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争夫/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死死盯着沈玉容。

身为沈如云的大哥,沈玉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永宁公主如此识情识趣,帮自己妹妹解决终身大事,沈玉容亲眼所见,会不会有所感动?

沈玉容的眼皮子微微动了动,却是没有说话。

姜梨心中嘲讽,竟然如此淡漠,她还以为沈玉容会顺势欢喜的谢恩呢。

另一头的季淑然能清楚地感觉到怀里姜幼瑶的激动,一时间也犯了难。

如果说前些日子周彦邦提出要和姜幼瑶解除婚约,季淑然只是愤怒,却并不是很担心,毕竟但凡宁远侯府有点脑子,也不会做出自毁前程的事。但眼下的事情,就大大的超出季淑然力所能及的范围了。

如果只是姜玉娥一人,季淑然也能想法子徐徐图之,然而还牵扯到了中书舍郎沈玉容的妹妹,沈如云可不是能被轻易打发的角色。这回宁远侯世子周彦邦也是自身难保,季淑然一眼看见姜元柏难看的脸色,就晓得在姜元柏的心中,这门亲事应当是不成的了。

季淑然也不希望姜幼瑶嫁给周彦邦——周彦邦此事一过,仕途再无可能。

奈何姜幼瑶喜欢周彦邦。

季淑然只觉头疼,这实在是飞来横祸,虽然倒霉的是周彦邦,但最伤心的还不是姜幼瑶?想到这里,季淑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姜梨。

姜梨站在姬蘅身边,姬蘅个子高,恰好令姜梨站在他的背影中,因此看不清楚姜梨的神情。但季淑然以为,现在姜梨的脸上,一定挂着那种讨厌的,好似没什么能动摇她的笑容。

此事一定和姜梨有关,季淑然恨恨的想,今夜本想让姜梨和叶世杰名声扫地,不曾想出事的却是周彦邦,且不提沈如云这头,姜玉娥如何和周彦邦搅在一起,着让季淑然气恼,却也相信一定有姜梨在其中动手脚的缘故。

但姜梨和姬蘅到底是什么关系?季淑然不敢过去质问姜梨,她实在忌惮肃国公,那貌美的青年就像颜色艳丽的毒蛇,盘旋在姜梨周围,却无意中把姜梨纳在了保护范围。

季淑然也束手无策。

永宁公主的话,一时让人接不下去。

其实沈玉容也进退两难,若是他接了永宁公主的话,便太过轻易的解决了此事,显得沈家女儿轻贱,好似迫不及待地要嫁给周彦邦似的。若是推辞,当着沈如云的面……沈如云一定会不理解。

永宁公主自以为了解他的心意,却太过愚蠢,这种事,私下里商量就是了,何必在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来,让人难以回答。若是薛芳菲在,她一定不会这么做……沈玉容怅然的想。

最后,他还是没有顺势接永宁公主的话,只是对宁远侯道:“今日舍妹受惊,在下先带她回府休息看大夫,此事在场诸位都亲见所见,日后还请大人一定给我沈家一个交代!”说完,一副不欲过多纠缠,十分关心沈如云的样子,就走到沈母身边,腰带沈如云离开。

沈如云大失所望,对沈玉容没有顺势承接永宁公主的话感到非常不解,还要不依不饶的闹上几句,一抬头正对上沈玉容严厉的眼神,当即不敢说话了。虽然沈玉容对她很好,但沈玉容真的生气的时候,沈母都不敢招惹他。

沈如云只得万般不甘的同沈玉容离开了。

永宁公主一番好心,不曾想沈玉容根本不接她的话,十分下不来台,一边在心里骂沈玉容没有良心不识好歹,一边又恨都怪着周彦邦生事。一时间连周彦邦也恨上了,只对着宁远侯冷笑道:“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伤风败俗!”一转头走了。

宁远侯今日算是当着同僚的面,里子面子全丢了个干净,站在原地,脸涨得通红。

姜梨唇边溢出一丝笑。

姬蘅问:“姜二小姐笑什么?”

“五十步笑百步,”姜梨道:“不好笑么?”

