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狱中/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惜花楼的后门,迎客的女子还是姜梨上次见到的那位姑娘,瞧见姜梨,她也愕然了一刻,不过随即就笑道:“姑娘可是又来找琼枝的?”

姜梨道:“正是。”从袖中递了一张银票过去。

那女子也不推辞,施施然接了银票,对姜梨说:“姑娘请随我来。”就亲自将姜梨往琼枝的房里带去。

惜花楼的姑娘个个都聪明,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虽然不晓得姜梨和琼枝是什么关系,但看上次见面也没闹出什么岔子,而且姜梨也出手大方,顺手帮个忙的事,也不会主动拒绝。

姜梨就被带到了琼枝的房间前。

那女子笑道:“琼枝已经在这里等您了,有什么吩咐您再叫我。”退了下去。

姜梨推开门,走进了琼枝的房间。

也不知是不是姜梨的错觉,这些日子不见,琼枝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只是美人到底是美人,便是憔悴,也只是让她的风情更颓然一些,却有种从前不曾见过的美。仿佛红花将败未败,更加惹人注目了。

姜梨猜想,或许琼枝是得知了薛昭的死讯,这些日子才会如此消瘦的。

“你来了。”琼枝坐在桌前,正在拨弄桌上一副乱七八糟的棋盘,听见动静,没有动身,只是看向她。

姜梨掩上门,道:“是。”

琼枝定定的盯了她一会儿,突然笑起来,道:“从前都说薛昭胆子大,如今看来,这里还有个比他胆子更大的,不知燕京城的姜元柏姜首辅得知自己的千金在襄阳逛青楼,是个什么神情。”

她知道了姜梨的身份。

姜梨默然了一颗,走上前,在琼枝的对面坐了下来,道:“你知道了。”

“姜二小姐在丽正堂前的一番慷慨陈词,眼下整个襄阳城都传遍了,想不知道都难。”琼枝叹了口气,“我只是没想到,来找我的你,就是姜家二小姐。”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姜梨苦笑一声。她借着姜家的名声帮助叶家对付佟知阳的时候,却也把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日后要做什么,难免被人认出来。或许如姬蘅那样就很好,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身份的,却又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主动说出去。

“我只有一件事想问你,”琼枝把玩着手腕上的镯子,那银镯子上吊着细细的铃铛,随着她的拨弄,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煞是精巧,她问:“你为何会认识薛家人。姜二小姐过去的事迹,我都已经知道了,怎么看,也不该和薛家有关系。”

琼枝是个能人,她的恩客里,有侠客,也有朝官,并不能小看,所以姜梨才会让琼枝去打听桐乡的事。偏偏姜二小姐又不是一个普通人,她的事情,别说是燕京,便是北燕其他地方,多少也知晓一二,那些“丰功伟绩”,稍加打听就会知道。这样看来,姜二小姐和薛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人,搅在一起,琼枝会怀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姜梨沉默了很久,道:“我认识薛昭的姐姐。”不等琼枝发出疑问,她就继续道:“你不必怀疑我与薛芳菲是如何认识的,我的确想为薛芳菲报仇。我不能告诉你更多的事,但是你眼下只能相信我。”

琼枝一愣,认认真真的抬头看着姜梨。

“就如我所说的,我知道你对薛昭的心意,然而现在薛昭死了,你也很想为薛昭报仇吧,但事实上你并不能做什么。但我可以,”姜梨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我是姜元柏的女儿,首辅嫡出的千金小姐,若是对方有权有势,我也毫无畏惧。只有我能替薛昭报仇雪恨,你只能信我。”

琼枝扯了扯嘴角,大约想要露出一个讽刺的笑,但最后却是轻轻叹了口气,半是无奈半是不甘,道:“你早就知道,我只能信任你。”

姜梨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笑道:“其实你不必多虑。左右告诉我桐乡的事,也不会对你有所影响。”

琼枝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的聪明,虽然不会体现在才学一事上,但对于人情世故都已经熟稔于心。常年在市井之中讨生活的人更容易察言观色,像琼枝这样在花楼里长大的女子,更比寻常人多一丝戒备心,时时提防。

