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知府/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明辉和叶明轩见到叶明煜时,皆是有些意外,叶明辉道:“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这不回来的急嘛,”叶明煜面不改色的说谎,“快马加鞭一路上水都没喝几口,哪还有时间告诉你们。”

倘若二人晓得叶明煜三天前就回来了,只是在惜花楼胡闹了三天,不知是何表情。

“你们怎么才回来?”叶明煜问,“天都黑了,府里连个人都没有。”

“我们……”叶明轩正要回答,一眼看到姜梨也坐在叶明煜的对面,到嘴的话就咽了下去。

姜梨了然,他们所说的话,又要防着她这个“外人”,不过也没什么。姜梨估摸着他们要说的应当是叶家生意的事,现在叶家生意上的麻烦她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从善如流的站起身,笑道:“明煜舅舅,你们聊吧,我回屋去了。”

叶明煜笑道:“好。”

见叶明煜和姜梨看起来颇为亲近,叶明辉和叶明轩神情古怪。

待姜梨离开后,叶明轩和叶明辉在叶明煜身侧坐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明煜先开口了,他说:“大哥,二哥,你们对个小姑娘也实在太过分了。哪有这样的,人家特意回来看看娘,结果你们不让见。说点事情还防着别人,连我粗枝大叶的都看得出来,人小姑娘心里多脆弱啊,怕是早就看出来了,难过着呢,只是不让你们知道,还强颜欢笑。我说你们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干啥还欺负小姑娘呢?”

叶明轩差点被叶明煜这一番话气的一口气没提上来,道:“我们欺负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欺负她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叶明煜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没看见人阿梨都明白了,主动回屋去。也就是小姑娘性子软,要换了我,早就闹起来了。”

“闹闹闹,”叶明轩道:“你尽快闹,你以为你还是十来岁的小公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这句话应该用在你自己身上吧!”

“你与她说过话了?”叶明辉稳重,只是问道。

“说过了。”叶明煜道:“怎么?”

“你觉得她怎么样?”

“好!”叶明煜一拍大腿,“我看阿梨不是普通官家小姐,那见识,那说话的功夫,你们都该同她好好学学。我从海船队带回来的万花筒,不是我说,换了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那是啥,也不知道怎么用,她知道啊!她还会用!我找的孔雀羽,也就她识货。最重要的是,这姑娘仗义啊!不像有的姑娘,年纪一大把,小家子气。”

“仗义?”叶明轩问:“为什么说她仗义?她帮你隐瞒什么了?”

叶明煜心里暗骂一声叶明轩真是狡猾,这都被他听出来了。叶明煜说姜梨仗义,自然是因为姜梨没有把他早就回到襄阳光惜花楼的事情说出来,也没有要说的意思。这还不仗义,这太仗义了!

叶明煜清咳两声,掩饰的道:“没什么,话说回来,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干嘛去了,府里怎么没人?”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叶明辉道:“丽正堂出了点事,我们去丽正堂了。”

“刚我还和阿梨说起这回事,这件事还没解决吗?”叶明煜问。

“你告诉她了?”叶明轩高声问道。

“啊。”叶明煜点头。

“你……你真是,”叶明轩憋了许久,才憋出一个字:“胡来!”

……

回到院子里的姜梨在桌前坐了下来。

桐儿和白雪忙着将那一箱子“孔雀羽”搬到屋里。箱子十分沉重,不过还别说,打开箱子,那些贝壳闪现的细小光泽十分耀眼,虽是贝壳,却很有与珠玉针锋的美丽。

桐儿和白雪看的啧啧称奇,姜梨却有些心不在焉。

原来叶家的生意是因此而有麻烦。叶家本就是做织造起家,这么多年,外头的生意都渐渐地减产,连珠宝铺子洪祥楼都关了。叶家的织造整个北燕都闻名,古香缎更是绝无仅有,只有叶家才能生产出来。

如果叶家的布料真的出了问题,对于叶家的生意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尤其可能一蹶不振。倘若口碑倒了,叶家的生意就算真是倒了。这样一来,便是叶家万贯家财,也要全部倒赔出去,叶家就算一贫如洗。

不知道布料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如叶明煜所说,织造场就在襄阳,又有叶明辉和叶明轩平日里盯着,这么多年都没出问题,突然出事,难道是偶然?

