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引祸/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茶室里,灯火幽微,外面静悄悄的。

姜梨和叶世杰面对面坐着,姜梨已经收回来握着弯刀的手。叶世杰目光却是落在桌上的弯刀上,流连了一会儿,似乎难以置信,最后才看向姜梨,道:“你进宫还拿着刀?”

姜梨这会儿实在没有时间为他解释自己为何要带刀进宫,只问他:“你怎么没醉?”

少年哼了一声,道:“我叶家生意场上见过多少人,今日那些人来敬酒恭贺,有人是为了敬酒,有人分明想浑水摸鱼。”他道:“我没喝多少酒,不过是装醉,想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用意,没想到还真是有后招。被带到这间房里,我还以为他们想做什么,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末了,他才皱起眉问:“这是什么意思?”

姜梨简直要被叶世杰气笑了,说笨,叶世杰分明还留着心眼,否则怎么会看出那些人不怀好意,甚至将计就计装醉。但说他聪明,竟连眼下什么情形,对方打什么主意都看不出来。

她平静的开口:“孤男寡女,自然能酒后乱性。”

叶世杰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回过神后,涨红了脸,指着姜梨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能如此不知羞?”

“这就叫不知羞了?”姜梨云淡风轻的回答:“我只是把别人打什么主意告诉你而已。”

“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叶世杰似乎有些不自在,却还要按捺着这份不自在与姜梨正色道:“就为了毁你名声?”在他看来,姜家一屋子糟心事,姜梨的身份,大约也会成为许多人的眼中钉,这些人做这种事,对姜梨一个女孩子来说,自然是毁了名声的做法。

姜梨冷冷道:“叶少爷不要说得这么爽快,像是我连累了你一般。也不想想,你若是与我出了什么丑事,你这刚当上的户部员外郎还当不当的成?叶家还能不能进入官场?”

叶世杰噤声,姜梨一说这话,他立刻想到了,背上登时出了一身冷汗。都道官场凶险,从前在官场以外还不自知,如今是领悟到了。这才刚被点任,还没上任,就被人背后捅刀子。不知道是碍了哪路神仙的路。

当即又有些愤怒,道:“这是想一箭双雕!”

“不错。”姜梨道:“好在你没有上当,我也没有。”

叶世杰这才打量了一下姜梨,忽而问道:“他们也给你下药了?”

姜梨点头:“不错,不过我没喝。”见叶世杰松了口气,姜梨忽而勾了勾唇:“我送给别人喝了。”

“你?”叶世杰怒道:“怎可害人?”

“我送给想喝的人喝了,”姜梨不置可否,“等喝了以后,他们也会明白,什么叫做害人终害己。”

叶世杰觉得今夜的姜梨有些奇怪,她平日里总是笑眯眯,慢吞吞的,今夜却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变得凌厉起来,而她好像也不屑于去掩饰这份凌厉,反而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叶世杰咽了口唾沫,问道:“倘若今夜我真的醉了,你当如何?”他是提前觉察出有些不对,才省的酿成大祸,不过叶世杰也有些好奇,如果今夜的他没有觉出不对,中了计,姜梨又当如何?那些人既然给他们下了药,可想而知那药究竟有什么作用,自己若是控制不住……叶世杰的脸红了红,姜梨怎么解决接下来的局面。

“无事,”姜梨淡道:“真到了那时候,我就一刀刺伤你,然后离开。被人发现后只会觉得宫里有刺客,你既被刺伤,当然也会清醒,明白过来只会配合我,这一出‘孤男寡女宫中幽会’,只会变成‘新任员外茶室遇刺’。”

她说的平淡,语气里连个平仄都没用,叶世杰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他气不过,道:“你打算用刀刺我,你下得去手吗?”

“没什么下不下的去手的。”姜梨站起身,“受伤固然不好,总好过生不如死。”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太凉,让叶世杰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心里明白,姜梨是真的下得去手的。

只要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不落入敌人圈套,姜梨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她太理智,连心都不会软一下。

见姜梨起身要走,叶世杰下意识的道:“你要去哪里?”

