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戏糊/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叶老夫人见面的事,比姜梨想象中还要顺利。虽然是有意识的利用此次叶家有麻烦来拉近和叶家人的关系,但姜梨心里以为,便是没有这件事,叶老夫人与姜二小姐之间,也是没有隔阂的。只要姜二小姐回头,叶老夫人就会永远做她的后盾。

不过到底是完成了一桩心事。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安心等待唐帆那头传来的结果。只是众人都没料到,结果会来的这么令人措手不及。

三日后,唐帆登门叶家,进门就道:“找到带驮萝花来襄阳的人了。”

叶明辉问:“是谁?”

唐帆摇头:“这几日我同佟知府一同派人查案,顺藤摸瓜,找出了襄阳城大封药铺,这间药铺的掌柜每隔半年都会派人前去搜集一些珍稀药材。他手下有个伶俐的伙计,两个月前从西域回来。有人说他带回了不少药材,根据旁人的说法,似乎有驮萝花的痕迹。”

“大封药铺?”叶明轩沉吟了一下,“襄阳百姓抓药都在大封药铺,可和咱们叶家没什么过节。”

“我们本想尽快抓人,谁知道今日一早,大封药铺掌柜一家七口,连同从西域归来的那个伙计,都被人灭了口。”

“灭口?”叶嘉儿惊呼一声。

“不错,应当不是仇杀,我倒是觉得,”唐帆看向姜梨,“很有可能是背后之人知道我们在调查,弃车保帅。”

“你是说,背后还有人?”叶明煜问。

“如果单是大封药铺的人自己的主意,大可不必灭门。现在看来,这些知情的人全都死了,却是另有他人在背后指点。”唐帆回答。他本来心中还不是很确定,当看到被怀疑的大封药铺一夜间被灭门,几乎就能肯定了,叶家古香缎一事,的确是有人在背后算计陷害。不过,手段如此残暴,毫不畏惧后果,可见对方势力不小。

只是既然已经站在姜家一边,现在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做下去。

“唐大人对大封药铺的怀疑,应当还没有泄露出去。”姜梨微微一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却让大封药铺的人被灭了口,会不会有人提前得知了消息,这才对大封药铺下杀手。这样一来,便是有内奸……”

“绝不可能!”唐帆急急的保证,“我们由织室令派来襄阳,目的就是为了彻查此事,与大封药铺毫无关联,绝不会走漏风声。”他生怕姜梨怀疑是他们的人给对方通风报信,才让大封药铺人证被灭口。

“唐大人不必心急,此事我既然全都交给唐大人,自然相信唐大人会给我们个交代。只是此事实在很意外,刚刚盯上大封药铺,大封药铺就一个活口不留,难道不觉得太巧了么?佟知府手下不少,会不会是佟知府的人不小心泄露了消息,给人可趁之机了?”姜梨笑道。

唐帆看向姜梨的目光微变,心中暗叹一声,佟知阳这是彻彻底底的得罪了这位姜家二小姐啊。姜梨话里的意思,却是怀疑佟知阳是与陷害叶家的人是一伙的,得了消息,便告诉对方,对方这才派人灭了大封药铺的人满门。虽然此事是有可能,但姜梨这时候提出来,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打压佟知阳。等姜梨回到燕京城,将这件事告诉姜元柏,姜元柏随便找个什么理由,佟知阳就能被人盯着仔仔细细查个一清二楚,总能查出来一点端倪。

姜二小姐不好惹,莫要得罪。唐帆心中有了这个认知,对着姜梨说话的时候,就更客气了,道:“我们在大封药铺伙计屋后的院子里,发现了一点散落的驮萝花粉,虽然大封药铺被人灭门,但大概可以断定,此事就是伙计所为。只等再搜集足够证据,就能还叶家一个清白。”

“可背后之人没找到不是么?”叶明辉沉声道:“这一次不成,下一次那些人再算计我们又如何?眼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线索,大封药铺就被人灭口。这下百姓如何相信叶家的说辞,说不准还以为我叶家和官家官商勾结,找的借口,叶家的声誉已经毁了,且不说其他,古香缎的生意日后只怕是不会做了,这又当如何?”

