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悔婚/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义堂的校验,上三门和下三门,终于全都结束了。

这场校验来的轰轰烈烈,落幕的也轰轰烈烈,有一个名字却在这场校验中为众人所知晓,便是姜二小姐姜梨。

书、算、礼、乐、御、射,六项皆夺魁,这是自明义堂开始以来的第一人。倘若这位姜二小姐是个从小就声名远播的神童,这也就罢了,这位姜二小姐偏偏还是刚启蒙就被送走,在庵堂里独自呆了八年的小姑娘,这可比神童震慑人心的多。

燕京城大街小巷的赌坊倒是大赚了一笔,因着同孟红锦的赌约,大部分人都押的是孟红锦胜,押姜梨胜的寥寥无几,即便押姜梨胜,也只是买一点点,这样一来,获利的反是庄家。因而赌坊里的坊主对姜梨十分喜爱,但凡见人,总要说姜梨一些好处——因别的得了红利,总得投桃报李几分。这样一来,姜二小姐的名声,竟然因为这一场校验,突然好了许多。

同样,有得有失,姜二小姐是在校验场上大出风头了,尤其是琴乐和御射之上,那么多双眼睛都瞧见了姜二小姐的真本事,是把场上其他家的小姐都比的一无是处。因此今年的校验,是姜二小姐一枝独秀,再无往日百花争艳的局面。

人们记得起姜梨,以往令人惊艳的姜幼瑶等人,便早就被人抛之脑后了。即便是人们记得孟红锦,也只是因为她在御射场上箭伤了永宁公主,还有和姜梨那个可笑的赌约,和她自己的风采并无半分关系。

有人记得姜家三小姐生的甜美可人,娇艳可爱,也有人记得姜二小姐清丽无双,灵秀聪慧。世上弱水三千,各有各喜欢的那一瓢,但能否能取得中意的一瓢饮,却全靠缘分了。

宁远侯府上,周彦邦正坐着发呆。桌前的书页被风吹得翻开,周彦邦却无心理会。

眼前浮现的,是跑马场上,少女青衣落落,飞扬如风的身姿。

周彦邦有些痴狂了,在他过去的那些年里,从未对女子如此上心。哪怕是他先头很满意的未婚妻姜幼瑶,在周彦邦的心中,女子并非最重要的,娶一位小姐,令她锦衣玉食,将府邸交给她打理,这就叫妻子。

可眼下,周彦邦明白了,他中意的妻子,只有姜梨。

那少女像是一个谜,越是对他不屑一顾,周彦邦就越是执着。尤其是姜梨曾经还是他的未婚妻,本来就该是他的人,若非中途姜家出了变故,如今哪还会如此麻烦。今日跑马场上,看姜梨的人除了自己,还有许多,周彦邦瞧见身边人看着姜梨的目光就是不喜。

那是他的人,怎能被别人随意眼看?

之前姜梨的名声不好,怕是日后难得找到夫家。可这一场校验,姜梨的才名燕京都晓得,她生的又是如此美丽,又是姜元柏的嫡女,姜梨也早就及笄了,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提亲的人前去……姜梨这样的条件,相看中她的人怕是不在少数。

周彦邦心里不是滋味,又有些坐立不安,一想到姜梨嫁给别人,就仿佛自己的妻子被人夺去,十分愤怒又懊悔。

正在烦恼的时候,小厮进屋来道:“世子爷,夫人来了。”

宁远侯夫人走了进来。

周彦邦忙站起身:“娘。”

宁远侯夫人笑道:“我让厨房给你做了些梅子糕,这几日天气热,你吃点也清爽些。”瞧见周彦邦放在桌上有些凌乱的书籍,侯夫人顿了顿,探询的看向周彦邦,问:“彦邦,你近来是不是有心事?”

最近周彦邦做事时常出神,与他交代事情的时候也常有心不在焉的情况。侯夫人想着是不是国子监放榜,周彦邦得了第三而难过,就劝慰道:“你莫不是因为国子监那事,彦邦,你爹都说了,此事怨不得你,之前未曾听过叶世杰这个名字,不过他既能超过李家大少爷李璟,想必是有真本事,你不必太过挂怀。你为第三,也很不错了。”

今年国子监放榜,周彦邦原本以为是第二的,整个国子监超过他的也只有右相府上的大少爷李璟,可这回李璟成了第二,他成了第三,第一却是个之前不曾听过名字的叶世杰,应当不是燕京城的官家。

“母亲,我不是因为此事……”周彦邦有些难以启齿。宁远侯府上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侯夫人和侯爷都很疼爱他,但此时提出这样的要求,周彦邦自己也觉得有几分荒唐。

“那是因为何事?”侯夫人奇怪道。

“我……”周彦邦咬了咬牙,道:“我不想娶元辅府上姜三小姐,儿子心中中意的,是姜二小姐!”