永宁公主骂宁远侯是上不得台面的伤风败俗,却也不看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这番话,在姜梨眼中,永宁公主和周彦邦不过是一丘之貉。况且周彦邦可没有杀人,永宁公主还鸠占鹊巢,更加不要脸面。

宁远侯夫人总算是回过神,她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惊慌,走到毓秀阁门口,先是佯打了周彦邦几下,又看向姜玉娥,道:“姜五小姐今日也受惊了,先回府休息去吧,过几日,我们周家也一定给姜五小姐一个交代。”

却是皮笑肉不笑的,令姜玉娥也有些害怕。

沈如云是口口声声说自己被周彦邦轻薄,可姜玉娥和周彦邦在一起被众人发现的时候,可不像是被人轻薄的模样,反倒是郎情妾意。在宁远侯夫人眼中,指不定是姜玉娥先勾引的周彦邦。

而姜玉娥的身份,就犯不着宁远侯夫人诚惶诚恐了,便是要给姜玉娥一个身份,最多也是周家的一个妾。诸人都晓得,姜家三老爷姜元兴和姜元柏姜元平不是嫡亲的兄弟,也不必看在姜家其他人的面子上对姜元兴多有礼遇。给姜元兴一个交代,也就轻松得多了。

姜玉娥不是没有听出宁远侯夫人语气里的奚落和不在意,她心中半是屈辱半是羞愤,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杨氏。

杨氏和姜元兴二人,此刻才是叫苦不迭。虽然平日里杨氏也不喜欢自己女儿讨好季淑然母女,但身为姜家人,也晓得其中利弊。姜玉娥成了姜幼瑶跟班一样的存在,不是没有杨氏纵容的结果。姜玉娥眼下这么做,无疑是得罪了大房,便是想为姜玉娥说话,现在场上,也实在没有姜家三房开口的位置。

尤其是,姜玉娥和周彦邦之间,指不定是你情我愿,既然是你情我愿,也就不存在什么“交代”不“交代”得了。

杨氏都不好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扶起姜玉娥,带着姜玉娥走到一边,匆匆与姜元柏说了几句话,甚至不敢去看季淑然是什么表情,匆匆离去了。

在场的人见此情景,身在此局中的两位小姐都离开了,独独只剩周彦邦一人。宁远侯府也是立刻要带周彦邦离去的。看客们看到此处,也晓得接下来没什么精彩可欣赏,便纷纷告辞打道回府,却是准备着回到府中,继续谈论这场惊心动魄的风流韵事。

姜家也得回府。

姜幼瑶大约还想质问周彦邦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奈何季淑然一直死死牵着她,况且周围还有许多人再看,只得作罢,只是那心如死灰的模样,竟比被捉奸的周彦邦还要憔悴几分。

姜梨也跟在姜家人身后,准备一起回府。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姬蘅还站在原地,见她转身,有些意外。

姜梨轻轻对他行了一礼,道:“今日的事,全仰仗国公爷出手相助。姜梨不胜感谢。”

“别。”姬蘅的扇子在黑夜里,发出些幽暗的华光,他漫不经心的道:“唱戏的是你,看戏的是我,二小姐不要弄错了,”姬蘅诡异的一笑,“我只看戏,不唱。”

姜梨微微一怔,心里有几分泄气,她故意这般说话,便是想让姬蘅以为,今日之事是他们二人一起做成的。日后姬蘅倘若想要出卖她,总有几分顾忌。谁知道这人连这个当也不上,倒是警惕的不得了。

真是奸诈极了。

姜梨的笑容就淡了几分,点了点头,随着姜家的队伍飘然而去了。

“唔,女人真可怕,”姬蘅在背后低笑了一声,自语道:“小女孩也是女人。”

……

回去的时候,姜梨没有和姜幼瑶他们同乘一辆马车。

姜幼瑶大约要同季淑然好好哭诉一番,这番伤心欲绝的模样是万万不能被其他人看在眼里的,尤其是姜幼瑶的眼中钉姜梨。姜梨便与二房乘坐一辆马车。

一路上,姜景睿神情古怪,仿佛极力忍耐想要与姜梨说话的冲动。想来也是了,他定然巴不得和姜梨好好讨论一番今日姜玉娥和周彦邦的秘事,只是父母兄长都在一个马车,姜景睿不好开口,便一路上都对姜梨挤眉弄眼。姜梨不必问他都知道他想说什么——回府后到芳菲苑再细细说谈。

姜梨却是懒得应付他。

今日之事,季淑然母女想害她和叶世杰,结果却成全了周彦邦和姜玉娥,甚至让沈如云钻了空子。这池塘里的水已经被搅得混到不能再混,说实话,就连姜梨自己也没料到会促成这么个结果,谁知道沈如云会有这么一出神来之笔?