叶明辉说的痛心,却也不是全无道理。唐帆道:“我们织室令会想办法告诉百姓实情……”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很是勉强。即便织室令的人说了,叶家古香缎的生意日后做不成,叶家的主要生意可就是古香缎啊,此番一来,叶家也算是元气大伤。

“明辉舅舅,”姜梨开口道:“查案一事,本不是织室令该做的,想要知道幕后之人的线索,还得仰仗佟知府。咱们将此事全权交给佟知府,佟知府来调查。若是佟知府也查不出,就继续上报,一层上报一层,要是连燕京京兆尹都查不出,想个办法,我让父亲进宫面圣也不是不可以,总能找到出路的。”

她说的轻描淡写,唐帆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心中思忖,佟知阳这个知府看来是走到头了,幸好自己一开始就站在了姜家这边。否则以姜二小姐锱铢必较的性子,事后收拾,也不知道要得着多少道。

心里想着,唐帆也不敢怠慢,又与姜梨细细交代了一番接下来的事,这才离开。

唐帆走后,叶如风忍不住开口:“大封药铺的人与我们无冤无仇,怎么会被人当枪使,给咱们叶家下绊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叶明轩教导自家儿子,“既然甘心为枪,要么是受了人好处,要么是受了人威胁。倘若此次织室令的人没有出手,叶家就是死路一条。踏着别人的血来好好的活,总会付出代价,你看,好好的一个药铺,现在什么都没了。”

因为人都死了,再追究也是徒劳,叶明轩很是唏嘘。

“但至少给我们提了个醒,不是么?”姜梨笑道。

“但古香缎的生意却是断了,”关氏叹了口气,“娘迟早会知道这件事,叶家的家业是爹娘一手打下来的,尤其是古香缎,现在毁在咱们手中……”她有些说不下去。

叶老夫人身子不好,不能长时间的在外,要卧床静养,除了和姜梨见面说笑以外,平日这些琐碎的事情都不去麻烦叶老夫人。但并重的叶老夫人会不会从下人嘴里听到这些事,就说不清了。

想到叶家未来的艰难,众人都是心事重重。散去的时候,姜梨拉了一下叶明煜的衣角,叶明煜见状,心领神会,和姜梨走到屋子里说话。

“明煜舅舅,素琴和佟雨现在还好吧?”姜梨问。素琴和佟雨就是佟知阳的外室和儿子。

“放心,被我好好地安置着。佟知阳这些天就像条疯狗,到处派人查探两母子的消息。要不是忌惮着贺氏,我看他能把他们衙门的所有人手都调出来找人!”

姜梨道:“无事,今日便让人给佟知阳带信吧。”

“带什么信?”叶明煜狐疑,道:“我正愁着这两母子应该怎么解决,现在古香缎的事尘埃落定,两母子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我还想要不直接告诉贺氏,让贺氏收拾佟知阳。”

“最后肯定是要告诉贺氏的,”姜梨笑笑,“但在这之前,我们得让佟知阳吐出,谁才是幕后害叶家的人。”

“他知道?”叶明煜一震。

“我想以他一个知府的身份,还不至于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他总能说出一点线索,有了这点线索,等我回了燕京城,不怕找不出人来。”她看向叶明煜,“明煜舅舅就拿佟雨的贴身织物来威胁佟知阳吧,佟知阳就算为了这唯一的香火,也会知无不言的。”

叶明煜道:“我这就去!”

“小心些。”姜梨道:“别被人抓住了把柄。”

叶明煜一笑:“放心吧!”

……

佟知阳这些日子过得很不顺遂。

先是对叶家十拿九稳的事,突然冒出个搅乱全局的姜梨,眼睁睁的看着叶家逃出生天。后来又来了个唐帆,仗着燕京城织室令的名义,在襄阳城压着他,让他毫无威严。

最重要的是,他最宠爱的外室素琴和儿子佟雨失踪到现在,还没找到。

每每想到此事,佟知阳都心如刀绞。素琴就罢了,虽然貌美又体贴,但终究是个女人,没了还能再养一个。佟雨就不一样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看贺氏又是生不出儿子的模样,要是没了佟雨,他们佟家的香火就要从他这里断了,如何不急?

