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叶三/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和桐儿白雪去完惜花楼后,天色已经不早,没有再外继续闲逛,也没有去丽正堂,便直接回来叶府。

叶家小厮没人敢管她,对她出行倒是很方便,不过回去后,姜梨特意让桐儿去打听了一下叶嘉儿的情况,得知叶嘉儿还未回来。

整整一个下午,从姜梨离开丽正堂后,叶嘉儿就一直呆在丽正堂。单纯只是生意,到了傍晚,叶嘉儿也该回来了。眼下没有回来,姜梨猜测和之前叶嘉儿嘴里的“庄叔”“赵叔”有关,叶家的生意出的这点小麻烦,看来也不小。

但眼下就算她问起叶家人,叶家人也不会对她说实话,毕竟还没有“重修旧好”,对一个来做客的不是很熟的客人,这些家里事不必提太多。

还没到时候。

姜梨没有再理会叶嘉儿的事,今日见了琼枝,让她也算了了一桩心事,心里轻松许多。这天晚上,破天荒的早早就觉得困乏,便上塌休息。

一夜好梦。

也就是从这天起,叶家人突然忙碌了起来。接下来的几日,姜梨在叶府里走动的时候,见到的都是叶府的管家丫鬟,别说是叶明轩和叶明辉,连卓氏和关氏也不在。叶如风和叶嘉儿也不知哪里去了,有时候连吃饭的时候都没有人,管家干脆给姜梨做了个小厨房,姜梨每日要吃东西的时候都不必去前堂,单独在自个儿院子里吃就好了。

倒不是叶家人不待见姜梨,实在是叶家人忙的都不在府上吃饭。若非晓得丽正堂的事,都快令人怀疑诺大的一个府,并没有主人家在场。

姜梨隐约察觉到叶家的麻烦并非小事,但人都不见,便是她想打听也枉然,让桐儿去打听,叶府的丫鬟也不清楚,姜梨心中十分无奈。

这一日,天气晴好。

秋末冬初,襄阳在南边,倒是比燕京暖和一些,冬日来的也晚些。姜梨披着外裳,站在院子里,看桐儿和白雪打络子。

两个丫鬟在叶府里有些惫懒,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也没心情侍弄花草。有时候白日里只消早上把事情做好便无事可做,姜梨教她们认认字打发时间。

桐儿打了个呵欠,道:“今日叶府里又没什么人。”

说是没什么人当然不对,叶府里有的是人,只是都是下人,问起叶家的事也是一问三不知,桐儿连攀谈的兴趣都没有了。

“没有人约束你还不好?”姜梨逗她,“你可算自由了。”

“姑娘说的奴婢好像喜爱四处撒野似的。”桐儿噘嘴,“奴婢是在为姑娘打抱不平,这叶家人都不在就算了,也不提让姑娘去看叶老夫人的事,这些下人对叶老夫人更是守口如瓶,都来这么久了,姑娘连叶老夫人住在哪个院子都不知道。”

叶家人的确好似没有打算让姜梨现在就见叶老夫人似的,也不说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见,等待就这样遥遥无期。姜梨其实也可以趁眼下叶家人都不在的时候自己找到叶老夫人相见,只是这样一来,叶家人只会对她印象更差,想要修复关系也更困难。

况且如叶家人所说,叶老夫人眼下身子不好,若是见了姜梨太过激动,闹出什么三长两短就真是姜梨的罪过了。

所以姜梨也不主动去触碰那根脆弱的弦,难得糊涂。

看了看天,今日的日头很好,姜梨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老是呆在叶府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不如出去看看。

桐儿一听,立刻高兴起来,拉着白雪起身,道:“好啊,姑娘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姜梨笑道。

几人一起出了院子,门房的小厮也没有拦她,只问需不需要护卫,姜梨婉言谢绝。正在这时,突然见有一队车马在叶府门前停下。

看样子是个商队,因着马匹背上都驮着包袱,马车后面也绑着沉重的木箱。

姜梨脚步微微一顿,这是叶家的客人?