可姜梨隐隐有一种感觉,此事绝非偶然。别的不说,偏偏眼下叶世杰刚刚入仕,正是仕途的起点,如果叶家出了什么问题,有人要拿叶家与叶世杰做生意,叶世杰的仕途几乎就能被人掌控。

想到这里,姜梨猝然一惊,莫非真是如此,叶家生意上的麻烦,真的是被人使了绊子,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利用叶家牵制叶世杰,或者是干脆控制整个叶家?要知道叶家的财富是让人眼红的一笔财富,要真控制了叶家,至少做许多事情都易如反掌。

叶家能源源不断的提供打点的财富。

姜梨的心蓦地紧缩起来,她并非真正的姜二小姐,论起来,要说与叶家多深厚的感情也犯不着。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况且她还希望日后借着叶家的势办自己的事情,便是为了她自己,也要保全叶家。

只是敌在暗我在明,行事难以周全。

思索了几刻,姜梨道:“桐儿,明日你出府一趟,打听一下襄阳城里的几处成衣铺,要好的,问问他们近来可有古香缎做得衣裳。”

“好。”桐儿应了,问姜梨:“姑娘为何要打听这些?”

“叶家的生意有麻烦,古香缎是关键。我不知道现在古香缎有问题的事有多少人知道了,麻烦有多大。但襄阳好些的成衣铺,之前肯定和叶家有往来,关于古香缎的交易。如果现在这些成衣铺都开始不收古香缎,此事就严重了。”

还有一句话姜梨没说,古香缎的事至少在燕京城没人知道出了问题,也就是说暂时没有扩散开去布料有问题的事,如果这些成衣铺都不约而同早就不要古香缎,这其中就必然有隐情,很有可能早就被人打了招呼。

“你询问的时候,注意这些掌柜的态度。看看他们是说最近没货,还是直接告诉你古香缎有问题。”姜梨嘱咐。

桐儿认真的记下来。

做生意,尤其是与叶家做生意,当然不是一锤子买卖,有来有往,细水长流。连叶明煜都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布料有问题,掌柜的日后还想与叶家做生意,自然会帮叶家掩饰。但如果是立刻巴不得昭告全天下,直接说是布料有问题,那几乎就能确定,这些成衣铺是得了某人的意思,故意坑害叶家。

叶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呢?姜梨思忖着。

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到底眼下的线索还不多,姜梨怎么也想不出来,还是白雪劝她早些休息,姜梨才作罢。

第二日,桐儿果然一大早就遵循姜梨的主意出门去成衣铺打听消息了,姜梨让白雪也一道去,白雪力气大,路上也安全些。她自己在院子里也找不着事做,便打算去找叶明煜说话。叶家里,叶明煜算是唯一一个对他不设防的人。昨日从叶明煜的嘴里知道了这么些事,姜梨想,或许今日还能从叶明煜嘴里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姜梨不晓得叶明煜住哪个院子,只想先去前堂让小厮去请他。谁知道到了前堂,意外的发现叶嘉儿和叶如风也在。

叶嘉儿来回踱着步,很是忧心的模样,叶如风也眉头紧蹙,好像遇着了什么麻烦事。

姜梨脚步微微一顿,走了进去,喊道:“表姐,表哥。”

叶如风魅力会她,叶嘉儿见姜梨来了,浮起一个笑容,只是笑容看起来也带着些忧郁,她道:“表妹,你来了。”顿了顿,又抱歉的道:“昨日在丽正堂,赵叔和庄叔突然来了,留下你一个人,真是对不住。”

“没事。”姜梨笑道:“表姐忙正事要紧,况且我本来也想着自己一个人走走,后来逛得也很高兴。”

“那就好。”叶嘉儿道。

堂厅几人沉默了下来。叶如风对姜梨有气,自然不会主动和姜梨说话,若是平时的叶嘉儿,也会与姜梨攀谈几句,不过今日叶嘉儿看着是有心事,没顾得上姜梨,不知在思索什么。

姜梨想了一会儿,轻声问道:“表姐是为了丽正堂的事忧心么?”

