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外室/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离开后,回到了丽正堂。她没有告诉叶嘉儿自己去见了肃国公,对于襄阳的人来说,肃国公这个名字也太过遥远,亲眼见过的人寥寥无几。要是姬蘅走在大街上,旁人只会惊讶天下竟有这么漂亮的男人,却也不会想到他的身份如此。

况且,姬蘅的出现,让整件事情更加复杂。还没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前,姜梨不打算告诉叶家。便是告诉叶家人,也得等叶明轩和叶明辉兄弟两回来之后,细细商量。

等将那些拿着古香缎前来讨银子的百姓们一一安顿好,天色已近傍晚。姜梨一行人回到叶府,关氏已近回来了,和卓氏得知了丽正堂已经没事的消息,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叶明煜却没能一起回来。

“老三性子冲动,等我过去的时候,已经闯进了衙门大堂,听人说嚷着要见佟知府,被衙门里的官差拿下了。那些官差人多势众,老三不敌。我想见见佟知府,向他求个情,却连人也没见到。守门的官差告诉我,要想见人,至少得那些银子,我出来的匆忙,哪里带了银票。只得拿些银票,明日早上再去,希望老三没吃苦头才好。”

“还要银票?”叶如风恨恨道:“这些狗官!”

姜梨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不是人人都如薛怀远一般两袖清风,越是小的官,却是享受权利带来的好处,不然怎么会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之说。

“世道如此,”卓氏叹了口气,“咱再凑凑吧,总不能放着老三不管。”

“确实如此,”叶嘉儿也道:“好在他们想要的是银子,这就好办了。”

“嘉儿,你不知道。”关氏叹了口气,“叶家此次古香缎出事,已经赔了不少银子。成衣铺停止与咱们做生意,又是一笔不晓得损失。人心贪婪,怕的就是这些人贪心不足,索求无度,当咱们叶家是银库。一旦开了这个口……要想将你大伯和爹捞出来,就要费不少功夫。”

叶家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对人心的贪婪也看的清楚。只要佟知阳从叶家尝到了甜头,一个叶明煜都能用一大把银子来赎回,对于叶明轩和叶明辉,不让叶家伤一回元气,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叶家就如一块肥肉,佟知阳盯了这么久,总算找到了下手的机会,怎么会让到嘴的鸭子飞了?

姜梨笑了笑:“其实也不必担心。”

屋里众人都朝她看来。

大家都知道,今日丽正堂最后安然无恙,多亏姜梨站出来说了一番话。虽然她年纪比叶嘉儿小,也从未打理过生意,可看她的样子,做的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周到。

“不用凑银子,我看佟知阳很快就会放了明煜舅舅。”

“为什么?”叶如风皱眉问道。

“因为我父亲是姜元柏,”姜梨道:“他怕了。”

……

佟府的书房里,佟知阳猛地把手上的书扔了出去,高声反问:“姜元柏的女子儿?她怎么会在襄阳?”

佟知阳生的矮胖圆润,小眼睛大蒜鼻,即便在府里,也穿着锃光的官袍。此刻他却像是生出勃然怒意,正对着手下发火。

“小的也不知道,”手下唯唯诺诺的答道:“本以为会不会是叶家的人让人假扮的,可元辅府的侍卫不容作假。襄阳城有去过燕京的人亲自看了,说的确是姜二小姐不假。姜二小姐的确现在在襄阳,住在叶家。”

佟知阳愣了,他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叶家和姜家十几年前都断了往来,姜梨不都不认叶家人了,怎么会突然来襄阳?”

“这个,听说是叶老夫人病重,姜二小姐来探望的。”

佟知阳一脚踢开地上的板凳:“他们这是骗鬼呢?这么多年没消息,怎么会突然变得重情重义?”

“这也就罢了……老爷,那姜二小姐还站在丽正堂的门口,说,说……”手下吞吞吐吐起来。

“说什么?”

那人犹豫了一下,便将姜梨站在丽正堂前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给了佟知阳。他记忆力倒是不错,一个字儿不落,包括姜梨提到的织室令,也包括姜梨奚落嘲讽佟知阳的言语。

佟知阳听完,面色青青白白,憋了许久,才吐出两个字:“混蛋!”

