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进宫/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梨丫头,明日你要跟我们一起进宫。”姜老夫人开口道:“差什么,需要什么,就告诉你母亲,你母亲会为你准备好。”

姜梨颔首称是。

“这是你回燕京城第一次进宫,切莫坏了规矩,不懂的只管问,介时不知道怎么做,就跟着幼瑶丫头那样做。”姜老夫人细细嘱咐,“衣裳首饰都给你准备好了,明日你代表的是姜家的脸面,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

姜老夫人竟然破天荒的夸了她一遭,姜梨微笑着点头,并未表现出十分激动地模样。

她这样,落在一边的姜玉娥心中就十分不是滋味,姜玉娥是眼看着姜梨回府后,地位一点一点的提高。从来都是恨人有笑人无,姜梨过的好,看在姜玉娥眼里就十分刺眼,恨不得姜梨一夜跌进地狱,过得比自己还要潦倒才令人称快。

“梨丫头可真厉害,这回是要陛下亲自授礼的,咱们府中的小辈,可就梨丫头一个人做到了。”卢氏笑盈盈道:“听闻今年国子监的魁首是叶世杰,叶世杰是襄阳叶家的人,要说起来,和咱们姜家也是沾点亲故的,他还是姜梨的表哥呢。”

叶珍珍去世多年,姜家也和叶珍珍的娘家没有来往,这时候卢氏提起叶世杰,自然是为了堵季淑然的心。要知道季淑然的娘家侄儿,在国子监红榜连榜都没上,更别提魁首了。

姜梨听到卢氏提起叶世杰,心中就是微微一叹,她并不希望把叶家也牵涉到姜家这趟浑水里来。叶家在襄阳,日后她要回襄阳祭拜薛怀远,还得依仗叶家。把叶家和姜家牵扯到一起,对叶家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

她希望叶家干干净净的。

季淑然笑着看向姜梨:“是了,我也以为梨儿应当和叶家少爷多走动走动,虽然珍珍姐姐已经去了,但两家到底是姻亲。若是叶家少爷进了仕途,日后咱们家老爷也能帮衬一下,都是自家人,帮衬自家人总比帮衬外人来得好。”

姜梨闻言,目光微动。

季淑然这番话,说的可谓是十分真诚了。但季淑然真的会有这么好心,甚至会让姜元柏帮衬叶世杰?这绝不可能,季淑然只会让人暗中打压叶世杰。倒不是姜梨故意将人心想的阴暗,而是在姜府里呆了这么些日子,季淑然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知肚明。

此番周彦邦甚至还提出和姜幼瑶解除婚约,与自己在一起,种种件件,季淑然母女不恨毒了自己才怪。

不过到现在为止,季淑然母女都很安静,没有作妖。

姜梨想到这里,就往季淑然看去。

季淑然笑的贤淑,仿佛真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只是姜梨觉得她的目光更像是一条盘旋在树枝上的毒蟒,正眯着眼睛,慢条斯理的打量自己的猎物,发出阴惨惨的笑意,尖牙还淬着毒汁。

她在算计什么。

姜梨的目光,又落在姜幼瑶身上。

姜幼瑶到底年纪小些,不如季淑然表情天衣无缝,她也极力想要表现出旁若无人的微笑,只是到底掩饰不了眼里对姜梨的恨意,还有一丝不知为何而起的兴奋。

那种目光黏黏腻腻的,让姜梨似曾相识,但这转瞬之间,姜梨并不清楚是在何时看过。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种目光让她十分不舒服,脊背发凉,让她一瞬间就警醒起来。

杨氏在姜家没有多说话的分量,只一双精明的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一会儿瞧瞧姜梨,一会儿瞧瞧季淑然。

姜老夫人没多说什么,又对姜梨讲了些进宫的事宜。其实这些姜梨早就晓得,当初她也是作为沈玉容的家眷跟着进过宫的。而姜家作为朝廷命官,规矩反而要轻松许多。

待姜老夫人一一交代完之后,已经过去了很久。想着还得回去准备,大家就从晚凤堂各自散去。

姜梨出了晚凤堂门口,就往自己院子里走去。芳菲苑在姜府的角落,和姜幼瑶几人的院子都不在一个方向,自然不必同行。

只是没想到才走了一小段,身后就有人唤她:“二姐。”

转头一看,却是姜玉娥和姜玉燕姐妹二人。

对于这二人,姜玉燕是个不吭声的,姜玉娥却对姜梨从来没什么好脸色。一看到姜玉娥,姜梨就晓得对方又在盘算什么。

“二姐,你走的这么快,我都快追不上了。”姜玉娥亲亲热热的开口。

姜梨站在原地,连虚与委蛇都不愿,只客气的道:“五妹有什么事?”