“现在,你能告诉我桐乡的事了吗?”姜梨问。

“你真想知道?”琼枝问。

姜梨拢在袖中的手不自觉的微微握紧,心仿佛被一根丝线牵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悬在空中。

“告诉你也无妨,薛家一门算是败落了。这些日子,我每次迎不少客人,总算是打听到了一点端倪。”她先是看了姜梨一眼,语气低落下去,“本来我想着,也许薛昭之死是你编出来的荒唐之辞,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直到遇到了一个从刚刚从燕京探亲回来不久的贵人,她告诉我,状元郎夫人薛芳菲的确是因为与人私通一事,日渐消瘦不治身亡,她的弟弟薛昭,在赶赴燕京途中被匪盗杀害,弃尸河中,与你说的一般无二。”

“那都是燕京的事了,”姜梨道:“桐乡薛怀远如何?”

不知是不是她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急切,而这急切被琼枝捕捉到了。琼枝顿了顿,才探究的看向姜梨:“这就是我不明白的事了,你说薛怀远半年前就死了,要让我打听薛怀远是为何事而死,又安葬在什么地方,可是,薛怀远并没有死。”

“你说什么?”姜梨忍不住惊呼出声。

一直以来,在琼枝面前,这位姜二小姐都是从容坦荡的,不曾有过半分失态的模样,这是第一次,琼枝看见姜梨失措的样子。

姜梨也顾不得琼枝如何看她,那一刻,心中被涌起的狂喜占满,她道:“你说薛怀远没死?!你说的可是真的,是从哪里听到的?!”

起先琼枝还怀疑姜梨打听薛家的事是不是别有用心,是想要利用薛家来完成什么阴谋,但看到姜梨眼下的模样,心中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这位姜二小姐听到薛怀远没死的时候,眼里流出的兴奋和惊喜,可不是假意。

稍稍平静了一下,琼枝才道:“的确没死,不过这也并不很好,薛家这位老爷,桐乡县丞薛怀远,已经疯了,六亲不认,如今被关在桐乡衙门的大牢里。”

犹如从天上一下跌入深渊,姜梨的手心在霎时间变得冰凉,那一瞬间的狂喜瞬间灰飞烟灭,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定定的看着琼枝,道:“你说什么?”

琼枝觉得姜梨的眼神有些可怕,还很疯狂。就像一只压抑着自己的悲伤地困兽,在极力的忍住想要将周围一切撕成碎片的渴望。

她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放轻了,道:“来往我这里的客人,但凡有点势力的,我都询问了。但不知为何,他们对桐乡薛怀远的事情都讳莫如深,不愿与我谈起,要么就是直接拂袖而去。只有一位商人,他与我关系向来不错,见我问的认真,便也悄声告诉了我。”

“听闻桐乡县丞薛怀远半年前因贪污朝廷下拨的赈灾款,被下狱,现在桐乡县丞另有其人。薛怀远已经疯了,在狱中六亲不认,很是凄惨……”

“薛怀远怎么会贪污?”姜梨愤道:“桐乡百姓都不会相信的!”

琼枝诧异于姜梨说起桐乡百姓的自然,也诧异仿佛姜梨很了解薛怀远一般,不过还是继续道:“百姓们也没办法,毕竟是上头的意思,再说了,”琼枝笑了一声,也不知那笑容到底在讽刺谁,“人走茶凉呗。自古以来都有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便是真的薛怀远是个清官,没有贪污赈灾银,但有谁会为了他说话呢?人人都求自保而已。”

姜梨怔住。

薛怀远一心为民,从未想过索求回报一事,薛昭和薛芳菲也从未想过,但眼下看来,琼枝说的也没错,人都自私,谁会为了一个已经下狱的疯子去得罪更大的贵人呢?但如果薛怀远还清醒的话,看到这一幕,也会心灰意冷。

说不准,薛怀远就是看见自己一心扶持的百姓如此冷漠凉薄,加之子女皆丧,才会忍不住打击失心疯。

琼枝突然一愣,道:“姜二小姐,你……”

姜梨见她神情有异,不自觉的摸了一把脸,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落下泪来。

到底不能做到冷眼旁观,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知道父亲在狱中受苦,她又如何能安之若素?