叶嘉儿一愣,勉强笑道:“是啊,就是生意上有些小麻烦。”

“是古香缎的问题吧,”姜梨看着她,“现在说古香缎有问题的事,是不是许多成衣铺都知道了?”

叶嘉儿一惊,叶如风道:“你怎么知道?你偷听我们说话?”

他语气不善。

“明煜舅舅告诉我的。”姜梨看着叶嘉儿,“不过他只说有人说古香缎有问题,成衣铺有关,是我猜到的。”她笑道:“襄阳这么多成衣铺,从叶家拿古香缎的不在少数,古香缎要是真有问题,这些成衣铺拿布料的时候就会有所忌讳。”

“表妹倒是蕙心兰质,一猜即中。”叶嘉儿道。她想着既然叶明煜已经告诉了姜梨,此事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横竖姜梨都已经知道,再藏着掖着就是他们叶家小气。再说了,就算想瞒,瞒得住么?此事已经越闹越大,难以收拾,姜梨迟早也会从外面人嘴里知道的。

“叶家和成衣铺的交易不菲,如今成衣铺纷纷停下从叶家拿料,不是一家两家,而是所有,丽正堂这几日每日都有成衣铺的掌柜来停货。如表妹看到的,昨日来的庄叔和赵叔,和叶家做了几十年生意,昨日来丽正堂,也是说立刻停布料的。”叶嘉儿叹了口气。

“做了几十年生意,就是老熟人,在这个时候也落井下石么?”姜梨问。

“不能说是落井下石,只能说人之常情。”叶嘉儿倒没有心生怨气,耐着心解释道:“只是古香缎本来织造本钱就大,这些掌柜之前不说,这一批古香缎织造出来,无人购货,便是放着,对叶家来说已经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什么人之常情,就是落井下石。”叶如风冷哼一声,“从前求着咱们先供货给他们家,现在出了事,也不查查清楚,立刻就要停货,什么几十年的交情,都比不过利益!”

叶嘉儿叹了口气,没说话。叶如风话虽说的难听,却不是全无道理。这样见风使舵,的确为人不齿。更勿用论之前和叶家已经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了。

姜梨心中想的却不是此事,这些成衣铺从叶家拿古香缎,便是为了牟利。既然做了几十年生意,可见这笔生意是做的很红火的。商人做生意的目的是为了赚银子,现在即便古香缎有问题,事情还没水落石出之前,这些成衣铺都不会这么快终止和叶家的交易,因为终止和叶家的交易,也是切断了未来自己继续赚银子的可能。

有什么能让商人心甘情愿的放弃赚银子?要么是有更大的利益,要么就是有比银子更大的威胁。

“其实这一批古香缎赔了就罢了,及时止损叶家也不是没有过。怕的就是叶家古香缎有问题这件事流传出去,叶家的声誉就毁了,叶家的招牌一砸,叶家从此就难以立起来。难道百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叶嘉儿难过极了。

越是这样的巨富之家,越是注意商誉。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着不慎满盘即输,所以一直以来,叶家对于布料一直十分小心,没想到这回出了这么大岔子。

“表姐先别着急,”姜梨安慰她,“古香缎做的衣裳穿了为何会出疹子,现在还不能确定就是料子的问题。不过是以讹传讹,还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找出真正的原因,叶家的冤屈就能洗涮,声誉也能回来了。”

“说的容易,”叶嘉儿摇头,“我们怎么也找不出原因,织造场出的古香缎分明是没有问题,可各处的成衣铺,古香缎做成的成衣都出了问题。”

“也许不是古香缎的原因呢,”姜梨道:“也许是那些成衣铺的原因。”

“一处还好说,全襄阳的成衣铺总不会出问题吧。”叶嘉儿道:“我知道表妹想说什么,想说叶家被人陷害,可是叶家在襄阳虽然算不上官家,但平日里也无人敢招惹,谁有这么大胆子陷害,有这么大胆子的人必定身居高位,这么害我们,图的又是什么呢?”

