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化解/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丽正堂门口,姜梨从容的站着。

“姜元辅的嫡出女儿”这句话一出来,人群霎时间沉寂下来。

襄阳到底不是燕京城,远在襄阳的人,听到有人在燕京城做官已经很是仰望,更不要说是文人之首的元辅。这时候人们才想起,当初叶家的小女儿叶珍珍,可不就是嫁给了如今在做首辅的姜元柏。只是后来叶珍珍死了,叶家和姜家十几年来也不见得往来,襄阳的人渐渐也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眼下姜梨主动提起自己的身份,又想到叶嘉儿之前唤姜梨的那声“表妹”,再看姜梨穿着打扮气度谈吐也不像是小门小户的姑娘,来闹事的百姓们就信了七成。

“你是姜家小姐,也不能仗势欺人哪!”人群中有个瘦长脸的男子道,说完这句话,他就躲在前面一个壮汉的背后,似乎想要藏起自己的脸。

“对啊,怎么能仗势欺人呢!”

“姜家这是要护着姻亲叶家,官商勾结,沆瀣一气!”

瘦长脸的一句话,顿时又把人群点着了。叶嘉儿担忧的看向姜梨,叶家出事就罢了,人们把叶家和姜家联系在一起,给姜家也泼上脏水,姜元柏可是在燕京城做大官儿,要是招来麻烦,这可如何是好。

叶如风也紧皱眉头。

姜梨动也不动,只是含笑的站在原地,既不气急败坏的马上反驳,也不惊慌失措的当做默认。她的笑容入水般平淡,目光温柔,但仿佛有看不见的威严,让人对上她的双眼,便不自觉的安静下来。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姜梨这才开口,她道:“我们姜家,对自家女儿都不客气,我父亲最是公正清明,何来包庇一说?”

众人这才想起来,这位千金小姐多年前可不是因为杀母弑弟被送往庵堂,这么说,姜元柏的确不是一个会包庇亲人的人。

不过她就这么提醒别人想到自己的恶事,真的好么?

叶嘉儿和叶如风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疑惑。

姜梨才不介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她只是问:“敢问大家,古香缎有问题一事,是从何处得知的呢?”

“成衣铺都在说!”最前面一个妇人回答道:“眼下襄阳都知道了,佟知府都带叶家老爷回衙门审案去了!”

审案?

姜梨心中冷笑,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心中越是清明,她面上的笑容也越是真挚,只是道:“我倒不知道,织造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衙门管了。”

这话没头没脑的,有人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梨含笑开口:“襄阳城里最大的官儿大概就是佟知阳这位知府大人了吧。我看,佟知阳官儿当得太大,连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都忘了。”

她对佟知阳直呼其名,周围的百姓都惊了一惊,没想到女孩子竟然如此胆大狂妄。可转念一想,她便是当着佟知阳的面叫其名字,也没什么不敢的,毕竟背后有个元辅老爹撑腰。

“死了人该佟知阳管这不假,可我从没听过织造出了问题,还该他这个知府管。若是全都在襄阳便也罢了,叶家的古香缎,并不只是卖给襄阳人,燕京也多是达官贵人在穿。如你们所说,古香缎穿死了人,又不是偶然的事,我想除了襄阳的古香缎有问题,别的地方古香缎也有问题。”

“那燕京城的太太小姐们,若是也被古香缎所害,掀起的波浪也就大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关乎整个北燕百姓的生死,就掌握在一个小小的佟知阳手里,我看他好大的胆子!”

最后一句话,话音加重,十分严厉,倒叫人心中不由得一凛。

阿顺一听,简直要为这位表小姐拍案叫绝了。本是叶家的麻烦,被姜二小姐三言两语说道,好像成了一件好事,而姜梨更绝的是倒打佟知阳一耙,这会儿骂佟知阳骂的更狗似的。让他心里爽快极了。

阿顺和叶明煜都像是江湖人,看不惯佟知阳那副官僚拿腔作调的样子,偏偏叶家还不能得罪佟知阳,谁让人家是襄阳最大的官儿呢?可姜梨就敢说,敢骂,敢压!

就是不知道这些话传到佟知阳耳中时,佟知阳是什么感受。

姜梨这一番话出来,果然震住了不少人。一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姜二小姐,这事不该佟知府管,应该谁管呢?”

