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乐师/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茶坊里出来的时候,姜梨怀着多了一百两银子的银票。

桐儿跟在姜梨身边,欲言又止,姜梨见她如此,就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姑娘,便是缺银子,大可以去找老夫人,还有老爷……怎么问叶表少爷,叶表少爷虽然与您沾着亲,但到底是外人,传出去了……”

“他不是那等嚼闲话之人,”姜梨道:“况且,拿他一百两银子,也是买他心安。”

“奴婢不明白。”

“叶表哥认为我昨日帮他有所图谋,虽然方才谈论一番,心下怀疑稍解,但过去的误会不是那么容易就烟消云散的。对于我,他不肯完全相信也是常理。与其令他胡思乱想,倒不如拿他一笔银子,将这件事当做一场生意,他也会轻松许多。至少不会抱着‘亏欠之心’与我来往。”

桐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然想到什么,看向姜梨:“姑娘以后还要和叶家表少爷来往么?”

“当然。”姜梨道:“有外祖家和没外祖家的依靠,如今你也看到了。姜幼瑶有恃无恐,我在姜家却势单力薄。叶家虽然不是官家,却未就弱于季家。世上之事,来往都需要用到银子,叶家偏偏不缺银子。虽然地位上是弱了些,可叶世杰如今已经准备入仕,方才我观他言语才能,不是个中庸之人。他若是走了出来,可领叶家兴旺不衰。”

“姑娘是想和叶家重修旧好,”桐儿这回听明白了,问:“可姑娘刚才为何不与叶表少爷提一下此事呢?姑娘昨日帮了叶表少爷,今日若是提出要叶表少爷修书一封回襄阳,帮姑娘在叶家说几句话,叶表少爷当不会拒绝的。”

姜梨笑了笑:“不用我提,他自己会说的。”

叶世杰对自己怀疑之下,必然会将燕京城遇到的事写信告诉襄阳叶家。姜梨不担心叶世杰会瞒着叶家人,棘手的是,当初年幼的姜二小姐对叶家人说的话实在太伤人了。但凡有些血气的,都不会轻易忘怀此事。要重修旧好,实在是很难。

姜梨暗叹一声,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若是和叶家关系恢复如初,她就能以探亲之名回襄阳一趟。

父亲最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薛昭的骨灰还未归乡,总不是个事,父亲的后事又是何人料理?

远水解不了近渴,她必须尽快回襄阳才行。

心中想着这些事,姜梨来到了明义堂。

明义堂的女子们见姜梨主仆二人到了,依旧不避讳议论之声。姜梨听在耳中,依稀说的是昨日她当街扫刘子敏面子的事。燕京城的贵女之间,这些当街出头的事鲜少听说。人们总是赞同大部分,不解小部分。姜梨的行为在她们眼中是离经叛道,是惊世骇俗,是以看姜梨的目光,仿佛看一个异类,有意无意的将姜梨孤立起来。

姜梨毫不在意,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而今日的柳絮却是有些奇怪,甚至主动和她打了个招呼。

这有些新鲜,姜梨心里清楚,柳絮对自己的照顾,来源于柳夫人的嘱托。至于内心,柳絮不见得多喜欢自己。然而今日柳絮破天荒的主动搭理自己,甚至那笑容都发自肺腑。

柳絮忸怩了一会儿,对姜梨道:“昨日你在国子监门口对上刘子敏的事,我都看到了。”

“哦?”姜梨笑了笑,“我做的出格了些。”入乡随俗,这里的贵女们既然认为仗义执言是出格,她也不会刻意表明自己遗世独立。

“不不不,”柳絮一迭声的说了几个“不”字,才看着姜梨认真的道:“刘子敏德行有失,青天白日之下行勒索欺骗之事。围观的人那么多,独有你敢说出真话,无所畏惧,我很佩服你。”

姜梨有些诧异。

“之前我听到了外面那些传言,对你不算友好,如今我知道了,是我识人不清,险些误会了好人。你昨日既然敢为素未蒙面之人挺身而出,比那些只晓得躲在人群里看热闹的人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她非常干脆的同姜梨行了一个礼,“过去是我不对,我今日给你赔礼道歉,从今以后,我不会那样做了。”

姜梨笑了,道:“你过去对我也很友好呀。”柳絮到底是柳夫人的女儿,却是个很大方会自省的女孩子,一个好姑娘。好姑娘人人都喜欢,姜梨很喜欢她。

瞧见姜梨毫不在意的笑容,柳絮不由得有些脸红。她道:“昨日你同刘子敏议论时,仿佛对鉴赏赝品真伪一事颇有研究,能不能也教教我?”

姜梨微怔,随即道:“这有什么难的,我教你就是。”

薛怀远在桐乡做县丞的时候,有一次有人去衙门告官,便是一家卖书画大家真迹字画的店,被人告官说卖的是赝品。那赝品比昨日刘子敏拿的那一副高明多了,几乎是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两方谁也不让,最后还是有人请了刚好来桐乡游历的一位大师来分辨。

姜梨那时候尚且年幼贪玩,藏在薛怀远同行的队伍里一起去了。后来被人发现,薛怀远道歉,姜梨却觉得好玩,那大师见她玉雪可爱,便也教了她些辨别真伪的道理。

名师出高徒,姜梨也算这位大师的半个弟子,这点水平不说多好,却也不算太差。昨日刘子敏的那副赝品又不算高明,加之姜梨深知刘子敏的品性,三言两语,就能让刘子敏露出马脚。

正和柳絮说着一些鉴赏古画的关键,有先生进来了。姜梨抬眼一看,便是个穿着淡紫大袖窄腰长裙的纤细女子款款而来。这女子眉清目秀,温婉怡人,身后的小丫头手里捧着长琴,是六艺里教琴乐的先生。

比起纪萝来,这位先生看起来要好脾性很多,温柔极了。

姜梨看着,心中一笑,这位女子,也算是她曾经的“好友”,京城第一女乐师,萧德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