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八章 堂会/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农历八月十五,是中秋节。

这一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至多也就是姜府里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但就是这顿团圆饭,说是“一起”也不甚准确。因着姜玉娥被送往庄子上“养伤”,姜玉娥得到明年开春去宁远侯府上,她其实年纪还小,但因着杨氏怕拖得太久,对姜玉娥反而不利,只得先让姜玉娥嫁过去再说。

姜幼瑶大约终于也是知道了此事再无转圜余地,便是不死心,成日被姜老夫人禁足也做不得什么,不到月余就消瘦了许多。原来的娇艳可人如今看着竟像是风吹就倒,楚楚可怜。

不过这样一来,姜元柏反而是更心疼了些。吃饭的时候姜梨便注意到,姜元柏对季淑然母女的态度温和极了,应当是觉得周彦邦一事委屈了姜幼瑶,在补偿姜幼瑶。

姜梨见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倒也没什么别的感觉。卢氏却是看不过去,故意堵季淑然似的道:“今晚的中秋灯会,大伙儿都要去吧。”

“幼瑶就不去了,”季淑然道:“幼瑶得了风寒,这些日子还没好,出去了倘若吹风更是麻烦,你们去吧,我在家陪着幼瑶就是了。”

姜老夫人还没有解姜幼瑶的禁足,因着姜幼瑶的性子和对周彦邦的感情,难免放她出去会找周彦邦。姜老夫人希望姜幼瑶死心,如果姜幼瑶一味纠缠周彦邦,也会让宁远侯府的人轻看姜家。

姜幼瑶自己也不愿意出去,虽然被禁足也很令人气恼。但只要一想到出门去,众人都要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她,姜幼瑶就觉得屈辱极了。周彦邦一事,虽然和她并无关系,却连累她也成了这件风流韵事里的笑话,可怜的未婚妻。与其在外面瞧着别人的眼神闹心,还不如自己呆在府里,眼不见为净。

“我也不去了。”姜元柏道:“我还有朝务处理。”如今他觉得委屈了姜幼瑶,一心想要补偿这个小女儿,季淑然母女都不去,姜元柏断然没有抛下妻女独自前去的道理。

卢氏眼珠子转了一转,道:“你们都不去,梨儿怎么办?总不能让梨儿一个人去吧?”

一边的姜元平轻轻咳了一声。

“无事的,”姜梨笑道:“我也并不很想去。”

“梨丫头和你二婶一道去吧。”姜老夫人突然说话了,她道:“你今年刚回燕京城,中秋灯会也很好,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休息。”

姜老夫人都发话了,姜梨自然不好推脱什么,虽然心里千般不愿,也只得应承下来。这下子,弄得姜元柏倒是两难,一面是刚回京不久的长女,一面是受了委屈的幼女,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留在府里。姜梨看起来既懂事又大方,姜幼瑶却从没吃过什么苦头,日后有机会,再补偿姜梨就是。

见长子仍然只顾着季淑然母女,冥顽不灵的模样,姜老夫人心中叹息,摇了摇头,吃过饭就回去了。反倒是姜景睿最高兴,等老夫人走后,一个劲儿的对姜梨挤眉弄眼,散场后,还故意走在后头,和姜梨道:“还说你不想去,老夫人一句话还不是得乖乖跟着?”

姜梨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懒得理会他。姜景睿就自顾自的说开了:“到时候你定会大开眼界的,这一路上的吃食、糖人、还有灯谜,听说金满堂今晚还要唱堂会,到时候带你开开眼,喂,你别走哇——”

姜梨远远地将姜景睿抛在身后,步子越走越快,真是躲都躲不开。想着今晚不出门省的触景伤情,偏偏姜老夫人说话,她要是回避还显得太刻意了些。不过出门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外面的人看见她出来看灯会,姜元柏和季淑然姜幼瑶等人却不在,大约也要在心里指点几句。

在外人面前,姜元柏总要顾忌着几分,努力把一碗水端平吧。

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因着姜老夫人发话,用过晚饭,天色暗下来后,姜梨就得被迫和二房的人一道出行了。