被一个小辈这么不留情面的嘲笑,对佟知阳这样装腔作势的虚荣人来说,无异于被扒了衣服上街游行。不得不承认,姜梨的讽刺一个脏字儿也不带,却是戳心窝子的尖锐。更可气的是,面对这样的嘲笑,佟知阳还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姜梨是姜元柏的女儿,姜元柏是当今首辅,他这个知府对比起来简直是草芥。不仅不能反驳,还得讨好着这位千金小姐,即便只是表面上的讨好。

“老爷,原本对付叶家十拿九稳,谁知道中途杀出个姜二小姐。姜二小姐可是姜家人,那……眼下是不是要重新打算?”

手下的话,让佟知阳也思考起来。他的妹夫不久前让他找个机会对付一下叶家,说是叶家的事办好了,这个知府也能有升迁的机会。佟知阳能做到知府,全都是靠这个妹夫提拔,妹夫在燕京城给贵人做事,有的是门路。佟知阳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一切按照妹夫的计划行事。只等着叶家被作弄的凄凄惨惨,走投无路,才会给叶家一条早就计划好的最后生路。

当然了,佟知阳本身也眼馋叶家这一笔巨财,他不敢妄想独吞,且叶家的商号在北燕都有名,不是那么轻易能吞的了的。现在好了,有了妹夫,有了燕京城的贵人在背后做靠山,佟知阳的胆子就打了起来。借着这个机会,既能让自己得到升迁的机会,又能大赚一笔叶家的银子,何乐不为?

一切都做的好端端的,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个姜梨。

佟知阳猜测,在妹夫最初的计划里,大约也没想到和叶家已无往来的姜二小姐会突然来到襄阳,还给叶家出头。甚至搬出了织室令,佟知阳自然晓得织室令是什么,天高皇帝远,他能在襄阳城称王称霸,但到了燕京的官儿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样下去不行。”佟知阳在屋里来回走了两圈,道:“去拿纸笔。”

手下连忙去寻了纸笔来,佟知阳抹去额上的汗,看着面前的纸笔,还在想该如何下笔。

这件事姜梨的出现已经超乎了计划之外,姜梨既然敢当着丽正堂的面说出给姜元柏写信的事,可见姜元柏的态度,和叶家并不是全无感情。如果姜元柏因此迁怒于他,不说自己的妹夫,自己这个小小的知府怕是做不成了。荣华富贵固然可爱,但赔了夫人又折兵就不可爱了。佟知阳决定写信问一问妹夫,或者让妹夫让那位贵人拿主意,至少告诉他下一步该如何走,否则单靠自己,走错了路,可就悔之晚矣。

正匆匆写着,手下忽然想起了什么,道:“老爷,那叶家三老爷现在还被关着,是要放还是不放?”

在最初的计划里,叶明煜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他没有掺和叶家的生意,叶家的生意他也一窍不通,所以没有特意交代要如何叶明煜。只是叶明煜自己找上门来,佟知阳也不介意抓他一抓,至少惊慌失措的叶家人带着一大笔银子来赎叶明煜,对他来说也是一笔意外之财。可是眼下情况不同,能少给自己惹麻烦就少惹麻烦,无缘无故让那位姜二小姐更加记恨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

“关什么关?还不赶紧放了!就说是一场误会,手下人自作主张,与我无关!”佟知阳骂道。

手下忙出去复命了。

佟知阳站在屋里,越想越是气急败坏,然而境况容不得他耽误,就如姜梨所说,已经写信回去襄阳告诉姜元柏,自己就得改紧追上,立刻写信给妹夫,让他想想对策。

真是飞来横祸。

……

叶明煜在一个时辰后回到了叶府。

叶家人见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俱是喜出望外。关氏问叶明煜可伤着哪儿了,叶明煜也只摇头没有。那些官差虽然抓了他,他也不是好惹得,没给对方苦头吃。至于想要怎么样他么,到底还是叶家的三老爷,况且他江湖上的朋友不在少数,真是有什么问题,指不定谁有麻烦。

“我还以为明日得拿银子去赎你呢。”卓氏松了口气,“回来就好。”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叶明煜挠了挠头,“那些官差起初对我恶声恶气,还说要让我吃苦头,晚上突然对我恭敬了起来,还道歉说只是一场误会,就把我放了回来。我还以为古香缎的事情已经澄清了,没想到大哥二哥还没回来。”

屋里众人就都看向姜梨。

“你们看阿梨做什么?”叶明煜道:“这事和阿梨有关?”