“当然是燕京城的织室令管了,全国的织造问题,全都归织室令管。如你们所说,叶家的古香缎有问题,就该写明问题,由知府送往燕京织室令,织室令会下派官员来襄阳彻查此事。”姜梨道:“佟知阳倒好,直接把人抓起来审案了,却一点儿不提上报给织室令的问题,他这是想干嘛啊?我看,他才是想包庇叶家吧!”

对面的陆玑看的叹为观止,只道:“这位姜二小姐,颠倒黑白的本事可真是教人惊讶!”

“岂止颠倒黑白,你看她仗势欺人的手法,用的也很熟练。”姬蘅道。

姜梨说完此话,人群中有些茫然,有些恍然。他们都是百姓,便是有做官儿的,也就是个芝麻绿豆官,哪知道燕京城的这些官职管什么。织造这一块儿更是不明白,姜梨说的一板一眼,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有人问:“姜二小姐,织室令真的能管这些事?”

“你脚下的土地,是北燕的土地。这些百姓,都是天子的子民。官员就是为民办事,织室令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解决织造这一块儿出现的问题,当然会做事。只是现在佟知阳很奇怪,非但不将此事上报,还想自己解决,这么大的事儿,他解决的了吗?”姜梨语气里,恰到好处的带了一丝不屑。

“佟知府为什么不上报此事啊?”

“那就不清楚了。”姜梨意有所指,“也许佟知府在襄阳做官久了,连基本的官令职申都不清楚,心怀天下,什么都想亲力亲为呢。”姜梨笑得真诚,“这样的好官,等我回燕京,务必得告诉父亲,让他知道还有这么个人,放在襄阳做个知府,实在是大材小用。”

人群一下子哄笑起来。

姜梨话里的讽刺谁都能听得出来,傻子都知道,这位佟知府只怕要倒霉了。姜二小姐看起来可不是个好惹的人,她要是把此事告诉姜元柏,姜元柏当然能明白佟知阳越权的事。

“佟知府忧国忧民,想要自己审案,我们却不能让他累着。”姜梨打趣,“我已经将此事写信回襄阳,我父亲接到信后,会亲自找织室令说明,想来不久后,织室令的人就会过来襄阳。”

“真的啊?”

“我以姜家小姐的身份,向你们发誓。”姜梨笑笑。

她眉眼弯弯,这么一笑,仿佛春暖花开,让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知不觉得柔和了起来。

“我想诸位此番,并不是为了砸灭丽正堂而来,而是为了此事有个解决之道。凡事按规矩办事,倘若是叶家的过错,叶家当然得认,但织室令没来之前,叶家也不想为莫须有的罪名承担责任。今日前来的各位,眼下天色不早,也多辛苦,我们能做的,会努力做到。桐儿,”她吩咐丫鬟,“那些银票出来。”

姜梨道:“还请诸位帮我一个忙,你们买过的古香缎,为了留存证据,希望能收回。当然了,收回的时候,也会赔偿你们银两,除了原本古香缎的买价以外,也有一些赔偿。此事我们都尽力求得一个圆满的结局。不过还请各位多给叶家一些时间,请相信叶家,毕竟过去几十年,叶家从没出过问题。”她道:“以过去的情谊,请求眼下这个时候的信任,不算过分吧?”

她说的很认真。

认真的女孩子很美丽,而她提出解决的办法也很美丽,银子更美丽。说到底,今日这些人来,目的也无非是求财了。真有问题,叶家不是大夫,也不能管他们身上的红疹好转,最多也就是得了银子找个大夫治好。

姜梨软硬兼施,这些人也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最重要的是面对首辅的女儿,他们也不能怎么样。

而且姜梨还把原因推倒佟知阳身上去了,如果佟知阳早些上报给织室令,叶家的问题早就解决,哪还能拖到现在。

有人就道:“那就这样吧。姜二小姐,可一定要让织室令的人早些来襄阳啊。”

“是啊,可拖不得。”

姜梨道:“放心吧,各位,将你们穿过的古香缎交给我们吧,这些也要交给织室令。我怕不交给织室令,佟知府又要亲力亲为了。”