“如此说来,薛家一事,现在不曾有人敢过问了?”姜梨从袖中摸出绢帕,擦去眼角泪珠,神情变得冰冷。

琼枝察觉到了她神情的变化,犹豫了一下,道:“的确如此,既然所有人都讳莫如深,只怕此事哈牵扯上了其他了不得的人,并非表面看上去的简单。”

姜梨心中冷笑,牵扯到了其他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永宁在背后做的手脚!当时她自己奄奄一息,永宁为了斩断她的念想,亦或是为了让她痛不欲生,便告诉她薛怀远已经病死。但现在想想,薛家一门三人全都在差不多的时间里相继去世,难免惹人非议,永宁自然不怕,沈玉容却不能不顾忌。为了不添麻烦,永宁不能杀了薛怀远,但以永宁的狭窄心肠,也必然容不下薛怀远,便干脆以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薛怀远下狱,承受无尽的折磨!

永宁知道薛怀远心系百姓,让他被自己牵挂的百姓抛弃,让他的坦荡清明留下抹不去的污点,这比杀了薛怀远还难受。等薛怀远再得知薛芳菲和薛昭的死讯,自然新升绝望,生不如死。对一个父亲用此等下作的手段,永宁,她还真做得出来!

“我能打听到的,也就是这么多了。”琼枝道:“我毕竟不能随意离开惜花楼,而此事牵扯极大……你说的没错,或许能帮薛昭报仇的,只有你。”琼枝看向姜梨的目光里浮现起一丝希望。姜梨是姜家小姐,在叶家一事上,尚且敢与佟知阳针锋相对,可见是有底气的。至少那些平头老百姓不敢做的,姜梨敢。

姜梨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在这一刻,显得彻骨冰寒,她缓缓道:“我当然会帮薛昭报仇,不仅帮薛昭报仇,谁在背后陷害薛家,我也会让他们百倍还之。”

从一个柔柔弱弱的官家小姐嘴里说出这种话,本应当是可笑的。琼枝却不知为何,打了个冷战。只觉得面前小姐一双清澈分明的双眼,仿佛起了深深地旋涡,一眼望不到头,可看不清其中掀起的风浪。

“多谢你。”姜梨看向琼枝,“多谢你替我打听薛家的消息。只是如你所说,此事既然牵扯不少,你这样打听,若是被人发现……”

琼枝道:“不必担心,我询问的人,都是信得过的。况且他们也都不是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她应当是没想到姜梨这个时候还关照她,看向姜梨的神情也柔和了些,忍不住问:“姜二小姐,你既然打定主意要管桐乡的事……接下来,应当怎么做?”

“在襄阳是没办法弄清事实真相的。”姜梨冷冷道:“我要去一趟桐乡。”

琼枝张了张嘴。

“不管背后之人势力有多大,”姜梨垂下眼眸,“便是拼上这条性命,我也要拉他们一起陪葬。”

她说的阴寒,琼枝便觉得那最初温暖如春的女孩子,仿佛成了从阴间黄泉之下爬出来索命的厉鬼,带着满身的血债,凄厉的向人复仇。

琼枝被她一瞬间的戾气所摄,竟然再也不敢说话了。

……

从惜花楼里出来的时候,桐儿和白雪都看出了姜梨的不对劲。

她惯来喜欢笑,平日里便是见了陌生人,也要带三分笑意。看上去犹如春风拂面,格外令人舒服。今日也是一样,然而只是在惜花楼里呆了短短一刻,再出来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般。

她的脸上一丝笑意也无,似乎被深重的心事所烦恼,双唇紧闭,眉头深锁,目光很有些散漫。

桐儿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在里头受了欺负,连忙道:“姑娘……姑娘,您怎么了?”