“外面守着的人应该不在了,再等一会,‘捉奸’的人应当就要到了。我得离开,这样等他们到了,只会看见你一个人,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要去什么地方?”叶世杰也聪明,立刻反问,“你要是现在出现在那些人面前,立马就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计划有误。”

“我现在当然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姜梨微笑,“我要去确保另一场戏,安全无虞的进行。”她推开门,轻轻走了出去。

叶世杰愣在原地,外面太黑,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姜梨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无形之中让他觉得心惊胆战。他确信姜梨是去做一件事去了,也确信姜梨去做的是让今天害他们之人自食恶果的事。

虽然叶家巨富,生意场上难免见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事,按理说也不应该为这些事动容。

但叶世杰还是忍不住摇头,自语道。

“胆子真大。”

……

同姜梨这头与叶世杰一切顺利不同,姜玉娥此刻,却有些不知所措。

到达毓秀阁以后,姜玉娥摸黑进了阁内,毓秀阁不大,因着到底是做的不甚光彩之事,姜玉娥也不敢点灯,生怕引起旁人注意,只得借着门外头远处的灯笼,隐隐绰绰分辨屋内的大概。

屋里并没有周彦邦的身影。

姜玉娥有些着慌,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急的原因,她的身体越发热了起来,一边要按捺着不被人发现,一边又是身体里不断涌起的陌生的热潮,姜玉娥只想快点脱下外裳,拿扇子狠狠地扇一扇降降暑气才好。

这宫里当是不这么冷的,且眼下也是晚上,竟不知怎会如此炙热。

正当姜玉娥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热意时,忽然间毓秀阁门外似乎有人影微动,她心中一动,刚要从一边的小椅上起身,就见毓秀阁的大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进来。

姜玉娥险些眼眶发热。

即便屋里没有点灯,她也能辨得出那是宁远侯世子周彦邦的影子。姜玉娥不得不承认,事实上,她早已注意到了周彦邦。也是,有这样以为丰神俊朗的姐夫,姜玉娥如何能不妒忌姜幼瑶和姜梨,她也是在心里,在梦中暗自将周彦邦的眉眼描摹过许多遍。只是不同的是,过去的周彦邦是虚幻的,眼前的周彦邦,却是真真实实的出现在面前。

但见周彦邦进了屋,大约也很不适应屋子里的昏暗,往前走了两步,见姜玉娥站起身,迟疑了一下,忽而惊喜的道:“二小姐。”

姜玉娥正要回答自己并非姜梨,话都在嘴边了,最后一刻忽然顿住了。

许是身体里的热意让她头脑也开始发热,姜玉娥的心里,倏而闪过一个念头。倘若自己不说自己的身份,就此和周彦邦耳鬓厮磨呢?

这样一来,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便是季淑然再想用什么手段,周家还想如何推诿,在周彦邦占了她身子的情况下,周彦邦也只能娶了她进门!

姜玉娥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事,曾多次听说被人撞见私通的小姐少爷,倘若是大户人家又不想孩子受罪的,便干脆结为秦晋之好。虽然短时间里会被人议论一些,但时间久了,人们也都记不得这些琐事。

再者,便是被人议论一辈子,只要自己过得好了,管那些人作甚,都是眼红而生的怨愤罢了。

姜玉娥的心里,飞快的盘算着。

周彦邦见自己梦中的姑娘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以为姜梨是害羞,便又走近了一步,有些激动地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没想到……”他径自握住了姜梨的手,“你果然心里还是放不下我。”

周彦邦难以掩饰自己激动地心情。这些日子以来,姜梨就从没给他过好眼色,便是仅此的几次碰面,姜梨也客套又疏离,无论周彦邦怎样表示自己的心意,姜梨对他也只像个陌生人。

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周彦邦被姜梨勾的日思夜想,后来又大着胆子同宁远侯夫人提出要毁掉和姜幼瑶的婚约,与姜梨在一起的事。但被宁远侯夫人想也不想的拒绝了,宁远侯夫人说起这桩婚事的种种利弊,让周彦邦也看清现实,姜家绝不会允许姜幼瑶受委屈。

知道这门亲事不可能毁掉,自己心底的愿望无论如何也不能实现,周彦邦十分沮丧。他告诉自己得打消这个念头,但当他在宫宴上再次看到姜梨的时候,他的心里立刻蠢蠢欲动了起来。