佟知阳最怀疑的是贺氏知道了两母子的存在,是贺氏将两母子带走的。但仔细想想,以贺氏的性子,若是知道了素琴和佟雨的存在,绝不会装聋作哑,暗中谋事,最大的可能就是打上门去。而且就算真的是贺氏做的,佟知阳也没有胆量去质问贺氏,只得憋在心里,自己坐立难安。

织室令的动作太快,好在他即时将唐帆怀疑大封药铺的人说了出去,不至于让大封药铺那头出了岔子,虽然没能完成妹夫的计划,却也不至于捅出什么篓子来。

正想着,他的小厮,突然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来,叫道:“老爷!”

佟知阳不耐烦的回头:“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小厮关上门,喘着粗气道:“少爷……少爷……”

“少爷有消息了?”一听有关佟雨,佟知阳立刻激动地站起来。

小厮将手里的一封信送到佟知阳手里,连同一块长命锁,道:“这是在门房发现的,不知道多久了,小的看出这是少爷的扣子,猜此事和少爷有关。”他把信和银锁一起递给佟知阳。

佟知阳看了看那银锁,激动之情顿时溢于言表,道:“是雨儿的!”

佟知阳宠爱佟雨,佟雨出生的时候,特意让人搭了一块长命锁。眼下手上的这一块,赫然就是佟雨那一块。他迫不及待的拆开信,越看脸色越难看。

小厮不晓得出了什么事,只见佟知阳看完后,将信狠狠一甩,砸在地上,咬牙道了一声:“岂有此理!”

“老爷,出什么事了?”小厮问。

“有人绑了雨儿和素琴,”佟知阳深吸一口气,“这封信就是来威胁我的!”

“他们是要银子?”小厮问。但凡威胁,总要有所图谋。

“要是要银子就好了!”佟知阳十分气恼。那信里说的清清楚楚,佟雨和素琴都在对方手上,对方也不求才。就让他把所知道的这回叶家麻烦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明白,要是对方满意了,自然会放人,要是对方不满意,就等佟知阳说到他们满意为止。

这是要让佟知阳出卖自己的妹夫!

佟知阳心不甘情不愿,可看着佟雨的长命锁,心中又十分不甘。如果没有佟雨,他官儿做的再大,家产再丰厚,也是后继无人。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香火就这么断了么?

思来想去,佟知阳一咬牙,下定决心。人都是自私的,再说他妹夫的事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要怪就怪姜家二小姐突然出现让事情反转,他却不能为了别人拿自己的骨肉开玩笑。

“拿纸笔来!”佟知阳道。

小厮忙不迭的跑去拿东西,佟知阳看着地上的那封信,又咬了咬牙。

对方让他写好信后,让人送到贺家后院。佟知阳本想派人盯着信,顺藤摸瓜找到对方究竟是谁。可是送到贺家,贺家是贺氏的娘家,他再如何胆大,也不敢在贺家眼皮子底下动手,更怕贺家人因为他,发现素琴母子的存在。

对方真是机关算尽,滴水不漏,让人恨得咬牙……

……

姜梨站在叶府的门口。

她在等叶明煜回来的消息。叶明煜去拿佟知阳给的回信了,虽然姜梨大概猜得到结果,但还需要佟知阳的信来证实一些东西。

日光懒洋洋的洒下来,冬日已近,襄阳城的冬天暖洋洋的,和北地的燕京不同,下雪的时候都不很冷,倒像风里飘起的雪白梨花。

邻宅的门口开了,姜梨往那头看了一眼,便见姬蘅和那个叫文纪的侍卫,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二人也看到了姜梨,姬蘅瞧着姜梨,露出一个笑,不紧不慢的往这头走来。

叶宅门口的行人并不多,住在这里的都是达官贵人,但姬蘅的容貌太盛,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姜梨甚至看见远处的宅子门口,有妙龄少女倚着门前,频频的往姬蘅这头看。