商队停下,却无护卫,只有一个马夫,还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那小厮见姜梨站在门口,诧异的打量了一下姜梨,又很快往马车那头走去,从马车上跳下一个男人来。

这男人左脸上有一道小指长的伤疤,穿着一件黑褐色的短打劲装,上身似乎有一层软甲,看上去是个贩夫走卒,脚上蹬着的靴子却是绣着金边的鹿皮靴,一看就很昂贵。

姜梨一愣,这人,正是不久前她见过琼枝后,在惜花楼后门口遇见的男人。当时这男人也多看了她几眼,姜梨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却又是真真切切的陌生人。

没想到眼下在这里遇到了。

门房的小厮一见此人,顿时将姜梨抛之脑后,惊喜的迎上去,道:“三爷,您回来了!”

叶三爷?此人是叶明煜!

姜梨恍然,原来这人就是叶家那位混蛋老爷叶明煜,也正是和自己母亲一同出生的明煜舅舅,难怪她会觉得熟悉,但又的确是陌生人。她和叶明煜从未见过,但到底和叶珍珍血脉相连,有所触动。

叶明煜大笑着和门房打招呼,也在这时看见了姜梨。他凝住目光,显然也认出了姜梨曾和他在惜花楼门口有过一面之缘,疑惑不已,问那门房:“这位姑娘是……”

门房尴尬极了,轻咳一声,道:“这位是燕京城来的表小姐,姜二小姐。”

正吃力的往府门口抱东西的叶明煜的小厮,手里的箱子顿时一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叶明煜也大吃一惊。

姜二小姐,这不就是他那位双生妹妹的女儿!要知道叶明煜对这位素未蒙面的侄女还是多有牵挂,应该算是叶家人里对姜梨稍微还留有感情的人了。当初叶明辉和叶明轩去接姜梨,叶明煜在外行商。叶大爷和叶二爷都亲眼听见了姜梨的伤人话,叶三爷却没听到。因此,叶三爷不像他的两位兄长一般对此耿耿于怀。

而且他行走江湖,本就粗犷豪气,心胸竟也比其他人来的开阔,简单地说来,就是心大,以为姜梨年纪小,说错了话不算什么。要不是后来叶老夫人因此急病,他非要不顾叶家人阻拦再去燕京把姜梨接回来。

后来叶明煜经常随船队一起出海,每年才回来一事,这才渐渐打消了接姜梨回来的念头。

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传说中的这位侄女,叶明煜险些疑心自己在做梦。姜梨来了?姜梨怎么可能来襄阳?她可是姜元柏的女儿,首辅家的嫡出小姐,怎么会舟车劳顿来襄阳?叶家人又怎么会让她进门?叶家人不是对姜梨深恶痛绝,眼前这小姑娘看样子分明在叶家过的不错?

娘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叶老二写信的时候怎么丝毫也没提起过这事?他是在做梦?

叶明煜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姜梨见她如此,反而笑道:“您是明煜舅舅吧,我是姜梨。”

叶明煜这才晕晕乎乎的回过神,他问:“姜……阿梨,你怎么会在这儿?”

“明轩舅舅来燕京,顺带去姜家拜访,我与明轩舅舅就一起回襄阳,想看看外祖母。”姜梨扫了一眼叶明煜的身后,“明煜舅舅刚回来,不过叶府里现在没什么人。”

“没什么人算了,反正他们不重要。”叶明煜一挥手,道:“阿梨,我先去放东西,见过母亲。你与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姜梨顿了顿,叶明煜倒是不客气,不拿自己当外人,不过这样也好,她一开始就打算以叶明煜做叶家的缺口,只是叶明煜迟迟不归,她也不晓得叶明煜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见到了,叶明煜比她想象的还要不拘小节,这很好。

今日也不必出门了,姜梨笑道:“好,我在前堂等明煜舅舅。不过,”她笑了笑,“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外祖母,外祖母也不知道我回叶家的事,明煜舅舅见到外祖母的时候,请别提起我的事,让外祖母激动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叶明煜又是一呆,姜梨不是说自己回襄阳就是为了看叶老夫人,但这会儿又说到现在为止没见过叶老夫人,叶老夫人也不知道她回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叶老大和叶老二这是闹得哪一出?

叶明煜只觉得脑子一片浆糊,一时也分不清个理所当然,只得应了姜梨的话,先去做事了。

姜梨回身往前堂走。

桐儿问:“姑娘,那咱们不出去走走了?”