宁远侯夫人手里的点心碟子,“啪”的一声,跌到了地上。

……

“老爷送了银子来。”

芳菲苑里,桐儿兴高采烈的托着一个小木盒,将木盒放在桌上。

姜梨打开盒盖,便见整整齐齐码着的正是一锭一锭的银子,听说姜元柏在过去姜幼瑶校验表现的不错时,就会赏银子。不晓得是不是为了一碗水端平,也给她送了银子。

不过姜梨明白,如果这回是姜幼瑶校验全都拔得头筹,至少姜元柏除了银子外,还会很热烈的恭贺她,而不是说几句简单的夸奖就走了。

姜梨并不感到意外,姜元柏和一个离家八年的女儿,除了愧疚以外,实在很难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当然对长养在身边的姜幼瑶更疼爱。如今姜幼瑶失落,姜元柏当然不会大张旗鼓的为姜梨感到亲贺。

亲疏有别,一看便知。

她道:“把银子收起来吧,日后用得上。”

桐儿依言把银子收好,明月在外头敲了敲门。

姜梨道:“进来。”

明月进来后,将门掩上,上前低声道:“姑娘,奴婢打听过了,那孟家小姐现在还没回府呢,孟家夫人还在府里等着,孟老爷出面周旋去了。好似这回永宁公主不肯罢休。”

姜梨点了点头:“知道了。”这是她猜到的事,孟红锦应当不会好了,永宁公主折磨人的手段姜梨是见识过的。这回孟红锦可能让永宁公主永远的留疤,孟红锦能好过才怪。

如果不出所料,明日孟红锦就会被放回来,不过在这期间孟红锦遭受了什么,可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受到巨大的惊吓,又或许,永宁公主也在孟红锦身上留几个疤。

孟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白雪闻言,问姜梨:“那姑娘和孟小姐的赌约还要作数么?”

“想做数,可惜做不得数了。明日孟红锦肯定不会出来,介时你们便找几个人在国子监门口声言,我心里体谅孟小姐受惊,那场赌约本也是玩笑,就此揭过,日后不提。”

桐儿有些失望,道:“可真是便宜她了。”

姜梨笑道:“即便我不说,孟友德也会寻个由头让这场赌约作废,或是给我道歉,总之不会让孟红锦真的颜面扫地。就如若是我输了,父亲也会想法子推脱这场赌约。结局本就是注定的,眼下我这样说,反而能得个好名声,何乐不为?”

外人看到,只会说她宅心仁厚,心胸宽广,不但有才华,还有德行。咄咄逼人总显得太过计较了些。说句话又不碍事,也不妨碍结局,为什么不?

上辈子,她就是太过不在意名声,才让人拿她的名声做了刀锋,如今她就要贤名满天下,戴着面具做事,总要简单许多。

“姑娘这回得了魁首,听说得了魁首的人要进宫,皇上亲自授礼。”桐儿想到了什么,“姑娘岂不是马上就能进宫面圣了?这可是皇上赏下的赏赐,是无上的荣耀。日后就再也无人敢欺负姑娘了。”

姜梨失笑,回想起来,上一次见到洪孝帝,还是沈玉容中状元以后,宫中夜宴,她作为沈玉容的家眷一起前往。无数人羡慕她这位新科状元夫人,毕竟沈玉容风流倜傥,还前途无量。那时候永宁公主还与她喝了一杯酒。

她目光微沉,或许在那时候,永宁公主就已经瞧上了沈玉容,开始打沈玉容的主意。自己被当做绊脚石,却还傻傻的不自知。

如今再入宫,势必是会见到永宁公主,倘若是宫宴,或许还有沈玉容。只是这回,她不再是沈家妇,而是姜家女。

谁又奈何的了谁呢?

