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混乱/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少爷出事了!”

宁远侯夫人一惊,厉声问道:“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惊慌?”

那丫鬟正要说话,却又看到宁远侯夫人周围一群夫人诧异的眼光,登时说不出来,只涨红着脸支支吾吾,仿佛难以启齿。

宁远侯夫人见这丫鬟如此情态,心里便是“咯噔”一下,仿佛被坠了块笨重的石头似的,沉甸甸的往下沉。

事关自己的未婚夫,姜幼瑶却是忍不住了,上前问道:“周世子出了什么事?”

那丫鬟似乎这才看见姜幼瑶,更加惊慌了,躲避着姜幼瑶的追问,却又把目光隐隐落在杨氏身上。

杨氏有些莫不着头脑,季淑然却是突然看了姜梨一眼,但见姜梨站的坦荡,唇角含笑,一个可怕的念头就充斥在脑中。

“不管怎么样,”宁远侯夫人顾不得什么了,只对那丫鬟道:“少爷在什么地方?你快带我去!”

丫鬟声音里都带了哭腔,道:“老爷他们都在毓秀阁……随行的还有不少大人,夫人……少爷这回不好了!”

她说的不甚明白,但众人瞧这丫鬟的模样,心里都明白了几分。若是单纯的不好,又怎会如此遮遮掩掩,说着不好,分明就是丑事。既然随行有许多大人看到,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也没什么,回头回府问一下老爷,自然就晓得是什么事了。

闻言,宁远侯夫人身子一晃,险些摔倒下去。她亦是在宁远侯府里做当家主母做了多年,从这丫鬟的神态中,大约也晓得是发生了何事。但听闻在场有许多人,当即就不好了。既是丑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见到的人越多,将来想要遮掩,就不可能了。

姜梨站在姬蘅身边,面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说来也是周彦邦蠢,或者是周彦邦色胆包天,洪孝帝和臣子们闲谈时政,却是离毓秀阁不远的偏殿上。两厢离得这般近,一旦沈如云闹将起来,这些大人当然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此一来,周彦邦的事,也算是举朝皆知,不枉她一片苦心。

姬蘅瞧着姜梨嘴角的微笑,觉得有趣,却也学她不动声色的站着,只是以扇柄抵住唇,遮掩嘴角的一抹笑容。

姜幼瑶却是没想那么多,她关心则乱,事关周彦邦,便什么也顾不得了,只道:“毓秀阁?夫人,我与你一道去吧,娘,”她拉了拉季淑然的袖子,“我们也一道去看看吧!”

季淑然恨不得捂住姜幼瑶的最。姜幼瑶这么说,旁人不会觉得怎样,燕朝里,已经定亲的男女,亲密一些无可厚非。但那些夫人猜到了其中隐情,再看向姜幼瑶的目光里,就含了几分同情。

季淑然被姜幼瑶的这番话弄得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柳夫人却是慢慢开口了,她说:“无论怎么样?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等会子诸位也该宴罢回府,我们还是先出去水上长廊,时候不早,各自回府吧。”

却是给了宁远侯世子一个台阶下。

柳絮不屑的撇开头去,若是她,才不会给这些人台阶下,偏要亲眼目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宁远侯夫人感激的对柳夫人笑笑,道:“却是如此,还是先回去吧。”走路的时候,脚步却是有些虚浮。

姜梨看在眼里,并未说一句话。倒是季淑然,走过来,看着姜梨的眼睛,轻声问道:“梨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到底是怀疑到了她身上。

姜梨适时地露出一个诧异的眼神,摇头:“我便是一直和国公爷在一起,怎知道周世子的事?母亲这话说的奇怪。”

季淑然又看向姬蘅,分明是生的十分貌美,然而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轻轻瞥过,却让季淑然感到一阵凉意。

她当即没再说话,只是勉强笑了笑,便去追前面的季陈氏,打算与季陈氏商量了。

叶世杰落在后面,对姜梨的目光对上,欲言又止,大约是看见姬蘅在一边,不方便说话,便动了动嘴唇,低头随着人群离开了。

姬蘅和姜梨走在最后面。

姜梨的步子迈的快些,有意要和姬蘅拉开距离,埋头不住地走着。奈何姬蘅身高腿长,不紧不慢的走着,却总是和姜梨并驾齐驱,不分上下。

他悠悠的道:“姜二小姐做戏的本事,比相思班的柳生还要精彩。”

姜梨只觉得心里一寒,要知道那位相思班的柳生,可不是因为想要爬床,就被面前这位主打折了腿丢了出去。

姬蘅莫不是在暗示什么?

