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舅舅/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离开以后,望仙楼里,金满堂的堂会还没有唱完,咿咿呀呀的戏腔里,姬蘅懒洋洋的坐下来,问道:“如何?”

“姜二小姐很聪明。”陆玑微微一笑:“打听了这么久,回话滴水不漏,是个很敏锐的姑娘。”

“你打听什么了?”孔六狐疑的看着他。

“毕竟是姜元柏的女儿。”姬蘅不甚在意的回答。

另一头,来回报的侍卫也道:“查清楚了,叶世杰和姜二小姐没有提前约好,应当是街上偶遇。不过叶家二少爷叶明轩昨日到了燕京。”

“叶明轩来了?”孔六皱眉,“他们叶家的生意都不在燕京,来燕京干嘛?给他侄儿道喜,祝贺他侄儿升官?还亲自前来,可真不嫌累。”

“叶家的生意出了点问题,”陆玑道:“叶明轩此次来,大约是来燕京这头寻点门路,看能不能帮上忙。”

姬蘅笑了一声:“人走茶凉,不可能有人帮忙。”

“那他怎么不找叶世杰帮忙?现在叶世杰是官儿了,想讨好叶世杰的人多得是,要从这里找突破口,很容易嘛!”孔六说的理所当然。

陆玑摇头:“叶家世代商户,叶世杰是叶家里第一个入仕的人,如今好容易有了起色,拿叶世杰的仕途做筹码帮忙生意上的事,叶家胆子不够大,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孔六看了一眼把玩扇子的姬蘅,嘀咕道:“都是一样的人,咋差别这么大。”他又想到什么,道:“那他怎么不去姜家?这俩好歹也曾经是姻亲,虽然叶家奶奶是死了,不过还有姜二小姐这个联系在。叶明轩去姜家一趟,姜元柏那么好面子,自然不好意思见死不救。”

陆玑叹息一声:“你平日里也听听京城里的新鲜事。姜二小姐连带姜家十年前就和叶家再无往来,叶明轩怎么可能去姜家?”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

姬蘅道:“叶明轩也可能去姜家。”

“大人?”陆玑不解。

“因为姜二小姐。”姬蘅道。

……

和姜景睿会和后,姜梨二人又很快找到了卢氏一行人。卢氏一行人也是心大,走了这么久路,眼睁睁瞧着自己儿子和侄女不见了,竟也不慌不忙。问起卢氏,卢氏就道:“睿儿成日都在街上乱晃,哪里能迷路,梨儿跟着睿儿两个人,放心的很。”

姜梨听罢,面无表情,实在不晓得姜景睿这个人哪里令人放心了。

她想到之前的叶世杰,不禁摇了摇头。若不是姬蘅的侍卫突然出现把她带去看劳什子堂会,她应当与叶世杰说上一两句话的。因为右相小儿子李濂的关系,姜梨总觉得叶世杰的官途应当不会太一帆风顺,甚至于李濂打的什么主意也尚未可知,但似乎已经嗅到了阴谋的苗头。

无论如何,叶世杰都要小心再小心才是。

时间已经耽误了很久,和二房的人没逛多久,就要回府了。回到府中,姜老夫人都睡下了,姜梨当然更不会主动与季淑然母女打招呼,也径自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本想早早睡下,谁知今夜心绪烦乱,怎么也合不上眼睛。脑海里总是浮起姬蘅那双漂亮的凤眼,他在自己耳边喃喃低语:“眼是情苗,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心。”

连姬蘅都看出了自己心中有仇恨。

姜梨摇了摇头,似乎想把心里烦乱的杂事都一并甩个干净。她恨不得快一点,再快一点,立刻揭开永宁公主和沈玉容丑陋的真面目,替薛家一门的冤案平反。可如今证据不够,也没有足够的筹码,只得徐徐图谋。

真是煎熬。

这一夜,实在是睡得很不安稳。到了半夜,又开始下起大雨,雷声合着雨声,让本就睡不着的姜梨越发的难以入眠,一直到了鸡叫三声,东方既晓,雨声将歇,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下过一夜的雨,空气格外清新。桐儿和白雪正在院子门口的花坛边帮花浇水除草,见姜梨出来,桐儿直起身子,笑道:“姑娘难得惫懒一回,奴婢就让白雪没有叫醒您。”见姜梨走过来,又笑道:“昨夜雨下的好大,连海棠花都打碎了。”

说起海棠,姜梨突然想到自己的贴身丫鬟海棠,不知道白雪的家人有没有在枣花村打听到海棠的消息。姜梨就问:“白雪,最近你的家人有修家书过来吗?”