“这事确实多亏了表妹。”叶嘉儿便将姜梨在丽正堂门前做的的事情娓娓道来罢了,道:“佟知府应该是忌惮姜家的关系,才将三叔这么快就放了出来。”

叶明煜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一层关系,看着姜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虽然他不记恨姜梨,但对姜家一直也没什么好感就是了。姜元柏那样早就续弦,姜家和季家门当户对,打心底,叶明煜也瞧不起姜家的自私冷漠。可今日若非是姜家的名号,丽正堂可能已经没了。被自己厌恶的所救,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从前叶家人总说,当初就不该把叶珍珍嫁给姜元柏,要是叶珍珍嫁给普通人,或许命运又是不同。但叶珍珍要真的嫁给普通人,没有姜家的名声镇着,叶家又能撑得住几时?过去那些年,不是看在叶珍珍是姜夫人的关系,叶家怕也不会如此安生。十几年过去了,眼见着姜家和叶家再无往来,这些人就立刻蠢蠢欲动。

说到底是树大招风。

姜梨看出了叶明煜的不自在,便笑道:“没什么,人都是欺软怕硬,佟知阳这人胆小如鼠,偏偏又贪婪,做事瞻前顾后。自然能为姜家的名号所震,其实要是换一个心狠手辣的,未必就能如此结果。”

“你倒像是很了解佟知阳似的。”叶如风忍不住开口。

“从头到尾佟知阳都没露面,一直让旁人来做事,可见是个胆小之人,他这样顾全稳妥,怕是只会等胜券在握,尘埃落定之后才会现身。”

叶明煜点头,突然问:“阿梨,你果然同你父亲写信了?”

姜梨在丽正堂前说,自己已经想襄阳的事告诉姜元柏,让姜元柏上报给织室令。由织室令下派人马。叶明煜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你父亲……真的会为此事出头?”

在叶家人看来,姜元柏应该不会为这样的小事出头,在姜梨看来,姜元柏不出手的原因,却未必是因为小事,而是牵扯到右相的缘故。虽然姜家和李家是对头,但这么多年一直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平衡,若是从前,姜元柏也不是不敢和李家直接对着干,但现在右相背后有成王,姜家做事就要更小心一些。

要是为了叶家得罪成王,姜元柏肯定不会出手。

姜梨摇头:“没有。”

叶家人都惊讶的看着他,叶嘉儿问:“那么,表妹是唬佟知府的了?”

“那倒不是。”姜梨道:“我虽然没写信给父亲,却写信给了叶表哥。叶表哥如今是新上任的户部员外郎,织室令那头也不敢慢待与他。况且我还告诉叶表哥,尽管用我父亲的名义,织室令就会更加重视,我想,织室令一接到上报,就会立刻派人来襄阳的。”

大家都没想到姜梨会这么说,叶如风不自在的问:“你怎么能让大哥用你父亲的名义?”

“宫宴上,我与表哥一起接受陛下授礼,旁人都知道我和叶表哥的关系。我看父亲的关系,对叶表哥也多有欣赏,想来同僚问起的时候,父亲也不会避讳。既然燕京城的人都以为叶表哥和父亲是一路的,不如让他们误会到底。有名号不用,岂不是白费?”