百姓们大笑起来,这会子再也没有之前的敌对,纷纷爽快的去找用过的古香缎给姜梨了。

姜梨给叶嘉儿使了个眼色,叶嘉儿马上吩咐下人们去准备银两和人手,心中也舒了口气。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是事,权当是破财免灾了。要不是今日又姜梨将局面控制住,还不知会出多大的乱子。叶明辉临走时特意交代了丽正堂交给她们姐弟,要是叶明辉和叶明轩回到姜家,看到的是一个狼藉一片的丽正堂,她和叶如风才没脸见人。

想到这里,叶嘉儿心中充满了对姜梨的感激。

叶如风神情复杂的看着姜梨,打从小知道了姜梨对叶家的恶言,又知道了她“杀母弑弟”的斑斑劣迹,叶如风就对姜梨厌恶有加,不愿与之为伍。没想到今日却是姜梨替叶家解了围。虽然她搬出了姜元柏的名号,也算仗势欺人,但她的淡定和从容,却是自己所没有的。

这人……真是让人无法喜欢,也恨不起来。叶如风心里纠结着。

对面的茶楼上,姬蘅看着窗外,问:“这出戏如何?”

陆玑“啪、啪、啪”的鼓起掌来,道:“我今日才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能有这么大能耐,若非亲眼所见,我只会以为是别人杜撰的传说。”

“是啊。”姬蘅轻轻吐出一口气,“十五岁,就能单挑大梁唱大戏了。”

“她这番应对的好,却不怕京城里的姜首辅得知此事怪责与她。”陆玑道:“姜元柏可是只老狐狸,滑头的很,这样的麻烦躲避还不及,不想她的女儿倒是乐意用权。”

“你没发现?”姬蘅用扇子点着窗户,“她就是故意抬出姜元柏。”

“嗯?因为姜元柏是首辅,佟知阳会有所忌惮?佟知阳背后可是李家……”

“这就对了。”姬蘅玩味的一笑,“姜二小姐就是要姜家和李家对上,矛盾激化,无法调和。”

陆玑一怔:“为什么?”

“那就看她图的是什么了。”

正说着,陆玑突然“啊呀”一声。

不远处的街道,女孩子站在屋檐下,目光精准无误的穿过人群,落在这件茶坊的窗口。

“被发现了。”姬蘅笑着摇了摇扇子,“糟糕。”

姜梨正带着桐儿往外走。

好容易暂且解决了丽正堂的麻烦,姜梨想吩咐侍卫去打听一下叶明煜那头的消息。这个佟知阳看起来有恃无恐,她好歹是姜元柏的女儿,就算看在姜元柏的粉上,佟知阳也会客气几分。

谁知道才刚刚走出丽正堂,姜梨便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着自己,随着直觉往上看,却看到了一袭熟悉的红袍,和那只轻轻摇着的金丝折扇。

姬蘅?

他怎么在这儿?!

姜梨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姬蘅不会是跟着自己到襄阳?但应该不会,且不说自己这次回襄阳的名义是为了探望叶老夫人,便是自己行为有什么疑点,堂堂的肃国公,也不至于日日都盯着自己。这位肃国公深不可测,是个做大事的人,不会这么无聊。

不过……姜梨瞧了一眼那茶楼的小窗,从窗前看去,丽正堂的一切都尽收眼底。这位肃国公最爱看戏,想必这出戏的从头到尾都没错过,更或者说在姜梨到来之前就已经先到了,他早就知道丽正堂有被砸这么一出,特意来看热闹的。

真是讨厌。

姜梨深深吸了口气,无论这位肃国公目的是什么,她都必须上去与对方见一见。探探底,到底对方是来做什么,若是互不相交,他自然可以看戏,不插手就行了。若是有所冲突……她会权衡,看着办的。

姜梨嘱咐了桐儿和白雪几句,独自往茶楼走去。

“来了。”陆玑扶了扶胡子,“大人,不瞒您说,我现在,还有点儿怕这位姜二小姐。”

“怕什么,”姬蘅把玩着折扇,“小姑娘而已。”

“姜二小姐不是普通的小姑娘,”陆玑也笑,“恩威并施,官场的那一套,她做的顺手无比。把姜元柏的作风学了个十成十,只是我不明白,她不是在庵堂里呆了八年,八年时间没在姜元柏身边,怎么也如此精通官场规矩。倒像是姜元柏手把手教过她似的,难道只要是亲生骨肉,自然就会继承这一点?”

