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奉陪/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倘若姜梨没有在校验中垫底,孟红锦就得跪下来给姜梨道歉。

倘若姜梨比孟红锦校验还要优异,孟红锦就得在国子监门口跪下来给姜梨道歉。

倘若姜梨不仅比孟红锦优异,还比整个明义堂的女学生优异,孟红锦就得在国子监门口负荆请罪,跪下来给姜梨道歉。

三个条件,一个比一个令人吃惊,三个赌注,一个比一个令人胆颤!

明义堂陷入一片可怕的寂静,不仅是孟红锦呆住了,姜幼瑶一行人,甚至柳絮都呆住了,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话来。

片刻后,孟红锦回过神,气急败坏道:“姜梨,你好大的胆子!”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姜梨淡笑,“就是不知道孟小姐胆量如何?方才瞧着很大,现在……这个赌注,你可担得起?”

孟红锦咬牙不吭声,姜梨说的太云淡风轻了,这么可怕的赌注,她说的毫无波动,仿佛只是一个角银子的博戏。却不知,她们的赌注,可算是惊世骇俗,一旦谁赢了,输的那一方在整个燕京城脸面无光,甚至连家族都要蒙羞。

姜梨甚至还说国子监……

国子监的学生都是整个燕京城的青年才俊,其中不乏官家贵族子弟,而如她们一般的千金小姐,说不准日后择夫便在这群人中。在国子监前丢脸,便是在未来可能是自己夫婿的人面前丢脸,日后这些儿郎谁会娶一个沦为笑柄的女子,姜梨的用心实在歹毒。

孟红锦只觉得阵阵心凉。

“赌就赌!”站在孟红锦身后的一个个子娇小的姑娘不屑道:“红锦姐姐快些答应她,姜二小姐自信的很,可未免自信过了头。”

柳絮也回过神来,看向姜梨的目光焦急无比。

孟红锦这才想起来,她提出这个赌注,自然是因为她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会输。要知道一个在庵堂里呆了八年的女子,纵然庵堂里有经书可以教她习字,可经书、认字和六艺迥然不同。书、数、御、射、乐、礼每一项都要经过长时间的习练,姜梨不说其他,便是这六艺只怕也是初初接触,这么短的时间里,要理解入门都很困难,而明义堂的其他姑娘都是在此进学好几年的,倘若真的输给姜梨,那才是匪夷所思。

姜梨注定垫底,她的那些赌注,注定成为她为自己埋下的深坑。

想到这里,孟红锦扬起一抹笑容,道:“既然姜二小姐有兴致,也有胆量,我当然奉陪到底了。说到做到,今日所有明义堂的姐妹们都是见证,待校验结果一出,姜二小姐可不能仗着自己是首辅家的小姐,就说话不算数啊。”

“我不会,”姜梨笑笑:“但愿你也不会。”

她神情坦然,无忧无惧,看在孟红锦眼中十分刺眼,当即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一行人都三三两两散开,看着姜梨的目光有鄙夷也有怜悯,仿佛早已看到了她脸面扫地的结局。姜幼瑶走过来,看着姜梨道:“二姐,你何必要和孟小姐一较高低,红锦在明义堂自来校验都是头三,你此番和她硬碰硬,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姜梨看着她,道:“依三妹的意思,我此刻应当前去找孟红锦,让她取消这个赌注?”

姜幼瑶僵了一下,急急地开口:“可是眼下明义堂的所有人都见证了,二姐你若是取消赌注,旁人只会以为你输不起,连累我们整个姜家的名声。”

姜梨道:“既然如此,赌注也取消不得了,三妹也不必为我担心,我这个人,运气一向极好,万一这一次也是好运,恰恰就赌赢了呢?”

姜幼瑶笑了笑:“那就是极好的。”语气却十分不信。

待姜幼瑶离开后,柳絮走上前来,望着姜幼瑶的背影鄙夷道:“你那三妹,分明也是个落井下石之人,等着看你笑话呢。”

“蠢了些。”姜梨笑笑,姜幼瑶一心想看自己名誉扫地,面上无光,却也不想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自己真的输了,履行赌注给孟红锦跪下,丢脸的事整个姜府,身为姜府小姐的姜幼瑶,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姜幼瑶不懂这个道理,或许即便是懂了,也宁愿自己受损也要姜梨出丑,就如当初的芸双之于香巧。

“都是我。”柳絮内疚的看着姜梨,“我方才被她们激将,如果不是为了我,你本来不必这样。”

“也不是为了你。”姜梨安抚她,“她们有心挑刺,即使不是这件事,也总会被她们找个借口来生事。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如借着这一次一次做个干净。”

“可是你现在应当怎么办?”柳絮道:“我想你既然敢应下赌注,应当是有几分底气。可是明义堂的六艺本就很难,不瞒你说,我每年校验都会有一两门功课落后,你刚刚才回燕京。”

“其实我过目不忘。”姜梨对她眨了眨眼。

柳絮一愣,差点惊呼出声:“真的?”

“当然是假的。”姜梨笑着拍了拍她的肩,“不过我也没他们想的那么糟就是了。不必担心我,你好好温习功课,只管等着校验以后,孟红锦跪在国子监门口道歉的那一日。”

柳絮还想说什么,姜梨已经岔开了话题。虽然心中担忧无比,但看着姜梨含笑的样子,不知为何,柳絮又莫名感到安心,对于姜梨的话深信不疑。

也许,她真的有什么办法吧。

姜梨心中淡笑,一次校考而已,孟红锦的挑衅,的确让她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吸引她的还有另一个目的,倘若拔得头筹,就能进宫面圣授礼。

宫中夜宴之中,朝廷新贵,如今的中书舍郎沈玉容也应当在的,还有永宁公主。

她实在很想见一见这两人,哪怕什么都不能做,哪怕现在还不能手刃仇敌,但就算远远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的脸也好。

这样,就能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薛家的冤案,至亲的血仇。

不能忘,不敢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