姜梨就像他够不着的一朵花,开的高高的,他喜欢那朵花洁白无瑕的样子,又怕别人捷足先登将花采下,便恨不得现在就把花摘下来据为己有,却不想想这朵花被摘下来,便活不了多久了。

就譬如周彦邦明明知道这样在宫里私下约见姜梨是件危险的事,也于礼法不合,尤其是姜梨还是姜幼瑶的姐姐,一旦被人发现,姜梨便是千夫所指。即便是这样的危险,周彦邦还是送出了那张纸条。

周彦邦本以为姜梨不会来的,但他的心里又隐隐含着一丝期待,毕竟姜梨曾经为了他和姜幼瑶的事在青城山投湖,到底也说明姜梨对他不是全无感情。或许姜梨还会惦念一点旧情呢。

眼下看见姜梨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周彦邦心中喜悦之情无法溢于言表,又有一丝暗暗地得意,仿佛为自己率先得了佳人芳心而自豪似的。

姜玉娥被周彦邦猛地一握手,便呆了一呆,她不敢说话,怕周彦邦发现了她的身份。然而周彦邦的手握着她的手,姜玉娥便觉得,自己的手心越发的灼烫起来,周彦邦身上传来好闻的香气,姜玉娥头晕晕的,越发站不住,软绵绵的就要往周彦邦身上倒。

周彦邦也察觉到姜玉娥身子的滚烫,奇道:“你身上怎么这样烫?二小姐,你……”

姜玉娥的喉中便逸出一丝嘤咛,脚下不稳,晃晃悠悠。

周彦邦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双手恰好放在姜玉娥的腰间,软玉温香在怀,鼻尖萦绕的都是佳人发间的香气,周彦邦不禁心神荡漾起来。

他本就对姜梨有意,今日又喝了不少酒,男人到底都是一样,管不住自个儿的裤腰带,在周彦邦心中,若非当初意外,姜梨也本就是他的人,这是你情我愿的事,自然也不必管。

他就顺势把对方往自己怀里一带,深情的道:“梨儿……”

连这样亲昵的称呼也出来了。

姜玉娥却只觉得周彦邦大手拂过的地方痒痒的,一开始本来是想要算计周彦邦,这会儿脑子也不甚清醒,只想循着自己的本能贴上去,方才能舒缓内心的燥热。姜玉娥便也往周彦邦身上贴了帖,从喉间逸出舒服的喟叹。

周彦邦先是有些愕然,再看对方摇摇晃晃的模样,心下了然。想来姜梨今夜也是喝了不少酒,应当是有了醉意,根本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周彦邦十分庆幸,幸而是自己遇到了姜梨,若是姜梨这番模样落在别的男人眼中,难免对方不会生出不轨之心。

眼见着姜梨在自己怀中乱拱,周彦邦被拱的一阵邪火也直往上冒。他并非不通人事的少年郎,家中早早的就有教他人事的通房丫鬟。因此也没有犹豫,就着漆黑的屋子,将怀里的“姜梨”压在了屏风后的小榻之上。

屋子里想起“咯吱咯吱”床榻摇动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其他,令人面红耳赤。

……

宫里的水榭里,季淑然与姜幼瑶一干人,仍旧在安心赏荷。

柳夫人见四下都没看到姜梨的身影,问柳絮:“姜二小姐怎么不见了?”

柳絮道:“说是头晕,去茶室里歇息一会儿。”说罢又摇了摇头,十分不解的样子,“今日看她也没喝几杯,怎的酒量如此之浅?”

柳夫人皱了皱眉,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安。但左右又无事,只得暂且如常与人说笑。

季淑然正微笑着听诸位夫人恭维姜幼瑶,忽而她身边的孙嬷嬷走上前来,俯身在季淑然耳边说了什么,季淑然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欢喜。

季陈氏也朝季淑然看过来,见季淑然笑容满意,便也跟着笑着点了点头。

一边的卢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再看看姜梨空着的位置,有些了悟,故意挨近了些季淑然,道:“大嫂,怎的梨丫头还没回来?”

