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戏毕/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侍卫将他们全都拖了下去,那些衣着光鲜的戏子,被剥去了华丽的戏服,动弹不得,瘫倒在地被人拖着的模样,实在狼狈至极。名动一时的金满堂,顷刻之间成为阶下囚。

等待他们的,是比这出《剑阁闻铃》还要悲惨的结局。

姜梨望着小桃红的背影。

这样娇俏动人的花旦,饶是她一个女子也忍不住怜惜,姬蘅却没有丝毫动容。

姜梨又回头看向姬蘅。

他的红衣在肃杀黑白的院落里,显的格外艳丽,七零八落的戏台上,再也没有方才婉转的唱腔。只有地上散落的鲜血和刀剑,提醒着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厮杀。但美艳的青年轻轻摇着折扇,眉眼都是风花雪月,哪里看得见刚才的冷酷无情。

心如钢铁,面上却做绕指柔情,姜梨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谈笑间杀人,不动声色。

“姜二小姐何故这样看我?”他笑盈盈道。

“方才的戏很精彩,”姜梨道:“我很佩服国公爷。”

姬蘅合上扇子,道:“我不做戏。”

“是啊,”姜梨道:“国公爷不入戏,所以国公爷赢了。”

姬蘅太清醒了,早在很久以前,姜梨就看了出来,他的内心将一切都分辨的很明白。他穿着鲜艳的红衣,内心却如眼前黑白分明的院落一样,看什么都清楚明白。因此戏台上的小桃红对他眉目传情的时候,戏腔打动观者人心的时候,他嘴角噙着微笑,内心却充满嘲讽。

就如他早就知道金满堂跟着来到襄阳,表面是为了巴结他,实则是为了暗杀他,这一出戏,他早早就明白了。他也本可以早做准备,却偏偏要等到眼下这一刻,让金满堂唱完整出戏。

他只是想要看戏而已。

姜梨想,或许自己,姜家还有叶家,在姬蘅的眼里,也只是一出戏而已。他之所以关注,不过是因为还有点兴趣,至于他真的会投入多少,看一出戏而已,何必耗费过多心力呢?当不得真。

姬蘅道:“二小姐好像很有感触?”

姜梨笑道:“只是觉得世事无常而已。”

“姜二小姐对这出戏还算满意?”

“不敢不满意。”姜梨微笑。

“别说的我好像很可怕似的,”姬蘅唇角一翘,声音暧昧的压低,“刚才,二小姐遇险的时候,不是很害怕的往我怀里钻?”

姜梨险些咳了出来。

在那个时候,千钧一发的时候,她若是不找个挡箭牌,万一死在误杀的刀剑之下,可实在委屈得紧。自然要让姬蘅挡在前面,这话此刻被姬蘅说出来,偏还颇有意趣的瞧着她,便让她刚才的动作也有了些别样的意味。

“事急从权,”姜梨皮笑肉不笑的道:“唐突了国公爷,真是对不住。”

她一个女子,却要对男子说出“唐突”的话,传到燕京城里,只怕也会笑掉旁人的大牙。

“无事。”姬蘅道,目光落到地上,忽然弯下腰去,捡起了一枚东西。

姜梨一见,那竟然是之前赎回来的玉佩,薛怀远在她出生的时候,亲自拿刀刻下的玉佩。

她心里一惊,忙摸向自己的脖子,便见脖子上绳索断了,想来是方才一番混乱的时候,被挣扎断了。

姜梨道:“那是我的玉佩。”

姬蘅摩挲着手里的玉佩,目光在玉佩上流连了一番,看见了那只栩栩如生的花狸猫。姜梨心中焦急,顾不得其他,伸手去夺,姬蘅偏不如她愿,身子微微后仰,扬手将玉佩拿高。

姜梨拿也拿不到,道:“国公爷,那是我的玉佩,请还给我。”

“听说姜二小姐单名一个梨字。”他笑道。

姜梨气闷,全燕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叫姜梨,姬蘅说这话,分明是故意的。

“叶家的人叫你阿梨,不知是哪个梨。梨花的梨,还是狸猫的狸?”他低头,嘴角笑意加深,一双眼睛含着淡薄的冷意,又像是含情,让人迷惑不清。

有一瞬间,姜梨感到自己浑身的血似乎都被冻住了。

她勉强笑道:“当然是梨花的梨。”

“是么?”姬蘅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声音格外轻柔,“我倒觉得,是狸猫的狸。”

姜梨抬眼看他。

男人漂亮的不像话,眼眸下那颗嫣红的泪痣,此刻越发明亮,也衬得他的眉目越发深艳。

姜梨道:“为何这么说?”