她又离那两个人近了一步。

……

国子监不远处的一间宅院里,夜里屋内点起灯。

叶世杰坐在桌前,正在写信。

他此番得了国子监校考的第一,过几日进宫得圣上授礼,不久后就能上官。他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襄阳叶家的亲人。

短短几行字,已经交代了自己。剩下的,叶世杰提着笔,犹豫起来。

姜梨也得了明义堂校验的第一。

叶世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姜梨也写上去,这么多年来,叶家从没有人提起过姜梨的名字。多年前姜二小姐的那句话彻底寒了叶家人的心,更让叶老夫人大病一场,从此后,叶家只当没有这位表小姐,连带着叶珍珍也没人敢提。

这种情况下,突然提起姜梨的近况,应当很突兀吧。叶世杰真打算不写了,可每每想要搁笔的时候,又想起姜梨与他说的话来。

“我当时年纪小,外祖母又远在襄阳。我娘走得早,父亲政务繁忙,多是由继母看管。我说了什么,未必就不是有人教我,或是有人威胁我说此话。”

姜梨说叶家乃商户,要与叶家断绝关系的话,会不会真的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为的就是让姜梨和叶家割裂开来,再无往来?

叶世杰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的偏向相信姜梨了。其实他和姜梨见的面也不多,能说得上话的更只有短短两次,两面之缘,自己就这么信任她了么?

叶世杰有些不可思议。

但他觉得姜梨也很不可思议,在姜家如此忽略她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又让整个燕京城的人都能记住她的名字,而且这名字还不是罪恶的象征,提起来旁人也只觉得姜二小姐颇为有才。

那可是明义堂六项全都夺魁的女子。

提起笔又放下笔,放下笔又提起笔,这样反反复复多回,正当叶世杰也很不耐烦时,他的贴身小厮元宝进来了。

元宝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兴冲冲的道:“大少爷,襄阳那头来信了。”

“来信了?”叶世杰一愣:“这还不到来信的日子。”他与叶家通信,都是半月一封,来去也要一个月。这个时间应当还不到日子才对。

“定是夫人他们记挂大少爷这次校考,”元宝得意道:“老夫人要是知道大少爷得了第一,肯定会在襄阳大摆筵席三天三夜的。”

叶世杰没理会他,自己拆信打开来看,一目十行的看完了。

元宝见叶世杰面露讶然,就问:“大少爷,怎么了?”

“父亲和二叔要来燕京城送货。”叶世杰道:“已经在路上了,大约七天后抵达。”

“啊?”元宝愣了愣,傻乎乎的开口,“那咱们还写信回去不?”

“写。”叶世杰道。不过只写自己的就行了,他心想,既然父亲和叶二叔都要来燕京城,也算是有了个商量的家人,关于姜梨的疑惑,到时候自然可以让他们来商量,比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头疼好得多。

想到此处,叶世杰顿感轻松,三两下就将先头的信折好封进信封,递给元宝,道:“送回去。”

元宝乐呵呵的结果:“好勒!”

……

校验结束后,明义堂暂且不必进学,学生都在家休息几日。

姜梨的人在第二日国子监门口,就依照姜梨说的,声言同孟红锦的赌约作废,不必耿耿于怀。

此话一出,燕京城的人对姜梨又是高看了一筹,自己对赌约全力以赴,胜局之后却不会抓着赌约不放,心胸宽广又仁爱,十分难得。

这样一来,衬的孟红锦反倒是个笑话了一般。

不仅如此,因为姜梨表现出来的太过温和,还有人开始怀疑当初姜梨杀母弑弟的事是否有什么隐情,因为这样一个温柔可爱的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做出这样狠事的人哪。

而季淑然是继母,这个关系微妙,猜测也就众说纷纭了。

这些话传到了季淑然耳中,季淑然气得不轻,却因此待姜梨更加贤淑慈爱了些,惹得姜梨都觉得十分不自在。

淑秀园里,院子里里外外的丫鬟都在认真做事,谁都知道,季淑然这几日心情不大爽利,丫鬟们都唯恐自己被拿来做了筏子,做事也比平日更尽心。

门口守着两个丫鬟,屋里,铜牛里的冰块似乎也不能解去暑期,夏日到了尾巴,更加闷热,惹得人的心情都浮躁不安。

季淑然正在和自己的姐姐季陈氏说话。

季陈氏是一大早就过来找季淑然的,姜元柏并不在府上,季陈氏道:“这几日你都在做什么?你可知外头如今怎么说你的?那些闲话连我都听见了,说姜梨当初杀母弑弟的事,未必不是你做的戏码。”