姜玉娥没想到姜梨会连面子都不屑于装一装,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片刻,她又很快调整过来,笑道:“今儿个在晚凤堂,二姐还没过来,听说了一件事。”说到此处,姜玉娥特意顿了顿,才道:“是三姐的亲事,大伯母说,三姐和周世子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就在明年冬末开春。我想二姐也许不知道这件事,才特意过来告诉二姐一声。”

就为了这事?

桐儿有些生气,姜梨微微一笑,道:“多谢五妹告知,我知道了。”

似乎对姜梨平淡的语气有些不满,姜玉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姜梨的脸色,见姜梨并没有痛苦失落的神情,就道:“其实当初二姐和周世子的亲事也是很好的一桩姻缘,若是二姐没有出事,如今嫁进宁远侯府的就是二姐了。周世子可是整个燕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良配,眼下三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嫁进周家,二姐比三姐还要年长,亲事却没有着落,我打心底为二姐鸣不平。”

姜玉燕有些惶恐的看了一眼姜梨,想制止姜玉娥的话,最终只是伸手扯了扯姜玉娥的衣角,什么话都没说。

姜梨没有急着回答姜玉娥的话,只是盯着姜玉娥细细看了一遍,嘴角含笑。她的笑容温柔澄澈,没有包含任何一位在里面,却无端的看的姜玉娥有些发慌。

为了冲破这种压迫感,姜玉娥问姜梨:“二姐盯着我看做什么?”

“没什么。”姜梨云淡风轻的道:“只是觉得五妹如此为我忧心,心里有些感动,只是……”她淡淡道:“五妹的这份用心,不知母亲和三妹知否?”

姜玉娥脸色一下子变了。

她急于过来戳姜梨的心窝子,却不知那句“为二姐鸣不平”落在季淑然母女耳中,又会是怎么一番情景。

姜玉娥勉强笑道:“这是我与二姐的贴心话……”

姜梨瞧着姜玉娥,笑了笑:“其实我的亲事,五妹不必太过担心。我父亲是当朝首辅,燕京城再不济,也能寻个官家嫁过去。便是母亲不为我担心,还有父亲和老夫人,我是姜家大房的嫡女,还能低嫁了不成?”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姜玉娥:“五妹虽还没及笄,但不如多管管自己,三叔如今的仕途并不见光明,依照三叔和三婶的势,五妹日后会嫁到什么家,还是不好说。”

眼见着姜玉娥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姜梨心情顿好,继续不紧不慢道:“这世上,要知道,才华容貌性情品德虽然都很重要,可要没了家世,什么都不是。要不,你看京城倚红楼的那些姑娘,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美若天仙,蕙质兰心,可也就一辈子是个姑娘了。”

说完这句话,她也不等姜玉娥回答,就带着桐儿飘然而去。

自是没看到身后姜玉娥是什么表情。

回去的路上,桐儿一路笑的打跌,待回了芳菲苑,又将此事一字不落的讲给白雪几人听,说完后,大笑道:“你是没看到五小姐当时的脸色,哎唷,咱家姑娘可真能耐,拿五小姐和燕京城的倚红楼姑娘们相比,五小姐一定气炸了,啐,谁让她没安好心,故意挑衅!”

“五小姐干嘛老是和咱们姑娘过不去?”明月年纪小,好奇的问:“若是三小姐和姑娘过不去,那是因为三小姐和姑娘都是大房的嫡女,三小姐争风吃醋,可五小姐是三房的人,姑娘又没碍着她。”

“见不得人好呗。”桐儿脱口而出,“非要人人都如她一般苦大仇深,凭什么呀,姑娘是金枝玉叶,她干嘛时时和姑娘比。姑娘比她好,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

姜梨听着自家丫鬟们的议论,笑着摇了摇头。

姜玉娥图什么,无非就是不甘心罢了。姜玉娥希望看见自己过得落魄料到,伤心不已,这样就能让她觉得比自己高人一等。姜玉娥甚至希望用周彦邦刺激自己,可姜玉娥不懂的是,姜梨对周彦邦,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兴趣。

