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叶家/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很是平淡。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姜梨与明义堂的先生说明了即将回襄阳的事,就等着与叶明轩一道回去了。

姜老夫人将姜梨叫道晚凤堂里嘱咐了好几次,大约也看是看重她这次回去与叶家的关系。季淑然母女倒是破天荒的没有来捣乱,姜梨心中清楚,季淑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大约是在筹谋什么新计划,只是眼下她思乡心切,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注意这对母女了。

姜景睿时常来芳菲苑,无非就是还没打消与姜梨一道去叶家的念头。也不知他如何想的,好好地燕京城不待,成日都想着四处游玩。倒是叶世杰也来了一回,没有提襄阳这回事,只说了他近来做户部员外郎发生的事。

叶世杰成了户部员外郎开始,许多人都在观望他究竟属于哪一边。以叶家和姜家的关系,叶世杰当属首辅一派。但燕京城人都知道叶家和姜家许多年前就断开往来,猜想日后叶世杰或许会入成王一派,毕竟如今成王势力渐大。不过姜梨以为,叶世杰还是效忠洪孝帝为佳,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感觉,虽然洪孝帝眼下看着势力不丰,但这位少年登基的帝王,也不如表面看上去的简单。

日子就这么过去,转眼到了十日后,叶明轩来接姜梨,将要一同离开燕京,向襄阳出发了。

这一回,难得的姜老夫人也出府门口送行。仍旧没有看到姜幼瑶和姜玉娥的影子,季淑然笑着对叶明轩道:“一路上多多注意安全,梨儿就托付给您照顾了。”

叶明轩笑道:“放心吧。”

叶世杰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出发吧,早走一刻,多赶些路,也能早回襄阳。”

姜梨回身,对着姜老夫人微微一福,道:“父亲祖母不必挂念,待看完外祖母,我会早些回来的。”

“当然。”季淑然眼里的慈爱真切的过分,她道:“我们等着你回来。”

姜梨微微一笑,不再迟疑,桐儿扶着她上了马车。车帘放下,隔绝了外头姜家人的目光,只听叶明轩吩咐车队的声音响起。马车咕噜噜的往前行走去。

她的心里就此松了口气,随即又变得激动起来。

这是……回乡的路。

虽然不再是薛芳菲,虽然变成了首辅家的千金小姐,但她总算是,走上了回家的路。

……

从燕京城到襄阳,抓紧赶路路上不耽误的话,要一月有余。好在路不是很崎岖,都算是官道,不比青城山到襄阳危险。而叶明轩是个谨慎的人,专门雇了镖局车队来保护姜梨的安全。姜元柏也拨了些护卫,这样一来,便是再不济路上遇到了劫道的,也能全身而退。

好在这一路上,都十分平安,并未遇到什么危险。叶明轩本以为姜梨娇身惯养,走不惯这样常德路,毕竟燕京城到襄阳,比燕京城到青城山还要远。如果姜梨路上不习惯,整个车队都要慢下来,等回到襄阳,必然要比从前晚上许多。

然而姜梨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她并不挑拣,也很好伺候。住客栈也好,将就着马车也罢,从没叫过一声苦。有时候夜里找不到客栈,住在外头,护卫们去打猎烤兔子肉时,姜梨就在一边兴致勃勃的瞧着,护卫弄得不对,她还能帮衬一点。直把跟着叶明轩的小厮阿福都看的目瞪口呆,偷偷与叶明轩说道:“二小姐这样子,从前没少做这种事,看起来怎么这般熟稔?”

叶明轩也奇怪,便是他自己的儿子叶如风从小淘气,也不见得比姜梨做的更好。姜梨可是个千金大小姐,可她做起来这些事,没有半点不适,好像很习以为常似的。

问起姜梨的时候,姜梨只笑道:“我在青城山的庵堂里时,时常和桐儿去外面抓野兔吃。斋菜吃不饱,好在山上兔子不少。”