姜梨冥思苦想着,嘴上却也不闲着,道:“国公爷误会了,我对做戏没有兴趣。”

“做戏的人不需要兴趣,”姬蘅含笑道:“做得好就行了。”

姜梨实在不晓得这位肃国公是什么意思,但她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姬蘅。因着姬蘅看起来实在不是一个好人。

谁知道他又在心里算计什么?要知道连洪孝帝都被他算计进去了。

想到姬蘅可能已经转向了成王,姜梨就不寒而栗。

姬蘅没有君臣之义,这已经不是心狠手辣,已经是没有什么能放在他眼中的狂妄了。

姜梨以为,这种人,即便是个美人,也是远离为佳。

姬蘅不说话了,只是悠然的随着姜梨一道行走。他们二人的背影,一个清丽瘦弱,一个华贵妖冶,分明是风马牛不相及,却被灯火投在地上的影子拉到一处,显出缠绵的姿态,契合的过分。

待水上长廊走过,要往出宫的方向去等候自家老爷。

一行夫人正走着,忽然听见有女子的声音传来:“娘!”

那声音十分凄厉,众人一看,却是在一处楼阁外,竟有形容狼狈的女子,跌跌撞撞奔来,跑向沈玉容的母亲,沈母身边。

那女子是沈如云。

就连姜梨也诧异了几分,要知道她的初衷也不过是让沈如云撞见姜玉娥和周彦邦二人私通,妒忌之下引来旁人,但现在沈如云的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却也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事。

难道其中还有意外?

一边牵着柳絮手的柳夫人,面上笑容一闪而逝。

方才旁人只注意来给宁远侯夫人报信的丫鬟,她却听到了那丫鬟嘴里说到了毓秀阁三字。晓得出宫路上必然会路过毓秀阁,便提出立刻出宫。宁远侯夫人也是关心则乱,根本没注意到其中委婉。便是熟识宫中路的丽嫔等人,又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不会提醒。

柳夫人对宁远侯府无仇,只是为姜梨鸣不平。自己好友叶珍珍的女儿,分明是一个懂事乖巧的姑娘,却平白无故遭了许多罪。宁远侯府也背信弃义,怎能中途改换亲事?如今听到周彦邦出事,柳夫人并不觉得同情,反而有几分快意,只觉得老天开眼。既然如此,不带着众人亲自去瞧瞧周彦邦是如何“出事”,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的美意?

她才不会好心好意的给宁远侯府台阶下!

沈如云一下子扑到沈母面前,几乎要昏了过去,众人这才看清楚,沈如云早已哭花了脸,十分可怜。

“娘,娘……”

“如云,你这是怎么了?”沈母急急地追问。

“娘,宁远侯世子他……他……轻薄我!”

“噗嗤”一声,却是有哪家官家的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自来女子受轻薄,虽然愤怒,但也不会主动说出来,无关女儿家脸皮薄,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总觉得不美。而沈如云说这话,却是十分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或者说本来就是小门小户家的,所以才不知规矩?

沈母顿时阴沉沉的看了那姑娘一眼,那笑起来的小姐顿时噤声,吓得直往自家娘亲身上钻。

沈如云依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姜梨却觉得意外,这件事可是在她意料之外了。以她的推测,虽然周彦邦的确是个伪君子,但怎么也不会去轻薄沈如云,因沈如云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况且当时还有姜玉娥在,周彦邦……哪里有多余的空闲?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瞥见被沈母搂在怀里的沈如云,眼睛眨了眨,并非是伤心的模样,而像是什么算计得逞的得意。

姜梨只疑心自己看错了,又朝她看了一眼,这一回,虽然没见沈如云露出刚才的眼神,却发现沈如云的衣裳弄乱的这周,凌乱的发丝,都显得十分刻意。况且,哪有人被非礼了,全身上下都一片狼狈,鞋子上却半分泥土也未沾,发钗也戴的十分端正,耳环也没有丢失。

实在是太奇怪了。

姜梨猛地想到一个可能。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沈如云,倘若她的猜想是真的,那即便她身为沈如云的嫂子,也要为沈如云的大胆而惊愕了。

沈如云口口声声说周彦邦会轻薄自己,姜幼瑶闻言却是气炸了,不等宁远侯夫人开口,就率先站出来:“胡说,周世子怎么会轻薄于你!周世子光明磊落,定是你污蔑周世子!”