姬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笑道:“因为你不像梨花可爱,像狸猫一样狡猾。是不是,阿狸?”

那一句“阿狸”唤的唇齿生香,姜梨却觉得遍体生寒。

姬蘅不可能知道她的身世,可应该也发现了一些不对,他这是试探,谁动摇谁就输了。

姜梨抬头,露出一个微笑,丝毫没有破绽,她道:“国公爷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左右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只是旁人听见,未免误会我们的关系。”

姬蘅一笑:“二小姐说话总是这么令人伤心,出人意料。”

姜梨瞧着他,只听姬蘅又道:“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也不只一件,譬如,姜二小姐能找到佟知阳的外室,这就很令我意外。”

姜梨心中一叹。

佟知阳外室母子被叶明煜的人带走一事,佟知阳查不出下落,但姜梨知道,此事必然瞒不过姬蘅。连在宫里都胆子暗杀人手的人,在襄阳怎么不会安插人手。

以姬蘅的本事,随时随地派人盯着自己也不难。

“我很想知道,姜二小姐是怎么知道佟知阳外室的行踪。”他说话温柔体贴,却是咄咄逼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姜梨坦然地看着他,“佟知阳既然做了,总会露出马脚,顺着马脚找出真相,不是什么难事。我也很意外,国公爷会对别人的家事,这种小事上心。”

“和你有关,没有小事。”姬蘅笑盈盈道,“姜二小姐做的,都是大事。”顿了顿,他又道,“世的确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做了,总会露出马脚,顺着马脚,迟早找出真相,”他含笑看向姜梨:“是不是?”

姜梨颔首:“是。”

她明白姬蘅的言外之意,她身上疑点重重,即便掩饰的再好,难免露出马脚,只要抓住这些马脚,总有一日,她身上的秘密就会被揭开。

也许姬蘅真的能做到吧,但她不怕,她只想为薛家一门报仇,除此以外,未来如何,她不在乎。

姬蘅似乎也瞧出了她的不在乎,漫不经心的道:“姜二小姐什么都不怕,是因为有恃无恐吧。凡事做周全打算,现在有佟知阳盯着,谁也不敢动你了。”

姜梨猝然看向他。

这也被姬蘅看出来了。

的确,来襄阳之前,姜梨就想到,季淑然母女在宫宴一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回头想想,总会怀疑到自己身上。即便没有出宫宴一事,这对母女也是容不下自己。此番回襄阳,便给了她们除去自己的一个绝佳机会。

季淑然母女必然请了人暗中窥伺,一旦有问题,必然狠下杀手。在丽正堂门口宣布自己的身份,除了让佟知阳心中生畏,对叶家人客气以外,还是给了自己一道平安符。

自己身份特殊,佟知阳定会让人暗中盯着自己的动作。而且眼下襄阳人都晓得佟知阳得罪了姜梨,如果姜梨在襄阳出了什么事,无论真相是什么,佟知阳都得背这个锅。旁人只会因为是因为姜梨和佟知阳结仇,佟知阳暗下杀手。姜元柏不会放过佟知阳。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白白担了恶名,佟知阳的人也得保护好姜梨。

这也是借用佟知阳的人马来对付季淑然的人手,至少在佟知阳所在的襄阳,姜梨是安全的。

这一点是姜梨暗中的打算,只是没想到已经被姬蘅看了出来。

姜梨笑道:“天下间,还有什么是国公爷不知道的事?”

“有。”姬蘅看向她,目光动人,“那就是你啊。”

“我?”