姜老夫人不在,她腿脚不方便,留在府里逗姜丙吉玩儿。大房里就只有姜梨一人出门,二房的人都是齐的。三房杨氏和姜元兴也没出来,姜玉娥除了这等事,如今姜元兴出门见了同僚都要低着头走,当然不会出去丢脸。姜玉燕更不可能出去了。

桐儿和白雪也跟着姜梨,两个丫鬟都是第一次逛灯会,不时地发出阵阵惊叹。姜景睿故意落在后面,和姜梨并排走着,道:“你怎的一点也不好奇?我看你身边的两个丫头看起来都要比你高兴。”

姜梨的神情很平淡,和平时不一样的平淡,姜景睿发现,她甚至称得上是漠然。虽然唇角带着惯常的微笑,但就算是花灯暖融融的灯光,也不能照亮她的笑容。

不过这幅带着点清寂的美丽却吸引了不少游玩的公子哥儿,一路上,姜景睿光是发现偷看姜梨的少爷们,就不下七八个。

燕京城的大街小巷,酒楼茶肆,到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都是百姓们自己亲手扎的。每个地方的习俗都大同小异,譬如燕京城的花灯,就和桐乡的河灯一样。只是花灯是挂在绳索山那个的,河灯则是漂流在水面。

有六角形的,也有做成灯台模样的。心灵手巧的人不在少数,别看平日姜景睿大大咧咧的,对这些美丽的东西竟也十分感兴趣。不时地拉着姜梨说这个好看,还是那个好看。姜梨颇为无语,只觉得比起自己来,姜景睿才像是个真正的豆蔻少女,一脸天真烂漫,温柔憧憬。

待看到一个兔子模样的花灯时候,姜景睿就死活走不动路了。连前面二房的人都没跟上,非要买下来。奈何这个做兔子花灯的老板也是个倔性子,只说这灯不卖,除非有人猜出上面的灯谜,作为回礼送给对方。

姜景睿一看到识文断字的就头疼,姜景佑他们又早早的走到前面去了。便一把扯住姜梨的袖子,道:“你不是校考第一吗?来!猜这个,帮我赢了这盏兔子灯,我给你五十两银子!”

姜梨对姜景睿这种行为十分看不上眼,本想拒绝,但听到他最后一句时,还是改变了主意。五十两银子也不少了,姜景睿不愧是个纨绔子弟,还真是挥金如土。愿意用五十两银子换这么一盏没什么用处的花灯。可惜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姜梨也没想到,她会有出卖自己才学换银子的这么一天。

不过,有银子总比没银子好,君不见天下多少读书人,才高八斗,一文不名。

她便停下脚步,仔细的看向姜景睿十分青睐的这盏花灯。

扎花灯的人也是有几分手艺,这样动物形状的花灯本就难扎,这人却扎的栩栩如生。身子用雪白的布帛包裹,里面是竹子做好的骨架。一对带着粉色的长耳,眼睛用两粒红豆点缀。随着里头灯火摇曳,兔子的眼睛也显得灵动几分,好似下一刻就要跳起来似的。

的确是一盏很漂亮的花灯。

再看向花灯底下木牌上写着的灯谜,姜梨本是微笑着看着,却在猛然间,微笑僵住,神情巨变。

只见灯谜上一行细小的字,赫然写着一排熟悉的灯谜:众里寻他千百度。

刹那间,姜梨的耳边,似乎又回响起那个深情的声音,他说:“这个字,就如我对你一般。”

前尘往事尽数落于眼前,姜梨灼伤般的缩回手去。

姜景睿催她:“怎么了?快猜呀!”

“我猜不出来。”姜梨冷冷的道。

“怎么可能?”姜景睿道:“你可是明义堂的魁首,这灯谜又不是红色的,便不是最难猜的,你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姜梨道:“猜不出来就是猜不出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她转过头拔腿就走,仿佛厌恶那盏灯至极,甚至不愿意多看那盏灯一眼。