在众人眼里,实在也有些不可能。虽然沈如云也算得上五官端正,但比起姜幼瑶来,也是逊色多矣。放着姜幼瑶这么个美娇娘不管,却去轻薄一个姿色远不如的沈如云,这在别人的眼里,除非周彦邦是傻子,否则怎么也解释不通。

沈如云见姜幼瑶一副以周彦邦正房态度自居的模样,心中恼火,妒忌一时涌上心头,倒是想也没想,冷笑道:“哼,他还不止轻薄了我呢,连你们府上的五小姐,也一并轻薄了!”

姜玉娥!

季淑然脑子一懵,下意识的看向杨氏。杨氏也傻了,她本来就找不到姜玉娥的身影,正是十分着急,这会儿听见沈如云的话,如遭雷击。

和旁人不同,若是沈如云说的是真的,以沈如云状元妹妹的身份,嫁给周彦邦并不难。但姜玉娥怎么能跟沈如云比?难道要做周彦邦的妾么?便是做了,大房如何能饶的了她?

杨氏喃喃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沈如云立刻道:“皇上还有诸位大臣可是亲眼所见,姜四小姐都被……都被……”她没有说下去。

宁远侯夫人只觉天旋地转。天啊,周彦邦究竟做了什么!为何会突然和两个陌生小姐纠缠不清,为何又会被皇上瞧见!

周彦邦这是毁了呀!

姜幼瑶后退两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气,虽然她嘴里还嚷着“不可能”,但心里已经信了七分。

沈如云既然说皇上和诸位大臣都亲眼所见,可见不是假的。姜幼瑶一瞬间觉得心痛得要命,她不明白为什么周彦邦要这么做,沈如云就罢了,姜玉娥可是姜家人,周彦邦这是在打她的脸!日后让她如何自处!难道要让姜玉娥也嫁进来做妾,姐妹共侍一夫?即便她是正妻,姜幼瑶也决不允许!

这时候的姜幼瑶,尚且还以周彦邦的正妻自居,大约姜幼瑶也以为,经过此事,周彦邦还是会娶自己为妻。

姜梨却看得分明,姜幼瑶想要嫁给周彦邦,是不可能的了。

只因为沈如云也进来插了一脚。

倘若没有沈如云搅合,无非是周彦邦和姜玉娥的丑事人人皆知。但姜玉娥到底是庶子的女儿,身份不同,姜幼瑶压着她一头是很平常的事。只是周彦邦仕途日后不可能崛起,姜幼瑶和周彦邦日子过久了,总会有龃龉。而把姜玉娥丢进去,让他们姐妹互相争斗恰好也省了姜梨的事。

但沈如云却被周彦邦“轻薄”了。

沈如云可是朝廷新贵,沈玉容的嫡亲妹妹。洪孝帝如今又是看重沈玉容,一定会为沈玉容坐主。沈如云满心只有周彦邦,当然不忍心周彦邦做责罚,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沈如云嫁给周彦邦。

沈如云得偿所愿了。

姜梨几乎可以肯定,所谓的周彦邦“轻薄”沈如云,定然是沈如云自己捏造出来的事实。大约那会儿周彦邦自己也神志不清,却被沈如云抓住了机会,借故赖上周彦邦。

姜梨不晓得沈如云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但也不得不为沈如云佩服。沈如云一心想要嫁给周彦邦,如今以这种办法达到目的,原以为这位小姑子只会愚蠢的闹腾,如今发现,沈如云在某些时候,还是很有脑子的。

就譬如现在。

就在这时,前面又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各位夫人不约而同往声音的方向一看,却见着许多臣子模样的人,正在阁楼的门口簇拥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沈如云见状,立刻哽咽了,道:“你们看,那就是他们。”

姜幼瑶内心本就剧烈波动,听闻周彦邦在前面,不顾季淑然的阻拦,径自往前跑去。站在毓秀阁门口的都是些大臣,皆是不愿意污了眼睛的避让,姜元柏也在此处,看见姜幼瑶,立刻道:“幼瑶。”