“不走了。”姜梨笑道。出去走走也是想知道叶家发生了什么,既然叶三老爷已经回府了,那么不必出门,从叶三老爷嘴里就能得知。

看样子,叶三老爷是个好说话的人。

……

回到前堂,姜梨在桌前,白雪给煮了一壶茶,叶明煜还没过来,姜梨也不急,耐心的等着。

她的耐心向来很好,这一点,连伺候她的叶家下人们也发现了。无论等待多长时间,姜梨的神情总是平静而温和的,没有一丝焦躁。对于这个年级的女孩子来说,这很难得。她的身上没有千金小姐的骄纵之气,平易近人的像是个邻家姑娘。

但,即便是邻家姑娘,也是个旁人走不进内心的邻家姑娘。

不知过了多久,叶明煜总算回来了。

他一看见姜梨,就眼睛一亮,爽朗的笑道:“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怎么样,等久了吧?”

“不久。”姜梨也笑,“一杯茶还没喝完呢。”

叶明煜在姜梨对面一屁股坐下来,刚一坐好,立刻迫不及待的追问:“阿梨,我才从外头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突然回襄阳?”

“我已经说过了,”姜梨无奈,“我想回来看看外祖母,就和明轩舅舅一起回来了。”

“可你不是到现在还没见老夫人么?”叶明煜道。

“不是我不想见外祖母,是明辉舅舅和明轩舅舅说,老夫人身子不好,时机不对贸然令她见到我,难免动气伤了身体。我到襄阳差不多半月,一直没寻到合适的机会。”

听完姜梨的话,叶明煜面露赧然。他当然听出来姜梨的言外之意,是叶家人拦着不让她见叶老夫人,并非姜梨自己不愿。当年的事叶明煜虽然当时不在襄阳,后来也听说了,叶家人对姜梨的疏离不客气他也知道,姜梨突然回襄阳叶家,叶家总不会热情欢迎。

但叶明煜也不能自作主张现在就让姜梨和叶老夫人见面。

他讷讷的岔开话头,道:“原来如此。”

姜梨笑道:“明煜舅舅此番辛苦了。”

叶明煜笑道:“我有什么可辛苦的?我就是出去游山玩水罢了。”

叶明煜所谓的“出海经商”,其实每年并不能为叶家牟利多少,叶家人也懒得拘着他,说是做生意,确实是游山玩水。正因为玩心太大,到现在姜梨已经十五了,和叶珍珍同岁数的叶明煜都还没有成家。

这都快成叶老夫人的一块心病了,每年新年的时候叶明煜回襄阳,叶老夫人就张罗着给他找个不错的姑娘。叶明煜也躲得快,新年一过,立刻上路,山高水长溜之大吉。

“话虽如此,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胆量去游山玩水的。”姜梨笑笑,“不拘泥于世俗,随心所欲,人活一世,不就讲究个快活?见识过不同的名山大川,眼界开阔,却比整日呆在府邸内的人更加自由。”

叶明煜一听就呆住了,下一刻,心中涌起激动,几乎要将姜梨因为知音。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是胡闹,身为叶家子孙,家业无穷,不好好在家打理家业娶妻生子,非要去闯荡江湖,游山玩水,简直是不务正业。可他打从骨头缝里就不喜欢安定,就喜欢冒险长见识,就像雄鹰不能禁锢在屋檐下,烈马不可拴在马厩里。

可是叶家理解他的人,就只有一个叶珍珍,也许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原因,正因为叶珍珍当年的理解,连带着对姜梨,叶明煜也一直不忍疏离。可后来叶珍珍死了,最后一个理解他的人也没了。

却没想到,在这里,姜梨又一次说了同叶珍珍相似的话语。

叶明煜不禁感怀。人人都说叶珍珍单纯敦厚,没什么心计,不够聪明。可叶明煜以为,正是叶珍珍这样温厚的人,才能懂得质朴的真理。仔细看,姜梨的模样生的和叶珍珍并不一样,比起叶珍珍的圆润,姜梨清秀细致许多,肖似姜元柏,灵澈秀丽,也更机灵。