“那襄阳除了叶家以外,还有没有别的织造场?”姜梨问。

叶嘉儿摇了摇头。

那就不会是生意上的对手了。

姜梨叹气,二人正说着,叶明辉兄弟三人过来了。见叶嘉儿和姜梨正在说话,叶明煜就招呼道:“嘉儿,阿梨!”

“明煜舅舅。”姜梨对他点了点头。

叶明辉看向姜梨,似乎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说话了,道:“阿梨,前些日子没让你见老夫人,老夫人身子着实不好。你来襄阳也有半月有余,老夫人身子渐渐好转,今日你就与老夫人见上一面吧。”

姜梨惊讶,见一边的叶明煜目露满意,这才明白,想来是叶明煜在一边帮腔,说动了这兄弟二人,叶明辉才下定决心让姜梨现在就见叶老夫人。

倒是一个意外之举。

其实姜梨并没有那么迫切的想见叶老夫人,不过既然别人提出来了,她当然从善如流的答应,便适时地露出一丝高兴,道:“太好了。”

叶明轩和叶明煜瞧着姜梨,姜梨的开心不似作伪,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他们忙于丽正堂的事,但也并没有放松对姜梨的观察。俱服侍姜梨的叶家丫鬟们说,姜梨这些日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安静得很,脾性也温软。叶家两兄弟渐渐放下心来。

“那现在就走吧。”叶明轩道。

姜梨颔首。

正当几人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关氏和卓氏匆匆从外面赶来。生意上的事关氏和卓氏管得少,但偌大一个叶府,所有一切上上下下都要打点,关氏和卓氏平日里也很忙。叶家很特别,管家权力并非集中在一人之手,而是关氏和卓氏共同管家,看起来她们妯娌关系也相当不错,否则早就为权争得不可开交。换句话说,倘若在姜家让季淑然和卢氏共同管家,姜家一定早无宁日。

关氏道:“老爷,佟知府派人过来了。”

“佟知府?”叶明辉疑惑,“他派人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关氏显得有些着急,还没说完,便见外头来了一队官差,皆是腰佩长刀,毫无顾忌的直闯前堂,问:“叶大老爷叶二老爷可在?”

叶明轩道:“在,官爷何事?”

“佟大人请你们走一趟,”为首的官差道:“两位老爷,请吧。”

“走?去哪?犯了什么事?”叶明煜不怕官,立刻站出来道:“为何单单请了他们二人?这是唱的哪一出?”

那官差上下打量了一下叶明煜,叶明煜穿的如个贩夫走卒一般,身上颇有些江湖气,也不知那些人认没认出这是叶三老爷,还是根本就觉得叶明煜无足轻重,只道:“在下只是做事的,这些问题,还请两位老爷与佟大人说道。”却是有些嚣张。

姜梨觉得奇怪,以叶家的家业,虽然不至于人人忌惮,却也绝不是任人欺负。作为地方官的所谓的佟知府,完全没必要对叶家这么不客气。官差向来都是看碟下菜,这种态度,一定是因为佟知府传递出了叶家不足为惧的信息。

佟知府为何要这样,好似有恃无恐似的。

叶明煜还要闹,被叶明辉伸手拦住。叶明辉是叶家长子,自来比旁人沉稳一些,对官差拱了拱手,道:“既然官爷办事,我们走一趟就是了,还请我与家人吩咐一下。”

他先是看向姜梨,道:“本想带你看看老夫人,不曾想中途出了此事。阿梨,只能让你再等一等。”

“没什么。”姜梨笑道。

他又看向叶明煜,道:“明煜,你不管府上生意,那你就护好叶家就行了。丽正堂有什么事,交给嘉儿和如风处理,此次也是他们姐弟二人一个锻炼的好机会。至于我和明轩,不要告诉老夫人我们去见佟知府了,切记。”

卓氏看向官差:“官爷,这……我大哥和夫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这你问我也不知道。”那官差问叶明辉:“叶大老爷,可交待清楚了?交待清楚了就走吧。”

