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闹事/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叶明辉兄弟走后,叶家都暂时有些沉寂。

叶老夫人的身子不好,如今连床都不能下,谁也不敢把这事告诉她,卓氏和关氏还得强作笑颜照顾叶老夫人,不能被叶老夫人发现端倪——好容易叶老夫人的病情有所好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关于姜梨所说的佟知阳的妹夫,在燕京城的钟官令,除了让人诧异姜梨对这些人做什么官的记忆都十分清楚外,并未受到叶家人的关注。

姜梨内心却不这么想,李家和佟知阳,只需要一个钟官令就能扯上关系,这么近的渊源,很难不让她多想。

只是对叶家人说起这件事,只怕叶家人也不会相信。

等回到自己院子后,姜梨便坐在屋子里冥思苦想。

桐儿和白雪不敢打扰她,悄悄退到屋外。因为叶明辉和叶明轩的事,叶家下人也显得沉默多了,整个府邸一瞬间闷了许多。仿佛有张看不见的阴霾笼罩在人人心头,让人轻快不起来。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虽然叶家出事人人都不想见到,但对姜梨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要融化一块坚冰,什么都不做让它慢慢化开不是不可以,但耗费的时间太久。而她最缺的就是时间,倘若这一次叶家出事,她能起到一分力,能帮叶家摆脱危机,只怕此事过后,之前的隔阂大多都会烟消云散。

那时候,与叶家“重修旧好”,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然而眼前首先要弄清楚的是,关于叶家古香缎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姜梨隐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到目前为止,她只是怀疑此事和右相李家有关,却没有证据。

只能等叶明辉兄弟两回府后再做商议了。

……

叶明辉和叶明轩,当天夜里并没有回府。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也都销声匿迹。起初关氏和卓氏还在府里惴惴不安的等着,三五天过去,连个音讯都没有,两人再也按捺不住,亲自去衙门见佟知府,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可佟知府见也不见关氏,只让身边的师爷出来和关氏打机锋,说的也是叶大爷和叶二爷在衙门做客,只是事情还没做完,等做完后,自然会回家。

饶是关氏平日里做事八面玲珑,面对这滑不溜秋的佟知阳也束手无策,回头与卓氏抱怨道:“我连佟知阳的面都没能见上一面!更别说问起老爷和二弟,我看佟知阳分明就是故意的,他早就知道我会找上门,这才避而不见!”

卓氏胆子小一些,闻言忧心忡忡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呀,把爷们儿拘在衙门里,不知他们过得怎么样?不会对他们私自用刑吧?我听过去有官老爷把人留在牢里,就是为了折磨的。”

这话被叶明煜听到了,当即大喝一声,怒道:“用刑?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大嫂二嫂,你们等着,佟知阳不是不见吗?我他娘就闯进去!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看他见不见!”

关氏和卓氏连呼不可,可叶明煜哪里是她们能拦得住的人,直接从门外挑了一匹骏马扬长而去,看样子是要找佟知阳算账。

叶明煜身上江湖匪气颇重,不晓得世上之事并非事事都能用拳头解决。得了消息赶到前堂的姜梨看到的就是关氏和卓氏正吩咐人去追叶明煜,也不晓得能不能追的上。

叶嘉儿和叶如风也赶了过来,得知了来龙去脉,叶如风二话不说便道:“我去找三叔!”

“如风!”卓氏拉住他,“这时候你就别去添麻烦了!眼下府里一个男丁也没有,剩下的都是弱质女流,这可真是……真是,哎!”

叶嘉儿也十分为难,见姜梨站在一边,便走过来,低声道:“表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吧。”

“的确。”姜梨点头,“我来叶家之前,不晓得叶家会有这些麻烦,还以为叶家在襄阳生活的很好。”

“叶家的确在襄阳生活的很好,但那是几个月前。”叶嘉儿苦笑一声,“可你看现在,人都说盛极必衰,莫非我叶家到了该衰落得时候了?”