她这理所当然的态度,倒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姜梨利用的不是自己父亲,而是个陌生人似的。

“你就不怕给你爹带来麻烦?”叶如风问,“你自作主张,回到燕京城,你爹也不会饶过你。”

“那又如何?”姜梨微微一笑,“木已成舟,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姿态,着实让叶家众人哑口无言。

姜梨心中却清楚,做这一切,除了有心想帮叶家以外,她就是要让成王和姜家断开可能结盟的可能。就是要让姜元柏和右相的裂痕不可修复。这样一来,她才有可趁之机。

至于回到燕京城后会被姜元柏如何迁怒,那就是日后要考虑的事了。为了对付永宁和沈玉容,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哪怕是她的生命。

佟知阳背后如果真的有人,自己的出现应当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必然要写信求助,但在这之前,姜梨给叶世杰的信已经出去了。在佟知阳得到具体的对策之前,想必织室令的人已经到达襄阳,一切就不是佟知阳说了算。

这个时间上的先后,恰恰就是机会。

“所以放心吧。”姜梨笑道:“我想佟知阳最近不会轻举妄动,倒是那些收回来的古香缎,务必好好保存。我穿在身上的古香缎没有问题,可见出问题的古香缎是最近才有的,或者说是襄阳才有。怎么想都觉得不是偶然,等织室令的人来,大约就能查清楚。”

叶嘉儿点头:“我也是这般想的。”

等又说了一些这几日的安排,叶家众人才纷纷散去休息。姜梨走在后面,叶明煜在前,她叫住对方:“明煜舅舅。”

叶明煜停下脚步:“怎么了?阿梨。”

“借一步说话。”

叶明煜随姜梨来到叶明辉的书房,姜梨让桐儿在外把手,道:“明煜舅舅走南闯北,应该有些朋友吧。”

叶明煜闻言,大笑起来:“不错,我的确有很多朋友。”

“这些人应当都是会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之人,明煜舅舅,我想有件事,必须要由你,或者你的朋友来做。”

叶明煜见姜梨脸色严肃,不由自主的也收起笑容,道:“什么事,阿梨你说。”

“襄阳城的人都知道,佟知阳惧内,虽然此人贪婪无度,在男女一事上却十分干净,连花楼都不曾踏入半步,正因如此,他夫人才愿意让娘家人拉扯他,让他坐这个襄阳知府。”

说起男女一事,连叶明煜都有些不自在,偏看姜梨一脸坦然,好似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叶明煜只好在心中给姜梨找理由,毕竟姜梨在庵堂里呆了八年,清心寡欲,懂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对男女一事看的十分平淡,也是自然。

这就是脱俗吧!

想的有些远,叶明煜又听见姜梨道:“不过佟知阳私下里却不如表面看上去的规矩,他有个外室,就安置在离襄阳城不远的城边,他给外室买了一栋宅院,那外室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啥?”叶明煜吓了一跳。这等秘事,他从来没听过。要知道那佟知阳畏妻如虎,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舅舅不必惊讶,”叶明煜如此讶然,倒让姜梨有些无言,她说:“那外室生的年轻貌美,很得佟知阳喜爱。加之他自己府里的夫人只为他生了两个女儿,佟知阳心心念念想要儿子,外室便一举得男,更是佟知阳的心尖。每隔一阵子,他都要去看望这对母子。”

叶明煜惊得下巴都合不上:“你、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要知道,当初薛昭就是拿捏着佟知阳的这个把柄,才没让佟知阳继续为难薛怀远。那时候佟知阳也才得了外室的儿子,如今算算,也有五六年了。姜梨打听过,这五六年来,并没有佟知阳在外有外室的传言出来,可见佟知阳隐藏的很好。她还特意托人去城边看了下,那对母子果然仍在。

在这对母子上,佟知阳长情的可笑。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叶明煜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阿梨,你来襄阳还不到一月,这些事,我大哥他们在襄阳呆了几十年,从来没听过。”

姜梨说出来的秘事,叫别人听了,定会大吃一惊,或许还会认为姜梨在说谎。叶明煜不会认为姜梨说谎,但他百思不得其解,姜梨又不是襄阳人,为何对佟知阳的事知道的如此清楚。不止如此,还有佟知阳的妹夫在燕京城做钟官令,这也知道。叶明煜相信,姜元柏不可能关注襄阳的一个知府,这些事定然不会是从姜元柏那里得知。

姜梨是怎么知道的?