姜幼瑶跑至门口。

但见毓秀阁里一片狼藉,散发着某种耐人寻味的味道。周彦邦和姜玉娥应当都已经醒了,只是衣裳有些凌乱,应当是匆匆穿好的。周彦邦面色通红,似乎十分难堪。姜玉娥却是看向姜幼瑶,楚楚可怜的唤了一声:“三姐。”

姜幼瑶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想也没想,扬手“啪”的给了姜玉娥一巴掌。

姜玉娥被打的身子狠狠一歪,却没有动弹,只是捂着脸,眼泪簌簌而下:“三姐,我……我对不住你。”

姜幼瑶又看向周彦邦,悲痛的问道:“周世子,你……你怎么能如此?”

“我、我不知道。”周彦邦也十分惶惑,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记得自己约见的是姜梨,后来姜梨来了,二人便耳鬓厮磨,再后来,记忆都有些模糊,直到有女子的惊叫将他唤醒,却是个陌生的女子,口口声声说自己非礼了她。接着皇上和自己父亲,还有朝中一些大臣来了,睡在身边的却成了姜玉娥。

周彦邦什么都记不起来。但看见姜幼瑶打姜玉娥,姜玉娥捂着脸强忍委屈的模样,他又觉得姜玉娥十分可怜,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再说姜幼瑶在他面前,向来都是天真烂漫的少女模样,何曾见过她这般野蛮?

姜梨站在人群中,看见周彦邦如此做派,也有些不解。按理说,饮过药酒的只姜玉娥一人而已,周彦邦怎么也一副晕晕乎乎不清不楚的模样。

“二小姐在想什么?”姬蘅突然问。

“在想,周世子为何什么都想不起来,是否是他的推托之词。”

姬蘅轻轻笑了一声。

姜梨抬起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却见他意味深长的摇了摇扇,忽而恍然大悟。

这人这么喜欢看戏,看热闹不嫌事大,他既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打算,莫不是在其中添了一把柴,让这出戏更精彩?

周彦邦这幅德行,莫不是拜他所赐?

姜梨心情复杂,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姬蘅这人没什么好,偏在这件事上,做成了一件好事,倒是达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

想来沈如云正是看到了周彦邦人事不省的这副模样,才会灵机一动,想到这么个阴损法子。

这算不算误打误撞呢?

便是觉得姬蘅做了件好事,姜梨看他的眼神了温和了一点。姬蘅却像是没看到似的,仍旧微笑着瞧着面前没唱完的戏。

姜元柏忍无可忍,把姜幼瑶拉了出去,交到了季淑然手中。姜幼瑶亲眼所见,心神俱裂,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倒在季淑然怀中默默哭泣起来。

洪孝帝已经走了,据说是看不得这等污秽场面。

但这出戏要如何收场?姜梨也很好奇,周彦邦一定会暂且被带回府去,宁远侯府商量着给出一个交待来。但姜玉娥如何应对大房的怒火,姜玉娥抢了姜幼瑶的未婚夫,姜梨才不信,姜幼瑶会善罢甘休。

再者,姜梨随意的瞥了一眼,沈玉容还没出现呢。

才方想到这一块,就见人群外,忽的匆匆临来一人,沈如云见了此人,叫了一声:“大哥!”

沈玉容来了。

宁远侯正在焦灼接下来如何,见沈玉容来了,登时一个头两个大。他们宁远侯府是家大业大,但这位中书舍郎,如今可是皇帝面前的红人。沈玉容又只有沈如云一个妹妹,自家妹子被欺负了,如何能不讨个公道。

宁远侯府进退两难。

姜玉娥身份地位暂且不提,可周彦邦和姜幼瑶已经有了婚约。一个是当朝首辅千金,一个是中书舍郎的妹妹,谁也得罪不起,可看样子,却是把两边都得罪了。

“玉容,你怎么才来。”沈母哭叫道:“你妹妹都被欺负了!”

姜梨心中冷笑,为什么才来,自然是这等珍贵的时间,拿去与永宁公主会晤了。

果然,就在沈玉容出现不久后,姜梨便见到,从黑夜里,不紧不慢前来女子的曼妙身影,不是永宁公主又是谁?

