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回乡/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必等,这一次就是个机会,明轩舅舅办完事后,我和舅舅一起回趟襄阳吧。”

此话一出,叶世杰和叶明轩一同愣住了。桐儿也瞪大眼睛。

许久之后,叶明轩怀疑的问:“你刚才是说,你想与我一道回襄阳?”

“是啊。”姜梨爽快的回答,“我也多年未曾见过外祖母和舅舅们了,当年年幼不懂事,犯下许多错事,后来知晓人事颇为后悔,却无从机会当面致歉。如今舅舅既然来到燕京,过些日子也要回襄阳,正好是一个机会。”她微微歉疚的低下头:“一直没有机会尽孝外祖母,偶尔想起来,时常不安。”

叶世杰本想下意识的就想嗤笑一声,这话从姜梨的嘴里说出来,实在像个笑话。要知道当初的姜梨对前来接她的叶家人可不是这般好脸色。可想要嘲笑的话就在耳边,看着姜梨带笑的眼睛,叶世杰却又怎么也说不出来。

倘若她是在说谎,她一定是天下最高明的骗子,那双眼睛真诚的不似作伪,连怀疑都是侮辱。

叶明轩更是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叶明轩常年做生意,叶家三个儿子里,他是最精明的一个,也是心眼儿最多的一个。因此,同叶世杰不同,叶世杰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开始讲姜梨当做是自己认,也在无形之中认同了姜梨的改变。叶明轩却坚信一个人的本性不会轻易发生变化。

更何况就算当年年幼的姜梨是受人蛊惑才疏远叶家,在叶家人离开后的多年,背后之人又怎么不会趁热打铁,将姜梨一直蛊惑下去。姜梨的突然清醒,怎么看都不合理。

今日所见的姜梨,的确和记忆里的判若两人。无论是气质谈吐,姜梨都算是燕京城里贵女中的佼佼者。至于突然对叶家示好,叶明轩叶不敢轻易下结论。想着要么是姜家或者姜元柏授意,要么就是姜梨另有所图。面上做的友好谁不会呢?

但突然提出要回襄阳,这就让叶明轩不明白了。

一来虽然叶家是巨富之家,但襄阳始终不能和燕京城的繁华相比。且一路上舟车劳顿,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真能受得住?另一方面,如果此事是姜元柏或者姜家授意,让姜梨回叶家又有什么好处。要知道姜梨一个人在叶家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反而势单力薄。不能做坏事,单纯讨好叶家?姜家犯得着么?

“舅舅不必想那么多,”姜梨笑盈盈道:“我只是回去看看外祖母,如此而已。”像是能窥见叶明轩的心事,姜梨突然开口道。

猛地被戳中心思,叶明轩面上也没有出现尴尬的神情,而是瞬间笑道:“我是想,回襄阳的路上山高水长,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受得了?”

“舅舅别忘了,我曾在庵堂住了八年,挑水劈柴都得自己干,没有那么娇气的。”姜梨道。

她说的坦坦荡荡,好像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就像是在平淡的陈述一段过去的经历,令叶明轩也梗了梗。

叶世杰眉头微皱。

“可是……怕是你父亲不会放心你跟我们回去。”叶明轩沉吟。

“如果舅舅前去与父亲交涉,我相信父亲会放我回去。”姜梨淡淡道:“母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了,我也长大了,府里还有三妹,我并不是唯一的嫡女,父亲的精力不会全部用在我一人身上。”

她话里有话,当初叶珍珍死后,季淑然成为续弦,倘若要造出一个慈母的印象,必然要让姜梨与她亲近。而只要叶家在,季淑然势必不可能成为季淑然最亲近的人。所以姜梨和叶家,必须要产生隔阂。至于这个隔阂是怎么产生的,就看用什么手段了。

这是姜梨后来想到的。怕是那时候季淑然哄着年幼的姜二小姐,不知为何让姜二小姐对自己的外祖母口出恶言,两家关系就此破裂。姜元柏是否知情不好说,但便是知情,在一个商户姻亲和副都御使的姻亲中,他也宁愿选择副都御使的姻亲。

一代新人换旧人,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这位明轩舅舅看着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况且眼下大表哥也成了户部员外郎,”姜梨笑道:“父亲定会同意咱们两家多走动走动。”