叶嘉儿的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失落,虽然她素日里大方得体,可到底年纪轻轻,乍然遇到此事,尤其是大伯和父亲都被抓走了,现在不知情况如何,多少也会被影响。姜梨瞧见她眼底的青黑,这些日子,应当都是没睡过一夜好觉。

“人定胜天,哪有应该不应该的时候。况且叶家又没作恶,老天爷会善待叶家的。”姜梨安慰她,安慰的话一出来,自己也有些想笑。老天爷才不会因为一个人好就善待她。前生她薛家满门哪个不是一生正气光明磊落,却落得个伶仃下场,老天从来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

她定了定神,对叶嘉儿道:“表姐别说丧气话,依我看,大伯二叔他们在衙门,不至于出什么事。倘若真要对他们不利,大可以早就说明,这样藏着掖着,反倒像是在做交易。我猜佟知阳一直不肯让婶婶们见他们,就是为了待价而沽。”

“待价而沽?”叶嘉儿不解。

“生意场上不都有这样的事儿么,很多生意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个拉扯的过程,互相胶着,彼此一点点的让步,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这时候就看谁的筹码更重,筹码更重的人有恃无恐,有耐心耗得起,另一方一旦慌乱沉不住气,下意识的就会先让步,让的更多。”

叶嘉儿恍然,道:“你是说,现在佟知府与我们叶家就像在做一笔生意。佟知府不让我们家人见父亲和大伯,若是我们家人心中牵挂沉不住气,便会主动退让,这时候佟知府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能接受。”

“正是这个理。”姜梨笑道,叶嘉儿很聪明。

“可是,佟知府究竟要与我们做什么生意?”叶嘉儿还是不解,“他扣着咱们家人,又是想做什么?”不知不觉,叶嘉儿遇到问题已经习惯性的和姜梨商量。毕竟关氏和卓氏不管生意上的事,叶如风又到底稚嫩了些,放眼望去,屋里能说得上话的,竟只有姜梨。

“这就要看佟知阳开出来的条件是什么了。”姜梨道:“放心,倘若佟知阳真的有交易之心,过不了多久,他总会开出自己的条件。等着就是。”

叶嘉儿见姜梨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不由自主的,也慢慢镇定了下来。她面上这才微微缓和了些,打趣道:“不过表妹怎么口口声声都直呼佟知府的名字,这要是被人听到了……”

“他只是个知府,”姜梨眉眼弯弯的一笑,带着几分天真的无谓,“我爹可是首辅。就算我站在他面前直呼其名,不管他心里怎么不满意,都只会夹着尾巴做人。”

叶嘉儿一愣,叶如风也朝姜梨看来。

虽然早知道这位表妹过去的“丰功伟绩”,但来到叶家的姜梨总是温和体贴,让人觉得和传言中的刻毒嫡女搭不上关系,久而久之,人都会觉得,姜梨脾气很好,性子极软,但这一刻,她说起佟知阳时候的轻蔑,却被叶嘉儿和叶如风真真切切的看在眼中。

姜梨是真的瞧不上佟知阳。

姜梨的确瞧不上佟知阳,但并非是因为佟知阳只是个知府的原因。这位佟知阳靠着自己的妹夫才做到知府的位置,也是沾了自己夫人的光。他表面十分惧内,却又在外面养了个外室,还生了个孩子。

县丞年末要去同知府校评,薛怀远两袖清风,不像其他县丞给佟知阳送银子,佟知阳就故意找薛怀远的茬。薛昭看不过去,想抓抓佟知阳的小辫子,不曾想得知了这个秘密,便拿此秘密威胁佟知阳,不让佟知阳再找薛怀远麻烦。

薛怀远还不知道薛昭这回事,只是奇怪后来几年佟知阳怎么不找他麻烦了。其实当时若不是薛昭误打误撞发现了佟知阳的秘密,薛怀远这个县丞能做得了几年还很难说,以佟知阳的心胸狭窄,肯定会找个借口让薛怀远丢官帽的。

姜梨对佟知阳这样的人嗤之以鼻,没想到撞上叶家的又是佟知阳,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关氏对卓氏道:“怎么去追老三的人还没回来,莫不是没拦住吧?”