周彦邦于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还是个挺讨厌的陌生人。

姜梨道:“有这样的人,出身不好却不安分,成日想着跃上枝头,以为世上全都是不公,心中不甘心。这样的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几个丫鬟似懂非懂的点头。

姜梨想着,这样看来,其实姜玉娥和沈玉容是一样的人,越是身份卑微的人,尝到了高处的滋味,对高处越是向往,生出执念,便越是不择手段也要往上爬。只是姜玉娥不懂得掩饰自己的不甘心,而沈玉容太懂得掩饰自己的不甘心。

掩饰好到连自己结发妻子也没能察觉,还以为他是一腔热血的热情抱负。

真是可笑。

姜梨的笑容慢慢沉寂下来,她又想起在晚凤堂里,姜幼瑶看她的目光,那种似曾相识的目光,让她到现在都还不舒服。

她得提防起来。

姜梨想了想,道:“桐儿,把我的匣子拿过来。”

……

头一日的风波,并没有影响到第二日大家进宫的欢喜。

姜玉娥再看到姜梨的时候,并没有因为昨日的事对姜梨横眉冷对,仍旧是如以前一样挂着笑容,甚至还称赞姜梨的裙子好看极了。

姜梨就回道:“五妹妹也很不错。”

姜玉娥快要及笄了,虽然她年纪比姜幼瑶还要小一些,是姜家最小的女儿,但姜玉娥个子高,只比姜梨矮上一点,看起来一点不显稚气。她穿着一件蜜合色八妇罗裙,裙裾上绣着蟹爪菊花,长发挽成垂云髻,点缀着一支海棠滴翠珠子碧玉簪。

其实这身富贵打扮,反而将姜玉娥身上小家碧玉的风情给淹没了,只是姜玉娥本身却很高兴。大约是因为进宫的衣裳首饰都是老夫人叫裁缝来准备,姜玉娥往日里难得有这般贵重的衣裳首饰,因此也不觉得不好,十分满意。

季淑然显然对这样的情景乐见其成,姜玉燕姿色普通,姜玉娥打扮太重,自然就能衬的姜幼瑶一枝独秀。

姜幼瑶也的确是花了心思,别的不说,那一身玫瑰红蹙金双层长尾鸾袍,就足以吸引人的目光了。金雀钗,八宝手串,腰间樱红络子,加之特意妆容过。姜幼瑶平日,倒是很少妆浓,此番要进宫,难得描眉敷粉,点了胭脂。她的五官精致娇美,也压得住这样的浓妆,站在花丛下,显得人比花娇,艳光四射。

倘若这样进宫,的确能吸引贵族公子的目光。只是,姜梨很纳闷,姜幼瑶既然已经和周彦邦订亲,为何还要盛装打扮?

要知道别的人姜幼瑶根本瞧不上眼,更别提主动吸引旁人了。

在姜梨打量姜幼瑶的时候,季淑然也在打量姜梨,卢氏更是夸张的掩嘴笑道:“若非我晓得这两个丫鬟,可真是认不出梨丫头了。”

姜梨惯来不爱盛装,许是姜老夫人也察觉到了她的习性,这回让裁缝来做衣裳,也挑的不是红艳的颜色。但因为要面圣,不可过于素淡,还是需要一些颜色。姜梨穿着木兰青双绣锻裳,里头配着碧玉云锦裙,清清浅浅的翠色。葫芦髻让她看起来格外清新爽利,头上没有任何发钗点缀,只坠了两粒白玉耳坠,衬的耳朵小巧精致,衬的脸庞洁白如玉。

她没有如姜幼瑶一般浓抹,只清清淡淡的描了眉,眉如螺黛,眼如点漆,唇色淡淡,却有了出尘之态。

和姜幼瑶在一起,犹如青竹之于红花,幽谷之于烟火。后者固然让人喜爱,前者却容易印在脑中。

季淑然转过身,轻轻按了按姜幼瑶的肩,姜幼瑶这才收起愤恨的目光。

倒是一边的姜老夫人,忍不住多看了姜梨两眼。姜家的几个女儿,三房是庶子生的,她看不上眼。二房没有女儿,大房的两个女儿,原以为姜幼瑶是掌上明珠惹人喜爱,如今看来,长养在外面的姜梨就像是落在岸边的璞玉,自有灵秀风采。