他们并不知道姬蘅的身份,即便如此,姬蘅也能在这里成为最亮眼的一个。

“国公爷。”姜梨同姬蘅行礼。

“难得见姜二小姐出来晒太阳。”姬蘅笑盈盈的握着折扇,对她道。

寒冬腊月,折扇早已不必用了,若是旁人拿着,只怕要被说附庸风雅,但由他拿着,却觉得十分契合。好像那金丝折扇天生就该被他这样美丽的人握在掌心似的。当然,姜梨心中也十分清楚,见过那金丝折扇上的牡丹挡住刀尖的一刻,姜梨就知道,这折扇也不仅仅是一把折扇,它还是最危险的武器,只是用这样散漫的方式隐藏着。

就如它的主人。

姜梨笑道:“国公爷也有好兴致。”

旁人看来,只会觉得他们二人神态十分熟稔,像是许久不见的老友。但姜梨不会真的以为姬蘅拿自己当朋友,他温柔的笑容下,隐藏着最冷酷的心肠。至于他要做什么,姜梨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二小姐在等什么,”姬蘅道:“等佟知阳的告密?”

姜梨抬眼看他,果然,便是自己这一头的动静,哪怕只是微小的一点,也瞒不过姬蘅的眼睛。

她便大大方方的应承了:“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襄阳城毕竟这么小。”姬蘅谦逊,“没什么秘密能守得住。”

“那倒是事实。”

文纪站在一边,见这边一大一小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着,心中难掩惊异。姬蘅看起来温柔多情,实则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对待陌生人尤为傲慢冷酷。鲜少能与一个人说这么多话的,姜二小姐离开青城山其实不到半年,半年时间里,除了在燕京城掀起轩然大波外,和姬蘅也建立了不少的联系。

文纪看不出来自己主子心里在想什么,说姜梨迟早会成为牺牲的棋子,姬蘅从头到尾也没动她,说姬蘅打算扶持姜梨,但针对姜梨所产生的阴谋和危险,姬蘅也从未出手相助过。

只是在一边愉悦的看着戏,不打算出手相助,也不打算落井下石。

而姜二小姐也是个妙人,面对喜怒无常的肃国公,不曾有过一丝胆寒,别说她是个小姑娘,便是年纪再大些的,也不会这样镇定自若的与姬蘅交谈。

“二小姐好像已经猜到是谁了。”姬蘅含笑着瞧了她一眼,道。

“我猜是李家。”姜梨直接道。

大约是没料到姜梨会突然说出来,连遮掩都不遮掩一下,姬蘅微微意外,没有说话,下一刻,就听见姜梨道:“国公爷早就知道了,对吧?”

又把这个问题朝他抛来。

她倒是一点也不怕他。

姬蘅道:“为何问我?”

“因为襄阳太小,什么秘密都瞒不过国公爷的眼睛啊。”姜梨理所当然的回答,她笑眼弯弯,看上去心无城府,单纯的可爱,却是字字机锋。

姬蘅也笑了,问:“想知道?”

姜梨只是看着他笑,姬蘅就摇了摇扇子,道:“不可说。”

说是不可说,其实也就是说了。姜梨颔首,其实至今为止,她仍然看不透姬蘅到底是站哪一边的。且不提他和成王洪孝帝之间的关系,便是他和右相一家,也是扑朔迷离。瞧着和李家大公子李璟认识,但事关李家,眼看李家计划失败,却也不伸出援手。若说是盟友,也实在是很讨人厌的盟友了。

正说着,自远而近便奔来一匹枣红骏马,马上人也不拉缰绳,只是打了个唿哨,大马便在门前蓦地止蹄。

是叶明煜回来了。

叶明煜翻身下马,就看见姜梨和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男人站在一起。这男人穿着一身红衣,美的过分,却又丝毫不显女气,虽是笑着,却又觉得一双狭长的凤眼全无笑意。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过的多了,叶明煜本能的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就想将姜梨拉到自己身后,远离这男人来。

“明煜舅舅。”姜梨唤道。

“阿梨,这位是……”叶明煜看向姬蘅,襄阳城何时来了这么一位人物,他可不记得。

姜梨犹豫了一瞬,就道:“是住在邻宅的一位公子,有过几面之缘。”

到底没把姬蘅的身份说出来。

姬蘅笑笑,对姜梨道:“秘密回来了,二小姐快回去吧。”很有几分意味深长的模样。

因叶明煜在此,姜梨也不方便说的更多,便对姬蘅颔首,随着叶明煜走进叶宅。

文纪见二人离开后,问道:“大人,可需要我…。”