“极有可能。”卓氏有些紧张,“三弟的武功好,咱们府里的护卫都比不上,他那时一心想着找佟知府算账,想必走的很急……可别是惹了什么祸事。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可不能再出问题了。”

“不行,我得去衙门走一趟。”关氏匆匆起身,“府里的护卫怎么可能劝得住老三,老三那个性子……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卓氏道。

二人才将将起身,却见门口,阿福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这些日子他和阿顺都在丽正堂帮忙,府里用不上。

“阿福,你这是怎么了?”卓氏大吃一惊。

姜梨看去,只见阿福衣裳都被扯坏了大半,破破烂烂的堆沓着,脸上不晓得是吃了拳头还是挨了巴掌,青青红红,嘴角似乎还有血迹。头发更是凌乱的不成样子,看样子,像是在哪里与人打了一架。

“大夫人,二夫人,不好了。”阿福喘了口气,他说这话的功夫,便停了一下,仿佛说话也十分吃力,半晌才继续道:“丽正堂、丽正堂被人砸了。护卫拦都拦不住,掌柜的被人包围了起来,阿顺还在那头护着,那些人进来就砸东西,砸的什么都停不下来,连丽正堂的招牌都给砸了。夫人,您还是去看看吧!”

他一口气说完。

“丽正堂被人砸了?”卓氏差点晕了过去。

“可不是。”阿福扯了扯衣裳,“小人若不是个子小溜得快,便不能回府来报信了。那些人砸红了眼,丽正堂的人一个也不许出去。”

“阿福,”姜梨问:“来砸店的都是些什么人?”

丽正堂是叶家的产业,襄阳城没有人不知道叶家的。敢来丽正堂砸店,胆子不小。

阿福这会儿也顾不得问这话的是不是需要提防的表小姐,立刻回答:“就是些普通老百姓。”

“哪里来的刁民,敢在丽正堂撒野,活的不耐烦了!”叶如风勃然大怒,“怎么不报官?”

“官差都把咱们老爷给抓进去了,少爷,还报哪门子的关。”阿福哭丧着脸回答。

姜梨问:“那他们是为了什么砸店,无缘无故的,丽正堂有没有招惹他们,他们怎么会来找麻烦。”

“听说是因为古香缎的事。”阿福的脸色也有些凝重,“来的老百姓说,穿着咱们的古香缎做的衣裳起疹子,如今襄阳的成衣铺都不接古香缎了。可卖出去的古香缎还在祸害人,前些日子,有人穿了古香缎,没了。”

死人了?

叶嘉儿兀的捂住嘴,身为商户的女儿,她清楚地知道,一旦“古香缎会害死人”的传言流传开去,叶家就真的没有翻身的可能。

而现在,这个传言已经流传开去。

卓氏和关氏几欲瘫倒。

叶如风紧紧握着拳头。

阿福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不知为何,竟然生出几分凄凉。眼下叶大爷和叶二爷都被请到衙门里,叶三爷前去找人也不知现在如何,叶老夫人卧病在床,剩下一屋子的人,叶如风尚且稚嫩,其他人都是弱质女流。可叶家的危机来势汹汹,可怎么办才好?

“我去丽正堂。”叶如风道。

“如风,你现在去能做什么?”卓氏阻拦。

“娘,我不去又能做什么?丽正堂是祖宗一手打下来的基业,不能毁于我们手上。现在屋里只有我是男子,我要去。”他道:“我必须去。”

卓氏怔怔的松开手。

姜梨却很有几分欣赏,虽然叶如风的确看着不怎么成熟,但他能认清自己的责任,却是很难得的品质。关键时候从不退缩,这一点,和薛昭倒很像呢。

她的目光,蓦然柔和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姜梨道:“不用怕,我来想办法。”

“你……”叶如风正要开口,叶嘉儿已经拉起姜梨的手:“我也去。”

……

丽正堂此刻,外头正是一片混乱。

街道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周边其他商铺们的掌柜都斜倚着门口看戏。过去丽正堂占着襄阳这块最好的地,生意好的不得了,难免令人眼红。同行相轻,便不是同行,也多有妒忌。眼下见丽正堂倒霉,表面同情,内心却不胜欢喜。

总见不得人好似的。

阿顺拦在门口,他虽然个子不高,但这些年跟叶明煜走南闯北,多少也会些拳脚功夫,也生出一些江湖人的匪气。丽正堂门口这会儿没被踏破,正是因为他指挥者护卫拦着。即便如此,挨着门边的柜子都被砸了个彻底,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被撕碎的布料,人群群情激动,还不断地有新的人涌来。手里举着木棍棒子。

双拳难敌四手,再这么下去,他也快拦不住了

阿顺心里叫苦不迭,倘若叶明煜在这里还好些,大约也能唬的住人。可叶明煜偏生在这会儿消失了,他一个人纵然再使尽全力,也不可能拦得住不断涌来的人群。

人群里有大户人家派来的家丁,也有看起来并非富户的普通百姓,皆是一脸愤怒的叫嚣着。

“叶家人谋财害命,古香缎穿死人啦!”