姜景睿始料未及,却又舍不得那灯,一时之间竟没有追上姜梨。等他追上来的时候,人群里早就没有姜梨的影子了。姜景睿当即就心道糟糕。

顺着人群,姜梨在慢慢的走着。

卢氏他们已经走到了最前面,姜景睿又在后面,人群摩肩接踵,很快就会将人挤散,既不在原地,很容易迷失。

姜梨并不很害怕,她认得燕京城的路,眼角也瞥到最近出的城守备的位置,一旦真有什么问题,能第一时间就向离她最近的城守备呼救。

她也不愿意去找卢氏或是姜景睿,只觉得这是个难得的独自的时刻。自打回京以来,她是姜梨,虽然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份,但偶尔时候,她也会记起,她原来的名字,叫做薛芳菲。

生怕过姜梨的日子过久了,就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名字,还有想要做的事。沉溺于这个身份带来的尚且安逸的生活,这不是她想要的。今夜的灯谜,像是一味苦涩的浓药,涩的心头发麻,却也令人短暂的清醒。

因此,能撅弃掉做“姜梨”的时刻,这么一个人待着,也很好。

桐儿和白雪却不知道姜梨心里在想什么,眼见着人群里再也看不到姜景睿一行人的身影,桐儿道:“姑娘,咱们还是去寻二老爷他们吧?什么都瞧不见了,等会子找不着回府的路怎么办?”

“无事。”姜梨道:“我记得路。”

“人太多了。”白雪也劝:“咱们身边一个侍卫也没带,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姜梨瞧了瞧自己,如今姜二小姐树敌最狠的,也无非是季淑然母女。但季淑然母女便是要对她下手,也不会挑人这么多,众目睽睽之下。姜幼瑶且不说,季淑然却是十分缜密,半点把柄也不会给人留下。不过凡事都有意外,也不能以常理推断,倘若这对母女丧心病狂起来,一切也是有可能。

她便歇下心头还想独自去走走的心思,道:“说的有理。”

白雪和桐儿皆是松了口气,姜梨正要往前去寻卢氏的身影,无意间却是瞥到不远处有一人:“叶世杰?”

自宫宴过后,姜梨很少去明义堂,姜玉娥一事,到底是影响了姜家姑娘的名声。姜老夫人让平日无事尽量少出门,等避过这阵子风头再说。是以姜梨也没有机会再同叶世杰碰上一面。

此刻,就在不远处的一个买花灯的小摊贩面前,叶世杰和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正在挑选花灯,一边说话,看起来分外熟稔。

姜梨猜测是叶世杰认识的人,想着打听叶世杰近来的状况,尤其是李濂有没有再次拉拢与他,便打算去穿过人群,往那头的叶世杰身边走去。

却不知自己动作的这一幕,全都被另一人尽收眼底。

望仙楼上,孔六正瞪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出神,他其实不大爱看这些花啊灯啊的,亮晶晶的晃人眼睛。不过比起呆在国公府看无聊的朝务,当然是热闹更好看些。何况这热闹里,还有许多令人赏心悦目的姑娘,能让黯淡的夜色增添光彩。

只是今夜,孔六在赏心悦目的姑娘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哎,是姜二小姐!”孔六站起身,兴奋地冲姬蘅道:“你快来看,是姜二小姐,没想到她今晚也出来看灯了。不对,她怎么一个人?身边一个姜家人也没有,这是偷溜出来的?”

正在品茶的陆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了一眼,道:“哪有偷溜出来还带丫鬟的,外面人这么多,大概是和家人走散了吧。”

“走散了?”孔六眉头一皱:“外面人这么多,歹人不少,年年都有女子被歹人掳走的,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难免惹人注意,要是出事了就不好了。”

“那你当如何?”陆玑好奇的看着他。

“我送她去找她家人啊!”孔六说的理所当然。

“孔六,”陆玑道:“你别痴心妄想了,别说那是首辅家的千金,就是普通的姑娘家,也看不上你这样年纪大的。”

“我年纪大?”孔六立刻暴跳如雷,“我正是最好的年纪,你懂什么?我这年纪怎么了?你才大,你他娘的胡子都这么长了!”

陆玑却是一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又伸手点了点外面,指给孔六看:“不是我说,你怎么比得上年轻的少年郎,你看,这姜二小姐,可不就是去找叶少爷了么?”