白雪抹了把额上的汗,道:“没有,姑娘,最近是收获的时候,家中农务忙,奴婢想他们大约没有时间写家书,等过了这阵子,家书应该就会到了。”

姜梨点了点头。

几人正随意攀谈着,突然见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翡翠来了。翡翠没有进院子,只在芳菲苑门口停下脚步,对着姜梨笑道:“二小姐,老夫人请您去晚凤堂。”

白雪和桐儿面面相觑,姜老夫人没什么事的话是不会找上姜梨的。姜梨又不是姜丙吉,没事就去晚凤堂找老夫人讨点心吃。便是姜梨舍得下这个脸,和姜梨生疏了八年的姜老夫人怕也会感到十分不自在。

桐儿就脆生生的问:“翡翠姐姐,老夫人找咱们姑娘去晚凤堂是做什么?府里有什么事吗?”

“不是的。”翡翠笑道:“就是府里来了客人,让二小姐也一道去坐坐。”

桐儿见翡翠如此回答,这才放下心来。看翡翠的神态语气,老夫人应当不是找姜梨去兴师问罪,姜梨也没犯什么错。

姜梨一眼就看出来桐儿心里在担忧什么,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便是真的姜老夫人找她兴师问罪,倒也没什么。她能保护自己全身而退,便是真的对方蛮不讲理,无非也是禁足之类。

那也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她就对翡翠道:“翡翠姐姐稍稍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裳,这就走。”姜梨回屋披了件衣裳,就和桐儿一道和翡翠去了晚凤堂。

芳菲苑到晚凤堂还有一段距离,平日里要去这条路的时候,总是会遇到其他人。不过如今姜玉娥在庄子上养伤,姜幼瑶又被禁足,姜玉燕是个不出院子的懦弱性子,是以这一路上什么人也没遇到,顺利的过分。

姜梨很满意。

通行的翡翠心里却在思量,这位在庙里呆了八年的二小姐,回燕京城不到半年时间,府里的小姐们鸡飞狗跳,事事糟心,就只有姜二小姐一人全身而退,滴水不沾,不仅如此,还声名远播,得圣赏赐。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当初还以为二小姐被驱逐到庙堂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呢。

因此,翡翠不敢小瞧了这位看似温和的二小姐,言行举止方面,无形之中也恭敬了许多。

姜梨感觉出了翡翠态度的变化,微微一笑,并不言语。踩低捧高,是人之常情,姜家身为大户官家,就连里头的丫鬟也沾染上了官场的习性,惯会见风使舵。

不是好事,但也不是坏事。

至少这为她创造了许多契机。

等到了晚凤堂,翡翠先进门,笑盈盈的对里面的人道:“老夫人,二小姐到了。”

姜梨跟着翡翠走了进去,一进去,便见一个熟悉的少年坐于姜老夫人的下首,微微仰着头,似乎有些不自在,又颇有些骄傲。

姜梨的脚步一顿,心中疑惑,叶世杰,他怎么来了?

对这位表哥,姜梨不敢说十分了解,但也大约摸清楚了叶世杰的脾性。叶世杰对姜梨从前说的话有怨气,自然对姜家也没什么好脸色。看叶世杰之前来国子监进学,却一次也没登门姜家就晓得了。但今日叶世杰竟然堂而皇之的来了,还坐在姜老夫人下首,看姜老夫人的神情,似乎还相处的不错。

姜梨心里还没摸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姜老夫人和蔼的道:“二丫头,快来见见你明轩舅舅。”

姜梨一怔,明轩舅舅?