“梨儿说头晕的厉害,”季淑然笑道:“不想她酒量如此浅,也是了,之前在青城山呆了八年,庵堂里不能饮酒,她没喝过甚么酒,是以才会被一点果子酿醉倒。”

却是又提起姜梨当初因杀母弑弟被赶出府门的事。

周围的夫人小声议论起来。

卢氏心中冷笑,却是不愿意看季淑然春风得意的模样,遂又道:“我看还是寻几个下人去守着梨丫头,宫里这么大,她又是头一遭进宫,切莫迷路了。”

“无事的。”季淑然笑的宽和,“左右玉娥也和她在一处,况且不是没有引路的宫女。弟妹可是怕宫里不安全,宫里都是有侍卫把手,不会不安全的。”

卢氏语塞,她再怎么也不能怀疑宫里不安全,太后可都在这里。况且伴随着这句话,卢氏见远处的丽嫔也看了自己一样,心中一凛,面上登时露出一个笑容,和气的答道:“我就是担心孩子们,大嫂说得对,没事的。”

虽然卢氏的娘家也不错,可到底不能和如今的季家相提并论,且不说别的,季家这位丽嫔可是深受洪孝帝盛宠,谁能比?谁敢比?

识时务者为俊杰。

季淑然此刻十分欢喜,欢喜到连卢氏故意的挑衅也不在意了。方才得了消息,姜梨和叶世杰都去了茶室,叶世杰和姜梨都被下了药,屋里也点了催情香,想来正是缠绵的时候。

再过一阵子,人证物证俱在的时候,她们就能顺理成章的找个借口,“发现”姜梨和叶世杰的奸情,将这桩丑事暴露于人前了。

姜梨的死期到了,季淑然女嘴角的笑容格外温柔,她抚摸着姜幼瑶乌黑的发丝,心中尽是胜者的喜悦。

姜家本来就不该有两位嫡女,她的女儿,只能是姜家独一无二的千金。姜梨什么都无法和姜幼瑶争,无论是姜元柏的宠爱,还是大房嫡女的身份,亦或是未来的夫婿。

姜梨统统都要让出来。

……

宫里的长廊静悄悄的。

屋檐下挂着琉璃灯,在夜风的吹拂中灯火微微晃动,颤动的影子都带着些旖旎生香的味道。

皇宫很大,姜梨走的很慢。

她并不急于去看姜玉娥和周彦邦能否“在一起”,因着心里有数。如姜玉娥这般出身低微却又不安分的人来说,心思最为活络,只要稍加点拨,不怕姜玉娥想不到那一面去。

姜梨微微叹息。

华美的宫殿里,夜里掩盖了太多肮脏的事。焉知这姹紫嫣红的花坛地下,花泥是否又是累累骸骨?

她倒也不怕走错路,她自幼过目不忘,这样的来路走一遍也就认识了。清凉的晚风吹到她的脸上,很奇怪,姜梨并没有报复的喜悦和激动,和季淑然难以自持的得意不同,这一刻,她竟出离的平静。

季淑然母女对于姜梨来说,到底是一个陌生人。陌生人之间的爱恨,自然激不起她心中多大的波动。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为可怜的姜二小姐鸣不平,还有好性子的人被激怒之下的反击。

但她内心最恨的,还是沈玉容和永宁公主。

不必想,姜梨也知道,沈玉容和永宁公主此刻一定是借着宫宴的机会在偷偷幽会了。只是沈玉容不比姜玉娥,生性警惕,做事仔细,而永宁公主会有无数的人为她遮掩把守,是以他们的丑事,这会儿暂且揭不开。

姜梨心下遗憾。

隐忍着去接近敌人,只能徐徐图之,然而要按捺着血海深仇微笑以对,又实在太强人所难。

她心里正想着,忽然见对面的花坛里,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应当是官家小姐与贴身丫鬟,那官家小姐打扮的极是华贵,光是头上那一支珐琅五彩相思钗,也要值好几百两银子。在今日宫宴前来的小姐中,这一位至少可以排的上前次。

只是打扮富贵的这位小姐,此刻却像是心情并不怎么爽利。她只道:“那些人说话忒无趣,赞美我的话也听腻了,无非就是想借我打听大哥的事,也不瞧瞧自己,我大哥岂是他们能攀上的?”