姬蘅瞥了他一眼:“那也不是寻常人能继承的了得。”

在外人看来,姜梨的手腕看上去实在不可思议。不过虽然她没有跟在姜元柏身边八年,却真真切切的跟在薛怀远身边数十载。薛怀远是清官、好官,可桐乡也不是没有阿谀谄媚,溜须拍马的坏官。薛芳菲和薛昭看过的官场之术,比平常人看的更多,而且因为官职不大,感触更深。

两人正说着,就见引路的小童在外敲门,姜梨进来了。

姜梨一进门,就见到了姬蘅和上次在金满堂堂会上看到的青衫文士。

“真巧,”姬蘅装模作样的开口,“在这里遇到姜二小姐。”

这人这时候偏做出一副很意外的模样,姜梨心中不置可否。以姬蘅在皇宫各处都安插眼线的做派来说,只怕来襄阳的第一天就已经摸清了襄阳的动静。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位蛇蝎美人的眼皮子底下吧。

不过对方要做戏,她也只得佯装不知的跟着做下去,笑道:“我也很意外,会在这里遇到国公爷。”她疑惑的问,“不知国公爷来襄阳,所为何事呢?”

姬蘅笑盈盈的看着她,半晌后吐出两个字:“公事。”

什么都没说,但也等于什么都说了,至少不是为了她而来。姬蘅这人有个特点,他不说真话,他说的话就像他那双迷人的眼睛,没几分真心。但他也不说假话,至多不说就是了。

姜梨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她并不希望这位国公爷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她要做的事,不能被外人知道,也不希望被外人知道。尤其是这位国公爷,可能与成王有不少的关系,成王兄妹是她的仇人,她绝不与仇人为伍。

只能耐心周旋了。

“叶家好像有麻烦。”姬蘅看向窗外不远处的丽正堂,“如果不是因为你,丽正堂就化为废墟了。”

他说归说,偏语气里还带了一点遗憾的态度。姜梨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怎么国公爷好似很希望丽正堂变成废墟似的?”

“没办法,”姬蘅很伤脑筋的回答,“我爱看戏。”

这话真是让人没办法不生气,姜梨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国公爷真是好兴致,什么都能当出戏。”

“但是像二小姐这样精彩的就凤毛麟角了。”姬蘅回答的一本正经。

“我与国公爷一样,”姜梨笑的切齿,“不做戏子。”

“那真可惜,”姬蘅惋惜,“我还想着这次在襄阳遇见你,又有好戏可看。”

“什么?”姜梨看向他。

他漂亮的眸子里光华流动,仿佛漩涡一般诱的人跌倒沉迷,似笑非笑道:“有一种预感,姜二小姐在襄阳,会唱不少好戏。”

“国公爷来这里不是所为公事的吗?”姜梨笑对,“怎能玩物丧志?”

“戏太精彩,舍不得错过。”他盯着姜梨,眼睛眨也不眨的道,唇齿之间都有挑逗的味道。

姜梨心中大骂姬蘅不要脸,姬蘅如今二十来岁,可姜二小姐只是个青涩的小姑娘,他居然也能毫不在意的以美色诱人。当初薛芳菲出事,燕京人人骂薛芳菲恃美放荡,可怎么就无一人斥责姬蘅,恃美行凶!

姜梨盯了姬蘅一会儿,突然道:“国公爷听到了吧,我刚刚在丽正堂门口骂了佟知阳。”

“听到。”姬蘅点头。

“国公爷以为,我骂的可对?”姜梨想要套出姬蘅的态度,眼下姜梨猜测佟知阳是受了李家的指使,姬蘅可认识李家的小少爷李濂,姜梨想知道,姬蘅是不是知道此事和李家有关,他过来襄阳,会不会插手此事。如果姬蘅插手,事情就难办多了。

“姜二小姐叫我观戏不语,”姬蘅含笑道:“我不知道。”

这人,软硬不吃,滴水不漏,真叫人泄气。

姜梨道:“国公爷如果一直能观戏不语就好了。”

姬蘅但笑不语。

姜梨便自顾自的说开:“佟知阳有个钟官令的妹夫,钟官令是右相小儿子李濂的人,说起来,这位佟知阳还是右相的人。还真是不敢小瞧呢。”

姬蘅握着扇子的手微微一顿,看向姜梨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深思。

陆玑却吓了一跳,姜梨连这个都知道?这点弯弯绕绕的事情,就算是姜梨的父亲姜元柏未必都记得,姜梨不可能提前得知这些事,也不可能去查姜元柏才有的官员薄,她怎么知道?

