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暴政/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从没见过这样的薛家。

薛怀远做县丞的时候,俸禄并不多,他不似之前的几位县丞,将府邸修缮的又高又大,就如所有的普通老百姓一般。这间三进的院子,还是院子的主人要远游,急于处理,低贱的卖给了薛怀远。

院子虽然破旧,整理的干干净净,也是个家。薛昭和薛芳菲就在这院子里,从天真不知事的孩童,成长成少年少女。

在她的记忆里,薛家的宅院,永远都有炊烟袅袅,生机勃勃。门口种着的不值当钱的花草,亦给宅院增色不少。

然而眼前的薛家,门庭破败,官府的封条看上去尤为刺眼,连封条上面都积了不少灰尘,可见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来过此地了。

好好一个家,说散就散了。

叶明煜见姜梨突然流下泪来,大惊失色,问:“阿梨,你怎么了?”

姜梨回神,笑了笑,道:“这里灰尘太多,被沙子眯了眼睛。”她摸出帕子,边擦拭眼睛边道:“擦擦就好了。”

叶明煜不疑有他,在他看来,姜梨是第一次来桐乡,这座陌生的宅院怎么也不能让姜梨掉眼泪。他道:“这是谁家?怎么还被官府封了?”

“薛家。”姜梨道。

叶明煜大为惊奇:“你怎么知道?”

姜梨朝封条指了指:“上头写着呢。想来就是明煜舅舅你方才说的,那个一心为民的县丞的家了。”

白雪和桐儿都十分不解,叶明煜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什么县丞?薛县丞的家怎么会被封了?弄错了吧?这……这是出了什么事?”他长年累月连襄阳都不在,更别说桐乡了。再者薛怀远的事,并没有传的很远,连琼枝都是打听才打听出来的,叶明煜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姜梨笑了笑,语气有些发冷:“天有不测风云,人都旦夕祸福。薛县丞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连家都被抄了底。”

叶明煜觉得姜梨这话说的有些怪怪的,却又不知道怪在哪里。几人正在沉默的时候,只听不远处“吱呀”一声,毗邻薛家的隔壁小院里,有人推门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头上包着花布巾的妇人,皮肤微黑,蓝布裙,肘间挂着一只竹篮,从院子里出来。她大约也没料到已经被封了的薛家门口会突然站了这么一队人马,模样还十分陌生。当即没敢往前走,只是站在原地,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

叶明煜无奈:“得,这是把咱们当坏人了?”

姜梨瞧见这妇人,心中一种熟悉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这蓝裙妇人是隔壁邻家的春芳婶子。从小看着她和薛昭长大的,也是多年未见,姜梨忍不住往前跨了几步,朝春芳婶子走去。

叶明煜在后面小声唤她:“哎,阿梨,你做什么?”

姜梨走到春芳面前。

春芳看着姜梨,有些踌躇的握着自己的手。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桐乡人,不过眼前这位年轻的小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容貌没得挑,笑容也是柔柔的,他们桐乡哪里出的来这样金贵的女子。不,也是出来过的,当初薛家的芳菲,可不就是桐乡公认的大美人,可惜的是却是嫁去了燕京城。不过幸亏嫁去了燕京,否则要是留在桐乡,如今也会被牵连……

春芳正胡思乱想着,就见面前年轻的小姐看着她,温和的道:“这位婶子,敢问这间被封的宅院,可是县丞薛怀远的家?”

春芳吓了一跳,打量了一下姜梨,才道:“正是,你认识薛家人?”

“不认识。”姜梨摇头,“有些好奇罢了,请问这位薛县丞的家,为何会被封起来呢?”

春芳愣了愣,随即摇头:“不……不知道……”

“他是地方官,是你们的县丞,好端端的一介官员家宅被封,总会有个原因吧,婶子怎么会不知道?”

许是姜梨的目光太过清凉,又或是她的语气十分逼人,春芳竟然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她有些语无伦次,道:“不、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去问问别人吧。”

姜梨道:“婶子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

春芳抬起头来看向姜梨,鼓起勇气道:“你为什么要打听薛大人的事?你是什么人?”