看起来对于姜梨来说是皆大欢喜,实则却才刚刚开始。

季淑然迟早会弄清楚,姜玉娥和周彦邦一事是姜梨所为。而这一回后,姜幼瑶彻底不会和周彦邦走在一起,姜幼瑶恨姜玉娥,更恨始作俑者姜梨。

而叶世杰那头,季淑然想害叶世杰不成,但叶世杰如今已经是户部员外郎,本就惹人眼热,谁知道明里暗里会招多少嫉恨?先不说别的人,季淑然大可以让她的娘家,季家人给叶世杰下绊子。叶世杰虽然是洪孝帝钦点,但刚入仕,一点可以依仗的关系都没有,叶家过去并无做官的人,能给叶世杰的庇护,实在很少。

她和叶世杰的路,接下来势必要走的更加艰难。

不过,那也没什么。姜梨愉悦的想,无论如何,能让眼前的敌人吃亏,也不算亏待了自己。未来的困难再多,再多也无非是像今夜一样,一一化解就是了。

她的路,总会越走越平坦的。

……

回到府里后,姜梨没有与姜元柏他们打招呼,直接回去了芳菲苑,今日已经太晚。白雪和桐儿见她安全无虞的归来,皆是松了口气。姜梨也没有告诉她们二人今日宫宴上发生了什么。今夜她也忙了一夜,还和肃国公姬蘅周旋,眼下也想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

至于姜元柏和姜老夫人那头,姜梨微微一笑,今夜他们当然顾不上自己,还要更重要的事要做。

晚凤堂里。

姜老夫人肃容看着姜元柏。

她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见过不少事,大庭广众之下捉奸的事听了不少,也不是没有亲眼见过。譬如之前状元郎沈玉容的妻子薛芳菲,当初在沈母寿辰宴上被抓到与人私通,姜老夫人也是在场的。

她鄙夷不知自爱的人,讨厌破坏家族名誉的子女,但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件事会发生在他们姜家身上。

“真是庶子德行!”姜老夫人冷道:“教出来的女儿也一样!”出事的是三房,并非自己的亲生儿子,姜老夫人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愤怒。

姜元柏很少看见母亲如此动怒,也沉默着不说话。

“你打算如何?”姜老夫人问。

“儿子打算立刻辞了幼瑶和周彦邦的亲事。”姜元柏正色道:“此事一出,幼瑶不能再嫁去周家了。不管玉娥和周彦邦如何,幼瑶是我大房的嫡女,嫁去周家,也会沦为全燕京城的笑柄。”姜元柏叹道:“且周彦邦此子,心术极为不正,明明与我儿定亲,却又和姜家其他小姐牵扯不清,人品有悖,我不相信此人以后会好好对幼瑶。”

“我也是这般想的。”大约是看姜元柏和自己想到一处去了,姜老夫人脸色也缓和了几分,道:“他们周家此番也没脸再提和幼瑶的亲事。无碍,幼瑶如今年纪不大,这几日你再多留意合适的人家,我姜家的女儿再怎么,找个比周家小子好的郎君,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姜元柏点头称是。

母子两刚说到此处,外面便传来女孩子哭叫的声音,姜元柏回头一看,却是姜幼瑶不顾季淑然的阻拦,自己闯了进来。

姜幼瑶一闯进来,就拉着姜元柏的袖子哭道:“父亲,我不能取消和周世子的亲事!”

闻讯赶来的季淑然赶紧拉起她,姜老夫人眉头一皱:“季氏,你是怎么带幼瑶的,怎么让她进来了?”

季淑然万般无奈,只道:“娘,老爷,幼瑶她伤心的过分,之前几次都险些晕厥了过去……幼瑶也是太可怜了,好端端的,周世子做出这种事,不是在往咱们幼瑶心头扎针么?”

姜元柏低头看向小女儿,姜幼瑶显然是真的伤心了,以她这般爱惜模样的性子,如今眼泪哭花了妆容也顾不得,嘴唇更是苍白如纸。姜元柏也难免心疼,在他看来,这件事受伤最大的就是姜幼瑶了。毕竟姜幼瑶没有做错什么,却遭到了心上人的背叛。

姜元柏耐着性子道:“幼瑶,别任性了,周彦邦做出这等事,如何能做我姜家的女婿。”又看了一眼姜幼瑶不死心的模样,狠着心肠继续开口,“周彦邦既然能和姜玉娥在一处,显然是心里没有你的。他心里若是惦念着你半分,就不会做出这等让你蒙羞的事。为父不能把你嫁给这么一个没有担当,也没有你的男人!”