桐儿虽然心里纳闷何时有和姜梨去抓过兔子,面上却是一点儿也不显,煞有其事的跟着点头。叶明轩便不说什么了,只笑着叹气,也不知是感叹还是怜惜。

这一路上,竟然比姜梨想象的要顺利。因此,快到襄阳城的时候,也才将将过了一月。本按照计划的行程,大约是再过半月。可因为姜梨一路上没有吵闹,车队未停,走的也很快。

车队到了襄阳城门口的时候,叶明轩让人拿行令牌给守城小将们看,桐儿拉起马车帘,好奇的往外看,喃喃道:“这里就是襄阳城了啊,看着挺热闹的嘛。”

姜梨瞧着外头的风景,眼中闪过一丝感怀。

桐乡是襄阳城下的一个小县。薛怀远从前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来襄阳为薛芳菲和薛昭姐弟二人来添置东西。那时候她和薛昭每年都盼望着来襄阳,襄阳比桐乡热闹繁华多了,好吃的好玩的也多得多。只是这样的机会不常有,算起来,她嫁给沈玉容三年,离开桐乡。至于襄阳,也有七八年没见了。

眼前的襄阳,看上去还是熟悉的样子,却比七八年前更热闹,更繁华,也更让人向往。

倘若薛昭还在,他一定会大笑着拉她再去逛逛襄阳城的……

正想着,守城小将见过行令放行,车队继续朝前走去。

走了大概一柱香的功夫,车队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又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住,叶明轩的声音从马车外传了进来,笑道:“阿梨,下车吧,咱们到了。”

门房见了叶明轩,立刻打开门,并招呼小厮进屋禀告,一路高声道:“二爷回来了!二爷回来了!”

桐儿扶着姜梨跳下马车。

叶家作为襄阳城的首富,或者说,叶家的家财便是拿到燕京城也能叫得出名号。因此叶家大宅,也修缮的十分气派。据说是从叶老大人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朱门大瓦,门口的柱子上都雕刻了细细的花纹。便是连坠着的灯笼,蒙着的白纱也是江南的燕翅纱。

桐儿和白雪站在叶家的大门下,皆是瞪大了眼睛。叶家这样的豪气,和首辅府的精致风雅全然不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自然是这样简单阔气的修缮更为夺人眼球。

叶明轩道:“阿梨,还是第一次来叶家吧,怎么样?觉得还行?”

“非常不错。”姜梨笑了笑。

她和薛昭从前来襄阳城玩,也听过叶家大名,曾从叶家大宅门前走过。薛昭还感叹,若是能走进去,瞧瞧里面是什么模样就好了。却没想到,如今的她,居然能光明正大的从朱红的大门走进,一睹风采。

叶明轩笑道:“我们走吧。”

姜梨和叶明轩一道走近。

叶家的宅院,看起来比首辅府还要宽敞明亮,比起首辅府的严谨,又多了几分市井的热闹。小厮丫鬟身上穿着的衣裳料子也是上乘,和桐儿白雪穿的不相上下。足以见叶家家产丰厚。这些下人见了叶明轩纷纷行礼,见叶明轩身侧跟着的姜梨一行人,又俱是好奇的打量,猜测着姜梨的身份。

锦画堂里,此刻正站着几人。

“爹可总算回来了。”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道:“不知这回在燕京城带回了什么好东西?”

“你就知道这些。”在他身边,颇有书卷气息的妇人嗔道:“平日里府里没少你东西,燕京有的,你又不是没有。”

“妹妹莫要责怪如风。”另一位圆脸妇人笑道:“如风是孩子气了些,世杰在的话,也会如此。”

叶如风的身边,站着位花容月貌的少女,年纪看上去比叶如风稍长一些,担忧道:“不知大哥那头的情况如何?如今成了户部员外郎,可还应付得来?”

最中央站着的蓝衫中年男子一言不发,只沉默的喝茶。

正说着,忽然听见外头有小厮的声音:“二爷回来了!”

瘦些的妇人立刻喜出望外的站起身,便见锦画堂的帘子兀的被人撩开,叶明轩大笑道:“大哥,夫人我回来了!”

“爹!”少年扑了上去。

姜梨站在叶明轩身后,对于叶家的人,她也是十分陌生。不过,便是真正的姜二小姐来此,大约也是和她一样的感觉。要知道他们已经有十年未见了。

那少年是叶明轩的儿子叶如风,眼光忽然瞥到站在一边的姜梨,当即从叶明轩怀里站出来,疑惑的问道:“她是谁?”