“我生平见过的人,”姬蘅道:“在你的年纪,北燕无论男女,有这份心计筹谋,你是第一个。”

“多谢国公爷夸奖。”姜梨道:“姜梨不敢当。”

“你当得起,我只是疑惑,既然你如此聪慧,八年前,怎么会被你的继母,赶去青城山?”他含笑问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不过是运气不好。”姜梨笑道:“况且八年前我才七岁,国公爷拿七岁的我与现在的我相比,实在苛刻了些。上天不会一直眷顾某个人,八年钱我是运道不好,但有句话说,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她淡笑。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姜梨笑着冲他颔首,这会儿,姬蘅总算是把她的玉佩还给了她。姜梨又冲他回了一礼:“今日的戏十分精彩,我也该回去了。方才多谢国公爷出手相救,姜梨不胜感激。”

“不必谢,”姬蘅笑了一笑,“其实没有我,姜二小姐也能全身而退,不是么?”

姜梨目光一凛,随即笑了,道:“还是要多谢。”她再冲姬蘅告辞,这才不慌不忙的转身离开。

待姜梨的身影消失在院落外后,文纪出现在姬蘅身后,道:“大人,金满堂的人……”

“别让人死了。”姬蘅摇了摇扇子,道:“审完了,给她主子送去。”

文纪应道,又问:“姜二小姐那边……”

“继续盯着吧。”姬蘅道:“织室令的人很快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她怎么唱完这出戏。”

文纪不说话了,心中亦是深思,今日之事他也是从头到尾看在眼里。姜梨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面对金满堂的刺杀,虽然有一瞬间的惊慌,不过片刻就安定下来,仿佛完全不后怕似的。而且文纪一行人也注意到,姜梨屡次伸向自己的袖中,即便在危急的生死时刻,她都没有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想法。她惯会隐藏后招,做好一切万全的准备,正如姬蘅所说,即便今日姬蘅没有出手,姜梨未必就不能全身而退。

文纪看向姬蘅,姬蘅面上的笑容已经收起来了,当他收起笑容的时候,温柔和怜惜便尽数不见,有的只是冷漠和薄情,令人胆寒。

姜二小姐却不怕他,还与他步步为营,倒真是不简单……

……

姜梨回到叶家院子里的时候,桐儿和白雪都吓了一跳。她裙角处沾了一些细密的鲜血,大约是刺客身上溅上的。

“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桐儿急的团团转,就要来查看姜梨的伤势。

“不是我的血。”姜梨安慰她,“我去换件衣裳,这件事别对其他人提起。”

桐儿和白雪心中担忧,但见姜梨神情严肃的模样,也只得点了点头。

姜梨松了口气,又换了件衣裳,在椅子上坐下,白雪给她端上一杯热茶。两个丫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和叶明煜在府门口说话,也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怎么好似发生了了不得的事?

姜梨喝了点热茶,心里才渐渐平静下来。

今日本想去谈谈姬蘅的深浅,谁知道会撞上金满堂暗杀姬蘅这一场戏。看来襄阳也不太平,那些人分明就是冲着姬蘅而来,她与姬蘅本来无甚关系,但看在那些人眼里,莫不是以为他们关系匪浅,要是转向矛头对准她,那才是无妄之灾。眼下叶家的事还没解决,她还背负着薛家的血债,可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

总得远离他才好。

等襄阳这头的事解决掉,回到燕京城,就不要和姬蘅有所往来了。这人心思藏的太深,背负的秘密好似也不浅,莫要搭上自己才是。

“今日已是第七日了……”她喃喃道。

在丽正堂门口放话后,已经过了七日,加之在那之前她就写好了给叶世杰的信,算起来,就是这两日,织室令的人也该到了。

织室令的人一道,加上外室又在别人手上,佟知阳便不敢从中作梗。叶家的事至少不会越陷越糟糕,就算是背后是右相在设局,因为姜家的关系,叶家暂且也安全了。

除了叶家的事,她到襄阳来,最重要的是为了薛怀远。不知道惜花楼的琼枝打听的怎么样了,时间紧迫,她还得找个机会,亲自回一趟襄阳。

……

两日后,织室令下派的人到了襄阳。

织室令的人直接先去见了佟知阳,在叶世杰以姜家的名义上报给织室令襄阳发生的古香缎一事后,燕京的织室令立刻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叶家既是新上任的户部员外郎的家,也是当今首辅姜元柏曾经的姻亲,怎么也不能小看,立刻派人快马加鞭,路上日夜不停的赶到襄阳,彻查此事。