“不——”出乎意料的,姜幼瑶听完姜元柏的话,非但没有被说服,反而更加执拗起来,她反驳道:“周世子的心里是有我的,他之所以和姜玉娥在一起,是因为……是因为姜玉娥勾引他!是姜玉娥害他的,对,是姜玉娥做的戏,姜玉娥早就想抢走周世子,才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这不是周世子的错,爹,是姜玉娥的错,你要做的不是解除我和周世子的婚约,是严惩姜玉娥那个贱人!”

此话一出,季淑然暗叫不好,姜元柏吃惊的看着姜幼瑶。

姜元柏的心里,姜幼瑶一直是个天真烂漫不懂事的小女孩,而眼下这个状若疯癫,满口污言秽语的女子,实在是太陌生。

季淑然忙笑道:“幼瑶她是太生气了,之前也听到些风言风语,说是玉娥……”她也有意要把脏水往姜玉娥身上泼,或许也算不上什么脏水,季淑然看来,姜玉娥最后与周彦邦搅在一起,未必没有半推半就,或者根本就是和姜梨狼狈为奸。

“胡闹!”一直冷眼瞧着的姜老夫人厉声道:“姜玉娥是自己引诱的周彦邦,那沈如云又如何?中书舍郎的妹妹,可犯不着主动去引诱周彦邦!”

倘若姜梨在这里,听到姜老夫人的这番话,定然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就如姜老夫人荒谬的说法,中书舍郎的妹妹,可不是主动着去引诱周彦邦?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也要放言周彦邦“轻薄”与他,嫁到周家去!

姜幼瑶呆住了。

的确,姜玉娥可以说是引诱周彦邦,那沈如云又是怎么回事?沈如云和周彦邦之间,过去可以说的上是陌生人啊。况且沈如云不是姜玉娥,一旦沈家提出要周彦邦负责,毫无疑问,如永宁公主说的那般,周彦邦是一定要娶沈如云的。

自己就算贵为首辅千金,也不能怎么样?除非当日被周彦邦轻薄的还要自己,或许还能和沈如云一较高下,看周彦邦最后如何选择。

看姜幼瑶似乎有所触动,姜老夫人又冷声道:“况且,不管姜玉娥最后和周彦邦如何,我们姜家,也绝不允许姐妹共事一夫的事情发生。周彦邦,不可能成为你的丈夫。”

姜幼瑶身子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顾着嘤嘤的哭泣。

她知道,姜老夫人说的话是真的。她和周彦邦,什么都做不成了!

辛辛苦苦筹谋,从姜梨手上抢来这门亲事,欢欢喜喜的等着良人迎娶自己进门

,只要等来年冬天,只要等那时候,她就是名正言顺的世子夫人。

可这一切,却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功亏一篑,到头来辛辛苦苦,却全为他人作嫁衣裳!

姜幼瑶的心中,灰暗的绝望。

正在这时,外面又自远而近传来女子抽泣的声音。有人打外面进来晚凤堂,却是姜家三房的人。

姜元兴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对着姜老夫人跪了下来,在他身后,杨氏和姜玉娥也跟着跪下来。

姜元兴转头,对着姜元柏“砰砰”磕了两个响头,道:“大哥,三弟对不住你,子不教父之过,玉娥这次闯下大祸,都是我没有教好她的缘故,你打死我吧!”

