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招摇/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姜家女眷,殿里的夫人小姐们都不陌生。姜家作为燕京城首屈一指的官家大户,但凡哪位夫人家中宴请宾客,总不会忘记邀请姜家夫人。除了杨氏以外,季淑然和卢氏常常与这些夫人们想见。二房没有女儿,大房里在姜梨离开的八年,就只有姜幼瑶一个,许多人都忘记了还有个姜梨。她们见姜幼瑶的此处多,见姜梨的次数却寥寥无几。

而印象最深的,也就是姜梨接连两场校验,一场琴乐,一场马场校验的风姿。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外人对姜梨的印象。但是没去观看校验的人对此却不置可否,以为不过是以讹传讹的传言,姜梨并不像传言中说的那么好。因此宫宴,反倒成了证实传言中说法的一个机会。

所有人都盯着季淑然的身后。

老夫人身后,季淑然和卢氏在前,杨氏在后,女孩子们,走在最前面的是姜幼瑶。

姜幼瑶面带笑容,十分甜美精致,穿着举止一看就是生活优渥,不食人间疾苦的大小姐。除此以外,季淑然还着力让姜幼瑶看起来端方、稳重,要知道男子看女子,看的是美丽、智慧,是女子自身,可大户人家挑媳妇,除此之外,还要看媳妇的性情、本事,能否管好一个后宅的安宁。

尤其是周彦邦前些日子妄图悔婚,更是让季淑然气恨不已,若非后来宁远侯夫人亲自登门赔罪,加之姜幼瑶又的确倾慕周彦邦,季淑然定然不会让周家如此好过。

姜幼瑶越是出众,却越是说明这桩亲事里,姜幼瑶配周彦邦绝不是什么高攀,而是绰绰有余。

姜幼瑶就如盛开的花骨朵儿,袅袅娜娜的进门,她容貌极盛,让玉明殿也增色几分。一些容貌平平的小姐们,望着姜幼瑶,不由得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长养在让人羡慕的官家,拥有无可比拟的容貌,家人宠爱,天真烂漫,亲事顺遂,夫君俊美温和,门当户对,这不是人人羡慕?即便在场的小姐们大多出自富贵人家,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富贵人家的小姐,有的人生也不是如表面上看到的风光,苦在心里。

姜幼瑶将众人的艳羡尽收眼底,心中不免得意,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姜幼瑶身后走着的,是姜梨。

其实论起家中排行,姜梨应当走在姜幼瑶前面。不过没有人告诉姜梨,姜幼瑶就自顾自的走在了前面。姜梨也不在意这些,在她看来,谁先谁后不重要。

众人就眼睁睁的瞧着花一样的姜幼瑶身后,走出来一个水一样的女孩子。

比起姜幼瑶的盛装,她实在显得太清淡,太清淡了。但在清淡中,她分明的五官又像是山水画中的浓墨重彩,给人以无限韵味。

姜二小姐步子平缓,不慌不忙,比起姜幼瑶的轻快,看起来更温和稳重一些。姜幼瑶若是燕京城里烂漫的官家小姐,这女孩子更像是山里清秀灵慧的小仙女,前者适合花团锦簇的增色,后者适合不食人间烟火的淡然。

有人眼尖的瞧见姜梨纤细的手腕上,没有任何玉镯首饰,而是挂着一串黑色的佛珠。佛珠温润,衬得她的手腕如玉一般皎洁。

有人就想起,姜梨是在山上庵堂里呆了八年,虽说那庵堂如今知道是个藏污纳垢之所,可好像一点也不影响,姜梨在其中沾染的灵澈和佛性。

她是很“灵”。

女孩子嘴角也是含着笑容,和姜幼瑶的笑容不同,姜梨的微笑更像是从心底发出的会心微笑,十分平和舒适,仿佛没有烦恼,让人瞧着,心里也跟着熨贴起来。

和季陈氏说话的宁远侯夫人就蹙起眉头。

自从周彦邦说起要解除和姜幼瑶的亲事开始,宁远侯夫人就有了心病。虽然当年她和叶珍珍十分交好,但叶珍珍早就死去多年,姜梨身为叶珍珍留下的女儿,自然不比季淑然的亲生女儿得宠爱。加之后来姜梨害季淑然小产,声名狼藉,叶珍珍也就歇了和姜家攀亲家的想法。