姜梨这般逼问,任谁也不会相信她只是好奇来问此事了。但春芳如此避而不谈,却是欲盖弥彰。姜梨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打听薛家的事,婶子愿不愿意说。”

春芳姜梨是认识的,做了这么多年邻居,是一个热情善良的人。姜梨相信,如果不是太过害怕,春芳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父亲身陷囹圄。桐乡的百姓也是一样,但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威胁,才让这些百姓都不敢站出来。

正在这时,春芳院子的门又“吱呀”一声开了,春芳的男人声音从远处飘来:“阿芳,你还不走,是干什么呢?”

“我要去卖刺绣了。”春芳一下子推开姜梨,仿佛找到了一个借口,匆匆忙忙的就要逃开去。但走到一半,犹豫了一下,又回过头来,道:“这位小姐,看你们是初来乍到,我也给你们提个醒,当着外人,薛家的事不要再提了,省的给自己找来麻烦。你们……别太招摇了。”说罢,挎着竹篮,再也不看姜梨一眼,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她似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了。

叶明煜走上前来,站在看着春芳的背影发呆的姜梨身边,抱怨道:“真是的,阿梨这么好声好气,怎么跟见了鬼似的,怕得要命。”又看向姜梨,“我刚才听你们说什么薛家,什么意思?阿梨,你要做什么?”

姜梨无缘无故来到青石巷,在被查封的薛家面前停留了这么久,还同陌生的妇人询问和薛家有关的事,叶明煜也算看了出来,这绝不是偶然或是一时兴起,姜梨此行的目的,和薛家有关。

“明煜舅舅,”姜梨说话的时候,侧头直视着叶明煜的眼睛,这让叶明煜看清楚了她眼底的坚定,她道:“我来桐乡就是为了这个,舅舅,我要为薛家平反。”

叶明煜呆住了,桐儿和白雪也呆住了。

再怎么看,姜梨是燕京首辅的千金,薛怀远只是一个桐乡的县丞,这两人从未有过交集。姜梨突然这么说,叶明煜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明煜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道:“你……你说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姜梨抱歉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但薛家薛县丞,的确是被人冤枉入狱,我受人之托,便是为了彻查此事,还薛县丞一个清白。”

“可是,你怎么知道薛县丞是清白的?你一个小姑娘,又如何查清楚,如何帮他平反?阿梨,此事使不得啊!”

“明煜舅舅,”姜梨的声音却很平静,仿佛此事是经过她深思熟虑过后的慎重决定,容不得一丝质疑,她道:“薛县丞是不是清白的,查查就知道了。我虽然是一个小姑娘,可也是首辅的女儿,并不是毫无权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为了意气,是为了公平。”姜梨道:“这世上,黑白不分,是非不明,实在很不公平。况且,我要帮的人,是对我有恩的人,你就权当是我为了报恩吧。江湖中人不是讲究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我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也不愿意连累舅舅你,舅舅若是觉得不妥,现在便可退出,我一人足矣。”

这本来听着有些负气的话,被姜梨说的四平八稳。叶明煜盯着姜梨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向来很有主意,但眼前这一刻,他才明白,姜梨做事,从来都是一步一步走的很坚决,她不是没有预料到可能出现的麻烦和糟糕后果,但无论什么,都不能动摇她走每一步的决心。

更别说他这个舅舅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他这个舅舅,没他这个舅舅,都不耽误姜梨做自己的事儿。

转念一想,姜梨一个小姑娘都明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道理,他成日还自诩英雄豪杰,连个小姑娘也比不过,畏首畏尾的,登时生出一股孤勇之气,道:“上刀山下火海,老子奉陪到底!”他拍了拍姜梨的头,慈爱的道:“睡觉我是你亲舅舅呢?”

姜梨:“……”

“那么舅舅,”姜梨说:“等我们安定下来,有一件事想要舅舅帮忙。”

“你说!”叶明煜爽快的答应了。

“还请这些侍卫,舅舅的人想办法在桐乡最热闹的地方,酒馆茶楼也好,大声同人打听薛家被封一事,要越引人注目越好,最好是人人都能听见。”

“姑娘?”桐儿小声道:“刚才那位婶子不是说,不要当着外人提薛家的事,省的招来麻烦吗?怎生……怎生还特意让人知道?”