佟知阳也没料到燕京来人来的如此之快,他这些日子一心记挂自己养在外面的这对母子,几乎要把襄阳城都翻遍了,但怎么也找不着人。人一分心,对于叶家的事就松懈了些,没有细细琢磨,只想着已经把襄阳城情况有变一事写信送回了自己妹夫,看妹夫那头有什么应对的法子。

可妹夫那头还没来信儿,织室令派的人就先到了。佟知阳一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先打起精神应付,想着能拖些日子就拖些日子,拖到燕京来信,就知道下一步如何了。

“唐大人,”佟知阳笑容满面道:“叶家的古香缎是死了人的,眼下叶家当事的人还在咱们衙门,这织造的事儿该你们管,但死人的事儿就该我们管了。所以叶家两位老爷,是不能放出来的。”

织室令下派来彻查此案的人叫唐帆,听闻佟知阳的话也不好说什么。佟知阳这话说的没错,他们织室令只管织造,不管杀人,叶家的布料既然死了人,确实就该让衙门查查。

“没事。”和叶明煜一同前来商量的姜梨笑道:“我们没有要求明辉舅舅和明轩舅舅现在就出来。”

唐帆心里松了口气,他来之前,他的上司就明确告诉过他,这个案子关系到首辅姜家和叶家,最重要的是首辅姜家。那可是燕京城的文人之首,千万莫要得罪了。而在燕京城,最近几月,姜梨的事又传的沸沸扬扬,谁都知道姜家二小姐是个厉害的主。姜二小姐要保叶家,他们也只得顺着办。要是姜二小姐不依不饶非要现在就放叶家两位老爷出来,他们织室令也只能和衙门杠上了。

佟知阳却是愣了一愣。

丽正堂门口,姜二小姐一番话,着实不客气,佟知阳心里就晓得,这位首辅千金必然是个飞扬跋扈的主。她既然要为叶家出头,肯定会保叶明辉和叶明轩,自己再用于理不合来拒绝,就能和织室令的人纠缠,这样纠缠定不会很快结束,便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等来燕京城的回信。

谁知姜二小姐居然这么好说话,干脆利落的就答应了。

佟知阳以为这是姜梨的诡计,不由得狐疑看向姜梨,但见女孩子眉清目秀,笑容温柔,却是毫无心机,单纯澄澈的模样。

或许只是虚张声势,其实只是个什么事都不懂得小丫头?佟知阳疑惑,转念一想,姜梨这么好说话也没事,虽然不能争取时间。但叶家当家的叶明辉和叶明轩被关着,叶家就没有做主的人。那个叶明煜对叶家生意一窍不通,不足为据,叶嘉儿和叶如风也只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叶家一盘散沙不足为据,便是织室令的人来了,料想也查不出什么。磋磨几日没有结果,燕京那头也该有新的命令了。

想到这里,佟知阳顿感浑身轻松,笑道:“如此,那古香缎的事我们衙门就不再过问。唐大人还请好好彻查此案,给襄阳百姓一个交代。”

唐帆道:“职责所在。”

叶明煜也道:“一切就拜托唐大人了。”

佟知阳自觉叶家便是请来了织室令,也暂时没办法,正洋洋得意的时候,便听见姜梨道:“唐大人,之前那些百姓穿了身上起疹子的古香缎做的成衣,已经全部被我们收起来了。现在府里的下人已经将古香缎装在箱子里,送到山下的织造场。”

佟知阳一愣,唐帆讶然的看了姜梨一眼,笑道:“姜二小姐想的很周全。”

“唐大人应该会让人检查那些古香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除此之外,叶家的织造场里,所有东西都不曾动过,方便唐大人的人查探。”姜梨笑道:“需要叶家做什么,叶家都会全力帮忙。一旦唐大人查出东西,便可上报回信给织室令,织室令在燕京城中得了消息,若是叶家的原因,便会封掉叶家的织业,若不是叶家的原因,此事就复杂了,怕是中间还有别的阴谋,得交由知州大人查探。”