不提此事还好,一提起此事,季淑然也是满心怒意,道:“姐姐,你怪我做什么?这话是外头人流传的,我这院子里上上下下可不敢提此事。”

“不管是谁提起的,流言传的越多,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季陈氏道:“都是那丫头引出来的事,你怎么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

季陈氏和季淑然未出阁时,关系就十分要好,比起季淑然常做婉约姿态,季陈氏要强硬的多。

季淑然没好气的道:“那丫头滑不溜秋,心眼忒多,莫说是我,便是你对上也得吃力。这回孟家你瞧清楚了没有,孟红锦分明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本想着孟红锦既然要对付她,我做收渔翁之利最好不过,谁知孟红锦不济事,不仅没有得手,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怎么回事?”季陈氏一惊:“孟红锦的事也同她有关?”

季淑然便将孟红锦和姜梨的事细细的同季陈氏说了一遍,末了才道:“姜梨自回了燕京城以后,一次亏也不曾吃过。她也和幼瑶差不多年纪,可你看心眼比幼瑶多得多了。若是日后留她在府中,幼瑶哪里是她的对手?”

“听你的话,”季陈氏沉吟道:“姜梨是不能留了,只怕她再过些日子,还要厉害些,最好趁早打发了出去。”

“你是说……与她说亲?”季淑然道:“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老爷定然要过问。”

“那还不简单,”季陈氏冷笑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公子哥儿数不胜数,便是找一个听上去不错的,实则不怎么样的人,你把人嫁过去,两三年就没了,外人也瞧不出什么,不是很简单的事?”

“姐姐,你帮我留意着。”季淑然道:“若是有这样的人,我便想法子告诉老爷,让老爷成了亲事。”

季陈氏点头,二人正说着,突然见姜幼瑶从外面跑了进来,她跑的太急,连季陈氏也没有瞧见,只唤了一声“娘”,声音就哽咽了。

季淑然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拉起姜幼瑶的手,便见姜幼瑶满脸泪痕,急道:“幼瑶,你这是怎么了?”又怒斥姜幼瑶的丫鬟金花银花,道:“你们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娘,”不等季淑然继续说话,姜幼瑶就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抽噎着道:“周世子,周世子要与我解除婚约……”

“什么?”一边的季陈氏拍案而起,“幼瑶,你说什么?”

姜幼瑶这才发现季陈氏也在,她喊了一声“姨母”,就兀自哭个不停。

季淑然让丫鬟把门掩上,问姜幼瑶道:“幼瑶,你这是说的什么胡闹,周彦邦怎么会和你解除婚约,你莫不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言……”

“是真的,金花的姐姐在宁远侯府当差,昨日夜里宁远侯夫人和世子争吵,那丫鬟买通了世子院子里的小厮,才问清楚,世子说、世子说要与我解除婚约,要娶姜梨!”

“金花!”季淑然道:“幼瑶说的可是真的?”

金花立刻跪倒下来,道:“奴婢所言千真万确,确有此事。”金花心里也是惊惶不已,燕京城的人都知道姜幼瑶和周彦邦的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即便是姜梨回来后也改变不了。可这个节骨眼儿上,周世子竟然提出要娶姜梨,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真是岂有此理!”季淑然大怒,道:“周彦邦把我们姜家当做什么人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姜幼瑶已经哭花了妆容,一把抓住季淑然的袖子:“娘,我该怎么办?周世子不要我了,他还要娶姜梨……我会成为燕京城的笑柄,娘,我不要……”

季淑然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十分伤心,亦是心疼不已,只抓着姜幼瑶的手道:“你放心,娘会替你讨个说法。那周彦邦如此摇摆不定,我姜家却不是任人挑选,想解除婚约没那么简单,谁要让你成为燕京城的笑柄,娘定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最后一句话,季淑然几乎要将牙都咬碎了。

“幼瑶先别急,”季陈氏比季淑然要冷静些,只道:“昨夜既然周彦邦和侯夫人争执,便说明侯夫人是不赞同周彦邦的做法。况且周彦邦已经悔过一次毁约,如何能毁第二次,姐姐变妹妹,妹妹又变姐姐,这在北燕以来还是第一次听说。周彦邦倘若日后还想升官加爵,便不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宁远侯不会让他做,你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姜幼瑶闻言,心下稍安,问:“周世子不会与我解除婚约么?”