姜家纵然家业大,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名声扫地的小姐,谁家也不敢要。

可没想到,季淑然竟主动来找她。

季淑然仿佛十分了解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只说自己也很舍不得这一桩亲事,更舍不得宁远侯这样的亲家,思来想去,虽然姜梨是不行,可姜家不止姜梨这一个女儿啊。

宁远侯夫人喜出望外,在她看来,燕京城里没有比姜家更好的姻亲,而姜幼瑶比起姜梨来只好不坏。一来也是姜元柏的嫡女,二来无论是容貌才华还是性情,姜幼瑶都令人满意。后来周彦邦也来看过,对这桩亲事没有异议,宁远侯夫人以为,这桩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谁知道姜梨回京后不久,周彦邦突然提出了这么个荒唐的想法。

宁远侯夫人吓了一跳,周彦邦想要悔婚这事儿不知怎么的还被季淑然晓得了。生怕季淑然怪罪,宁远侯夫人不得不登门赔罪,还让季陈氏来绑着说话。一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周彦邦好歹是不提这混账想法了,可了解儿子秉性的宁远侯夫人心知肚明,周彦邦并没有歇下这份心思。

又怒又气,宁远侯夫人生怕周彦邦又惹出什么祸事,今日的宫宴,便打算亲自来看看姜梨究竟是何模样。校验那两场,宁远侯夫人都没有去,因此不晓得姜梨是如何出的风头,纵然听多了周围人对姜梨校验场上的夸赞,宁远侯夫人也嗤之以鼻。

眼下,她终于瞧见了这位把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孩子,究竟是何模样。

平心而论,姜梨的眉眼生的像姜元柏,清秀分明,轮廓却生的像叶珍珍,有种天真的敦厚。然而她的眼神,她的笑容,既不像姜元柏那么风骨自在,也不如叶珍珍单纯活泼。

那种温柔让人没有防备,却也让人觉得她好像什么都晓得。

宁远侯夫人心里就是一沉,姜梨这个样子,能勾走周彦邦的心,并不意外。

但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倘若周彦邦不死心,姜梨迟早会成为周彦邦和姜幼瑶二人间的阻碍,亲事不成结成仇,真的和姜家结成仇那还不如不要这门亲事。

宁远侯夫人只觉头疼。

众人不晓得宁远侯夫人心中所想,只顾着看姜家的女孩子。姜幼瑶娇艳可人,姜梨清灵出尘,之后的姜玉娥反而显得太过俗气,姜玉燕又是在平庸,并未激的起人们注意。

于是姜家大房两位千金各有千秋,至少在容貌上不分伯仲,便成了深入人心的事实。

姜家女眷一到场,因着身份缘故,不少人就开始过来热络的打招呼,季淑然自然要和季陈氏坐在一起。卢氏也和自己相熟的夫人坐在一处,杨氏因着没什么好友,也没有人来恭维她,只得坐在姜老夫人身边,和姜玉娥姜玉燕在一起,颇有些受冷落的模样。

姜梨则径自去找柳絮了。

她就这么一个相熟的友人,柳絮一个人早就烦闷极了,见她来了喜不自胜,等姜梨和柳夫人见过礼,就把姜梨拉到一边,道:“听说周彦邦和姜幼瑶亲事定下来了?”

姜梨讶然了一瞬,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开了,她笑着点头。

“没事。”柳絮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安慰的话,最后拍了拍她的手:“京城比周彦邦好的男儿数不胜数,你日后找的人必然比周彦邦好一万倍。真是跟了周彦邦,你还亏了。”

姜梨差点失笑,敏感的察觉到有一道目光正在打量自己,抬眼看去忍不住一愣,盯着自己的正是从前的小姑子,沈如云。

沈如云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刻薄,带着些挑剔,让姜梨有些恍惚。仿佛跟着沈玉容第一次到燕京沈家,那时候的沈如云在屋里坐着,也是用这般打量物品的目光看她。当时姜梨还不明白,现在姜梨明白了,那种目光,是在琢磨她有什么利用的境地,能为沈家谋多少福利的目光。

其实沈如云和薛芳菲,也不是一开始就势同水火的。姜梨记得,在沈玉容还没有中状元做官的时候,沈如云纵然有多少不是,面上总还要做做样子,也亲热的唤她“嫂嫂”。

但自从沈玉容中状元以后,沈如云就再也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了。

见姜梨盯着沈如云看,柳絮疑惑:“你与她有什么过节不成?之前你没在的时候,就是沈如云说起姜幼瑶抢了你的亲事和周彦邦在一起,这不是故意生事,拿你做筏子?你可有得罪她的地方?”