但她到底是叶珍珍的女儿。

姜梨瞧见了叶明煜目光里的柔和,心中一动,叶明煜对她的态度软化了,这是一件好事。

叶明煜自觉和这个侄女相处甚欢,且姜梨也不像叶明辉说的那般刁蛮势力,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见过骄纵的大小姐多了去,姜梨却温和的不得了,眉目间都是温软。但这样的温软,和他的侄女叶嘉儿又是不同。叶嘉儿稳重端方,姜梨却格外聪敏,她的眼光似乎和普通的闺阁少女不同,显得更独特一些。她是一个很有“格局”的女孩子。

不单是因为她是叶珍珍的女儿,叶明煜打心底的喜欢这个小姑娘。

他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道:“你这次回来,我也没送什么可送的给你,我的商队从海上带了些小玩意儿。”他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你是从燕京来的,这些东西算不上什么珍奇,我只是看着有趣就买了下来。不知道阿梨你会不会喜欢。”

叶明煜买东西自然是随心所欲,便是跟着海船队出海的交易也如他本人一般任性,决计不会考虑能不能发财,单纯的凭喜好。

姜梨笑道:“有趣的东西比珍贵的东西难得多了。”

“你说得对,”叶明煜对姜梨说的这句话大家赞同,叫他身边的小厮:“阿顺,去拿个箱子过来!”

还真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

姜梨笑而不语,她好好与这位明煜舅舅说些话,加深些感情,这样叶三老爷才会站在她这边,帮着她和叶家“重修旧好”。

阿顺和叶明轩的小厮阿福应该是一双兄弟,长得有几分肖似,性格却截然不同。阿福像叶明轩一样斯文精明,阿顺却如叶明煜一般粗手粗脚。很快就搬来一个红木的箱子,这样的箱子之前在叶明煜的商队里还有许多。

叶明煜令阿顺将箱子打开,笑着问姜梨:“阿梨,看上了哪个?舅舅送你。”

叶家人似乎很喜欢说这句话?姜梨心想,叶嘉儿带她去丽正堂,就说看上了那匹步便送她,这会儿叶明煜又说看上了哪样玩意儿也送她。或许这就是巨富之家,财大气粗,也十分慷慨?

姜梨低头往箱子里看去。

箱子里零零碎碎的不知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有些珍珠猫眼石,这算是值钱的。也有西洋镜,有一个木制的小盒子,按下机关,便有小人从盒子里钻出来跳舞,很是有趣。还有一个长筒一样的东西,姜梨才拿起来看,叶明煜就道:“这是万花筒,我教你如何……”

“用”字还没出口,姜梨已经熟稔的拿起来放在眼睛上,转动轴轮。

叶明煜噎住了,阿顺惊讶的看着姜梨。这玩意儿连见多识广的叶明煜第一次看到也弄不清楚如何用,姜家的表小姐倒好似很熟练似的,莫非她以前见过?可那海商不是说北燕几乎没有人知道这玩意儿么?

“你以前见过它?”叶明煜问。

“没有。”姜梨笑道:“只是在一本游记上见到有人记载过,真实的还是第一次拿在手上。”

薛昭很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喜欢背着薛怀远看杂书,不过他这种习惯倒是使得家里屯了许多孤本,姜梨也得知了不少特别的事。

叶明煜对姜梨更加高看一眼,觉得姜梨与自己十分投缘。

姜梨又拿起一块贝壳样的东西,这贝壳生的很是别致,像是孔雀的羽毛,鲜艳欲滴,仔细看,对着日光还会泛起细小的光华,波光粼粼。放在猫眼石的旁边,一点也没被比下去。

“这是孔雀羽。”叶明煜见姜梨端详着手里的贝壳,就道:“是我这次从海商队里买回来的。我看这玩意儿新奇好看,买了很多,屋里头的箱子里都是。不过回来后我问了,旁人听说这是贝壳,便开不起来价钱,我真金白银买的孔雀羽,这回大概是赔了本。”他不胜唏嘘。

姜梨不以为然,叶明煜只看到了这孔雀羽生的好看稀奇,可也不能改变这是贝壳的事实。便是再黯淡的猫眼石,也比最漂亮的孔雀羽值钱,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叶明煜大概从来不过问生意上的事,对生意也没什么见解,做出这种哭笑不得的事也实属正常。就是不知道叶大爷和叶二爷回来后看着这箱子里的贝壳是何表情了。