姜梨微笑着站在叶明轩身后,瞧她的衣裳打扮,并不似下人,所以不会是叶明轩路上收的婢女。

卓氏,那个瘦高的颇有书卷气的妇人,叶明轩的夫人,瞧见姜梨,霎时间白了脸。大约以为姜梨是叶明轩在路上收的女子一类,他们富商一类多有此事发生,出去做生意的途中,隔上三五年,便带回一个陌生的女子,还有所谓的儿子。叶明轩一别几个月,儿子是不可能的,但在路上收用个女子,却不是不可能。

男人在这种事上向来粗心,叶明轩还没发现自家夫人神色的不对,姜梨却已经看了出来,也猜到了卓氏的身份。为了避免误会,只得站上前,笑盈盈的冲着卓氏叫了一声:“舅母。”

这一声舅母,倒是叫的卓氏一愣,方才的煞白脸色顿时褪去,取而代之的只是疑惑,她问:“老爷,这位姑娘是谁?怎么叫我舅母?”

叶明轩哈哈大笑,一边又冲跟着站起来的蓝衫男子,叶明辉道:“大哥,这次我不是一人回来的。你们看这是谁,可还认得出?”

众人皆不解。只有叶明辉注意到之前姜梨叫卓氏“舅母”,心中猜到几分。

“这是珍珍的女儿阿梨啊。”叶明轩笑道:“上次见到阿梨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儿,如今都是个姑娘家了。阿梨,这是你明辉舅舅,大舅母。”

姜梨笑道:“明辉舅舅,大舅母。”

叶明辉和妻子关氏都是一愣,关氏有些不知所措,叶明辉却是眉头紧皱。

屋子里一片沉寂。

片刻后,叶如风突然开了口,他鄙夷的看向姜梨,道:“她是姑姑的女儿,那个嫌弃咱们商户,把祖母气病了的大小姐?”

卓氏赶紧拉了一把叶如风,叶如风目光犀利,毫不客气,继续道:“做都做了,还怕人说什么!”

屋子里的人瞬间都沉默下来,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本来也是,叶明轩在回襄阳的时候,可对姜梨会回来一事只字未提。叶家人都不晓得姜梨会过来,此刻突然前来,都不知如何应对。要知道多年前姜梨的一番话伤了叶老夫人的心,也伤了整个叶家人的心。对姜梨,从此只当没有这个人,谁知道忽然出现。

叶明辉责备的看着叶明轩,斥责他为何不早将此事说明。叶明轩一脸无辜,却又忍不住去看姜梨的反应。

姜梨执意要和自己一起回襄阳,就应该提早料到可能会有这么个结果。叶家不会心无芥蒂,如此一来,姜梨会怎么说怎么做?

姜梨瞧着眼前的局面,面上笑容丝毫不动。

桐儿又是尴尬又是委屈,姜梨当年的事她也是知道的。虽然承认这事是姜梨不对,但自家姑娘那时候也才五岁呀,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何必抓着一件旧事耿耿于怀?按说早知道如此姑娘就不该回襄阳,在这里受这劳什子气,好心好意的回来看叶老夫人,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真气闷。

正想着,就听见姜梨柔和的声音响起:“是啊,我就是‘那个’姜梨。”

叶家人都呆住了。

叶明轩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姜梨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和和气气,笑容满面,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个笑得可爱的漂亮姑娘,这一巴掌就更加打不下去了。除了叶如风,叶家其他人都有种不知如何应对的狼狈。

这姑娘,可真是以不变应万变哪。叶明轩心里感叹,忽然想起叶世杰对她说过的“姜梨是个出人意料的人”,这句话不假。她的确出人意料,好似平常人的羞窘、狼狈和不知所措在她身上从没出现过,她总能以一种特别从容的姿态应付各种情况。

包括眼下。

叶明轩突然有些想笑,想必自己的大哥,一向沉稳端方的叶明轩,面对此种情况也有些措手不及。幸而他还知道自己叶家人的身份,便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道:“这是你二舅母。”他向姜梨介绍自己的妻子。

姜梨含笑对卓氏点了点头:“二舅母。”

卓氏下意识的回了个笑容,反应过来后有些发呆,这位小姑娘的笑容太过诚挚。当年进燕京城接姜梨,叶明辉兄弟,叶世杰和老夫人都在,她却没有亲眼所见。但姜梨的传言叶家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叶明辉和叶明轩都不可能说谎,况且在这件事上说谎也没有必要,所以大家从不怀疑姜梨是一个虚伪无情,刻薄寡恩的大小姐。但当亲眼所见后,卓氏还是忍不住觉得,或许当年的事是个误会,这么可爱温和的女孩子,怎么会是他们嘴里说的那种人呢?