“我没有得罪她的地方。”姜梨摇了摇头。心里清楚,沈如云之所以拿这件事挑事,自然是因为周彦邦。旁人不晓得,她这个嫂嫂却了解,沈如云倾慕周彦邦多年,如今好容易有了可以和周彦邦谈婚论嫁的底气,却被姜幼瑶捷足先登,心里怎么能不气恼?

说不准连自己也恨上了,要不是当初姜二小姐和周彦邦定亲在前,怎么会有姜三小姐鸠占鹊巢,却把周彦邦早早地定了下来。

姜梨心想,不晓得沈如云晓得自己的嫂嫂挡了自己的亲事后,是怎么一副神情。想到此处,不免觉得好笑。

姜梨的笑容落在沈如云眼里,更觉刺眼。而且沈如云总觉得,姜梨的神态举止,总是十分眼熟。不过沈如云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到姜梨,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沈如云也不怎么愉快。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再看姜梨了。

说笑了一会儿,外头有宫女来报,太后来了。

诸位夫人一齐起身,迎接太后的到来。

当今太后不是洪孝帝生母,却是个仁慈的性子,时常礼佛做功德,更是不问世事。正因如此,当初后宫才会有夏贵妃和刘淑妃之争。当时都在传言皇后无子,后位不保,不过夏贵妃后来身子不好,早早的去了。洪孝帝养在了太后膝下,先皇有意扶持洪孝帝为太子,刘淑妃这才收敛了些。

后来先皇故去,皇后成了太后,刘淑妃成了刘太妃,刘太妃的一儿一女便是如今的成王和永宁公主。成王比洪孝帝还要年长些,当初拥护成王的势力蠢蠢欲动,洪孝帝的皇位坐的并不安稳。

这也是为何如今朝中人对成王礼敬三分的原因。

洪孝帝没有外戚支持,有的只是自己,可支持他的人并不多。说不准哪一日,这个皇位就要拱手让人,成王拥有的,看上去比洪孝帝多多了。

太后穿着一件绛紫金缎宫服,云子冠。说起来,太后也到了天命之年,不过大约因为保养得当,站在皇后身边,并不比皇后衰老多少,能看得出年轻时候风姿夺人。她唇边带笑,倒是很和蔼。

太后身后跟着的,便是成王的母妃刘太妃,刘太妃和太后站在一起,倒比太后显得衰老多了。不过尽管如此,丝毫没有影响到刘太妃的秉性,她倒是穿戴鲜艳,眉眼中的骄矜和她的女儿永宁公主如出一辙。

看见永宁公主的刹那,姜梨的血液都冷了一瞬。

永宁公主一身镂金挑线纱裙流光溢彩,那薄薄的一件便是无数织女的心血。她亦是娇颜如花,比起姜幼瑶少女的娇艳来,又多了几分妩媚。站在厅中,自是天之骄女该有的姿态,不必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高高在上。

听闻刘太妃骄矜,太后也不和她计较,整个后宫里,几乎都是刘太妃说了算。洪孝帝尚且势薄,更勿论皇后。因此,永宁公主说的话,几乎没人敢反驳。

太后见众人起身,便笑着称不必拘礼,又让诸人坐下。等会子宫宴就要开始了。

姜梨眼见着永宁公主左顾右盼,似乎在寻人,心里就是冷笑一声,永宁公主这样,毫无疑问就是在寻沈玉容了。

倒是对沈玉容爱慕的真切。

女眷们来的早,宫宴在玉明殿举行,玉明殿殿外便是长长的花池亭台,夜宴过后,自可以赏月鉴花,很是风雅。

过了一会儿,男眷也陆陆续续到了。

男女不同席,但究竟是在一殿。北燕不比前朝,倘若在大庭广众之下,女子见外男也不必回避。但到底是有些害羞,一些脸皮薄的姑娘便背过身去,省的害羞。

姜元柏跟着姜元平两兄弟走过来,姜元兴因为和两兄弟关系算不得很是亲近,显得有些尴尬。

姜梨看见了叶世杰,叶世杰一鸣惊人,注定很快就要入仕。一些年轻的贵族子弟便与他交好,走在他身边的人也不少,叶世杰看上去与他们相处的也还不错。

姜梨心中轻轻松了口气。

姜二小姐倘若有个强硬的外祖家,对她未来只好不坏。

叶世杰春风得意,身后跟着的便是此次国子监校考的第二,那原本该是第一,被叶世杰占了魁首的右相府上大少爷,李璟。

李璟生的容貌平平,与他弟弟李濂相比,实在不讨姑娘喜欢。但上天也很公平,李璟不够英俊,却才华匪浅,李璟俊朗迷人,却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李璟和李濂两兄弟随着右相李仲南一起进来,许多胆大的姑娘也跟着打量起这兄弟俩。