杨氏也冲季淑然哭道:“大嫂,我实在没有脸面来见你。我知道玉娥这次做的实在太过分了,但是……玉娥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也是做人母亲的,我没办法,求您给玉娥一条生路吧,来世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姜玉娥也是泪眼朦胧,对着姜幼瑶哭着磕头,她倒是不如姜元兴和杨氏那么多话,只是抽噎着道:“三姐……我错了……”

这一家子人,竟是全都来赔罪来了。一时间,晚凤堂哭声震天,好不热闹。

姜元柏有些尴尬,他和这个庶弟平日里并不怎么亲热,倒不是嫡庶有别,而是姜元兴的性子实在太过懦弱无能,姜元柏看不上他。这会儿也是,男儿膝下有黄金,姜元兴给他跪下,姜元柏不觉得这样就是姜元兴心诚的表现,反而会觉得他太过轻松地就下跪了。

季淑然则是避过杨氏抓自己裙角的手,勉强笑道:“弟妹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我给玉娥一条生路,我又没有对玉娥做什么。倘若你说的是周家和幼瑶的亲事,那倒不必顾忌什么。我们家幼瑶和宁远侯世子是决不可能的,玉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和幼瑶扯不上半点关系。所以你说的做牛做马报答,倒是不必了。”

杨氏没料到季淑然会说的这么爽快,再听到姜幼瑶和周彦邦之间不可能,这门亲事大约是不成的时候,心里更是一沉。姜家所有人都晓得姜幼瑶对周彦邦情根深种,如今姜幼瑶进不得周家门,姜玉娥却进了,姜幼瑶不记恨姜玉娥才怪。

杨氏的心就像是漂浮在水里的浮萍,分不清上下左右,茫然无措,慌张的很。

一边听着的姜玉娥却是心头一喜。

平心而论,若是在沈如云和姜幼瑶中选一个成为周彦邦的正妻,姜玉娥宁愿选择沈如云。日日和姜幼瑶呆在一处,就会让姜玉娥想到自己在姜家不受重视的日子,也会提醒她自己只是一个庶子之女的事实。

姜玉娥并不愿意和姜幼瑶呆在一处,姜幼瑶将她比下去,她还得给姜幼瑶敬茶请安,布菜问候,就像平日里自己恭维姜幼瑶那般,和过去的自己并无什么区别。这样一来,她还不如去伺候一个陌生人。

姜玉娥目光中的喜悦,却是清清楚楚的落在了姜幼瑶的眼中。姜幼瑶只觉得心里头的火“嗡”得一下窜得老高,那喜悦刺眼得让姜幼瑶失去了理智,她一下子跳起来,朝姜玉娥扑了过去。

“贱人!”她尖声叫道。

姜玉娥正瑟缩着身子楚楚可怜的跪着,冷不防姜幼瑶突然跳起伤人,一下子被扑倒在地,发髻上的珠钗刚被甩落,就被姜幼瑶扑的往地上跌去。

姜玉娥惨叫一声。

……

日头懒洋洋的照射在雕花的窗户上,一只黄鹂停在门口海棠花枝上,叽叽喳喳的欢快叫着。

姜梨走过来的时候,那黄鹂受了惊,便扑棱着翅膀,一眨眼飞到高树上去了。

姜梨抬眼看着外面的天空,是个好天气。

“姑娘——姑娘——”桐儿自外面小跑进来。

白雪正在扫地,桐儿进门的时候跑的太急,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扑倒在地,白雪忙伸出一只胳膊托住她,不愧是力气大的白雪,一只手也托的稳稳地,桐儿这才站直了身子。有惊无险的对白雪感激道:“谢谢你啊白雪。”

“有什么事这么急?”白雪好奇道:“慢慢说不行么?”

“不行,头等的大事,慢慢说就不新鲜了,姑娘——”她终于寻到站在窗前晒太阳的姜梨,道:“可算是找着您了,姑娘,今儿个奴婢去外头院子,听闻了一件事,姑娘可知道是什么事?”

不等姜梨开口,白雪就插嘴道:“你不说,姑娘怎么知道是什么事?”

“你别说话。”桐儿道:“奴婢听闻昨儿晚上晚凤堂里出事了,不知道三小姐和五小姐因为什么事情打了起来。”

“打了起来?”姜梨意外,不过想想也释然。姜玉娥和姜幼瑶二人本来都不是什么沉得住起气的人,打起来也很正常。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晚凤堂,当着姜老夫人的面也不知道收敛几分,胆子不小。

“谁打赢了?”白雪只关心这个。

“嘿嘿嘿,三小姐那么横,当然是三小姐打赢了。听闻五小姐还被三小姐伤了脸,流了血,这回可是破相了。不过奇怪的是,三夫人和三老爷也没说什么,昨夜里找大夫来瞧过,此事就算揭过了,居然没有责怪三小姐,这也太奇怪了。”

桐儿耸了耸肩:“也不知道她们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

姜梨笑了笑,她知道她们是为了什么。

为了周彦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