人人都说商人重理轻别离,实则自诩清高的官家又真的能清高到哪里去,官场上的人情世故,人走茶凉,有时候比生意场上的还要来的狰狞和丑陋。

人心如此,欲望如此。

叶明轩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阿梨倒是很明白。”

姜梨通透到这个地步,实在令叶明轩意外,更令他意外的是姜梨的坦荡。姜梨什么也不遮掩,反而让人更不明白她究竟想做什么。

他一时无话可说。

正在这时,叶世杰突然开口了,他看着姜梨,一字一顿的问:“你真的想回襄阳看外祖母。”

“千真万确。”姜梨心里也有些无奈,本事一个很自然的事,却因为叶家和姜家多年前的隔阂,令这种要求都变得十分古怪,令人怀疑。

叶世杰定定的看着姜梨,少年的脸上浮现起郑重的神色,目光带着些审视的意味,看了一会儿之后,他转过头对叶明轩道:“既然她想去,舅舅,你带她回去吧。”

叶明轩诧异的看着他。

叶世杰却只是盯着姜梨,话中有话道:“难得表妹有这份心意,不过是多一双筷子的事而已,就让她会去渐渐外祖母,尽尽孝心吧。”

姜梨对叶世杰微微一笑:“多谢表哥。”

叶世杰对她仍有怀疑,但叶世杰也终于开始相信她。

沉默良久,叶明轩抬起头,对姜梨道:“那我就先与你父亲商量一下吧。”

“好。”姜梨道。

……

“你要回襄阳一趟?”晚凤堂里,下朝回来后的姜元柏还没来得及脱下官服,皱眉问道姜梨。

姜梨颔首:“听明轩舅舅说外祖母的身子近来不大好,我也多年未见过外祖母了,实在很想念。”姜梨道:“况且我从未去过襄阳,想来想去,也应当去看一看。”

姜元柏看向叶明轩,叶明轩温文尔雅的微笑着。

对于叶明轩,姜元柏倒不是很反感。虽然叶家是商户之家,但叶家二老爷叶明轩已经是叶家最不像商人的一个人了,算是博览群书,没有太多商人的铜臭味,因此对叶明轩,姜元柏也愿意多说两句话。

但即便是愿意,这么多年都未有往来,突然来往,还是有些尴尬。

“既然阿梨有心,不妨带她回去看一看珍珍当初生活过的地方。”叶明轩笑道:“姜大人放心,我们会照顾好阿梨的。”

“那怎么行?”跟在姜元柏身边的季淑然担忧的开口,“这一路上舟车劳顿,况且梨儿又从未去过襄阳,在那里怎么吃得惯住的惯?”

叶世杰有些不虞,季淑然这话说的,像是叶家会亏待了姜梨似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且不提官商有别,但叶家人吃的用的,未必就比首辅府里的人差。

“母亲多虑了,”姜梨不咸不淡道:“我在青城山的庵堂里住了八年,过的也不差,早已习惯了。襄阳比起青城山,应当热闹的多。”

季淑然被姜梨堵得哑口无言,这本该是姜梨一生耻辱的事,如今反倒像是姜梨的功勋,姜梨的护身符,动辄就被她拿出来当挡箭牌。可气的是还用的颇为顺手,看姜元柏的神情,立马就对姜梨缓和下来。

季淑然恨的脸上的笑容都十足勉强。她这些日子忙着开解伤心欲绝的姜幼瑶,又为了在姜元柏面前求得怜爱,时常做小心谨慎,没工夫关注姜梨。不晓得姜梨怎么和叶家扯上了关系,一个孤女没有叶家做依靠的时候已经能搅起这么一趟浑水,要是多了叶家做依靠,指不定姜梨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倒不是不好……”姜元柏沉吟着。

叶明轩瞧着季淑然和姜梨之间的官司,眼眸中不由得起了一层深思,看样子季淑然和姜梨的关系的确不好。当年姜梨推季淑然小产,季淑然和姜梨如此冷淡是意料之中,只是意料之外的是姜元柏的态度,姜元柏似乎也没有完全偏向季淑然一边。