叶明煜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姜梨道:“正好,你既然喜欢,这一箱子孔雀羽都送你了。阿顺,等会儿把这抬到表小姐院子里去。”

姜梨还来不及制止,阿顺就立刻答应了下来,扛着箱子“吭哧吭哧”的走了,姜梨怀疑是叶明煜眼看着卖不出去这些孔雀羽,又找不到别的地方可以存放,干脆让姜梨帮他解决一些。

只是也不好拒绝。

“那就多谢明煜舅舅了。”姜梨笑道。

“不谢不谢,”叶明煜摆了摆手,“你要是不够,我那里多得是,几箱子都行。”

姜梨:“。…。”

再说下去叶明煜怕真的会把所有的孔雀羽都堆到她院子里来,姜梨道:“明煜舅舅,咱们还是说些其他的吧。”

一说这话,叶明煜突然一拍大腿,道:“你不说还好,一说我想起来了,看我跟你说了这么久,有件事没来得及问你。阿梨,前几日我在惜花楼看见的是你,没认错吧?好端端的,你去惜花楼做什么?”

叶明煜想起刚才看见姜梨的一刹那,便认出姜梨是自己在惜花楼遇见的小姑娘。那时候他还奇怪,来惜花楼找人的女子都是妇人,这小姑娘打扮的不像是妇人,形容也很平静,真是奇怪。而自己看到她时,又觉得面熟,不知在哪见过。现在想想,当时觉得熟悉,大概是骨子里的血脉在提醒他,这是自己的侄女。

姜梨微笑着道:“我也有件事想问明煜舅舅,明煜舅舅至少三日前就已经到了襄阳,还在惜花楼与我撞见,既然早就回来了,为何不回叶家呢?”

叶明煜脸色闪过一丝尴尬,抬手摸了摸鼻子,道:“我…。先熟悉熟悉环境,做点准备。”

他不明说,姜梨却懂得了。叶明煜还真是去惜花楼找乐子的,大约怕被人发现告诉叶家人,还特意从后门进。至于他为什么至家门而不入,应当是不想这么早回去,又被叶家人念叨何时成亲的噩梦才躲开的。

姜梨又不是来听叶明煜说他的风流韵事的,便点了点头,道:“我不知道惜花楼是什么,还以为是间酒楼,外面无人,就上去瞧了瞧,没想到是花楼,知道了后我就离开了,恰好和明煜舅舅遇见。”

“原来如此。”叶明煜明白了。他也没多想,毕竟姜梨特意去找个花楼逛,这话拿给襄阳城任何一个人听,哪怕是街边的乞丐也不会相信。别说是不沾污浊的首辅千金,寻常人家的女孩子也不会去那种地方。

“明煜舅舅,有一件事我也想问你。”姜梨犹豫了一下,道。

“什么事,你说。”

“明煜舅舅此番回襄阳,大约也不单单只是为看望外祖母,叶家的生意似乎出了点麻烦。连明煜舅舅也赶了回来,这麻烦应该还不是轻易能解决的了的。”姜梨看向他:“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叶明煜一愣,万万没想到姜梨问的竟然是这个。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事关叶家的生意,他稍微谨慎了点,但一直温和的与他说话的姜梨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很坚持。

叶明煜被姜梨看着,不知怎么的心里一软,想着姜梨其实也是半个叶家人,叶家这么防贼似的防着她,小姑娘心里也会难过。就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叶家的布料,每年都要送往各地的成衣铺。尤其是古香缎,你也知道,燕京城的贵人们也爱穿。”

“最近这批布料出了点问题,有人穿了古香缎做的衣裳,身上就起了很多红疹子。找大夫来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这事我们还在查,”叶明煜难得显出几分忧心忡忡的神色,“不过我敢说,肯定不是布料的问题,织造场就在襄阳,大哥二哥他们盯着,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只是这话我们说了别人也不听。”

他摇摇头,很郁闷的样子。

正说着,外头有人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有人诧异的叫道:“明煜?”

姜梨和叶明煜往门口看去,原来是叶明辉和叶明轩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