她说的不疾不徐,叶明煜不了解官场中事,只听得一头雾水,佟知阳皱着眉头,隐隐约约觉察出姜梨并非他想象中天真不知事的娇小姐,最惊讶的是唐帆,姜梨所说的一切,的确是燕京城行官的流程。莫非姜元柏还在府里教导自己的女儿这些官场中事么?否则她何以对这些事情说的头头是道,无比熟稔,好似早就牢记于心似的。

他们当然不晓得,面前的女孩子,早在嫁给沈玉容时,就熟读行官流程,那时候薛芳菲不知如何能帮得上沈玉容,只是有过目不忘之能,便干脆将燕京城所有官书都看了一遍,也包括行官流程。她知道织室令,也知道织室令来了会做什么,说给唐帆听无非就是要唐帆明白,至少在叶家这件事上,她不好糊弄,唐帆也就必须认真以对。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看在姜元柏的份上,唐帆不得不对叶家客气,眼下姜梨的一番话,却不由得让唐帆心里也生出小小的敬佩。当初这位杀母弑弟的姜二小姐回京时,可是人人唾弃,但人家愣是靠着明义堂的校考一举成名,还得了皇帝陛下的亲自授礼,所以说,有能耐的人到哪里都不差,即便身处困境,也能凭着自己杀出一条路来。

唐帆恭敬道:“那么,时间不容耽误,我们现在就去织造场吧。”

姜梨一行人和唐帆离开了,佟知阳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安。他顿了顿,有些烦躁的问身边人道:“燕京那边还没回信?”

“回老爷,没有。”

“真是一群废物!”佟知阳骂骂咧咧的道:“再去催问,还有,”他压低声音,“夫人和少爷要是再没下落,别怪我不客气!”

他的外室和儿子,至今仍没下落,佟知阳怀疑他们是被人掳出襄阳城,但时间隔得太久,眼下要想查起,却是十分困难。

真是诸事不顺!他愤怒的将杯子摔在桌上。

……

叶家的织造场,就在襄阳一处山底的空地上。

织造场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自从古香缎出事后,叶家的织造场已经暂停,不再织造布料。原先的古香缎已经流入整个北燕,襄阳城这边传的叶家事沸沸扬扬,却不知北燕其他地方如何。

织布的机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从门口走进去,诺大的织造场显得格外冷清。叶嘉儿和叶如风在织造场等待,见姜梨他们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表妹,你们总算是来了。”叶嘉儿道。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织室令的人等来了。要知道这些日子,叶家的人都睡不好觉。叶明辉兄弟还被扣在衙门,丽正堂也关了门,整个襄阳城都在传他们叶家的古香缎害死人,换了旁人,也会吃不好睡不好,成日忧心忡忡。

如今织室令来了,就能查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便是真的有问题,也知道从哪里改正,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束手无策的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眼睁睁看着事态越变越糟糕。

“表姐,古香缎在哪呢?”姜梨问。

叶嘉儿忙道:“在这里。”她错开身子,露出身后露台上,一排整齐的木箱来。

下人们将木箱打开,唐帆带着他的人走到木箱前。

古香缎的花纹十分古朴幽暗,难得的是布料上天然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这是只有叶家才能做出来的布料,换了旁的人都不行。古香缎刚出来那两年,一匹难求,为了得到一匹,那些贵人甚至要争执不休。

如今的古香缎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叶嘉儿和叶如风的眼里,都露出一丝伤感。

“这些古香缎从客人们身上脱下后,我们就不曾动过。”姜梨笑道,“若是古香缎上真有什么能致病的东西,此刻应当还在上。”

唐帆伸手捻起一块布料,用手搓揉几下,大约是在辨认,过了一会儿,又凑近去轻轻嗅了嗅。

叶嘉儿紧张的握住姜梨的手,姜梨安慰的对她笑了笑,她才稍稍放心了些。

唐帆琢磨了一会儿,又让他手下的人近前,重复他方才的动作,似乎在确认什么。

姜梨见他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就道:“唐大人是不是有发现了?”

对着姜梨,唐帆不敢怠慢,忙道:“发现倒说不上,只是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叶嘉儿急急地问道。

“这古香缎上,怎么会有驮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