这就不是简单能办到的事了。

“二丫头既然想回襄阳,就让二丫头走一趟襄阳吧。”坐在高位上的姜老夫人适时地开口,她道:“若不是我身子不好,我也想去看看她。这么多年了,”她感叹一声,“二丫头都长大了,也该让她看看。”

姜老夫人对叶家,倒是真的存了一点感情在里面。毕竟当初叶珍珍是姜老夫人亲自挑选的媳妇。叶珍珍单纯可爱,虽然不够精明,但胜在心地善良。对如今这个季淑然,姜元柏自己挑的妻子,姜老夫人说不上讨厌,但也算不得喜欢。只是季家如今蒸蒸日上,碍于情面,姜老夫人对季淑然也是和蔼。加之后来季淑然因为姜梨失去孩子,姜老夫人才开始真心相对季淑然。

但近来发生的一些事,让姜老夫人不禁怀疑,姜元柏的眼光是否出了错。

姜梨越发优秀,从青城山回来后,屡次成为燕京城人议论的话题。但不得不说,姜家几个女儿中,姜梨是最聪明的一个。

姜老夫人眼光独到,有这么个聪明的嫡女,看上去没什么坏心,自然不错。加之叶家出了个叶世杰,姜老夫人觉得叶世杰未来的仕途,应当走得不错。

是时候和叶家重修旧好了,姜老夫人心中想,至少不能让季淑然以为只要有季家在,就永远能有恃无恐。季家固然倚靠着丽嫔往上爬,可他们姜家,并不需要讨好季家来做什么。季淑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就该提醒她,这是在姜家,不是季家。

“娘——”季淑然有些着急。姜老夫人这般说,无异于是在打她的脸。也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不知不觉中,姜元柏,姜老夫人,都渐渐站在了姜梨这一边。

她不可置信。

姜梨做了什么?姜梨似乎什么都没做,她没有如姜丙吉一般成日在老夫人面前撒娇卖乖,也没有如姜幼瑶一样在姜元柏面前承欢膝下。她是怎么做到的?

季淑然猝然看向姜梨。

姜梨微微一笑。

不必做什么,在这样利益为上的官家,或许并非全无亲情。但要靠那点微薄且不牢固的亲情来生存,并不安稳,指不定有朝一日这点亲情不在,又或许是对方听信了别人的谗言,原先拥有的一切就可以被轰然摧毁。

人还是得靠自己,这是姜梨用血泪悟出来的道理。她是没有在姜家人面前摇尾乞怜,讨好卖乖,她只要安静的做自己的事,证明自己的价值就好了。

没有价值的女儿可以被随意践踏,珍珠不能当成鱼目卖,姜家人只要觉得她可以利用,就不会轻易的撅弃她。

“就这么定下来吧。”姜老夫人说的斩钉截铁,她看着叶明轩道:“路途上需要什么,大可以与我们说。二丫头也是我们姜家的小姐,这回就请你们多多照拂。”

说的十分客气。

叶明轩连忙拱手称是。他心里也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今日本来只是想来看一看叶世杰嘴里的说的“变了模样”的姜梨,没料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果,还把姜梨带到襄阳去了。

但姜梨果真不怕么?叶明轩忍不住看了姜梨一眼。叶家人对姜梨不是没有怨言,有些隔阂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轻易消除。姜梨要是到了叶家,势必一开始会受冷落,而对于别人的冷淡,姜梨一个千金小姐,热脸贴冷屁股,她能坚持到几时?何必山高水长,自己找罪受呢?

这些道理,叶明轩不相信姜梨没有想到过。这个小姑娘看起来这么聪明,一定早就考虑到了。

可是……

叶明轩看见姜梨也看向自己,她的眼睛澄澈分明,但毋庸置疑,谁看了也不会怀疑她的坚定。

她就坚定地,执着的,微笑着看着他。仿佛去襄阳就是她一辈子必须要完成的心事一般。

姜梨确实很坚定。

她必须要回襄阳,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得回去见父亲一面。

这是她的心愿。

……

回去的路上,叶世杰和叶明轩彼此都很沉默。

在姜家发生的一切,实在出乎他们二人的意料。在来之前,他们考虑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还是被意外了一回。

快要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叶明轩问自己侄儿:“世杰,你觉得,阿梨是真的想回襄阳看你祖母么?”