孰好孰坏,现在真是难分上下了。

姜元柏见两个女儿都亭亭玉立,此刻生出了满足之感,就道:“可以出发了。”

各房各自乘坐一辆马车,姜梨乘坐的马车里,姜幼瑶不住地对姜元柏撒娇,不知是不是为了刺激姜梨。

姜梨只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让姜元柏有些不自在。姜梨看得出来,姜幼瑶时常对姜元柏撒娇,姜元柏此刻的不自在,也许是对自己这个女子儿的心虚。

但她没有什么难过的神情,姜幼瑶见此情景,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堵得慌。自来贤良的季淑然,对于姜幼瑶这般挑衅的行为,也没有制止。想来也是了,自己女儿和父亲撒娇打闹,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哪里还用得着制止?

姜元柏见姜梨不为所动,心里竟微微感到失望。这个女儿如今出落得美丽,优秀,他这个父亲,不是不骄傲。姜梨对他当年的做法好像没有怨言,也从不抱怨,这也许是姜梨大度,但姜元柏更觉得,是姜梨不在乎。

姜梨就像是在旁观陌生人一般。

此刻的姜梨,却是坐在马车里,想着从前进宫的事。

那时候,她是真切而深刻的欢喜着,为沈玉容的成就骄傲,为自己是他的妻子感到庆幸。她生怕自己做错了一点给沈玉容丢脸,故而在府里的时候便紧张的演练。她极少有这般紧张的时候,那时候沈玉容还笑她,对她道:“不怕,阿狸要是做错了惹得陛下震怒,大不了为夫就不当这个官儿,和阿狸回桐乡种田去。”

她佯怒要去打沈玉容,惹得沈玉容哈哈大笑。现在想起来,真是恍如隔世。事实上,她没有在宫宴上出丑,反而做得很好,皇后都称赞她聪慧。而沈玉容也根本不会为了她丢官弃爵,反而会为了加官进爵而杀了她。

以为真实的不是真是,以为的谎言不是谎言,真真假假,这一次,走曾经走过的路,她不会再被蒙蔽双眼了。

她也会慢慢走到自己想走到的地方,一点一滴做成自己将要完成的事。

替父亲和薛昭报仇,替冤死的自己讨个公道。

马车行驶,到了后面,姜幼瑶也不再说话,变得沉默。这一家子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只觉得时间也过的飞快。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停了下来。

外头的马夫道:“夫人,老爷,到了。”

姜元柏先下车,下面的丫鬟婆子来扶季淑然等人,姜梨甫下马车,塌上与宫门一墙之隔的土地,望着深深的宫墙,一时间心绪复杂。

就是这个宫里,长养出来永宁公主那样恶毒跋扈的人,以强权欺压百姓,而沈玉容就是为了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争得一席之地,才毫不犹豫的牺牲了她。

这个宫殿看起来富丽堂皇,然而住在里头的人,又有多少是行尸走肉?他们穿金戴银,好像什么都有,但实则什么都没有。姜梨可怜他们,也瞧不起他们,更不愿意与他们为伍。

“二姐,这就是宫门了。”从后一辆马车上下来的姜玉娥道。

姜梨笑笑,姜景睿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他今日也得穿的人模人样的,也不能如在府上一般放肆。这对姜景睿来说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了,他身边的姜景佑倒是一如既往的很和气,和姜元平父子两个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宫门外也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官家的马车,品级低些的还过来给姜元柏讨好般的打招呼。只是姜家来的本就有些晚了,姜元柏等下还要先见洪孝帝,因此没有在宫门外过多停留,由引领的人直接往里去。

姜幼瑶本想着,姜梨第一次进宫,定然会手足无措,过分紧张,若是能看见姜梨出丑就再好不过了。谁知道一转头,却见姜梨微微提着裙裾,走的格外悠闲。

倒像是宫里是她自家的后花园似的。

姜幼瑶不由得气闷不已,饶是她第一次进宫,也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了什么,可姜梨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怯场。姜幼瑶有心想挑姜梨的错处,可直到快走到了目的地,姜梨也做的万无一失,没出一点纰漏。