“这是你表姐嘉儿和表哥如风。”叶明轩继续说道。

叶嘉儿比姜梨还要年长一岁,生的婉约大方,说实话,不像是出身商户,倒像是知书达理的官家小姐。她的眼里对姜梨有好奇,却仍旧带着笑对姜梨点头。

叶如风就没有叶嘉儿那么和气了,哼了一声就把头扭向一边,看也不看姜梨。

“你明煜舅舅过几日才得回来,现在还不在。”叶明轩道。

姜梨点了点头:“外祖母……”

“老夫人近来身子不大好,”叶明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若是知道你来,难免心情激动,等过一阵子再告诉她,阿梨看如何?”

姜梨还没来得及回答,叶如风就冷道:“别见了,外祖母见了她,万一又气病了怎么办?”

“如风!”卓氏警告他。

叶如风这才不说话了,姜梨道:“我听明辉舅舅的。”

叶明辉点了点头,又对关氏道:“你先去院子里找间空房收拾出来,让阿梨暂且住下。”又对姜梨道:“你和老二赶了这么些天路,一定很疲累了。今日就先什么都不想,住下好好休息一阵子,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姜梨一怔,叶明辉这话,说的客气却又疏离,全然像是对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还是不那么亲近的客人。她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姜二小姐和叶家的隔阂实在太深了,一时半会儿根本都解决不了。便是叶明轩与她相处了这么久,如今对她的怀疑还没完全打消,还在怀疑她回襄阳是不是姜家的主意。

真是任重而道远。

她面上浮起真切的笑容,道:“多谢明辉舅舅。”

比起两个舅舅来,舅母们表现的有些不知所措,既不能如叶家两兄弟一般疏离,又不能太过亲近,看起来十分矛盾。姜梨有些想笑,还好不必一直相处下去,等关氏给她腾出干净的屋子住下后,姜梨身边除了两个丫鬟外,就没有别的人了。

总算是安静下来。

桐儿掩上门,叶家给姜梨腾出的屋子不错,找不出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姜梨坐下来,白雪去煮茶,桐儿低声道:“姑娘,叶家的人分明是故意不让您去见叶老夫人的……”

谁都看的出来,她的二表哥叶如风话是说的难听了点,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叶老夫人身子不好,对这个外孙女,乍然间见到还真不知是何滋味。要知道今日叶家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姑娘,实在不行,见过叶老夫人后咱们就回燕京城吧。”白雪也道:“日后要是叶家人都是这样,住在这里也怪别扭的。”

叶家人是好涵养,所以非但没把她赶出去,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尚且也礼节周到。但就是这份礼节周到,才会更加让人感到不自在,仿佛在陌生人家做客似的。

“无事,初来乍到,我们彼此都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姜梨笑笑,“况且当初的事是我有错在先,叶家如此态度,已经比我想象里的好多了。再过几日吧,先等我见过老夫人再说。”

她此番来襄阳,探亲是假,见叶老夫人是假,打听薛怀远的事才是真。只是眼下不能贸然出去打听,反而惹人怀疑。便是打听了,要给薛昭翻案,也得费一番周折。叶家是她背后一棵大树,但现在,如何和叶家人打好关系,冰释前嫌,才是当务之急。

须得细细琢磨。

……

另一头,叶明轩的屋子里,卓氏正盘问他。

“好端端的,姜梨怎么会过来?你是怎么做的,也不知提前说道一声,连大哥都没想到。”卓氏来回踱步,“眼下又该如何?她住在咱们府上,外头人看见,难免多嘴。这……你真是的!”