她这才看清楚,在叶世杰的身边,还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一身银白衣衫,戴银冠,腰间一根金袍带。像个读书人,却又比普通的读书人富贵一些,面白无须,身材清瘦,眼神颇为慧黠。

他站起身,看着姜梨,呵呵笑道:“阿梨长这么高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姜梨一时恍惚,这位明轩舅舅叫她“阿梨”,恍惚她以为是薛怀远在叫自己“阿狸。”

叶明轩打量着姜梨,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

从叶世杰的嘴里得知了许多事,譬如在明义堂与孟红锦立下赌约一事,在校验场上艳惊四座一事,在宫宴途中拿刀逼着叶世杰理智对策一事,桩桩件件,实在让叶明轩很难想象这是记忆里那个有点任性,说话伤人的小女孩子能做出来的事。

十年了,叶明轩也已经十年没有见过姜梨了。当初叶珍珍死后,叶家正是害怕姜元柏续弦后,继母苛待姜梨,才会起了将姜梨接回桐乡的心思。虽然叶家比不上姜家是官家,可至少叶家会真心护着姜梨,让姜梨一辈子衣食无忧,过的锦衣玉食。

没想到现实却是,年近五岁的姜梨一脸轻蔑,当着叶老夫人的面嫌弃叶家是商户,说出商户皆是低贱这种伤人的话。叶老夫人大病一场,叶家的人不是对姜梨没有怨恨。

那么小的孩子,说话怎么如此伤人?而她好像在那时就沾染了姜家骨子里的凉薄,官场中人隐秘的市侩。比他们商户还要会分析利弊。

实在让人难以释怀。

而如今站在叶明轩面前的女孩子,着浅绿小衫,淡青长裙,高挑纤瘦,清丽卓绝。她唇角含笑,神情温纯,再也不见当初的尖锐和戾气,让人极为熨帖。

她真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叶明轩恍惚看到了他的妹妹叶珍珍,和仔细一看,姜梨和叶珍珍又是不一样的。叶珍珍明丽单纯,如在日头里长养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只管贪玩可爱。姜梨却像是在溪水边独自生长的一树梨花,没有人看得到她独自经历的风霜雨雪,从她的坚韧里开出洁白的、秀丽的花朵。

叶明轩从前对那个小女孩的埋怨,就在姜梨明澈的双眼中,不知不觉消散了大半。

他不知道这是血缘关系的使然,让他难以对姜梨真的横眉冷对。还是姜梨看起来太过善良温纯,让他已经把这个姜梨,和五岁的姜梨完全割裂开来。

他对姜梨露出一个真心的,宽厚的笑容。

姜老夫人将叶明轩的欣赏看在眼里,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如今叶世杰已经是户部员外郎,在这个年纪能达到这个地位,已经实属不易。有过去的姻亲关系,日后在仕途上能成为姜家两房的助力,也是不错。因此,当叶世杰和叶明轩主动登门拜访时,姜老夫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与叶家重修旧好。

当初姜梨对叶家人说了重话的事,姜老夫人是知道的。说叶家人心中全无隔阂,姜老夫人自己也不信。不过如今的姜梨今非昔比,很多事,姜老夫人也希望姜梨和他们见过面后再说。

眼下见了面,叶明轩对姜梨的态度还算温和,姜老夫人看在眼里,叶明轩对姜梨如今的印象不错,这就很好。至少叶家不会在外面说,姜家亏待了叶珍珍的女儿,或者是故意教歪了她。

叶明轩笑道:“你大概不认识我了,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不点。”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到自己膝盖的位置:“——有这么高。”他说:“我是你母亲的二哥,你叫我明轩舅舅就好。”

“明轩舅舅。”姜梨轻声喊道。

她对叶明轩的感觉不错,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明轩方才叫她的一声“阿梨”,让她想到了薛怀远。

“你明轩舅舅来燕京办点事,特意来看看你。”姜老夫人笑道:“还给你带了礼物,等会子让人搬到你院子里去。”

姜梨笑笑,心中了然。叶明轩怎么会给她带礼物?大约是就近在燕京城买的,毕竟之前叶明轩和姜家,和自己都无往来。这回突然登门姜家,一定是叶世杰与他说了自己的事。

姜梨看了一眼叶世杰,叶世杰看见她看过来,侧过头去,避开了她的目光,像是有些心虚。

心虚什么?姜梨愕然。

但姜老夫人对叶家人的态度,似乎说明了,叶世杰成为户部员外郎,到底让姜家的态度松动了几分。只要叶世杰一直往上走,而叶家因为叶世杰的关系继续蒸蒸日上,和叶家重修旧好是迟早的事。介时姜梨就是一个有外祖家庇护的姑娘,至少季淑然再想动她,就不如以往那般有恃无恐了。

