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看戏/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承宣使府上千金孟红锦和首辅嫡女姜梨的这个赌约,在燕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就连最偏僻的巷子里,最简陋的小酒馆,但凡有人议论近来的新鲜事,都会有人拿此事津津乐道。

大大小小的赌坊甚至开始设赌,无论老少,总要买上一波。

望仙楼照常的位置,正有三人饮茶。

青衫文士望着对面赌坊门口络绎不绝的人群,笑道:“赌约新鲜,引得人前赴后继。”

“不过都是一边倒。”甲衣军士——孔六摇头晃脑道:“这些人都疯了,一股脑的买承宣使府上的大小姐赢,无一人买姜二小姐,啧啧啧,实在难看。”他一杯茶下肚,喝茶的模样也潇洒仿佛饮酒,拍了拍桌子,豪气道:“我这人最怜香惜玉,见不得别人持强凌弱,文纪,”他招呼站在外面的侍卫,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帮我去楼下,买姜二小姐赢!”

“别说的你很仗义似的。”青衫文士扶了扶胡子,笑盈盈道:“半个时辰前你才花了一百两银子买孟红锦赢。”

听闻此话,文纪顿时面露鄙夷之色。嘁,花十两银子买姜二小姐,花百两银子买孟家小姐,孔六分明是稳赚不赔,自己和外头那些人一般无二,还要装模作样。

孔六恼羞成怒,看着青衫文士怒道:“姓陆的,你干嘛把我的去向摸得一清二楚,你是老鼠成的精?”

陆玑,便是那个青衫文士,没有搭理孔六的质问,看向一边的人,问道:“国公爷以为如何?”

姬蘅抬起眼皮子懒洋洋的往楼下扫了一眼,道:“没兴趣。”

“不是我说,”孔六道:“虽然我也欣赏姜二小姐敢下赌注的胆量,但是那可是明义堂的校考,唉哟,当年我爹也想送我去明义堂,我他娘的大门都没摸到就被赶了出来,明义堂是普通人能进的么?”孔六砸了咂嘴,“那孟家的小娘子好歹也在明义堂呆了几年,姜二小姐可是初来乍到,初来乍到也就罢了,之前姜二小姐呆的地方可是庵堂。别说那庵堂还是个风流庵堂,就算香火再旺,女尼比得上宫里出来的先生?姜二小姐要是能胜过孟家小娘子,那才是见了鬼了。”

“不敢苟同。”陆玑道:“姜二小姐既然敢说出赌注,尤其是三个赌注,赌注层层增加,掷地有声,必然有所依仗。否则她何必多此一举,给自己找麻烦。”

“你这人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这时候变笨了?”孔六嘲笑道:“姜二小姐这么说,那就跟我们打仗的时候撂狠话一个意思,气势上先压倒再说!哪有这么多深意,你们读书人,思想就是忒复杂!”

最后一句话把陆玑噎的不轻,半晌,他才吐出一句:“对牛不可弹琴。”

“公鸡不能和鸭讲。”孔六反唇相讥。

姬蘅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便是这样随意的动作,由他做来,也是颇有美感。

“大人,”陆玑又看向姬蘅,“叶世杰的事,因姜二小姐的关系打乱了大人的计划,虽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姜二小姐都不似传言无脑。此事也许可成为契机,不如静观其变,姜家在计划中不可出错,姜二小姐可成为引子。”

孔六疑惑:“姜二小姐在姜家又不受重视,这如何影响姜家的决定?”

陆玑静静的等待着对面人的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姬蘅才开口道:“姜家的戏还没开始,不急。”他招了招手,文纪上前俯身,姬蘅道:“拿一万两银子,去燕京最大的赌坊。”

孔六眼睛一亮:“你也打算趁此机会大赚一笔?”

“看戏要看到最后,”姬蘅轻笑一声,“去,买姜二小姐赢。”

……

燕京城针对自己同孟红锦赌约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姜梨并不知晓。因为从那一日起,她都在姜府里“安心准备校验”。

然而,事关整个姜府的声誉,姜梨的这番举动,一旦传出去,传到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耳中,就是大事了。

晚凤堂里,姜老夫人盯着姜梨,目光十分复杂,问:“梨丫头,你到底想做什么?”

“娘莫生气。”季淑然小心翼翼道:“梨儿毕竟年幼,容易冲动,才会与人立下赌约。”

“年幼,”姜元柏冷道:“都已经及笄了,再过些时日都可以到说亲的年纪了,做事还这么不知进退!”

晚凤堂里,只有大房一家。虽然事关整个姜府,不过出事的毕竟是姜梨。

“说不准二姐是成竹在胸。”姜幼瑶毫不犹豫的再往上添了一把火,“才会这样自信的应下孟小姐的赌约,甚至还提出要求。”

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姜元柏心中更是怒极,他生平最不喜自负自大之人,尤其还是身无长处自负自大之人。看向姜梨的目光里全是苛责,“我知道你字写得不错,不过你要是以为这样就能通过明义堂的校考,那就大错特错了!莫要坐井观天,姜家人重在自知,你连自知都不知,还敢妄想拔得头筹。你可知,你赔上的不只是你一辈子的名声,还是我姜家的名誉,若是你输了,整个姜家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姜梨面上很是恭敬,带着适时的歉疚,内心却是心不在焉。姜元柏他们认为自己是不知天高地厚情有可原,毕竟他们不晓得自己并非真正的姜二小姐。异地处之,若是自己面对这样的情景,也只会觉得此事荒谬无比。

姜梨低眉顺眼道:“爹,是我错了,我不该一时意气,只是如今事已至此,满城皆知,当下取消赌约,也是被人笑话。横竖都被人笑话,不如尽力一搏,尚且还有一丝赢面。”

众人一呆,都没料到姜梨会这么爽快的认错。而她认错的态度太好,姜元柏甚至没法子继续斥责她。

姜梨心下淡定,从薛昭那里学来的“认错就是要真诚爽快,犯错也要头也不回大步豪迈”,这样的姿态惯来有用。

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么也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