这话一出,不仅是孔六,就连一直在旁边玩扇子的姬蘅,也忍不住往楼下瞥了一眼。

果然见在穿流的人群中,姜梨和身边的两个丫鬟正在往对街走去,因着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一条街的距离竟然也走的十分艰难。不过难得的是她的方向感极好,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并未被接连而来的人流冲散方向。

而她前去的目的,毫无疑问,正是站着一名俊朗不凡的少年,叶世杰。

她想往叶世杰身边走。

陆玑笑道:“这对表兄妹的感情极好。”

“这不废话么,人家是亲戚。”孔六一时忘了陆玑嘲笑他年纪大的事,专注的看着姜梨和叶世杰二人。

姬蘅也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的看了几眼,突然一合扇子,道:“文纪。”

黑衣侍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眼前。

“请姜二小姐上来。”

陆玑和孔六都没想到姬蘅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俱是齐齐看着他,目光难掩诧异。

“就说我请姜二小姐看金满堂唱堂会,给她安排最前面的位置。”

孔六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

人群实在很拥挤。

燕京城虽然比桐乡大了许多,同样人也多了许多。桐乡最热闹的时候,亦比不过眼下燕京城的一半。很难想象平日里一条窄窄的街道,今日穿越也是如此艰难。

总算是要到达对面了。

正当姜梨心中暗暗松口气,想要带着两个丫鬟往叶世杰那头走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黑衣人,拦在她们面前。

桐儿吓得差点尖叫,白雪也举起了拳头。那黑衣人却像是面无表情似的,一字一句道:“姜二小姐,国公爷请您看金满堂唱堂会,在望仙楼安排了最前的位置。”

“国公爷?”姜梨道:“姬蘅?”

文纪有些诧异,姜二小姐竟然面不改色的直呼大人的名讳,他点了点头。

姜梨蹙眉,桐儿小声道:“姑娘,这人突然冒出来,什么国公爷,莫不是唬人的……”

“不是唬人,”姜梨回答,“他是肃国公的人。”

这下子文纪心中更惊讶了,他确定姜梨并没有见过自己,但姜梨何以说得这么肯定。下一刻,就听见姜梨淡淡的声音传来:“肃国公喜美恶丑,这暗卫长得如此漂亮,定然是肃国公的人无疑了。”

文纪分明站的很稳,听清姜梨说的话刹那,也差点滑了一跤。

倒是桐儿,此刻认真的抬起头来打量起文纪,待看清楚文纪的脸时,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道:“真的!姑娘,他比咱们府上的侍卫长得好看多了!和二少爷差不多好看!”

文纪:“。…。”

白雪拉了拉姜梨的袖子,小声道:“那姑娘,咱们还去吗?”

姜梨看向文纪,文纪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她心里思忖几番,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去吧。”

桐儿还是有些害怕,姜梨却很无奈,她晓得,就算自己说不去,拒绝了肃国公,姬蘅也会有办法来让她去的。之所以这么有礼,不过是因为他想要显得有礼一些,但这个人骨子里,留着独断专行的血液。

没有人能拒绝他,因为他总有自己的办法。

识时务者为俊杰,姜梨只得道:“走吧。”

她和桐儿白雪一道随着文纪往望仙楼走去。

叶世杰正和叶明轩一边挑花灯一边说话,偶然的一回头,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他差点脱口而出姜梨的名字,但还没说出口,那身影便随着人群一道淹没,再也看不见了。

叶世杰疑心是自己看错了,怔怔的看着出神,叶明轩付过银子,一转眼看叶世杰看着人群发呆的模样,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叶世杰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心里暗道大约是错觉。便是姜梨今夜出来,也不会独身一人,总会有姜家人跟随的。

他实在魔怔的过分。

……

望仙楼是燕京城最大的酒楼。

姜梨作为沈家妇的时候,曾与沈母、沈如云一起经过此楼。那时候沈母和沈如云十分羡慕,她倒不是很在意,相比起沈家人,她的**一向淡薄的要命。不过那时候起,她就知道,望仙楼是销金窟,是上等人来的地方。

前生没能踏足的地方,今生却能如此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还是称为“座上宾”被“请”进去,虽然此请非彼请,到底也是名正言顺的。