“我从燕京城带回来的侍卫。”姜梨笑笑,“这些侍卫也算是父亲为我精挑细选的吧,我让一个侍卫去佟府探听,说来也巧,佟知阳正吩咐人给那对母子送银子。我便让人跟上去,发现果然不差。便得知了这个秘密。”

她自然不能告诉叶明煜因为是因为薛昭而知道此事,这个解释也算合理,至少除此以外,叶明煜也想不到姜梨会有其他什么途径得知,权当是个偶然。

“好,阿梨,你告诉我佟知阳外室的事,所为何意?”

“如我们所见,佟知阳非常宠爱这对母子,我怀疑佟知阳和叶家这次古香缎出事有关,也许背后还有人指点。为了避免出什么差错,我需要他有所忌惮。至少在最织室令派人来襄阳之前,不能做什么手脚。”

叶明煜看着她,不太明白姜梨说的是什么意思。

“明煜舅舅既然是江湖中人,带走一对母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姜梨道:“我希望明煜舅舅或是明煜舅舅的朋友,劫走佟知阳的外室和儿子。佟知阳骤然得知消息,全身精力只会用在寻找这队母子身上,便分不出其他精力来对付叶家,必要的时候,还能用这对母子威胁——”姜梨笑道:“要知道佟知阳不敢让他的夫人知道这对母子的存在,一旦东窗事发,他这个襄阳知府的位置就会不保。为了守护这个秘密,佟知阳肯定会不惜与你做一切交易,毕竟他可是个畏妻如虎的人。”

叶明煜这会儿算是听明白了,姜梨是要他掳走佟知阳的外室和儿子,将他们藏起来。当做筹谋也好,让佟知阳分心的工具也罢,佟知阳投鼠忌器,必然不敢对叶家怎样。

他道:“阿梨,你要我去掳掠一对母子……”获不及妻儿,他们江湖人士不屑于做这种卑劣之事,也不愿意欺负女人孩子。

姜梨就像能猜到他心中所想似的,平静的看着叶明煜,道:“明煜舅舅,佟知阳对付叶家的时候,煽动民众打砸丽正堂的时候,可没想到叶家一屋子的老弱病残。且不说叶表哥如今还在燕京城为官,外祖母身子不好,要是得知叶家出事,怎能安然?”

“况且,要你带走那对母子,并不是要对他们做什么。他们大可以好吃好喝,只不过是受些惊吓罢了。等事情办完,再送他们回去,他们什么也没损失。”姜梨笑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明煜舅舅可不能妇人之仁。”

最后一句话,虽然说得温和,却似有莫名严厉。

叶明煜听得心中一凛,细细思来,便对姜梨惭愧道:“是我想的太过简单,阿梨你都能看出来的事,我却没能看出来,真是白长了这么多年岁。”他正色道:“此事交给我,明日我便找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在寻一处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既然佟知阳畏妻如虎,平日里肯定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找那对母子,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姜梨点头:“事成之后,等佟知阳得到消息,已经晚了,再想寻人,难上加难。”

“不过,”叶明煜道:“你说的佟知阳和这次古香缎出事有关,背后还有人指点,可是真的?”

他们叶家迟迟找不出古香缎出事的原因,更别说怪责在佟知阳身上。如果姜梨说的是真的,此事非同小可。

“我也只是怀疑而已。”姜梨道:“并无确切的证据。不过,只要等织室令来到襄阳,一切就会水落石出。”姜梨淡笑:“我想就算佟知阳的胆子比天大,也不敢公然在织室令派来的人眼皮子地下动手脚。更何况,有他最宠爱的外室和儿子做威胁,佟知府应该权衡的来利弊。”

就算燕京城里真的有能护着佟知阳的大官,那个大官恰好又是权倾朝野的右相,姜梨猜想,右相爱惜羽毛,就绝不会将自己的名号泄露出去,免得事发之后牵连自己。佟知阳不知道背后的依仗有多稳固,他就不会足够胆大。

而且佟知阳的儿子和外室下落不明,佟知阳必然有所忌惮。他会明白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会先识时务者为俊杰。

------题外话------

破百章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