姜梨笑道:“因为我要打草惊蛇。”

叶明煜不解。

“我找不到蛇,就让蛇来找我。”她微微一笑。

永宁的人让人诬陷薛怀远,将薛怀远下狱,可百姓们都是明明白白看在眼里,这些年薛怀远是什么人,没有人比桐乡百姓更明白。为了防止百姓们胡言乱语,人心不稳,干脆以某种手段,不许百姓谈论此事。

可想而知,当突然有这么一群人,大张旗鼓的打听薛怀远一事,自然会引起对方的注意。过不了多久,对方就会找上门来。

她懒得去一个个打听对方有什么人,就坐在这里,等着别人自投罗网。

而她,一个一个算账,人人有份,不急。

……

桐乡百姓们平静的生活,就在一个午后被彻底打破了。

下午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外地人,在茶馆酒楼甚至街道上四处游走,而他们嘴里说的,手上做的,却是向四处的行人打听被封的薛县丞家一事。

姜梨和叶明煜就坐在酒馆里面,这是桐乡最热闹的一间酒馆了。在过去的日子,但凡桐乡有什么新鲜事儿,人们总是喜欢在这间小酒馆里议论纷纷。薛昭喜欢带她来偷听,有时候能听到不少趣事。

但今日却实在很不同。

百姓们原本还兴致勃勃的打量他们一行人仿佛是外地来的生面孔,等叶明煜的护卫们问起薛家一事的时候,这些百姓们脸上顿时露出惶恐的神色,纷纷四散逃离,仿佛在躲避什么似的。要么就是闭口不言,拼命摇头。

姜梨在桐乡呆了这么多年,晓得桐乡的百姓们还是很热情好客的。但显然,叶明煜的人马将这些百姓们吓着了,没有一个人敢接近他们。甚至他们就像是瘟疫,不过短短半个下午的时间,街道上的百姓们见了他们都绕道走,不然就窃窃私语着什么。

等他们在这间酒馆里坐下来,酒馆里一个客人也没有了。

掌柜的也是一样,见姜梨他们来,大约想要关店,又怕招惹了叶明煜腰间那把刀,干脆直接将店交给小二,自己走为上计。那小二更好笑,端茶都端的战战兢兢的,叶明煜想让他拿点瓜果过来给姜梨润嗓子,才刚张了张嘴,那小二就像怕从叶明煜嘴里吐出什么可怕的话语来时的,一溜烟儿跑了。

“嘿,我就奇了怪了,”叶明煜又好气又好笑,“咱们做什么了?这些人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能不能跑的再快点儿了?我便是留大胡子行走江湖的时候,也没见人这么害怕啊?”

姜梨微微一笑:“因为你提了‘薛’字。”

“‘薛’字又不是什么禁忌的词儿,咋,还提都不能提了?”叶明煜一说起来就满肚子气,“阿梨,我看你说的没错,这桐乡古古怪怪的,这些百姓也怪。那薛怀远要是真没什么事,何必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简直欲盖弥彰!我看,八成薛怀远就是被诬陷的,谁他娘的在背后算计薛家哪?”

这话刚一说完,楼下就传来“哐当”一声,像是小伙计没拿稳算盘,不小心掉在地上发出的响声。姜梨往下望了一眼,那小伙计坐在酒馆门边上,仿佛在尽力离姜梨远一些似的。

“道路以目。”姜梨道。

“啥?”叶明煜不解

姜梨缓缓而道:“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历史上有位君王施政暴虐,受宠臣唆使改变朝制,把平民赖以谋生的许多行业,改归王室所有,一时间民生困苦民冤沸腾。君王不仅不听劝谏,还派人请了很多巫师,在首都川流不息地巡回大街小巷,偷听人们的谈话,凡经他们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即行下狱处决。这样一来,举国上下不再敢对国事评头论足了,就是相互见面,也不乱搭腔,而是道路以目。”

叶明煜道:“你是说,桐乡这里被人监视,偷听人们的谈话,一旦发现有人谈论薛家的事情,就下令处决,所以百姓们才‘谈薛色变’,视我们于洪水猛兽?”