姜老夫人十分满意,毕竟今日来的小辈里,只有姜梨对宫里最为陌生,她生怕姜梨这头出了差错,眼下看来,姜梨做的挺好,应当是不会有问题。

此刻,玉明殿的大殿里,已经来了许多官眷。这些夫人贵女都是燕京三品以上的官家家眷,身份贵重。因着夜宴还未开始,多数都是找相熟的人攀谈着,如这样的宫宴,女儿家都努力打扮着自己,这些女子有及笄的,或是没有及笄的,都愿意在宫宴上留个好模样。因着今日进宫的,还有许多官家子爵,青年才俊,北燕风气相对前朝更为开放,年轻男女只要不做逾越之事,互相有情,皆可以通过上门提亲结成秦晋之好。

而宫宴这样的地方,来的人大多都是门当户对,这便是一大便利。

坐在正东方向的一对母女,女子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翡翠撒花洋绉裙,头上戴着玉蝴蝶纹步摇,生的也算美丽,她身边的妇人亦是穿戴华丽,只是论起来,不如周围的夫人举止自然,带着几分小家子气。

这母女二人,正是沈玉容的母亲和妹妹,沈如云。

如今沈玉容是中书舍人,沈如云和沈母自然可以来参加宫宴。虽然沈玉容是鳏身,但燕京城的人都晓得是沈玉容的妻子薛芳菲与人私通,这样的妻子死了正是老天开眼。沈玉容自己年轻有为,前途无量,更是生的俊美无俦,文质彬彬,许多人家也就看准了沈玉容,心中思量着打发女儿去沈家。

要知道沈家人口简单,只有沈如云和沈母,将来沈如云出嫁,谁家女儿嫁过去便能当家,不用与小姑子相处,只需要和婆母相处融洽就行,对于许多娇身惯养的小姐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正是因为心中有这些思量,看在沈玉容的面上,许多贵妇人就来与沈母攀交情。她们倒也不嫌弃沈母原先小门小户,十分热情的吹捧着沈母,连带着对沈如云也夸赞有加,令沈如云都有些飘飘然。

聂小霜,朱馨儿,上次同姜梨一起在校验御射时候同组的两名明义堂小姐,也都簇拥着沈如云说话。

一边的柳絮见状,轻哼一声,悄声与柳夫人咬耳朵:“真是头一次见着上赶着给人家续弦的。”

柳夫人一点柳絮的额头,低声道:“就你话多!”

“本来就是。”柳絮嘟囔着,她实在看不上眼这些同窗的行为,还是燕京城数一数二的贵女家呢,那沈状元才死了妻子,且不说薛芳菲品性如何,反正沈状元表现出来的可是对亡妻一往情深,那些小姐也不好好想想,既是对亡妻一往情深,怎么会这么快续弦?如果这么快续弦,那沈状元便不如表现出来的这般深情,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才说着,又听得身边有个人开口道:“听说宁远侯府世子和首辅姜家三小姐的亲事也定在了明年冬末。”

此话一出,另一头的沈如云登时变了脸色,她道:“可是真的?”

“是真的。”聂晓霜道:“我也听母亲前几日提起过,幼瑶和周世子的亲事一早就定了下来,如今只是将日子决定了,也是情理之中。”

沈如云忍不住心中怨气,讥讽道:“我记得周世子的亲事一早是和姜二小姐定下来的。”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沈如云这话说的不好听,没人敢接,这要是接了,就是得罪姜家,姜元柏可是当朝首辅,他的女儿谁敢说半个不是?不过中书舍郎的妹妹,大家同样不好得罪,便只得沉默。

只是沉默中,又不约而同的想起沈如云说的话。的确也是,当初和周彦邦定亲的,可不就是姜梨,这妹妹顶了姐姐的亲事,说起来总也不怎么光彩。大家就去看宁远侯夫人的脸色。

宁远侯夫人像是对这一切置若罔闻,正与议郎大夫夫人,季陈氏,也就是季淑然的嫡亲姐姐说笑,仿佛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谈论。

只是听到还是没有听到,就只有个人自己知晓了。

柳絮有心为姜梨鸣不平,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频频看向门口,心想姜梨怎么还没到。

正在这时,通报的宫女传道,姜家女眷到了。

众人往门口看去,便见最前面的是姜老夫人,季淑然在前,卢氏紧接在后,跟着便是杨氏,姜家的女孩子们,款款走了进来。

------题外话------

可怕的周一_(:зゝ∠)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