“当然不会。”季陈氏笑道:“你可是姜家的嫡女,你父亲是当朝首辅,谁敢如此待你。”

“可姜梨也是姜家小姐,”姜幼瑶不甘,“若她不是姜家人就好了,倘若她只是个普通人,必然没有这么麻烦。”若姜梨只是个普通人,以季淑然的家世,自然可以让对方知难而退,或者是消无声息的“消失”。

“便是她是姜家人,也没有那么麻烦。”季陈氏拍了拍姜幼瑶的肩,道:“幼瑶,你先下去,我与你娘还有事情要商量。”

姜幼瑶原本还想让季淑然替她坐主,可一看季陈氏的脸色,便晓得季陈氏和季淑然有重要的事要商量,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金花银花泪痕未干的回瑶光筑了。

姜幼瑶走后,季淑然冷道:“姐姐,现在你看到了,姜梨那个小贱人多有本事,这才回京多久,连周彦邦也勾搭上了,真是不知廉耻!”

“周彦邦年纪轻轻,男人嘛,都是一个样子,”季陈氏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当初姜梨和周彦邦婚约尚在的时候,周彦邦何曾问过她一句?如今姜梨回来了,他倒又想起这桩亲事,无非就是三个字‘求不得’罢了。倘若他得了姜梨,便又会念着幼瑶的好来。”

季陈氏这一番话,竟将男人的劣性分析的淋漓极致。季淑然道:“即便如此,一想到我女儿的丈夫心里念着的人是姜梨,我就一阵恶心。”

“所以说,得想个法子。”季陈氏道:“我原本想,在姜梨的亲事上做文章,可现在想来,姜梨嫁了旁人,反而还会让周彦邦落下心病,更觉‘求而不得’,对姜梨的执念更甚,难免会怪责到幼瑶身上。幼瑶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待幼瑶也如亲生女儿一般,怎么忍心看她受委屈。”

季淑然道:“我也是这般以为,姐姐,可燕京城里动手,并不容易……”

“动手做什么?”季陈氏摇头,“咱们季家的人,从来不亲自动手。而且要她一条性命,又有什么好的?”

季陈氏不解:“姐姐的意思?”

“不是说,明义堂校验的魁首,过几日宫宴当进宫面圣,陛下亲自授礼的么。宫宴之上,来的人可不少,都是燕京城的世家大族,倘若在宫宴上弄出点什么动静,可就真的名声扫地了。”

“是要让她……”季淑然恍然大悟。

“当初中书舍郎沈大人的夫人沈夫人你可还记得吧?那般好好地美人儿,若是论容貌论才华,进宫都进的,可最后还不是遭万人唾弃,你瞧她死了,连个为她说好话的人都没有。可不就是当着贵人的面儿做了丑事。这姜梨也是一样,姜梨还不及那位容貌才华呢,还有杀母弑弟的名声在身,但凡在宫宴上出点差错,可就是真的在无翻身之地了。”季陈氏缓缓道来。

她说的轻松,却让季淑然一瞬间明白了,眼前似乎都出现了姜梨被人指指点点的画面,令她激动又快慰。

“这件事我来安排,宫宴之上,我会为她好好安排一个‘情儿’的。”

季陈氏瞧了季淑然一眼,道:“笨,眼前不就有一个?”

季淑然不解。

“我听闻此次国子监榜首是叶世杰,那是叶珍珍的娘家。姜梨和那叶世杰好歹也是表兄妹,表兄妹什么,最容易生出点事儿。之前姜梨不是还在街上替叶世杰解围么,我猜,指不定他们真有什么。”

季淑然脸色一沉:“你说叶世杰?凭什么让她这般便宜?”在季淑然看来,叶世杰勉强算青年才俊,现在更是国子监榜首,姜梨嫁给叶世杰,实在是便宜了叶世杰。还不如让姜梨所嫁之人一无所有,人人都瞧不上的丑恶懒汉,这才解气。

“我的好妹妹,你可要想的长远些,姜梨嫁给叶世杰真的好么?”季陈氏不紧不慢道:“叶世杰如今中了魁首,日后就要为官。虽然季家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总归瞧着碍眼,叶家要是靠叶世杰起来,姜梨就有了外祖家依靠,到那时,你想动姜梨,就更难了。”

