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仇人/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姜梨起得比以往还要早些。

桐儿一大早就开始给姜梨比划着要梳个什么头配什么衣服,白雪因着从前是在家里种庄稼,对于这些倒是不很擅长,于是都交到了桐儿手中。

桐儿自打回到姜家以后,倒是不曾闲着,为了让姜梨看起来不比姜幼瑶差,也是下了一番苦功。

待好容易出了院门,便见姜幼瑶正在晚凤堂门口,和姜元柏说着什么,正拉着姜元柏的衣袖,似乎在撒娇,十分娇憨的模样。

姜元柏也本低头瞧着姜幼瑶,慈爱的很,一时没有看见姜梨。站在一边的季淑然分明眼角瞥到了姜梨,偏偏却等姜梨走上前才仿佛刚看到,笑道:“梨儿来了。”

姜元柏下意识的看过去。

姜梨也看向姜幼瑶。

今日是很重要的日子,桐儿尚且晓得为姜梨打算,季淑然定然也会为姜幼瑶打算。只见姜幼瑶穿一件烟霞色曳地飞鸟描花长裙,外罩一层白梅蝉翼纱,当是飘飘如仙。耳边坠着红翡翠滴珠耳环,色泽极为鲜亮,衬的她整个人比花娇,端丽冠绝。她也上下打量着姜梨的穿戴。

如今姜梨的衣裳都是季淑然吩咐裁衣的给准备,有了回府当日在门口的一着,如今季淑然给姜梨准备的衣裳合身倒是很合身,富贵也是很富贵,却不见得很适合姜梨。一来是姜梨身材纤弱,眉清目秀,撑不起那些极尽奢华的衣裙,二来是首饰也很繁琐贵重,戴起来很显头重脚轻。

虽然是不会出错的装束,只是和姜幼瑶站在一起,就会立刻沦为姜幼瑶的陪衬。

倘若是真的姜二小姐,为了表明身份,未必就不会穿上这些贵重的服饰。可惜姜梨不是,她对华丽的衣裙向来没有太多渴望,更何况,沦为姜幼瑶的陪衬,她是万万不愿意的,因此,她并没有穿季淑然为她准备的衣裳。

她只穿了桂子绿的齐胸瑞锦襦裙,一个反绾髻,点缀着一支碧玉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装束了,却化繁为简,眉是眉,眼是眼,淡雅脱俗,清丽得不得了。像是深山幽谷里的一副兰画,幽静,不争不抢的美丽。

和姜幼瑶站在一起,姜梨一点也没被比下去。反而因为姜幼瑶太过明丽,衬的姜梨的美还要高明一筹。

姜幼瑶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姜元柏轻咳一声,问姜梨道:“可准备好了?”

姜梨含笑以对:“是。”

今日的校验,姜府所有人都要去的,并着姜老夫人也要一道。刚刚才说到这里,又听见姜玉娥的声音传来,姜玉娥和姜玉燕从后面走上前来,笑道:“二姐和三姐今日好漂亮。”

姜玉娥和姜玉燕今日也是盛装打扮过的,只是因为三房的情况,不能和姜梨姜幼瑶相比。不过也算是很仔细了,姜玉娥看起来十分兴奋,如往常一般讨好的往姜幼瑶身边凑,姜玉燕仍是懦弱安静的模样,低着头站在一边。

“既然都好了,就出发吧。”被珍珠翡翠扶着的姜老夫人道。

一行人便上了马车,往校验场那头驶去。

大约三炷香的时间,便到了校验场。

明义堂的校验场是前朝一个练武场,前朝选举武状元便在这个广场之中。后来先帝宗明帝继位,迁皇宫,这个练武场荒废了多年。等洪孝帝继位的时候,就把练武场变成了校验场,明义堂下三门校考都在这个地方进行。

广场四周,早已是人山人海,位置最好的是为贵人们准备的,许多还是今日来校考的贵女们的家人。也有如姜景睿说的“为功勋子弟挑媳妇”的官家,甚至还有皇室子弟。

姜梨到的时候,校验场上已经来了许多人。

跟在柳夫人身边的柳絮瞧见姜梨,立刻过来与她打招呼。姜梨拉了她的手,一道与柳夫人行过礼。柳夫人很高兴,对姜梨道:“我晓得姜二小姐上三门得了魁首的事,还没来得及说声恭喜,希望今日姜二小姐亦能抱得甲等。”

姜梨笑着颔首:“多谢夫人。”

柳絮低声在姜梨耳边道:“你看,孟红锦。”

姜梨顺着柳絮给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见不远处的孟红锦正看向自己。若是换了从前孟红锦的脾气,势必要上前来给姜梨撂些狠话,今日她却没有上前,只是用怨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看来是上三门红榜的事,让孟红锦收敛了一些。

“你的琴谈得如何?”柳絮小声道:“今日来做琴乐考官的有萧德音、惊鸿仙子、师延、绵驹,还有肃国公。”

“肃国公?”姜梨十分诧异。萧德音、惊鸿仙子便罢了,师延、绵驹也无可厚非,但为何还有肃国公姬蘅?自来听闻姬蘅爱听戏,可琴乐一行,和戏曲南辕北辙。姬蘅过来能做什么?

姜梨觉得费解。

“谁知道呢,考官都是当今圣上钦点的。”柳絮摇了摇头,“我未曾听过你抚琴,你的琴艺到底如何?”

言语间十分为姜梨担忧。

姜梨笑了笑:“还行吧。”

柳絮一颗心安然落了地:“不管如何,只要能过的去就行了,并非事事都要魁首。”是在安慰姜梨。

姜梨道:“介时再看吧。”一边看向周围,蓦地,她的目光突然定住了。

在贵人们坐着的位置,有专门的小筑,便见不远处,有身穿金纱百丽裙的年轻女子,正在捻着琉璃罐子里的紫葡萄吃。那葡萄晶莹剔透还带着水珠,落在琉璃的罐子里,如紫莹莹的宝石,越发衬的捻着宝石的纤纤玉指富贵而明丽,

那女子模样骄矜,微微仰着头,眼波流转,自有些微媚意。

柳絮见姜梨直直的盯着一边,顺着姜梨的目光看过去,恍然道:“永宁公主?没料到今日她也会来。”

姜梨瞧着永宁公主,前生害她家破人亡的凶手,胸中剧烈起伏,可是面上,却仍带着三分笑意,目光冷莹莹的。

永宁公主在此地,不必想了,沈玉容一定也会在此地。

仇人都在这里了,挺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