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表哥/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世杰在隔壁茶坊里的小筑里等姜梨。

今日一早,他就托人等在姜府外头,给姜梨的丫鬟带信儿。叶世杰约她在茶坊小筑里见面,话虽带到,但也不见得姜梨会亲自来赴约。

不过,姜梨终究是到了。

进学的时辰还没到,这里离明义堂也不是很远。和叶世杰简单的说说话,也不会影响进学的时辰。姜梨打点妥帖后,才来赴约。

茶坊里,叶世杰穿着一身青灰色长袍,虽是简朴的颜色,仔细去看,那衣裳料子却十分精美,袖口处的暗纹也是难得的双针绣。这少年生的浓眉大眼,颇俊朗,只是打量姜梨的眼神还有几分提防。

“叶表哥。”姜梨一边说着,一边在叶世杰的对面坐了下来。

似乎是被“叶表哥”三个字震了一震,叶世杰呆了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他才生硬的开口:“昨日你为何帮我?”

昨日情急之中,姜梨的突然出现帮了叶世杰,叶世杰对这个拔刀相助的小姑娘十分感谢。可待晚上坐在灯下时,突然觉出有什么不对劲了,京城姜家的二小姐,那不是他死去的小姑姑的女儿,他的表妹嘛?

若是别人拔刀相助,叶世杰说不准也不会多想,可拔刀相助的义士变成了姜梨,叶世杰就怎么都不肯相信这其中没有阴谋。翻来覆去了一夜未眠,叶世杰决定直接找姜梨谈谈,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叫你一声叶表哥,难道要我看着自家的亲戚在街上被人讹诈,自己袖手旁观么?”姜梨说的十分自然,好像很诧异叶世杰为何要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叶世杰又被姜梨的理所当然噎了一噎,半晌后,他冷笑一声,道:“别开玩笑了,你不是瞧不上我们商户,又何来亲戚一说?”

姜梨闻言,奇道:“此话何解?”

叶世杰怒视着他:“当年祖母远赴京城来接你去襄阳,你可是当着整个姜家的面叱骂我叶家乃低贱商户,要与叶家断绝往来的!”叶世杰说到此处,胸膛剧烈起伏,似乎很是激动:“祖母回去后就大病一场,在床休养了整整一年才好。你现在说什么亲戚,是在开玩笑么?”

姜梨盯着他,眨了眨眼睛,啧啧称奇:“我原来说过这种话么?”

叶世杰:“。……”

“莫非是叶表哥记错了。”姜梨摇头,“我不记得我说过这种话。”

“你不记得?”叶世杰嘲讽道:“可我们叶家在场的人都记得!”

“呀,那看来我的确说过这种话。”姜梨心中暗叹,难怪叶家会和姜家断绝往来呢,如果姜二小姐真的对叶家老夫人说过这种伤人的话,能重修旧好才是怪事。不过,她也不会就白白承担了这本来不属于她的罪名。姜梨道:“只是我现在的确记不得了,敢问叶表哥,当初我说这话的时候,年岁几何?”

叶世杰冷冷道:“五岁。”

“五岁。”姜梨蹙眉,“按理来说应当是知事的年纪,我却独独不记得这事,叶表哥不觉得此事有些奇怪么?”

“你又想说什么推托之词?”叶世杰盯着她。

“我想说,我当时年纪小,外祖母又远在襄阳。我娘走得早,父亲政务繁忙,多是由继母看管。我说了什么,未必就不是有人教我,或是有人威胁我说此话。”

叶世杰刚想嘲讽几句,一见姜梨的神情认真,忍不住一愣。

姜梨这话却是她心底的猜测,当初的姜二小姐年纪尚小,却能说出如此伤人言语。再说了,商户低贱这种事,若真是姜二小姐认为,必然是有人灌输她这样的观点。以姜梨现在对季淑然的观察,季淑然的歹毒,未必就不会用在年幼的姜二小姐身上。

是季淑然诱哄还是威胁,总归一定不是姜二小姐的主意,而有旁人的意志在其中影响。

叶世杰沉默了一下,姜梨说的话,让他心中有些动摇。虽然对姜梨有怨,不过此刻姜梨的神情也不似作伪。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过了一会儿,叶世杰才道:“想与叶家重修旧好?”

姜梨笑了:“我不过是举手之劳救了叶表哥一次,叶表哥就觉得我要与叶家重修旧好。不妨告诉叶表哥,我若真想和叶家修复关系,也不会借你的事。”

“哼。”叶世杰轻哼一声,表情却不像最开始一般充满敌意了,他道:“你说的轻巧,表现的仗义执言,谁不知道骨子里如何精明,否则为何不把刘子敏送官,独独给他台阶。”

昨日刘子敏和叶世杰争执,姜梨出面,三言两语扭转乾坤,本来刘子敏已经无翻身之地,姜梨却主动给了刘子敏台阶,让刘子敏躲过一劫。

“燕京之地,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官户众多。虽然叶家巨富,可叶家没有官职在身。如同没有保护的肥肉,谁都能啃一口。表哥可不是因为你的财富,被刘子敏惦记上了么?”

叶世杰皱眉。

“叶家是巨富,也是平民。小官尚且不敢与大官相斗,更何况平民之于高官。放刘子敏一条生路,其实是为了表哥好,若是表哥不缠不休,太常卿府上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刘家耗得起,叶家却不行。”姜梨道。

叶世杰发现,姜梨说这一席话的时候,表情淡了下来,似乎还有些不得志的恨意。

民不与官斗,姜梨的心中掠过一丝讽笑,可不是么?她薛家尚且还是官家,不过是因为官位小,在永宁公主这样的高贵人眼中就是草芥,打杀便是。世上公道真理的确是有,但那要看倚靠的是什么,倚靠着极权,无理也是有理。

叶世杰道:“我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饶他一次了。”

姜梨看着叶世杰如此,心中了然,叶家的嫡长孙,也不是冲动莽撞之人。她问:“忘了问,表哥怎么会在燕京城?”

无缘无故的,从襄阳来燕京城,总得有原因吧。

“我在国子监进学。”叶世杰看着姜梨,语气有几分挑衅,“就如你所说,叶家白身,无力保护家产,所以我来京城进学入仕。”

“你想做官?”姜梨恍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