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三门/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姜梨来了,姜元柏张了张嘴,似乎又不晓得说些什么才好,便尴尬的轻咳了两声。

姜梨上前道:“二叔、三叔。”

姜元平笑眯眯的打量着她,道:“小梨这干的好,能在明义堂校验中拔得头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刚才还在和你父亲说,此次要好好嘉奖你。”

姜梨含笑躬身:“多谢二叔了。”

姜元平就又十分慈爱的看着她,这个二叔瞧着是个好脾气的人,比起姜元柏还要装模作样,姜元兴胆怯懦弱的形象来看,姜元平反而是最好相与的一个。不过,姜梨可不会真的以为,姜元平就真是一个慈爱的长辈而已。这是一只笑面虎,虽然喜欢笑,却还是一只老虎,惹怒了他,他就会露出老虎的尾巴来。

姜元兴站在最末,看着姜梨,也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却有些小心翼翼,道:“恭喜小梨了。”

姜元兴作为姜家的庶子,连带着三房都不怎么被看重,尤其是姜元柏和姜元平的仕途一片敞亮时,姜元兴就更被人遗忘在角落。

和姜家的繁盛格格不入似的。

杨氏眼见着姜元兴也跟着夸了姜梨,心中十分不是滋味。过去每年校考,姜玉娥在上三门的课业里可都是姜府小姐里最好的。姜幼瑶擅长琴乐,因季淑然从小就请了最好的名师教导。姜玉娥没能有这样好的先生,书、算、礼却是实打实的自己成才。

唯一能在姜府里风光一回的机会,这回却被人抢了,杨氏心中怎能不恼火?

不过她的恼火,到底比不上季淑然女心底的恼火了。

姜幼瑶眼看着姜府里的三位老爷,包括自己的父亲都将目光看向姜梨,对姜梨大加赞赏,心中既是不平又是愤怒,忍不住脱口而出:“二姐,你此番得了魁首,势必有许多人难以信服呐。”

屋里的人都是一静,姜梨回头看着姜幼瑶,轻声道:“哦?”

察觉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姜幼瑶犹豫了一下,十分担忧的看向姜梨:“二姐,你之前并未来明义堂进学,才回京不久,到明义堂还不满十日。未曾习学便能夺得魁首……实在惊世骇俗了些。”说罢,又不等姜梨回答,便娓娓劝道:“我知道二姐和孟家小姐的赌约非同小可,二姐必然不愿意输,可咱们是姜家呀,父亲还在朝围观,切勿不可因为小事而损了根本,毕竟名声重要,品质风骨也不可丢弃。”

姜梨都想在心里给姜幼瑶鼓鼓掌了。

瞧这一番话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多么正气凛然。却又多么不怀好意,直接怀疑姜梨是靠舞弊得了魁首。

姜景睿嗤笑一声:“别人脑子里怎么想与我们何干?他们不服就不服,难道还能把明义堂的考官拖出来打一顿,让别人改了名次?赌场里还有个词儿叫愿赌服输了,怎么,合着只准她孟红锦赢,姜梨赢就是作弊?”

这番话可是足足的下了姜幼瑶的面子,姜幼瑶面色涨红,姜景睿是个混人,和他讲不通道理。姜幼瑶只在心中连姜景睿一起恨上了。

季淑然忙道:“幼瑶也是担心。”望向姜元柏。

姜幼瑶这番话说的虽然诛心,不过平心而论,也不是没有道理。姜元柏盯着姜梨的眼睛,道:“梨儿,你以前未曾习练过,怎么能考中榜首?我看过红榜,你的上三门,书、算、礼都是头名。你……七岁就去了庵堂,那时也才刚刚启蒙,如今才回燕京,怎么会有如此成绩?”

“父亲,”姜梨笑道:“有好学之心,无论有没有博学的先生教导,都会有所收获的。”顿了顿,她才回忆般的道:“当初在青城山上,山上生活清苦,并无乐趣可言。索性庵堂里藏书不少,曾有许多香客捐助了书籍,我每日到了夜里,觉得日子难捱的时候,就看看那些书,这样沉浸于中,时间就会过得快一些,苦日子也就没有那么难熬了。”

众人皆是一怔。

姜梨悠悠的叹道:“我在青城山呆了八年,庵堂里的书看遍了,便去临近的鹤林寺借读。这样一来,这么多年,看过的书也并不比燕京城里学馆里的先生们少。”姜梨笑了一笑:“也不必什么先生教的,看得多了,自然就懂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莫名的有些怅惘,分明是青春鲜嫩的少女,却好似已经有了历经人事的风霜。

让人无端感到心酸。

姜元柏就觉得喉头一梗,姜梨并没有说一句他的不是,可字字句句都像是在控诉。他眼前仿佛浮现了风雪破屋里,尚且还是女童的姜梨笨拙的捧着书籍,青灯古佛,过的孤单又悲伤。

到底是血浓于水,姜元柏的心肠,倏而软了一截,姜梨有没有舞弊这件事,他就不愿意,也不想去计较了。

姜老夫人显然也是一样,她道:“你做的很好。”干巴巴,硬生生的,却也含了些宽慰的意思在里面。

季淑然的脊背就是一僵,再一次,姜老夫人和姜元柏的态度又改变了,就因为姜梨三言两语,就把事态扭转了。

季淑然心中升起极度的怒意,不过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却仿佛成了精,将人的心思拿捏的恰到好处。自进府以来,自己一点好处也没讨到,反而让她占尽上风?

真是岂有此理。

姜幼瑶也不说话了,她挑拨几句,却一点效果也没有。连带着姜玉娥都看懂了眼前形式,不再言语。

卢氏倒是对姜梨升起了一点点同情,再看姜景睿,仿佛被丢到破庙的是他一般,似乎只要姜梨一声令下,就要替她出头了。

“二丫头勿要骄傲。”姜老夫人淡淡道:“上三门你是得了榜首。六艺里,下三门可还没有校验。听闻孟家丫头上三门得了第二,倘若乐、御、射她超过了你,你还是输了赌约。”

“你得在这三门,继续得胜才行。”她问:“可有信心?”

姜梨嫣然一笑:“但求一试,尽力而为。”

------题外话------

突然觉得阿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样子,可以去拿影后_(:зゝ∠)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