毕竟右相如今的实力越来越大,几乎可以和姜家分庭抗礼。若说从前姜家是文臣之首,如今姜家文臣之首这个位置,也因为右相的壮大而岌岌可危。李璟和李濂两兄弟,自然也成了香饽饽。

姜梨的目光只在李家两兄弟身上停留了一瞬便滑了开去,对她来说,并不打算和李家有什么往来。该提醒叶世杰的已经提醒过叶世杰,而且看起来叶世杰做的很好,和李璟李濂并无什么交流,显然将自己的提醒听了进去。

不管李家打什么主意,叶世杰不搭理,总也要安全几分。

国子监红榜,魁首叶世杰,第二是李璟,第三自然是宁远侯世子周彦邦。

姜梨很快就看到了周彦邦。

并非她想注意周彦邦,而是周彦邦看她的眼神实在不加掩饰,太过热烈。若非人多,只怕都会被人看出端倪。姜梨心中有些恼火,周彦邦如此,实在让人作呕,难受极了。

旁人不注意周彦邦,因为周彦邦虽然是青年才俊,可已经定亲。但宁远侯世子和季淑然母女,却是打周彦邦进门开始,就一直在注意周彦邦的一举一动。

眼看着周彦邦进门之后立刻去搜寻姜梨的身影,几人就着急了。

宁远侯夫人脑子“嗡”的一下,立刻心道不好。周彦邦如此不怕被人撞见,表现的太过明显,难免惹姜幼瑶堵心,让季淑然不喜。

季淑然母女却是恨的出奇,一面恨周彦邦心性不坚,容易被人牵引,另一面便是恨极始作俑者姜梨,倘若姜梨不去勾引,周彦邦又怎么会这般痴迷!

姜梨果断的起身,换了个位置,遮掩住周彦邦的眼神。她实在不想和周彦邦有什么扯不清的交集,明义堂校验过后,她的名声才刚刚好转,并不愿意因为周彦邦又化为乌有。

周彦邦见不到姜梨的身影,有些失望,不过转瞬又恢复过来,依旧翩翩公子的模样,与人谈笑。

姜梨越过重重人群,终于见到了沈玉容。

沈玉容今日穿着官服,姜梨从未见过这样的沈玉容。在她和沈玉容是夫妻的时候,沈玉容是温暖的,柔和的,宽容的人。后来沈母寿辰宴后,她见沈玉容的次数寥寥无几,那时候她心怀愧疚,沈玉容只是沉默。

但现在的沈玉容,和那时候又极不一样。

他穿着三品朝臣的官服,从当初的白身读书人一举成名,官袍加身,仿佛这身官袍也为他增添了无限光彩。他看起来依旧温文尔雅,可眼睛里,已然有了世故和老成。

姜梨看着他与同僚交谈,同僚姿态讨好,而他高高在上,姜梨有一瞬间,觉得这样的沈玉容,像极了永宁公主。

一样的自以为自己才是人上人,一样不把人瞧在眼里。

姜梨又错开目光去看另一头永宁公主。

永宁公主倒是毫不遮掩对沈玉容爱慕的目光,几乎是追随者沈玉容而移动。只是这样看来似乎是落花有意流水不如想象中的有情,沈玉容并没有投给永宁公主一个眼神。

姜梨心中忍不住冷笑,自然了,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当然要遮掩。永宁公主有公主身份,沈玉容却是个谨慎的人,不会让任何人抓到他的把柄,他惯来做的很仔细,就如同欺瞒当初的她。

只是,薛芳菲都已经死了,永宁公主千方百计的让她这个原配腾出了位置,怎么,到现在仍旧不能成为沈家妇?姜梨的心中,倏而闪过一丝快意,不过快意转瞬即灭,说实话,如今的姜梨,其实很想看看永宁公主嫁入沈家以后是什么下场,不知真如他们所想的那般皆大欢喜,还是两两生怨。

紧接着,姜梨又看到了季家的人,包括季淑然的父亲季彦霖,还有柳絮的父亲柳元丰。成王来的晚一些,到来之后,便和太后见礼。

最后来的是洪孝帝。

前后两辈子,姜梨这是第二次见到洪孝帝。洪孝帝如今二十有七,这对帝王来说,是非常年轻的年纪了。他登基七年来,燕朝并无大动乱发生,即便如此,他的皇位仍然坐的岌岌可危,并不如表面安稳。

但凡身在朝廷中的人,都晓得成王就是洪孝帝最大的威胁。七年之前,洪孝帝仓促即位,成王兵败一着,七年时间,洪孝帝赶得上如今的成王么?

