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三赌/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德音进明义堂后,就开始授课。姜梨瞧着她熟悉的身影,思绪飞的很远。

沈玉容中状元后,姜梨和明义堂教习六艺的诸位先生也有过几面之缘。除了对她颇有敌意的纪萝以外,其余的先生都各自有各自的脾性。其中的萧德音,和姜梨却是最为投缘的。

因为萧德音性情最温婉,每次纪萝有意针对姜梨时,都是萧德音过来打圆场。而姜梨也很欣赏萧德音的才华,萧德音作为燕京城的第一女乐师,一手七音琴弹得出神入化,曾因这一手琴艺差点被太后点进宫去。可萧德音却宁愿不做宫廷乐师,只在明义堂做个小小的女先生。

姜梨的琴艺也极高,两人时常切磋,每每有高山流水的知音之感。

但就是这个知音,在姜梨与人私通一事后,从来没有一次来瞧过她。这也许是因为萧德音爱惜声誉,不肯与她这样不知廉耻的人为伍。不过姜梨恰好记得一件事,沈母寿辰那一日,萧德音也在宴请宾客的行列之内,当时就坐在姜梨身边。那时候萧德音频频劝酒,就是萧德音扶她回房休息,可醒来后,一切天崩地裂,萧德音却只说走到半路姜梨就被贴身丫鬟接走了。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萧德音也参与了沈母寿辰一事,可姜梨的直觉告诉自己,萧德音或许也有份。只是实在不明白其中原因是为了什么,若说是被永宁公主收买,萧德音连进宫做宫廷乐师的机会也不要,证明并非贪慕富贵,可萧德音也和自己无冤无仇,那为何要助纣为虐?

想不清楚,也没有关系。反正眼下她已经来到明义堂,萧德音如果真有问题,总会露出蛛丝马迹。

而且,倘若萧德音真的参与了沈母寿辰一事,待有一日真相大白时,这也是个极好的人证。

姜梨慢慢的思索着。

课上,姜梨一直在考虑别的事,落在旁人眼中,只会以为她不学无术,柳絮倒是有心要提点她几句用心,可姜梨只是笑笑,依旧我行我素,柳絮也只得无奈的放弃了。

直到萧德音下学结束,又特意说了一下几日后校考一事。萧德音道:“今年校考成绩顶尖者,宫宴上会面圣授礼。这对你们来说是极佳的机会,若是有皇上亲自授礼,对你们日后的前程十分有利,我希望诸位都能全力以赴。”

皇上亲自授礼!明义堂的女子们顿时兴奋的议论起来。

“同样,校考成绩不合理的,也会面上无光。我与诸位在明义堂也算有几年师生情谊,自然不希望你们谁被逐出明义堂。”萧德音道:“所以剩下还有几日,各位勤加苦练。明义堂这几日也不再进学,只等校考日来应试。等下堂前会贴上关于此次校考的细则,大家记得看一看。”萧德音含笑说完,就抱着琴离开了,却也是没有看姜梨一眼。

姜梨见她如此,心中有了计较。

萧德音走后,明义堂热烈的氛围仍旧没有散去。待小童来贴好校考细则后,女子们就三三两两的前去围看。柳絮拉了拉姜梨的袖子,目光中也难掩兴奋,道:“咱们也去看看。”

姜梨拗不过她,跟着去堂前。姜幼瑶和孟红锦也在,柳絮仔细瞧了瞧细则,叹道:“今年的校考拔得头筹者可真是风光极了,若是我能……哪怕只一项,我爹必然也会高兴的不得了。”

姜梨见柳絮说的热闹,也含笑道:“的确如此,由皇上授礼,荣光无限。”

“哟。”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却是孟红锦,她看了一眼姜梨,道:“姜二小姐也想着由皇上授礼的美事呐?也还真是敢想,瞧这模样,是相当那个拔得头筹的人。”

柳絮皱眉:“孟红锦,你这话说的太刻薄了。”

孟红锦一看是柳絮,立刻柳眉倒竖,她父亲官职比不过姜元柏,却是比得过柳絮的。当即就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柳家小姐,怎么,这是要效仿昨日当街姜二小姐的‘仗义执言’,柳絮,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同什么人玩在一处,最好是想清楚。姜二小姐有个首辅爹,你可没有,听说进来承德郎柳大人也有些麻烦……”

柳絮倏然变色。

姜梨虽不知道柳元丰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晓得孟红锦的话所言非虚,否则柳絮不会是这个表情。柳絮咬牙道:“孟红锦,你不要信口雌黄……”

“你要说我是信口雌黄,那就这样呗。”孟红锦笑得得意,“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要为一个注定离开明义堂的人,开罪自己的同窗呢?”

“谁说她注定离开明义堂的?”柳絮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难道不是吗?”孟红锦瞪大眼睛,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同窗,女孩子们皆是嬉笑着,姜幼瑶面露为难之色,仿佛很想上前劝解,却又十分胆怯。孟红锦娇笑道:“我们敢不敢来打赌?就赌姜梨在校验后,会不会离开明义堂,若是你输了,你便当着明义堂所有人跪下来给我道歉!”

柳絮一愣,随即面露愤然之色,咬着牙不吭声。若是应了,姜梨方进明义堂,十分有可能垫底。可若是不应,便是当众打了姜梨的脸面。

进退两难!

孟红锦成竹在胸的看着她,周围人奚落的目光一齐落在柳絮身上,让柳絮难以动作。

姜梨瞧着,心中叹了口气,柳絮到底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一时冲动,却容易落进旁人的陷阱里。

柳絮内心挣扎几番,目光扫向姜梨,见姜梨正沉默的看着自己,目光并无祈求,咬了咬牙,心一横,就道:“赌就……”

“赌就赌。”话没说完,姜梨就打断了柳絮的话,自己接过话头,她说:“不用柳絮,我来跟你赌。要是我校验成绩出了,必须离开明义堂,我就跪下来给你道歉。反之……”

“反之,我就给你道歉。”孟红锦喜不自胜,立刻说道。

“这不算完。”姜梨微微一笑:“我若是留在明义堂,你跪下来给我道歉。我若是校验结果比你好,你还得加上一条,在国子监门口跪下来给我道歉。”

“你!”孟红锦大怒。

可姜梨还没说完,她继续道:“若是我不仅校验结果比你好,还在校验中拔得头筹……”

“你就得在国子监门口,脱去外裳,背着荆条,跪下来给我道歉!”

------题外话------

阿狸又要坑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