叶明轩哭笑不得:“这怎么能怨我?她自个儿提出要回襄阳看娘,连姜老夫人和姜元柏都发话了,我能怎么着?我还能拦着自个儿侄女不让她回来?外人要是看见了,多难看呀。”

“哼,无非就是看大表哥如今成了户部员外郎,”叶如风冷嘲道:“还说咱们商人重利,我看他们姜家,当朝首辅也是一样势利眼,从前叶家无人入仕的时候就忙不迭的撇清关系,现在看叶家有门路了,就贴上来。”

“你别胡说,”叶嘉儿制止了叶如风的话,“就算大表哥成了户部员外郎,姜家也犯不着来讨好咱们叶家。燕京城有权有势的人多了去,那些人尚且还要贴着姑父,姑父哪里会因为大表哥的关系让姜梨过来襄阳?”

“一口一个姑父,姐,你是忘了吧,”叶如风道:“咱们姑父现在早就另娶她人,人家可看不上咱们叶家。你叫的这么亲热,莫不是也想赶着他们首辅府的东风,做燕京城的大小姐?”

“你!”叶嘉儿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别吵了,”卓氏头疼,“眼下已经够乱了,你俩要吵,出去吵。”

正在这时,外头有人敲门,却是叶明辉带着关氏走了进来。这下可好,除了还未回府的叶明煜外,叶家两房人都在这屋子里凑齐了。

“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刚一进门,叶明辉兜头就问。

叶明轩还是鲜少看见自家大哥这般沉不住气的模样,怔了一下,才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叶明辉皱眉,“也不提前说一声,你搞什么鬼?”

“大哥,你别跟训老三似的训我。”叶明轩委屈,“把姜梨带回来可不是我的主意,是姜梨自己提出来的。”

“她自己提出来的?”关氏疑惑。

“是啊。”叶明轩干脆坐下来,细细与其他人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在燕京城如何与叶世杰重逢,叶世杰如何提起姜梨,他如何到了姜家见到姜梨,姜梨如何提出要与她一同回襄阳。罢了,叶明轩将两手一摊,“事情就是这样,你们听听,你们能明白咱们这位侄女是什么心思?”

众人都没料到叶明轩去了一趟燕京城,会发生这么多事。更没料到姜梨回燕京城不过半年,竟也屡次成为人们议论的话头。

“她真的成了明义堂六艺榜首,还得了皇上授礼?”叶嘉儿惊讶的问,“表妹不是去庵堂里呆了八年,庵堂里无人教导,她是怎么得了第一的?”

“是啊。”叶明辉沉吟,“莫非她是天才不成?”

“世上哪有这么多天才。”叶明轩摇头笑道,“我看姜梨身上揣着不少秘密。那一日我去姜府拜访,本以为姜梨刚回燕京,有季淑然在,日子到底会过的小心一些。谁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她在姜家的地位,倒比我想的高一些。你们想想,半年时间,能到如此地步,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事。”

屋子里的众人皆是沉默,咀嚼着叶明轩的话。

“她在宫宴上好歹也帮了世杰,之前又提醒过世杰李濂的事,不管她是利用叶家也好,还是有其他打算也罢,暂时都不会伤害世杰。我去姜府,本想着亲眼见见姜梨,毕竟世杰这孩子我清楚,他说姜梨变得很不一样,那就是很不一样,谁知道去了后才发现,不只是不一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提出回襄阳,起初我猜测是姜家的意思,但我看姜元柏和姜老夫人的样子,并不知晓此事。我想弄清楚她究竟想干什么,干脆就同意了她的想法。至于回来路上没告诉你们么?走的太匆忙,也就没注意。”

安静了一会儿,叶明辉道:“你这么做也没错,既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那就先走着看看吧。”

话里的语气,却没有将姜梨当做是亲人,更像是不知来意的陌生人。

“可是二弟,”关氏忧心忡忡道:“你把她带回来,她说想要回来看看娘。但娘如今的身子经不起折腾,要是知道姜梨回来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这……你们说,还让不让她见娘啊?”

叶明轩被问住了,下意识看向叶明辉。

叶明辉沉声道:“让她见,但在这之前,得先跟娘通个气,免得吓着她老人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