“我不知道。”叶世杰有些烦躁,“她浑身上下都是心眼,谁能看得透?”

叶世杰在同龄人中,也算早熟。毕竟是叶家长孙,未来会挑起叶家重担的人。但面对姜梨,屡屡有种无奈的感觉。他实在不明白姜梨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但好像自己想什么,姜梨都能猜中。这种被动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今日又是如此,叶世杰连对叶明轩都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我觉得,”叶明轩思忖道:“她不是突然兴起,她一定早就想回襄阳了,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今日我前去姜家拜访,恰好是个机会,她就顺势提了出来。”

叶明轩的猜测,其实也差不离了。姜梨的确一直在早早筹备回襄阳的事,也想着利用叶家来达到目的。这一点,从当初她知道叶世杰是她表哥开始,姜梨就在开始计划,包括和叶世杰谈交情也是如此。

“舅舅是以为她在说谎?”叶世杰皱眉,“她另有目的。”

“不好说。”叶明轩摇头,“不过看,此事不是姜老夫人和姜元柏的主意,我提起此事的时候,他们二人的惊讶不似作伪。”

“兴许就是她自己的主意。”叶世杰走近放进,将门掩上,在桌前的凳子上坐下来,看向叶明轩,“舅舅……你们小心一点。”他说的迟疑。

“不至于。”叶明轩笑道,“今日我看她,并不似刻薄之人。虽然不晓得她何以要回襄阳,但到底是自家人,我们暂且相信她吧。”他叹了口气,“姜家的水深得很,这个季淑然你也看到了,阿梨在姜家活下来,比我们艰难得多。她是个坚强的姑娘,还很聪明。”

叶世杰不说话了。

半晌后才道:“话别说满,先看看再说吧。”

……

淑秀园里,季淑然攥着手帕,指尖发白,已然怒不可遏。

一次又一次,姜梨撺掇着姜元柏站在自己这边,季淑然母女反倒不能拿姜梨怎样。本是什么依靠也没有的孤女,要战战兢兢的在自己手下讨生活,如今看来,却是喧宾夺主,嚣张的不得了。

这一次姜梨回叶家,瞧着只是一件小事,季淑然却感到深刻的危机。叶世杰虽然是个户部员外郎,又怎么能与季家相比。姜老夫人敲打她,季淑然也不会蠢到听不出来。但越是这般,越是不甘心。

想想眼下姜幼瑶被禁足,成日里郁郁寡欢,可不就是拜姜梨所赐。幸亏还有个姜丙吉……想到姜丙吉,季淑然眉眼一厉。

她还有个儿子,须得为姜丙吉打算,姜梨把整个大房搅得地覆天翻,难免不会打姜丙吉的主意。姜梨留着也是个祸害。

“夫人不必生气。”季淑然身边的丫鬟,寻春上前一步,低声道:“虽然二小姐去了襄阳,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好从何来?”季淑然皱眉。

“眼下府里正是多事之秋,二小姐又精明得很,总是在老爷面前搬弄是非。二小姐走后,夫人大可以独独让三小姐和老爷多相处一些时候。老爷本就因为周世子的事对三小姐多有愧疚,此番正是个好机会。没有二小姐,三小姐和老爷相处一定更融洽。”

季淑然沉默。

的确如此,姜梨没有回到燕京城之前,姜幼瑶是姜元柏的掌上明珠。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没碰过什么钉子。姜梨回来后,姜元柏总是有意无意的流露出对姜梨的愧疚,连她看着都觉得刺眼,更勿用提姜幼瑶。而姜幼瑶自小被宠的任性,姜元柏有所偏颇,心中不悦就全表现在脸上,也不乐意主动亲近姜元柏,父女俩的关系日渐梳淡。

譬如若是从前,要是出了周彦邦这事,姜元柏绝不会如此轻易善了,至少对姜玉娥和周彦邦二人绝不会放过。

姜梨离开燕京回襄阳,想来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确实是个好机会,没有姜梨,姜幼瑶心中不会有隔阂,姜元柏也能将全部宠爱尽数分给姜幼瑶。

“况且,”寻春又是一笑,“首辅府出去的容易,进来却不简单。当初二小姐出姜府大门,八年才能回来。这位置尚且还没坐稳,就迫不及待的回襄阳,这不是自个儿犯蠢是什么。这一出去,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或者……”声音倏而压低,“或者回不来呢?”