季淑然现在一定肠子都悔青了。姜梨想,之前迟迟不动手,或是动手隐晦,是季淑然要维持自己贤母的名声。谁知道却让姜梨钻了空子,时机一旦错过,就不会回来了。

收回自己的思绪,姜梨又与叶明轩叔侄二人,还有姜老夫人聊了聊。都是些闲话家常的事,姜老夫人问起襄阳叶家其余人的近况,叶明轩答得客气不失礼貌,至少表面上看,姜家与叶家关系缓和了很多。

姜梨也注意到,这一次见面,其他人并没有在,姜元柏也不在。姜老夫人大约也是觉得突然让姜家所有人都出面,到底会有点尴尬,干脆人清减一些,徐徐图之。

不知不觉,一盏茶也喝完了。叶明轩也起身告辞,说还有事在身,改日再来拜访,又对姜梨笑道:“送给阿梨的礼物,我现在让人搬到阿梨的院子里去。”

“好,”姜老夫人道:“阿梨,你也带你明轩舅舅去看看你院子。”

这是给他们叔侄留出单独说话的时间。

都是老狐狸,叶明轩从善如流的答应了老夫人的安排。姜梨便带叶明轩和叶世杰一起回芳菲苑。

桐儿走在前面,小身板挺得笔直。这是她第一次见叶珍珍的娘家人,生怕叶家人对姜梨杀母弑弟的过去有什么心思,一定要表现的不卑不亢。不过看叶明轩的模样似乎挺好说话,应当不是什么刻薄的人。

叶世杰一路上都没说话,他今日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沉默的过分。倒是叶明轩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姜梨过的如何。姜梨也含笑应对。

叶明轩见姜梨从容的模样,心里又大大讶异了一回。多年前姜梨被送往青城山的时候,叶家人也暗中派人与姜家交涉,虽然姜梨侮辱叶家,到底是叶家的子孙。奈何那时候姜元柏态度太过强硬,不肯说姜梨究竟被送往何地,最后只能作罢。

即便从叶世杰嘴里得知姜梨回到燕京城后,干了些大事。但在叶明轩眼里,如姜家这样趋利避害的人,不会对姜梨这样会抹黑姜家名声的女儿太过重视。但眼下看姜老夫人的态度,姜梨在姜家的地位似乎不如自己想象中的低微。而看姜梨的举止言行,教养良好,十分优雅,不像是被苛待。

这个侄女,似乎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叶明轩暗暗的想。

待到了芳菲苑门口,清风明月正在打扫院子,白雪见姜梨回来,连忙奉茶。见姜梨身边还有叶明轩和叶世杰二人,不由得诧异。

“这是明轩舅舅和叶表哥。”姜梨笑道:“白雪,上茶。”

叶明轩在看到芳菲苑的一瞬间就怔住了。

即便是秋日,芳菲苑也是姹紫嫣红的,盛开着各色菊花、桂花,香气扑鼻,并不见凋零落寞的模样。姜元柏喜欢标榜清高,院落里的植物多为青色,到了秋日,更喜欢黑白萧肃,方显得清流。因此一路走过来,并不见如此繁盛模样。

但姜梨的院子,热闹的与首辅府格格不入。让叶明轩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早逝的妹妹叶珍珍。

叶珍珍就是个喜欢热闹的姑娘,在她未出嫁前,她的院子里,也总是鸟语花香。兄弟们调皮,老是在她的院子里练剑,将叶珍珍的花砍得七零八落,气的叶珍珍像叶老大人和叶老夫人告状。

如今眼前一幕,顿时让叶明轩回忆到了从前,只觉眼睛酸涩难当。故景犹在,斯人已逝,真是一件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

姜梨看出了叶明轩神情有异,就道:“这是母亲养病时候的院子。我回燕京城后,夫人把院子给了我,那时候院子里的花草都枯死了,桐儿和白雪他们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成如今模样。”

她把季淑然叫做“夫人”。

叶明轩目光微微一动,问:“季夫人待你如何?”