姬蘅:“看来二小姐对这些了如指掌。”

“因为我爹是首辅啊。”姜梨轻声道:“咱们姜家,树敌不少,一个不小心就着了别人的道。右相李家和我爹可是死对头,死对头的兵马有什么人,可得记好了,否则不明不白被小卒算计,可算兜头祸事。”

姬蘅笑了:“有姜二小姐在,我看姜家不会被算计,还会绵延百年。”

“国公爷说笑,”姜梨道:“右相背后的势力可不小,我们哪敢鸡蛋和石头碰。”

她的眉目间,带了些灵动的狡黠,语气虽然温和有礼,步步都是试探。和姬蘅打机锋,一点下风不落。陆玑有些吃惊,倘若此刻坐在这里的是个中年人,或是青年人,他都不会如此惊讶。但偏偏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还是个闺阁千金。

她很聪明,有手腕,说话义正言辞,却有官海的滑头。讲义气,狡诈,也不怕姬蘅。

真是个特别的小姑娘,和姜元柏一点儿也不像。

“哦?”姬蘅挑眉,“刚才你在门口斥责佟知阳的时候,一点不害怕。”

姜梨嫣然一笑:“那是为了百姓啊,为了百姓,别说是佟知阳,就算是右相李仲南来了,我也不怕。”

陆玑差点拍案叫绝!

论起说官话,他自认见识不少,可这小姑娘一套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脸不红心不跳,坦荡磊落的样子,竟让人无言以对。

姬蘅也无言以对。

不知过了多久,他“嗤”的一笑,不只是讥嘲还是真正觉得姜梨的话好笑,他道:“二小姐令人佩服。”

“不过此番多少都会被右相迁怒了。”姜梨叹息一声,“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右相不会迁怒你的。”姬蘅笑了,“为了百姓。”

姜梨道:“那最好了。”她站起身,拍了拍袖子上方才没来得及拂去的尘土——在丽正堂里因来闹事的百姓而蹭上的——对姬蘅道:“方才看到国公爷在此,才特意上来打声招呼。现在招呼已经打完了,表姐表哥还在忙,我得去帮忙,就不陪国公爷闲话。”她客客气气的冲姬蘅福了一福,“告辞。”

姬蘅没有送她的意思,淡笑回答:“姜二小姐走好。”

姜梨微微一笑,从容的从茶室里出去了。几次三番面对姬蘅,虽然仍然警惕,却能看得出来,她应对姬蘅,已经一次比一次从容。

这个小姑娘成长的很快。

姜梨出了茶室,往楼下走,心跳的很快。

方才那句话,她说“此番多少都会被右相迁怒了”是试探,而试探的结果是,佟知阳针对叶家的事,果然和右相有关。因为姬蘅说“右相不会迁怒你的”,却是默认了李仲南的存在。

姜梨垂眸,李仲南掺和进来,难怪佟知阳胆子如此之大。不过那又如何?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将事情闹大,拉着姜家的大旗,彻底隔绝右相和姜家微妙的平衡,也绝了成王想要拉拢姜元柏的可能。

就让成王与姜家成为势不两立的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样一来,姜元柏才能破釜沉舟,才能毫不犹豫的,正大光明的,理直气壮地对成王发起进攻。

这就是她的目的。

屋里,陆玑望着楼下姜梨渐行渐远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姜梨给他大大的上了一课,才十五岁就有这份心机谋略,不知再过几年,又将成长到何种令人仰望的地步。

“上当了。”姬蘅突然开口。

“什么?”陆玑一愣。

“原来刚刚是在套我的话。”姬蘅想到了什么,突然笑起来,“佟知阳不是她对手。”

他道:“小姑娘挺精明。”

------题外话------

阿梨公关满分~

每次遇到国公爷都变成怼人狂魔_(:зゝ∠)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