姜梨本来微笑着听着女子的抱怨,此话一听,嘴角的微笑渐渐淡薄了下来。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沈玉容的妹妹,她的小姑子,沈如云。

沈如云这会儿应该是自己跑出来透气,没有与沈母呆在一处。姜梨回想起沈如云方才说的话,心里就忍不住想要冷笑。

今日来的都是朝廷命官的千金们,再不济,也是高门官户小姐,沈如云好大的口气,沈玉容这样的身份,一没有爵位,而没有父辈封官荫蔽,虽是青年才俊,但到底一人势力单薄些。燕京城里家世比沈玉容好的贵族子弟数不胜数,沈如云竟觉得这些全都比不上沈玉容。

姜梨心中了然,沈如云这么说,并非是因为她真的以为沈玉容有多了不得,而是因为在沈如云的心里,她的嫂子,只有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永宁才有资格当。那些大臣的女儿,又怎么能和永宁公主相比?倒是自然而然的认为能配得上自己大哥的,只有皇亲国戚。

在这一刹那,姜梨的心里,忽然浮现起一个奇妙的念头。

她知道沈如云隐秘的心思,就譬如这会儿沈如云出来透气,姜梨肯定,定是因为见不到周彦邦的缘故。既然知道沈如云的秘密,倘若不利用一番,倒是对不起她们前生的姑嫂关系了。

想到这里,姜梨微微一笑,缓缓而出,唤道:“沈姑娘。”

沈如云正生着闷气,冷不防听见有人喊自己,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见是姜梨,眉头一皱,勉强回了个:“姜二小姐。”

沈如云是知道这位姜二小姐的,于公于私,她都不喜欢姜梨。姜梨曾经是周彦邦的未婚妻,只这一条,就足以让沈如云不待见姜梨。况且姜梨当初还杀母弑弟,这样名声可怕的人,最好还是好打交道。若是以前,沈如云对上姜梨,定会讽刺几句。但自从姜梨回京,校验上大出风头,在姜家的地位也不若旁人想的那般低贱,渐渐地也没人敢小看这位姜二小姐了。

虽然沈如云借着沈玉容的势嚣张跋扈,但姜元柏是当朝首辅,沈玉容还差得远了。

姜梨对沈如云笑道:“沈姑娘怎么出来了?”

沈如云骄横的回答:“你不也出来了吗?”

姜梨心下微微诧异,虽然晓得这位小姑子十分骄纵,但当初也仅仅是对薛芳菲而言,在外面,沈如云可乖巧的很。

有句话叫狗仗人势,如今姜梨算是领教了。看来随着沈玉容升官,沈如云的脾气也长了不少。

姜梨摇头:“我是因着喝多了果子酿,头有些晕,出来吹吹风醒醒酒而已。”她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噗嗤”一笑,道:“今夜还真是有缘,三番五次的遇着熟人。方才我还看见了周世子,没想到眼下又看到了沈姑娘。”

“周世子?”沈如云本来有些不耐烦听姜梨说话,听到“周世子”三个字却立刻精神了起来,她急急地追问:“可是宁远侯世子?”

“正是。”

沈如云狐疑的打量了一番姜梨,想到姜梨之前和周彦邦的关系,酸酸的道:“你与周世子倒是关系匪浅。”

姜梨失笑:“并非如此,只是偶然见到罢了。周世子正要去东园毓秀阁小憩一会儿,我们才会撞见的。”她指了个方向,“喏,就在那边。”

“东园毓秀阁?”沈如云问。

“不错,我看周世子也饮了不少酒,大约是身子不舒服。”姜梨笑道:“不过我现在要回母亲身边去了,沈姑娘等会也早些回去吧,外面风凉。”说完,她便与沈如云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沈如云在原地呆呆站着,神色阴晴不定,一直咬着嘴唇,似乎难以抉择。

身边的丫鬟有些害怕,小声问道:“小姐,现在……”

“走,我们去东园毓秀阁。”沈如云下定决心。

“小姐,这样不好吧。”丫鬟倒还是有些分寸。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只是恰好过去,撞见他罢了!”沈如云厉声喝道,随即就带着丫鬟往东园毓秀阁的方向走去。

主仆二人走后,方才的花园里,姜梨从月季丛后站了出来。

沈如云果真痴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