没有人知道。

洪孝帝的身边,站着一名年轻女子。这女子生的十分貌美纤弱,楚楚动人,然而衣裳也并不华丽,甚至称得上是清简。一直噙着微笑,柳絮与姜梨咬耳朵:“那是丽嫔,姜幼瑶的姨母。”

姜梨恍然,原来这就是季彦霖的嫡长女,季淑然的大姐,丽嫔。

她上次跟着沈玉容进宫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丽嫔,不过早就知道有这么个人。有人说,丽嫔就如当初夏贵妃之于先皇,是先皇最爱的女人。不过丽嫔和夏贵妃的不同之处在于,丽嫔背后有季家,夏贵妃的背后却什么都没有。

姜梨瞧着丽嫔,丽嫔看起来甚至比季淑然还要年轻几分,不知平日如何保养,像个妙龄少女一般。很温柔,也十分和气,并不指点什么,和高高在上的永宁公主比起来,简直不要更平易近人。不过姜梨也清楚,丽嫔真如表面上这般柔弱无争,便也不会在后宫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洪孝帝的宠妃了。

没点本事的,早就成为了弱肉强食的牺牲品,又怎么能安然站在洪孝帝身边,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故作谦卑,都是做戏。

丽嫔与洪孝帝说了些什么话,洪孝帝便挥了挥手,丽嫔便上前来与季陈氏和季淑然打招呼。

姜幼瑶理所应当的去见这位姨母了,周围贵女们俱是艳羡的看着姜幼瑶,有丽嫔这样的姨母,甚至比有位皇后姨母还要风光。虽然皇后生下了太子,但太子年幼刚满五岁,倘若丽嫔也生出一位小皇子,依照洪孝帝对丽嫔的宠爱,太子这个位置将来花落谁家还说不定呢。

毕竟改立太子的事,前朝也不是没有过。

不知季淑然与丽嫔说了什么,丽嫔也笑着看了姜梨一眼,那一眼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姜梨却莫名的很不舒服。

柳絮问:“你不去见礼?”

“他们又没叫我去。”姜梨不在意道:“不去了。”

柳絮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像是方明白过来,挺高兴的道:“还真是你的脾性。”

姜梨失笑,她又不像姜玉娥,需要巴结着季淑然上赶着去讨好,也不像姜幼瑶,和丽嫔有血脉联系。她和丽嫔只是名义上的姨母,说不定,原先的姜二小姐此番还是第一次见丽嫔。

说到底,丽嫔是季淑然的姐姐,自然要站在季淑然那边。与自己注定是敌人,这种敌对的立场,并不会因为姜梨上前见礼而改变什么。

不要做无谓的事,尤其是这事还是你所不愿意做的。薛怀远这样说过,姜梨也记在了心里。

正当洪孝帝与太后说话的时候,太监来报,又来人了。

能比当今陛下来得晚,这人也算是胆子忒大。要知道如成王这样的人都还是遵循礼法,姜梨抬眼看去,见宫殿门外的长廊外,不紧不慢的走来一人。

年轻人穿着大红的织金长袍,袍角迤逦,在璀璨的灯火下划出的光彩,比大殿柱子上镶嵌的宝石还要夺目。

这样繁复华丽的衣裳,但凡容貌不够盛,都会被衣裳压住,显得是“衣裳穿人”,除非是绝世美人,五官精致挑不出一丝瑕疵,还要风华绝代,当勉强相衬。

可这衣裳穿在年轻人身上,非但不是说勉强相衬,还能说是相得益彰,看他穿这件衣裳,不禁让人心中生出叹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衣裳,世间只有他穿,才不叫辜负了华服。

华服比宝石还璀璨,而他的美貌,比华服还招摇。

正是肃国公,姬蘅。

------题外话------

国公爷又来恃美行凶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