却没姜幼瑶沉得住气,她本就对姜梨心存不满,又没瞧见姜老夫人对姜梨一番话的赞同之色,只道:“我们是姑娘家,平日里当谨言慎行,二姐是行侠仗义了,可女子当街插手男子之事,还是不美,有损德行。”

季淑然心道糟糕,果然,姜玉娥此话一出,姜老夫人就面露不虞之色,盯着姜玉娥道:“哦?难道见死不救,人情冷漠就是德行无亏?我看你的家训都记到别处去了!”

姜玉娥一呆,没料到姜老夫人会突然对她发难。心中又是羞耻又是委屈,却不敢和姜老夫人争辩,只是低着头不敢吭声,心中又把姜梨给恨了个遍。

季淑然心中也气恼,姜老夫人说见死不救,人情冷漠虽然是对姜玉娥说的,可是连姜幼瑶也一并责骂了。心中不悦,面上却还要宽慰道:“娘莫生气,孩子们年幼,一时遇到这种事手足无措也平常。玉娥和幼瑶毕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还是梨儿有勇有谋。”她笑着看向姜梨:“敢于挺身而出。”

姜梨笑道:“凭心而已。”

好一个凭心而已,又不着痕迹的踩了其余人一脚,显得她自己多高尚似的。季淑然的笑容也有几分不自然了。

姜老夫人又道:“既是亲戚,我也不知叶家孩子何时到的燕京城,你可知他住在何地,改日请他来府上坐一坐也好。”

季淑然有些惊讶,随即心中更加恼怒。再如何,叶珍珍已经死去多年,姜家和叶家也早就不走动了。如今姜梨的这番巧合,姜老夫人却突然又要和叶家重修于好,这是何意?但若是叶家和姜家修好,又让她季家的脸面往哪里搁?

“当时匆忙,此事解决后我便离开了,未曾和叶家表哥多说一句话,是以也不清楚。”姜梨道。

闻言,姜老夫人有些遗憾,季淑然却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眉头又紧锁起来,姜家要真的想在燕京城里找个人又有何难?若是老夫人打定主意要见叶世杰,就算姜梨不清楚叶世杰的情况,找到叶世杰也是早晚问题。

正在这时,在塌上玩耍的姜丙吉拖长着声音道:“娘,我饿了。”

姜老夫人这才回神,看了姜丙吉一眼,就对季淑然道:“你带吉哥儿去用晚饭吧。”又对姜梨几个道:“你们下学到现在还没用饭,都回去吧,此事就当揭过,以后不要提了。”说完,便阖上双目,似是疲累需要休息。

翡翠和珍珠忙送客。

一齐出了晚凤堂,季淑然带着姜丙吉和心有不甘的姜幼瑶离开了。姜梨正准备往芳菲苑走,却见姜玉娥盯着她冷笑一声,道:“二姐真有本事,三言两语就把祖母哄的晕头转向,什么都不提。”

姜梨笑意不减:“多谢四妹夸奖。”她言语间真诚无比,笑容也十分和气,仿佛没有听到姜玉娥的讽刺,倒把姜玉娥气的不轻。

见姜玉娥被噎的说不出话,姜梨才施施然带着白雪离开。在她身后,姜玉燕怯怯的拉了拉姜玉娥的袖子,小声道:“你不要老是找二姐的麻烦。”

“你走开!”姜玉娥一甩袖子,挣开了姜玉燕的手,眼中划过一丝鄙夷:“我怎么会有你这般胆小如鼠的姐姐,真是窝囊!”愤愤的走开了。

姜玉燕低下头,沉默的立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

姜梨二人回到芳菲苑,桐儿见她们身上一个指头印都没有,这才放下心来,又在院子里将碎嘴高黑壮的姜幼瑶几人骂了个痛快,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姑娘,老夫人怎么会突然提起叶家少爷?是不是要和叶家和好了?”

桐儿并不是甫出生就跟着姜梨的,甚至在姜梨没去家庙前,桐儿连二等丫鬟都算不上,是以对于叶家的事,桐儿也知道的不多。连叶家和姜家关系因何冷淡,姜梨又为什么不和叶家往来的事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姜梨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大约老夫人也只是随口一提。若是真有心,应当会让人再去打听一下,不过到了最后,老夫人显然没有这个意思。”

桐儿思考了一会儿,叹道:“若是老夫人真的要和叶家重修于好就好了,姑娘好歹也有外祖家的庇护。那季氏平日里也该收敛着些。”

季淑然在大房地位稳如泰山,除了季淑然生下一双儿女外,还不是因为有季家在背后撑腰。别说是季淑然的父亲季彦霖,就连季淑然一母同胞的姐姐,眼下的丽嫔,也是洪孝帝的心尖宠。

而姜梨只有一个死去的生母,和早就不来往的外祖家。在姜家,除了凭自己的力量挡刀拼剑,什么可以借助的手段都没有。这就意味着,她会很辛苦。

有没有人撑腰的区别,就在这里。

“当时若是问一下叶家少爷现在住在哪就好了。”桐儿犹自不甘心:“也许能通过叶家表少爷和襄阳那头打好关系呢。”

“无事。”姜梨道:“现在也有机会。”

白雪瓮声瓮气的问:“姑娘不是没问叶家表少爷的近况吗?”

“不必我问,”姜梨笑着摇了摇头,“他自己会找上门来的。”

桐儿和白雪面面相觑,似乎并不是很相信姜梨这话。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第二日,姜梨的话就应验了。

襄阳叶家那位表少爷,姜梨名义上的大表哥,叶世杰,主动找上了门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