这一叫,似乎才将姜梨的精神头给叫回来,姜梨瞧了瞧她,似乎怔了一会儿,才慢慢的道:“没事,我们回府吧。”她从白雪的手里接过藩篱,又给自己戴上,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白雪和桐儿心中担心不已,但眼下在外面,却也不好多问,只得跟着姜梨,赶紧往叶府的方向回去。虽然她们不知道姜梨在惜花楼到底遇见了什么事,但很明显,姜梨遭受了巨大打击,魂不守舍。

叶府邻宅里,陆玑坐在屋里的长藤椅上,斜对面的塌上,姬蘅正手持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着。

文纪从外面进来,道了一声:“大人。”

姬蘅:“说。”

“刚才姜二小姐又去了惜花楼。”文纪道。

陆玑看向文纪,姬蘅的目光却是一点儿也没从书页上移开,随口问道:“她又去见了那位琼枝姑娘?”

“正是。”文纪迟疑了一下,才道:“有一件事很奇怪,属下发现,姜二小姐见过琼枝,从惜花楼里出来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失魂落魄。”

姬蘅看书的动作一顿,陆玑面上也闪过一丝讶然。

“失魂落魄?”姬蘅问。

“不错,从惜花楼里出来后,姜二小姐就带着两个丫鬟回叶家,一路上走错了许多路,显然心神不在于此,后来看两个丫鬟都很焦急,应当是姜二小姐神情有异。”文纪细细的答道。

陆玑忍不住问:“她与琼枝究竟说了什么,没办法问出来?”

“没办法。”文纪无奈道:“这位琼枝姑娘非常有防备心,且十分聪明,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撬不开她的嘴。大人不让我们硬来,至今也不知道姜二小姐和琼枝姑娘究竟说了什么。”

文纪也实在没辙,要说姜二小姐看着天真烂漫,每每做事却十分周全。与她商量事情的人是谁不好,偏偏是惜花楼最难对付的琼枝。琼枝自小混迹在风月场所,也不求有人为她赎身,几乎全无缺点。有句话叫无欲则刚,琼枝没什么欲望,所以没什么能打动她。在姬蘅不许对琼枝用强硬手段的前提下,他们完全找不到撬开琼枝嘴的办法。

姜二小姐分明是故意找这么一块硬石头的。

“不用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姬蘅道:“看她如何做就是了。”

“大人,是知道姜二小姐要做什么?”陆玑问。

陆玑也算是顶顶聪明的一人,朝廷布局十分精通,人情世故也相当老道。但对于这位姜二小姐,陆玑有时候却觉得十分难懂。只因为姜梨做事好像没有章法,比如她对于叶家的突然示好,对叶家的出手相助,都是率性而为,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图谋,但她做的每一件事,在很久之后,就会显现出最初这么做的原因。

但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看得出来她究竟想做什么。

陆玑能感受得到,姜梨去见琼枝,必然是在做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而且这件事能让一向从容的姜梨‘失魂落魄’,必然不是一件小事。但问题就在于,他们不知道姜梨到底要做什么,便是知道了,可能也无法窥探姜梨这么做的目的。她真奇怪,过往的一切简单直接,只要稍微一查便如透明,但即便查过了她的所有事迹,还是会觉得,她的全身上下都是谜。

陆玑忍不住看了姬蘅一眼,关于解不开的迷这一点,姜二小姐和肃国公姬蘅倒是颇为相似。

“不知道。”姬蘅道:“但很快就知道了。”

“我想,姜梨回襄阳的真正目的就要出现了,事实上,我也很好奇,”姬蘅含笑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

姜梨并不晓得自己的一切,早就被人尽收眼底。但即便是晓得了,眼下的她,也没有心思去与姬蘅周旋。她的脑子里全都是薛怀远疯癫入狱的事,也不知此刻应该是喜是悲。

喜的是到底还有一条命在,他们父女两个不至于天人永隔。悲的是疯癫的薛怀远可能再也认不出来自己的女儿,便是他们重聚,可能也一生不能相认。

老天爷便是这样,看似流出了一线生机,但生机过后,反而是更深的绝望。

姜梨呆呆的坐在桌前。

桐儿和白雪问了几遍,姜梨都没有告诉她们究竟出了何事。到了最后,不只是厌烦还是怎么了,干脆让桐儿和白雪都出去,自己一个人留在屋里。两个丫鬟怕她做什么傻事,干脆都坐在门前,耳朵贴着门,仔细听着里头的动静。打算一旦有什么不对,就破门而入,千万不能让姜梨出事。

姜梨无声的将脸埋入臂弯。

只要一想起永宁和沈玉容对薛怀远做的事,姜梨就恨不得将他们全都撕成碎片,薛怀远出事,姜梨就不相信沈玉容对此一无所知!便是薛昭出事,永宁若是自作主张,薛昭人已经没了,沈玉容没什么办法。但眼下薛怀远没死,沈玉容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薛怀远受折磨!