叶明辉不再说什么,又稍稍安慰了一下关氏和卓氏,让她们放心,自己和叶明轩很快回来,就和这队官差离开了。

官差们走后,叶家人都一时无措。

这事来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叶嘉儿喃喃道:“我爹和大伯……他们没事吧。”

“没事的。”姜梨安慰她:“明辉舅舅都说了,很快就回来。”

“不是的。”叶嘉儿摇头,“大伯从前从来不会说这些话,更不会交待什么,今日他却特意交代丽正堂的事要我和如风来管……他是感觉到了自己不会太快归来……他有这种预感。”

这倒也是,叶明辉后来那番话,话里的安排,好似已经笃定了他暂时不会回到叶家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卓氏道:“好端端的,佟知府怎么会找上门来?”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派来官兵来家里接人,怎么看都不是好事,总不能是佟知府请他们喝茶说话。

“一定是为古香缎的事。”叶如风咬牙,“之前成衣铺压着,穿古香缎出事的人也少,但眼下……其他成衣铺都不再和丽正堂往来,古香缎的事迟早流传出去,百姓们知道此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知府为了安定百姓,定会拿叶家开刀。”

姜梨这回对叶如风当刮目相看了,她以为叶如风颇为孩子气,容易冲动,又喜怒都表现在脸上,不比叶世杰聪明。眼下看来,叶如风也有个清晰的头脑,能一眼看得出事情始末。

叶家孙子辈的三人,并不是平庸之辈。叶世杰才学通达,在做官上颇有天赋。叶嘉儿大方稳重,镇得住场子,叶如风也还有几分聪明。叶家如此,不会落败,有叶家做靠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表哥说的不错。”姜梨道:“我猜测也是因为丽正堂的事。”

叶如风哼了一声。

“不过这位佟知府,是不是叫佟知阳?”

“你怎么知道?”叶明煜问。姜梨是燕京的小姐,从没来过襄阳,知道襄阳知府的名字,着实令人意外。

“他有个妹夫,”姜梨笑道:“在燕京城做钟官令。”

“钟官令是做什么的?”叶家是商户,对官员的职位品级,都不甚清楚。

“是主管铸钱的。”姜梨解释。

叶家人这才明白。叶明煜道:“没想到你连他妹夫都知道,阿梨,佟知阳不算什么大官吧。”

“不算。”姜梨笑道:“我在姜家,难免会听到一些。”

她在心里暗暗想着,佟知阳有个妹夫,在燕京城最钟官令,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妹夫,是右相手下的人,和李濂走得很近。

说到底,佟知阳可以说,也是右相手下的人。

……

襄阳一处院子里,屋中有人在说话。

“大人,佟知阳已经动手了。”陆玑道。

姬蘅坐在椅子上,正在看卷轴,闻言动作一顿,道了一声:“早了点。”

“在下也觉得早了点。”陆玑抚摸着胡子,“说是直接冲到了叶家前堂里抓人,动静还不小。现在事情瞒也瞒不住,整个襄阳都知道了。”

“意料之中。”姬蘅笑了一声:“做给李濂看,动静不能小。”

“听说当时姜二小姐也在。”陆玑道:“不过姜二小姐没动作,这回的计划,姜二小姐大概插不上手,不会出什么乱子。”本来按照常理,姜梨肯定能个是插不上手,没办法力挽狂澜,但前后几次都被姜梨砸了场子,陆玑的心里也不敢太过肯定了。姜二小姐可不能用常人视之。

“不一定,”姬蘅一笑,眼波流转分明,他将手上的卷轴放到一边,“不能小看她。”

“已经很不敢小看她了。”陆玑笑道:“只是叶家一事,李濂早已开始筹划。眼下叶明辉和叶明轩不在,叶家就是一盘散沙,那个叶明煜起不了多大作用。古香缎有问题的事一旦传了出去,丽正堂不保,下一步,叶家就会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李家的机会就来了。”

“陆玑,不要把人都当成傻子。”姬蘅轻轻晃着手中的折扇,金丝牡丹随着他手上的动作盛开流转,晕染出一大片摇曳的美丽。

“李家的主意,并不是天衣无缝,也未必就没有人想到。”

“戏没唱到最后,不敢说精彩。”他笑的温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