姜梨道:“正是。”

“这也太……”叶明煜道:“这太嚣张了!桐乡里谁敢这么称王称霸,这是要做土霸王啊?便是襄阳的佟知阳,尚且还要顾忌着百姓的嘴,谁敢这么大胆,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

姜梨心中冷笑,做这些事的人,胆子自然极大,因为背后撑腰的事当今成王的亲妹子永宁。朝局动荡不安,未来洪孝帝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尚未可知。跟了永宁,未来许是荣华富贵。便是不说未来,光是现在,讨好永宁的人,也从来不缺。

他们自然有恃无恐,自然敢让桐乡“道路以目”。

“啊,我明白了!”叶明煜突然一拍桌子,“难怪阿梨你要让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去谈论薛家。如果那些人混在人群中偷听百姓们的谈话,对方肯定会知道,会主动来找我们!”

“是的。”姜梨道:“这样也省去许多时间。”

叶明煜见姜梨做的端正,分明没有一丝畏惧或是不安的模样,忍不住问:“不过,阿梨,你不害怕吗?”

“我不害怕,”姜梨淡淡道:“比良心,身正不怕影子歪,比权力,我的父亲是文人之首。我什么都不怕,唯一怕的是,他不来。不过还好,”姜梨的嘴角一翘,一瞬间叶明煜只觉得她的笑容也有几分嘲讽,“他们来了。”

叶明煜朝楼下看去。

便见酒馆外头,忽的涌来一群骑马的官兵。那小二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去,浑身抖如筛糠。为首的官兵喝道:“方才谈论薛家的人在哪?”

“老子在这!”叶明煜嚣张的把杯子往桌上一顿,站起身来。他身材高大,很有几分气势如虹,大踏步往楼下走去。

姜梨将手上的茶杯放下,也随叶明煜往下走去。桐儿和白雪有些担心,亦步亦趋的跟着姜梨,只怕姜梨吃亏。

叶明煜派出去的人马,此刻也都回到了酒馆之中,正被那些官兵围在中间。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叶明煜还不慌不忙的从酒馆木质的楼梯上踏步而下,踏步的声音踩得楼梯“咯吱咯吱”作响,却愈发显得脚步重而浑厚。

他身材高大,腰间佩刀,面上带疤,匪气纵横,一时之间倒很能唬人。而他身后,年轻女孩子袅袅婷婷拾阶而下,笑容温软,清灵秀澈。

英雄美人,画面异样的和谐,但为首的官兵觉得,虽然美人面带笑容,却要比那英雄杀气更盛,神情更冷。

大约是自己的错觉。

定了定神,官兵头子问:“你们四处打听罪臣薛怀远,是何居心?”

当头就是一顶帽子扣了上来,这话说的,却像是姜梨他们是罪臣同伙,只消定个罪,就能将他们一同抓起来似的。

叶明煜想也没想,就道:“无聊,想打听就打听,怎么着?你们桐乡还管老百姓闲聊?管的够宽的啊,管人家吃喝拉撒么?”

那官兵勃然大怒,应当是没料到叶明煜也是个刺儿头,当即就要抽出腰间佩剑直指叶明煜,却见叶明煜双目一瞪,一把拔出腰间长刀,凶相毕露。

闯荡江湖的,谁也靠的不是心慈手软,温柔善良,谁还不是个狠角色。

这些官兵们齐齐抽刀,叶明煜的人马也齐齐抽刀,两相对峙,吓得小二躲在了桌子底下。

剑拔弩张中,美人轻笑,姜梨走到面前,她伸出一根手指,将官兵头子对准叶明煜的剑尖轻轻地,轻轻地往旁边一拨。

葱尖细指白白软软,搭在冷硬闪着银光的剑尖上,非但不显得脆弱,反而有种清丽的寒意。她的笑容却是和剑尖截然不同的温暖,一点也不害怕官兵们似的,淡淡笑道:“舅舅别玩笑了,这位差人,我们不是要找罪臣薛怀远,”她把“罪臣”两个字咬的很重,顿了顿,才道:“我们要找的,是你们大人。”