一楼的堂厅里,已经来了一些人,不过姜梨被请到的地方,却是二楼。

二楼的茶间里。

首辅府已经十分奢侈了,但望仙楼比姜家还要讲究。光是铺在地面上的毯子,便是波斯长绒绣花毯,顶间点缀着宝石。屋子里点的熏香姜梨闻不出来,却是极舒服极芬芳的味道,用薛昭的话来说,就是“一看就很贵”。

在“一看就很贵”的望仙楼二楼茶室,文纪帮姜梨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姜梨见到了里面的人。

出乎她的意料,里头除了姬蘅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人是个留着山羊胡的青衫文士,对着姜梨微微一笑,姜梨并不认识此人,只是微笑回礼。还有一人姜梨是认识的,是当初在校验场校考“御射”一门的考官,上轻车都尉孔威,人称孔六。

孔六见了姜梨表现的很高兴,粗着嗓子招呼了一声:“姜二小姐。”似乎有心相与姜梨攀谈几句,然而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合适的言语,便只能干涩的夸奖道:“姜二小姐的马骑得不错,箭也射得好!”

活像是在夸奖他收下的兵士。

陆玑和姬蘅都异样的看了他一眼。

孔六挠着头,嘿嘿一笑,不说话了。

姜梨这才看向姬蘅,这年青人今日穿了一声淡红的长袍,虽然淡,却越发衬的他容貌浓艳。他的皮肤比女子涂了脂粉还要白皙,嘴唇比四月的桃花还要红润,于是白的越白,红的越红,偏生一双眼睛又是透亮的琥珀色,整个人都不沾人间烟火,他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一幅画,即便是懒洋洋的把玩手中的金丝折扇,也美丽的随时可以入画成谜。

“国公爷找我,是有何事?”姜梨问。她实在摸不清姬蘅找她来做什么?

姬蘅瞧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他说:“我们好歹也算有些交情,姜二小姐不必生分。今日中秋,路上遇见有缘,金满堂在望仙楼唱堂会,请二小姐共赏而已。”

姜梨纳闷,他们哪里还算有些交情了,要论交情,都是些孽缘。姬蘅见过她在青城山上算计静安师太和了悟,也曾见过她撺掇沈如云,搅浑周彦邦和姜玉娥的一池春水。而她也撞见过姬蘅和李家的人来往的秘密,彼此熟知对方的秘密,在某些时候,说是互相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也不为过。姬蘅偏偏说的一脸云淡风轻,好似他们有多年的君子之交似的。

简直匪夷所思。

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路上有缘”,分明是姬蘅派人来,没有给她第二条选择的“请”上来的。

姜梨道:“多谢国公爷好意,不过我不爱看戏。”

“二小姐要想将来戏唱的更好,不妨多多琢磨名伶。”姬蘅含笑以对。

姜梨简直差点笑不出来,姬蘅这话,好似又在提醒她宫宴这事。这真是,她做错的一件事,便是不该被姬蘅抓住小辫子,成日这么要挟!

孔六左右看了看,对姬蘅和姜梨之间这种微妙的气氛十分费解,不过他倒是还算和气,对姜梨道:“姜二小姐,方才在楼上见你,身边一个侍卫也没有,也没有你的家人,可是与家人走散了。每年灯会上走失的女子不在少数,歹人也多,便是有城守备,也并非万无一失。不妨等看完这场堂会,我们找人护送你回府,让你和家人会和。免得生出意外。”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孔六看起来比姬蘅真诚朴实多了,姜梨也很难生出恶感。而且孔六说的话也不无道理,眼见着夜色越暗,街道上的花灯越来越亮,出来赏月的人群也越来越拥挤,眼下独身在人群里穿梭,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眼见着桐儿和白雪面上也露出担忧的神情,姜梨边拿定了主意,暂且按孔六说的这么办。

她瞬间扬起一抹笑容,十分温纯的模样,道:“多谢孔大人。”

孔六有些受宠若惊,又忍不住得意的看了一眼陆玑,怎么样,他没有吓着小姑娘,他年纪还不算大吧?

陆玑撇过头去,懒得看他这幅蠢样。

正说着的时候,楼下突然响起戏班子独有的开场声音。

金满堂的堂会,就要开始了,这是开始的第一出戏。

------题外话------

喜欢小兔子花灯的二少爷姜景睿有一颗少女心?(????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