倒真的是不落下一点时间,夫唱妇随。

姜梨盯着永宁公主,竭力掩饰着神情的冰冷,却被姬蘅尽收眼底,他所有所思的握着扇柄,眼底闪过一丝奇异的光亮。

永宁公主也不紧不慢的来凑个热闹,正一脸惊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沈玉容匆匆安慰了沈如云几句,便站起身,走向与姜玉娥站在一起,也不知如何是好的周彦邦。

周彦邦也不晓得是不是因着那药的原因,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像是不知道害怕似的,也不知道此事有多严重,仍旧有些发晕。

沈玉容见他如此,直接走到了宁远侯面前,对宁远侯道:“周大人,此事应当给我妹妹一个交代。”

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被一个年轻的后辈以这样一种强硬的姿态说话,宁远侯有些恼羞成怒,然而他也清楚,今日之事本就错在周彦邦,虽然心中气恼,面上却适时地带了三分歉疚,道:“都是老夫教子无方,才会让这劣子闯下弥天大祸,沈小大人无需多言,此事我必然会让劣子给令妹一个交代!”

沈玉容如此为自己妹妹出头,周围的贵女们见了,皆是眼含艳羡,加之沈玉容相貌又好,许多人看向他的目光,就带了几分倾慕。

姜梨却是嗤之以鼻,做出这么一副义正辞严的正义君子模样,有谁知道他做的杀妻灭嗣的勾当,就为了往上爬?真是好不要脸面。

偏偏天生一副骗人的好皮囊,招女人喜欢。

姬蘅道:“小沈大人很有担当。”

姜梨本想不理会,可一听见旁人夸沈玉容,就忍不住反驳,当即不咸不淡的回答:“国公爷对人的要求倒很低。”

“二小姐不喜欢小沈大人?”姬蘅反问,“奇怪,小沈大人相貌俊美,温文尔雅,为何不喜欢?”

姜梨冷笑:“死了都是一堆白骨,何故令人喜欢?”

“二小姐脱俗佛性,”姬蘅道:“原来不看外表。”

姜梨这才记起,面前这位国公爷,可不就是喜美恶丑,最是看人外表了么?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与姬蘅针锋相对,便道:“那沈大人如此貌美,国公爷不妨考虑收到府中去,也是芬芳一朵。”

说的沈玉容是个小倌男宠一般。

半晌没有挺到姬蘅的回答,也不知是不是被姜梨的话噎着了,姜梨正想抬头看他一眼,就听见姬蘅的声音传来,他叹道:“没想到二小姐见多识广,令人称奇。”

是说她连这些事都见过,根本不是个正经闺秀吧!

姜梨懒得说话,她本来就不是燕京城土生土长的贵女,也不是哪门子大家闺秀,本就讨厌束缚喜爱自由,旁人看怎么看就怎么看吧。现在,她只想看周彦邦的下场。

却见另一头,永宁公主终于听完了宫女嘴里的来龙去脉,眼珠子转了一转,走上前来。

这位成王的妹妹,刘太妃最宠爱的女儿面前,人人都要矮上三分。永宁公主笑盈盈的开口:“这还用怎么交代?女儿家的名誉最是重要了,沈小姐也是正经小姐,这么被白白轻薄,日后怎么嫁人?”她目光扫过有些发呆的周彦邦,轻笑一声,“好在你们两家,倒也门当户对,这事说起来也不难,便让宁远侯世子去了周小姐,岂不是皆大欢喜?”

姜幼瑶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看向永宁公主。

沈如云匍匐在沈母怀中,竭力掩住眼中的狂喜之色。

姜玉娥却是惴惴不安,永宁公主这个交代,只说了沈如云,却没有提到自己,反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庶子的女儿,不配与沈如云相提并论?姜玉娥感到深深的屈辱,只得低下头,不甘的看着自己的裙裾。

姜梨的手缩在袖中,忍不住握成拳,唇角的笑容也显得讥讽。

永宁公主做的一手好主,分明就是已经洞察了沈如云的心思,这是来顺水推舟讨小姑子欢喜了。或许也不是为了讨小姑子欢喜,以永宁公主的脾性,才不屑把沈如云看在眼里。无非就是帮了沈如云,沈玉容对她也有所感激。

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永宁公主与沈玉容的关系沈家人一早就知道,现在的话,姜梨可以确定。

他们的确早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