“你是说……”季淑然一怔。

另一头的夏菡也走上前,道:“上次议郎夫人也对您说过,燕京城许多双眼睛盯着,天子脚下不好动手。可倘若二小姐去了桐乡,山高水长……发生个意外也是很自然的事。介时真要出了事,也是叶家倒霉,叶家拿不出个说法,咱们府上和叶家这回就算是真的割裂关系,端午好转的可能了。”

季淑然道:“你说的,我不是没有想过。”

“我小心翼翼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名声,到头来被她毁于一旦。因着前些日子的事,我总想着小心行事,不想却让这小贱人寻了先机。”季淑然深深吸了口气,“你们说的不错,在燕京城,我尚且还有几分顾忌,毕竟首辅家的千金小姐,一旦出事,各路人马都会出面追查。可要在桐乡,或者去桐乡的路上……”季淑然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毒,“谁也查不到,便是查到了,痕迹也早就被清理干净。叶家是有银子,可因为银子引来贼人,也是屡见不鲜。”

夏菡和寻春一块儿点头。

季淑然伸手拂上桌上的琼莹花叶子,叶子顺滑翠绿。

一直以来,在姜家,在燕京城,要维持一个慈母的名声,且因为姜梨的归来和行事都太高调,她一直无法下手。这么被动的情况下,反倒让姜梨节节胜利。

眼下姜梨忽然提出要回襄阳,大概是想要和叶家重修旧好,为自己找个靠山,却不知这么一去,无异于在战场上打仗的将军,丢掉了自己胜利的城池,转而去向一座偏远的高地发起进攻。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说的不外如是。

既然姜梨不想呆在首辅府,这也是一个机会,彻底将她驱逐出去,姜府里再也不会有姜梨的位置。

季淑然的手掐到琼英花叶片的经络之上,忽然伸手一抓,叶子被她揉的稀碎,根茎拦腰折断,碎成几片破絮,七零八落的落在地上。

她兀的站起身,道:“寻纸笔来,我要给爹写信。”

一个人难以办到这些事,要想在桐乡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还得依仗季家。

……

季淑然在这头商量姜梨离京的事时,芳菲苑里,桐儿和白雪也在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

“这个要拿……这个也要拿……这件衣裳是前些日子才新做的,必须拿走,还有这双鞋……”

姜梨哭笑不得的对桐儿道:“我不过是回襄阳,至多两三个月而已,你拿这么多东西,好似我就留在襄阳似的。”

桐儿泄气:“谁知道襄阳哪里会不会缺什么。燕京城什么都不缺,可襄阳不一定。姑娘若是没有带够东西,那里又没有,怎么能行?”又忧心忡忡的转头道:“也不知道叶家的人如何,对姑娘好不好,这么多年没见了,会不会待姑娘亲热……”

姜梨都不忍心告诉桐儿,不说亲热,叶家人怕是看到她的第一面,定然是横眉冷对的。如她这般不吃羞耻的贴上去,姜梨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有些赧然。

“姑娘没有什么特意要带的么?”白雪认真的问,“或是要做的事。这一离开燕京,再回来也有些日子。想吃什么糕点,奴婢等会子就去买,襄阳未必就有这些。”

他们把襄阳看的跟什么穷乡僻壤一般,姜梨心中失笑,桐乡是很清贫,可襄阳却一点儿也不差。襄阳多富商,光从这一点就晓得,是什么都不缺的。

不过白雪的话却是提醒了她一件事。

她笑道:“说的也是,这样吧,明日我们出门逛逛,吃点好的,也玩痛快些,毕竟在襄阳也要待很久。”

“真的?”桐儿一听,方才的担忧一扫而光,顿时欢呼起来。

白雪也很高兴。

二人都没有看到姜梨转过身,微微敛眸,神情一片陈肃。

在回故乡之前,她得去看一眼薛昭。虽然现在还不能将薛昭的尸骨带回,不能让他也回到家乡。但姜梨要去看一看他。

带着薛昭的血仇和性命,回到襄阳,不管如何,她都要去看一眼。

那是她死去的弟弟,薛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