“奸商叶家!叫叶家当家的出来!”

“叶家人不得好死!”

叶家在襄阳乐善好施,从不坑蒙客人,还是第一次遭此恶名。阿顺听得头晕眼花,有人撩起自己的袖子,让周围人看自己胳膊上细细密密的红疹,引来周围纷纷惊呼,于是砸店的动作越发狂野。

叶嘉儿一行人刚到丽正堂,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关氏和卓氏没有来,关氏去衙门寻叶明煜了,卓氏留在府里等消息,姜梨临走前,把从姜家带来的随行侍卫全部叫出来了。

幸亏姜梨叫了侍卫。因着一行人刚刚走到丽正堂,就有人看到他们,立刻道:“叶家小姐和叶家少爷来了!”

“呼啦”一下子,人群全都往这头跑过来,来势汹汹,阿顺见状心中暗叫不好,却见姜梨身后的侍卫“唰”的一下齐齐亮出刀来。

首辅家的侍卫,比叶家的侍卫看起来要不苟言笑的多,随便拿出来唬人还是可以的,至少看起来不比来叶家抓人的衙门官差差。人都欺软怕硬,见这么多凶神恶煞的护卫,下意识的就顿住了。

心有怯意,不敢上前。

阿顺和掌柜的这才松了口气,要是少爷小姐,还有京城来的表小姐今日在这里出了事,他们做下人的可就难辞其咎了。

侍卫们护着姜梨几人往丽正堂里走去,那些闹事的百姓还想跟着,又惧怕侍卫们手里的长刀,只得亦步亦趋的围过来。

待退到丽正堂门口,姜梨往门里一看,里头已是一片狼藉。钱掌柜拿着一方帕子捂着额头,渗出血血迹,大约是被拿什么东西摔得。看来这些闹事的人是突然来钱,打了丽正堂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大家……”叶如风鼓起勇气道:“切莫激动,冷静一点。我是叶家少爷,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叶家不会逃避责任……”

这话没说完,一个鸡蛋就“啪”的往叶如风头上砸来,被姜梨的侍卫一挡,否则叶如风就会被砸个满满当当。

“什么不会逃避责任,你们的古香缎穿死人,你们害了人命,还想赚襄阳百姓的钱,你们赚的是黑心钱,拿的是命债!”

叶如风一下子脸涨得通红,过去说起叶家,襄阳人人称赞,他这个少东家,自然也是倍受尊敬。可如今像是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百姓们眼中的鄙夷真真切切。他们讨伐他。

年少的男孩子不曾经历过这种事情,有茫然,也有不解,更有的是一种灰心意冷。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人情冷漠,冷暖自知,可也太冷了。

叶嘉儿比叶如风年长一些,虽然心疼弟弟,此刻也顾不上安慰叶如风,站出来道:“各位,我不知道古香缎穿死人的说法从何而来,这件事我们还没查清楚。叶家在襄阳城做生意做了这么多年,商誉都是有目共睹,我们不会欺骗你们的。”

可这话,立刻被吵嚷的声音淹没了,姜梨甚至看见有人弯腰捡石头子儿,要往叶嘉儿身上砸。

姜梨赶紧拉了一把叶嘉儿,让她藏在侍卫身后。

“谁说古香缎会穿死人的?”略带冷意的清脆女声,并不高昂,却仿佛很有穿透力,清晰地传到众人耳中。

众人朝前看去。

便见不知哪里来的豆蔻少女站在侍卫身前,衣裙是深深浅浅的青碧色,格外干净,眉目秀丽温柔,明澈可爱。

或许“首辅千金”和“商户小姐”之间,身份的转变,连气味也会稍有不同。那些百姓敢于朝叶嘉儿扔石头,面对这看起来温和的小姑娘,却不敢口出恶言,仿佛有所忌惮似的。

也许是姜梨身上,有一股无所忌惮的“气”。

“你是谁?古香缎有问题,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你看我们身上!”那男子或许是要臊一臊姜梨这样的小姑娘,一把撸起袖子,给姜梨看细细密密的红疹子。