“宫宴之上,倘若叶世杰和姜梨有了首尾,大白于人前,圣上大怒,定然迁怒叶世杰,叶世杰升官无望,还会被人戳脊梁骨。姜梨声名狼藉,这两人就只得成亲。可是成亲后,真的就会相敬如宾?”季陈氏娓娓道来:“叶世杰因姜梨毁了前途,必然对姜梨有怨,叶家也会因此怪责姜梨。夫妻二人要是有了嫌隙……”季陈氏一笑,“要想过得好,可就难如登天。到那时,你再去从外头寻几个貌美的丫头,或者买通姜梨身边人,时时挑拨几句,不怕叶世杰和姜梨成不了仇。”

“而一桩姻缘里的仇人嘛,女子总比男子难过得多。”季陈氏继续道:“待那时候姜梨身在襄阳,你要是想法子对付她,比现在容易得多。”

季淑然茅塞顿开。

让姜梨和叶世杰“有情”,既能毁了叶世杰的前途,断送叶家希望,让叶家无法翻身,还能让姜梨嫁到一个对她有怨的夫家,事事不顺。

只要嫁到襄阳,季淑然相信,她有一万种办法让姜梨生不如死。

“多谢姐姐提点。”季淑然这回对季陈氏算是心服口服,道:“姐姐的法子比我周全多了。”

“比起宫里的丽嫔,你我二人还差得远。”季陈氏道:“你现在赶快去安慰安慰幼瑶,她自幼被人宠着,周彦邦这般羞辱与她,她心里定是难过极了。切莫让她冲动之下做出傻事坏你计划。”

季淑然心下一凛,道:“我省得,我现在就去。”

季陈氏满意的点头。

……

另一头,桐儿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姜梨。

“说是三小姐心情十分不好,瑶光筑的下人们都被责罚了一遍,不过有人瞧见三小姐还哭了……”

姜梨放下手里的书,奇道:“哭了?”姜幼瑶能为之生气的,大部分都是自己,可姜梨不认为自己能把姜幼瑶气哭,自从校验过后,她可是呆在府里,哪里也没去,和姜幼瑶并没有犯冲。

“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后来听说季氏安慰了好一阵子才好,可老爷又发火了。”

姜梨更加不明白了,只是她才来姜府并不久,又没办法在姜府安排自己的人,除了芳菲苑以外,其他院子里的事,都只能靠桐儿帮忙打听。这样打听来的消息,总是不怎么周细的。

才说了这句话,就听见门外有人喊她的名字:“姜梨!姜梨!”

是姜景睿的声音。

“二少爷又来了。”桐儿撇了撇嘴,姜景睿来的太频繁,芳菲苑里的茶都要快被喝干了,新茶要下个月才送来。

姜景睿瞧见桐儿的神色,嚷道:“姜梨,你好好管管你丫鬟,我是姜家府上的二少爷,旁人求着我过来我还不过来,我过来这里,你这里是蓬荜生辉,你看她是什么表情?”

姜梨也懒得纠正他胡乱的说辞,只道:“你来到底又有什么事?”她本来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待人也算和气,奈何姜景睿这人实在能胡闹,说的话又不太中听,是以姜梨都不怎么欢迎他。

姜景睿造作的四下顾盼了一番,拉着姜梨进了屋,将门关上。姜梨心中无奈,芳菲苑要是有了内贼,只怕一看姜景睿这副模样都晓得他们要商量密室,生怕别人不晓得他要说话似的。

姜梨等他把门关上,自己在木几前坐下,见姜景睿熟门熟路的让白雪给他倒茶。

姜梨道:“你再不说,我就出去了。”

“哎,别别别,我这回可是带了一个大秘密给你。”姜景睿对她挤眉弄眼。

“说。”

“咳咳。”姜景睿清了清嗓子,才故意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吗?宁远侯世子周彦邦,要解除和姜幼瑶的婚约!”