“我们大人?”官兵头子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很简单呀,”姜梨道:“我不知道你们大人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怎么请他来?更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晓得,我们来了。听说只要在这里说薛家的事,你们大人就会出现,所以我说啦,真是神奇,你们这就来了。”

她笑的可爱,话语里的讽刺却让这些官兵们心中堵得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却又不能反驳姜梨的话,若是反驳,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真是憋屈。

“少废话!”领头的官兵有些恼羞成怒:“你找我们大人做什么?打什么主意?”

“其实如果我不来找你们大人,当你们大人知道我来桐乡之后,也一定会前来请我的。”姜梨漫不经心道:“不过我们此行时间很紧,所以才会这么急着要见他。”

叶明煜不耐烦道:“阿梨,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快给我们带路,让我们见见这位劳什子大人!”

那官兵头子大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将他们当回事的人,冷笑一声道:“你想见我们大人就见我们大人,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人?说的嚣张,还不知道你们和罪臣薛怀远是什么关系。”他一挥手:“把他们全都带走!”

姜梨笑着反问:“你确定要这么做?”

那官兵头子不屑的看她,正想说什么,乍然间看到姜梨耳垂边一粒翡翠耳坠,猝然住了口。

那翡翠耳坠通体翠绿,嫩色欲滴,一看便价值不菲。他记得如今大人最宠爱的小妾有一只成色不如这个的镯子,就那只镯子,还是大人花了大价钱的让人给买来的。

这女孩子左右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穿戴却十分精致,尤其是眉目间温软灵气,却有一种大户人家长养出来的华贵。便是在桐乡里走在街上,也是十分惹眼的存在。还有她身边被她称为“舅舅”的大高个儿,分明是个粗人,他手上那柄长刀,刀柄上却有一颗鸽子蛋大的红宝石。

这一行人身份不同寻常,至少不是普通人家。官兵心里打了个突,再看向姜梨的时候,就有些没底。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还有自己的下属,就这么服软,又似乎太扫面子。飞快在心里衡量了几下,官兵头子还是打算再放些狠话。可还没说出口,便见面前的女孩子瞧着自己的指尖,很有几分随意的道:“我若是你,就趁我现在好好说话的时候带路,否则……”她抬起头,冲对方嫣然一笑,“倒霉的一定不是我们。”

分明是温和无害的模样,但领头的官兵在那一瞬间,的确瞧见了女孩子笑容的恶意。他有一种直觉,若是真的不按照姜梨说的做,到最后,很有可能成为她所说的结果。

他并不愿意倒霉。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姜梨一行人几眼,板着脸,硬邦邦的吐出一句:“带他们见大人!”大概是觉得颜面无光,很快走到队伍前头,不愿意再看姜梨一眼。

或许又是觉得,便是看下去也不是自己占上风。无论如何,气势上,他难以撼动这个柔弱的女孩子。

叶明煜朝姜梨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可以呀,阿梨,你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模样,很有你舅舅我当年的风采,不错!”

桐儿拍着胸脯:“姑娘,您可吓死奴婢了。那些官兵那么凶……亏的您还敢和他们针锋相对。”

姜梨微微一笑:“纸老虎而已。”她从小跟着薛怀远,官兵见的多了。那些大叔或是哥哥们脱下官差服,就是最普通不过的百姓,会给她买糖吃,还会摸着她的头去跟欺负她的恶霸们打架。

对穿官差服的人,姜梨本来是最熟悉的。

但今日来的这些官兵,并不是她熟悉的那些大叔哥哥们,每一张脸都十分陌生。毫无疑问,薛怀远的人马全都被清洗了,被换了,现在剩下的,都服从如今这位“大人”的人。

她倒要看看,敢在桐乡称王称霸,做出“道路以目”的暴君,眼巴巴的给永宁当一条看门狗的“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