或许以为姜梨会失措之下挡住眼睛,但姜梨只是神情平淡的瞥了一眼他光裸的胳膊,就像是看一只茶杯,一个碗,一盏油灯似的,没有任何波动。

“哦。”她淡淡道,随即从袖子抽出一把短短的匕首来。

周围的人群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这小姑娘一言不合就拿刀,不会是想杀人吧?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叶家杀人,可心里也清楚,光天化日之下,叶家是不会杀人的。

“表妹——”叶嘉儿急急想要劝阻。

却见姜梨将匕首横在手下,“刷拉”一声,干脆利落的割下一块袖子上的布。

她随手将布料扔往撸起袖子的男人那头,男人下意识的接住。

“诸位不妨看看,我穿的也是古香缎。可我的身上,却没有起这样的疹子。若是不信,哪位嫂子随我进来验明即可。”姜梨道。

叶嘉儿和叶如风一呆,他们不知道姜梨身上穿的这件是古香缎。今日走的这么匆忙,谁还会注意姜梨穿的是什么。不过姜梨来襄阳的时候,古香缎已经出事了,连丽正堂都不再出售古香缎,姜梨也没能拿到一匹半匹,这必然是她在京城买的。

姜梨瞧见百姓们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心中微微放松。

这件衣裳还是她带来襄阳的行礼中发现的,昨日桐儿为她找衣裳,看见了恰好与姜梨说道,姜梨心中一动,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古香缎价值不菲,买得起的百姓至少不是穷苦人家,但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多是买来送礼,送的礼出了问题,自己又花费了这么大一笔银子,这些人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没有什么比亲自穿在身上更有说服力了,姜梨曾听薛怀远说过:刀不砍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疼,百姓们的话,感同身受的去想并不容易,但你若是要百姓们相信你深知他们的滋味,许多事情就能解决。

没有人来验看姜梨的手臂,也许是因为姜梨的表情实在坦荡,让人不得不相信,那截袖子下的手臂,也如她的脸庞一般洁白。

也有不信姜梨说的话的百姓,拿起被割裂的那半截袖子仔细看看,最后不得不点头:“确是古香缎。”

姜梨笑了:“你看,若是古香缎真有问题,我总不会自己穿在身上,自寻死路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人群里有人嘀咕,“万一你是叶家找来的托儿,为了银子替叶家做戏,一条命算的了什么。”

姜梨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的桐儿就气炸了:“胡说八道!我们家小姐的命可比银子值钱多了!”不过她嘴紧,却没有说出姜梨的身份。

襄阳人没有见过姜梨,不晓得姜梨是谁。听叶嘉儿叫姜梨表妹,以为姜梨是叶家的远方亲戚,过来投奔叶家。

姜梨道:“我的确犯不着做叶家的托儿,我的命,说不准比这间丽正堂还要值钱呢。”

“你到底是谁啊?”有人嘲笑的问:“难道你是公主吗?”

说到“公主”二字,却让姜梨的脸色微微沉敛,很快,她就扬起嘴角,只是嘴角的笑容,却带了几分讥诮。

“我不是公主,我是燕京首辅,姜元辅的嫡出女儿,姜二。”她道。

人群中的嘲笑渐渐渐渐寻不出踪迹了。

姜梨的笑容也彻底冷淡了下来。

丽正堂的对面小茶楼上,有漂亮的红衣青年一边喝茶,一边侧头看戏。

青衫文士陆玑站在对面,看着丽正堂此刻的情景,微皱眉头:“没想到姜二小姐会为叶家出头。”

姬蘅一手支着下巴,一手轻摇折扇,折扇合成窄窄的一条,这样漫不经心摇晃着,隐约能见细小的金丝。

“佟知阳的计划成不了了。”他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