姜梨看着叶明轩,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叶明轩的话,道:“茶好了,明轩舅舅,我们进屋说吧。”

她避开了叶明轩的问题。

叶明轩和叶世杰对视一眼,想了想,摇头跟上了姜梨。

桐儿端正的站在一边,依次给叶明轩和叶世杰斟茶。

“没想到明轩舅舅会忽然回燕京。”姜梨道:“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明轩舅舅怎么会想到来姜家?”

叶世杰轻咳一声,道:“我和二叔提起了你。”

姜梨不置可否,她早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叶世杰迟早会告诉叶家人自己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叶家人会亲自来燕京,不过姜梨也相信,叶明轩来燕京城,肯定不是为了自己,见到自己,应该只是顺手的事。

“不错,世杰与我提起了你,我想到也有许久没有看到你了。”叶明轩感叹,“算起来有十年了吧。阿梨,你现在看起来不错。你的事我都听世杰说了,几次三番的帮世杰,我替世杰谢谢你。”

姜梨失笑:“都是一家人,明轩舅舅不必客气。”

她说的真诚而温柔,一双眼睛澄澈如溪水,让人不得不相信她此刻说的话是发自肺腑。叶明轩突然也觉得有些说不出话,当初嫌弃叶家是商户的是姜梨,如今自然的说出“都是一家人”的也是姜梨。分明十分矛盾,但却又没法子怀疑什么。

“祖母他们还好么?”姜梨问。

“身子不大好,”叶明轩道:“上了年纪就是如此,这一次本来也想来燕京城看看世杰的,实在是身子不允许。”

姜梨微微蹙眉,叶老夫人的身子不好,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叶世杰觉得有些别扭,叶老夫人身子不好,可不就是当初从姜梨侮辱叶家一事过后么?那时叶老夫人大病一场,伤了根本,就不如从前康健了。这些年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祖母不能来,怎么其他几位舅舅也没来?”姜梨问。她也打听过,姜二小姐一共有三位舅舅。叶明轩排行第二,叶世杰的父亲是老大,还有一位小舅舅。

“襄阳的生意有些小动作,”叶明轩笑道:“他们近来也很忙。”

虽然叶明轩是笑着的,姜梨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忧。所谓的“小动作”,定然不像叶明轩说的这般云淡风轻。

如果叶家有问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一方面,姜二小姐需要叶家这个助力让她在姜家的地位更加稳固,另一方面,叶家在襄阳,薛怀远在襄阳桐乡,桐乡那边的事,还得依靠叶家的势力来查探。

姜梨想了想,问:“明轩舅舅打算在燕京城呆多久,什么时候回襄阳?”

“这次过来,主要是看看世杰,顺便把燕京城这头的生意了结一下。等事情过后,就回襄阳。”叶明轩思忖了一下,道:“估计用不了多久,最多十来日。襄阳那边离不得人,不能在燕京耽误久了。”

连十来日的时间都算是耽误,看来襄阳那头的事一定很急。听到叶明轩这么说,更加证实了姜梨的猜想。她瞧了一眼叶世杰,见叶世杰也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叶明轩见姜梨突然沉默下来,笑了笑,道:“虽然这次来燕京是看世杰,不过见到阿梨也是意外之喜。听说你也成了明义堂榜首,还得了陛下授礼,此事要是被你祖母知道,定然很高兴。说起来,也是如今没有女子直接授官的先例,你与世杰不相上下,世杰成了官,你理应也得官位。”

这位舅舅可真是能想,姜梨笑道:“可惜没能生为男儿身了。”

叶世杰抬眼看了姜梨一下,姜梨虽然不是男儿,做的事只怕有些男儿也不敢做,谁能带着匕首出入宫廷,这要是一个不好就能以行刺的名义被抓捕,连累整个家族。她竟也不怕,好像当做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事,可真行。

幸而她不是个男子,她要是个男子,能上天。

“说起来,我也有许久没有见过祖母,还有舅舅们了。”姜梨道:“这次见到明轩舅舅,就如明轩舅舅认不出我,我也差点没认出来明轩舅舅。”

叶明轩哈哈大笑:“没事,等有机会,你和世杰一起回襄阳,介时见见祖母和你舅舅们就是,他们一定很高兴。”

姜梨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眼眸一弯,笑道:“何必等,这一次就是个机会,明轩舅舅办完事后,我和舅舅一起回趟襄阳吧。”

------题外话------

换地图换地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