“什么?”饶是姜梨早有心理准备,也被姜景睿这话惊得不轻。她没记错的话,周彦邦之前已经解除过一次婚约,就是和姜二小姐,后来才变成姜三小姐的。眼下又故技重施,解除和姜幼瑶的婚约,这是闹得哪出?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姜景睿仿佛为自己得知了一个姜梨都不知道的秘密而洋洋得意,他道:“你猜,周彦邦究竟为什么要和姜幼瑶解除婚约?”他对着姜梨促狭的笑着。

姜梨隐约猜到了一些原因,可又觉得荒唐的不可思议。周彦邦再如何胡闹,断然不至于如此。她道:“我猜不到。”

“是因为你!”姜景睿哈哈大笑:“周彦邦如今后悔了,可能是看你在明义堂校验上大出风头,觉得你比姜幼瑶好得多,这才决定又要解除婚约,重新娶你过门!”

“真好笑!”说话的是桐儿,桐儿气愤的把手里的茶壶往桌上一放,“我家姑娘又不是他周家的丫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之前解除婚约是他们周家说了算,如今想重新娶姑娘,问过姑娘的意见了么?宁远侯家简直欺人太甚!”

连桐儿也在为姜梨抱不平。

姜景睿奇道:“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周彦邦虽说不怎么样,在燕京城里好歹也算青年才俊,与姜家门当户对。生的也还不错,许多姑娘倾慕与他,配你家小姐也不亏。再说了,姜梨,”他看向姜梨,“你若是和周彦邦在一起,姜幼瑶肯定气死了,也是你把姜幼瑶比下去的证据,她不如你。”

姜梨简直要被姜景睿的一番说辞气笑了,她也算看明白了,姜景睿分明就是没长脑子,她道:“我把她比下去,为何还要证据,证明给谁看?为了气死姜幼瑶,我还得搭上我自己,我疯了不成?况且,”她冷笑一声,“周彦邦就算再好,旁人用过的东西,我姜梨可不愿意去捡。”她又不是永宁公主,专喜欢捡别人用过的东西。

姜景睿目瞪口呆的盯着姜梨,姜梨这一番话,说的姜景睿跟个街上扔的破玩意儿一般,而且看姜梨说话的神情,她是真的对周彦邦不屑一顾,不是装出来的。

姜幼瑶视作珍宝的,偏偏被姜梨弃如敝履。

姜景睿道:“你冲我发什么火?提出这事的是周彦邦。”

“然后呢?”桐儿急忙追问:“老爷同意了此事么?”

“怎么可能?”姜景睿鄙夷,“之前周彦邦和你家小姐解除婚约,是因为……咳,出了点事,你家小姐去了庵堂。现在周彦邦提出解除婚约,姜幼瑶又没有做错事,大伯父怎么能容忍?没上门找周家讨说法已经是仁慈了。”

姜梨抓住姜景睿说话的重点,道:“怎么?周家没有来人?”

“嘁,周家哪敢来啊。周彦邦是疯了,他爹娘可没疯。这话是周彦邦自己说的,不过宁远侯和宁远侯夫人没有同意。周彦邦家的小厮听到了他们吵架,偷偷告诉了咱们府上的下人,那下人又告诉了大伯母。听说姜幼瑶哭得不轻,大伯母还在安慰,大伯父很生气,差点亲自走一趟宁远侯府。”

姜梨恍然,难怪桐儿打听过来姜幼瑶哭了,原来是因为这事。

“你是怎么知道的?”姜梨问。

“我娘和嬷嬷说话,我听到的呗。”姜景睿大大咧咧的道:“我娘成天关心大房的事,有点风吹草动,比你知道的快多了。”

姜梨竟无言以对。

“周彦邦这厮,”姜景睿继续道:“竟然在这个关头说要解除婚约,可见是真的被你迷住了。想要娶你为妻,姜幼瑶那么喜欢周彦邦,估计是被气坏了。不过这也是她咎由自取,当初你被送往庵堂,大伯母可是不久之后就在筹谋让姜幼瑶代替你嫁到宁远侯府。可见有些东西,抢也是抢不走的。”

姜景睿说这话的模样,似乎还有几分为姜梨自豪似的。

姜梨可没有姜景睿这样好的心情,她清楚,周彦邦提出要解除婚约娶自己这件事,对她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季淑然母女的心里,此刻一定比以往更恨自己百倍,甚至千倍。

依照这母女两心胸狭隘,心狠手辣的性格,姜梨以为,姜幼瑶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为了以绝周彦邦的念想,甚至会斩草除根。

想来想去,不久后的宫宴,倒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姜梨垂眸,危机渐渐逼近了。

------题外话------

美好的周末!浪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