姬蘅拿扇子一挡,道:“不必。”看了一眼紧闭的叶宅大门,笑了笑,“不用看也知道她要做什么。襄阳要被搅得天翻地覆了。”

……

叶明煜和姜梨回到姜梨的院子里。

桐儿和白雪连忙给叶明煜沏茶,叶明煜见这里没有别人,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阿梨,刚才的男人是谁?你虽没明说,我看不是池中物,你们也好似有旧交情的模样。”

姜梨见瞒不过他,就道:“他是当今肃国公姬蘅。”

“肃国公?”叶明煜倒吸一口凉气。他是听过肃国公名字的,只是肃国公这个人,对于他们襄阳的百姓来说实在太遥远,就像是一个传说。亲眼见到传说,总会有不真实的感觉。

“肃国公怎么会在这里?”叶明煜道。

姜梨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曾随父亲进宫宴的时候见过他,因父亲的关系说过几次话,算是有几面之缘。这一次偶然在襄阳见到,实在意外,就多说了几句话。不过,”顿了顿,姜梨继续道:“此事还请明煜舅舅不要告诉别人,肃国公身份特殊,不知他来襄阳有何贵干,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不要说出去的为好。”

“我知道。”叶明煜拍了拍胸脯。虽然他不懂官场中事,但也知道这些达官贵人们私下里的动静不少,莫要卷入别人的风波,平白无故当了替死鬼。

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道:“这是在贺府搜到的回信。”又转头夸奖姜梨:“你可真厉害,知道佟知阳畏妻如虎,将回信的地方放在贺府。佟知阳果然没敢让人跟着,这信拿的容易得很,就是不知道佟知阳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姜梨一边拆信一边道:“真的,佟知阳不会拿自己儿子性命冒险。”

她展开信,细细看了起来,片刻后,将信递给叶明煜,示意叶明煜来看。

叶明煜拿起来看,姜梨陷入沉思。

佟知阳应当是非常着紧佟雨的性命,这封信传递出的消息不少。叶家古香缎的事具体是谁而为,佟知阳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他那位钟官令的妹夫写信来嘱咐,在叶家古香缎一事上,佟知阳一定要让叶家吃苦头。到叶家走投无路的时候,佟知阳就会给叶家一条生路,叶家要付出一定代价,但佟知阳就是叶家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样看来,似乎是有人利用古香缎一事,想要逼得叶家走投无路,与对方做一笔交易,成为对方的一把刀。但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佟知阳也不清楚。虽然此事是借由他的妹夫所说,但他的妹夫也只是一个传话人。因为他的妹夫曾经保证,倘若此事能成,佟知阳的仕途必然会再上一层楼。

而那位钟官令也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个意思,这整件事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涉及到燕京城一位颇有权势的贵人,他们都是替这位贵人办事。

本来是万无一失的事,谁知姜梨突然出现,而且在姜梨刚到襄阳知道古香缎一事的第一时间起,就写信回燕京让织室令的人前来,打乱了佟知阳的整个计划。他不得已写信给钟官令妹夫,可织室令的人来的太快,没等到回信指示下一步该如何走,事情就已经不受佟知阳的控制了。叶家非但没有被逼到绝境,反而绝地逢生。

这就是佟知阳所知道的全部事实,再多的,他也不知道了。姜梨相信,佟知阳并不是全都说了出来,还是隐瞒了一部分。比如大封药铺的灭门,但这些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佟知阳说出来的部分里,那位有权有势的贵人,她如果没猜错,应当就是右相李仲南家的人无疑了。

从一开始的李濂瞄上叶世杰,到后来李璟和姬蘅的攀谈,再到现在对叶家的阴谋,整件事扑朔迷离,似乎看不到边。

“阿梨,”叶明煜看完信,道:“这信上的字我都认识,怎么连起来,就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了?”

“明煜舅舅,简单的说来,就是燕京城有位贵人,看上了叶家的家产,还有叶表哥的仕途,故意做了一出请君入瓮的戏。不过嘛,”她一笑:“唱糊了。”

------题外话------

今天520哦,给大家比心,么么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