当初沈玉容来桐乡的时候,薛怀远还曾提点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奢求沈玉容待薛怀远为自己父亲,但就这师生情谊,他也应当有一点良心。

这根本就是两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更可气的是现在的姜梨,就算能见得到永宁和沈玉容,也没办法立刻替薛家报仇。且不说他们周围的侍卫就让姜梨近不了身,单是一命抵一命,也是便宜了他们。薛家的冤屈没有洗清,他们丑恶的面目没有露于人前,就不算结束!

姜梨心中恨极,却又明白眼下更重要的事不是报仇,而是将薛怀远从狱中救出来。如果琼枝打听到的消息是真的,现在的薛怀远在狱中,恐怕不仅仅只是吃穿的不好而已,永宁不会放过薛怀远,一定会暗中安排人手给薛怀远苦头吃。薛怀远年纪大了,若是熬不住……姜梨不敢想下去。

她一下子站起身来,事不宜迟,她必须最快赶回桐乡!

正想着,门外传来桐儿和白雪的声音,白雪道:“三老爷,您来了,我们姑娘在里面……”

叶明煜?姜梨起身,打开门,白雪还没说完,就见姜梨自己先出来,再看姜梨的脸色,比方才好些了,心中松了口气。

姜梨道:“明煜舅舅。”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叶明煜没注意两个丫鬟今日不同的脸色,自己先走到屋里小几前坐了下来,大笑道:“阿梨,你不知道,大哥二哥他们去了织造场,织造场的人看了我们那孔雀羽,觉得可以一试。我看你说的那法子大约能成,如果真成了,咱们叶家除了古香缎以外,可能又要多出一种新鲜的布料。你可是大功臣!”

姜梨勉强笑了笑,要是放在她去见琼枝之前得知了这个消息,必然会为叶家感到高兴。然而眼下她的心里全都是桐乡薛怀远的下落,无论如何都没心思为叶家织造的事情分心了。

“那就恭喜明煜舅舅了。”姜梨嘴上道:“如果真的成功了,此事最大的功臣应当是明煜舅舅才是。要不是明煜舅舅找到了那些孔雀羽,我也不能想出这个法子。”

叶明煜闻言,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阿梨这一点,不居功!放心吧,大哥和二哥方才在织造场的时候,已经夸了我。还说此次要是成功,日后给我一支有武功的商队,一年到头可以多跑跑,看见些珍奇的玩意儿便淘回来。我寻思着要不让如风那小子跟我一起去得了,他既有经商的头脑,跟我一道也许收获更多。况且男孩子应当多走走开阔眼界,成日在襄阳城窝着,成不了什么大事。”

姜梨跟着笑笑,心不在焉道:“那也很好。”

“阿梨,你是燕京城来的,听说不久前的校考又是头名,想来是很有学问的人了。我就想着,如果孔雀羽做成的布料出来了,应当取个什么名字比较好?像古香缎那样,一听就能听出味道来的,又不落俗气的,你可有什么好提议?”

叶明煜平日里毫不关系叶家的生意,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有他发现的孔雀羽的功劳颇为自豪的原因,竟也管起这些小事了。还虚心向姜梨寻求意见。

平日里,姜梨是很乐意和叶明煜交流这些琐事,从而拉近和叶家人关系的。但是见过琼枝之后,姜梨知道,每一刻流失的时间,都是机会。时间过得越久,对薛怀远来说就越不利。

她不是一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生父亲在牢狱里受苦的女儿。

“明煜舅舅,我有一事相求。”姜梨打断了叶明煜的絮叨。

叶明煜一愣,看见自己这个侄女,脸色罕见的严肃起来,不由自主的也坐直了身子,问道:“什么事?”

姜梨深吸一口气:“我想去桐乡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