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营救/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大人是神仙还是小鬼,应当有自知之明吧。”

姜梨的话音刚落,冯裕堂的脸色已然变得十分难看。姜梨的言外之意他自然听得出来,姜梨是首辅千金,他的主子是永宁公主,姜梨和永宁对峙起来,彼此都有强大的家族作为后盾,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丞,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无论如何,要是他被牺牲,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冯裕堂觉得十分棘手,姜梨来的突然,没有给他任何应对的时间。然而短短的交谈几句,这个姜梨并不是容易打发的人。她很有主见,并且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有的城府。

她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姜二小姐,下官,”冯裕堂赔笑道:“下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不要为难。”

“奉命?”姜梨笑了:“你冯大人在桐乡说一不二,无人敢违抗你的命令。这薛县丞的案子,也是经由你手定夺,你就是桐乡的天,你这是奉的谁的命?要不说出来让我听听,或许我在燕京城里,还熟识呢。”

冯裕堂冷汗涔涔,他当然不能说出永宁公主的名字。苦笑道:“下官都是按照章程办事,姜二小姐,下官不明白您究竟想做什么。您想打听薛家的事,下官都着实相告,如今你还想怎么样呢?”

冯裕堂本就是个地痞,这会儿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是啊,这里人多,姜梨没有人手,总不能直接让人劫狱。便是劫狱,也会牵连叶家和姜家。他冯裕堂就摆明了我承认你的身份,尊重你,但是不能不按命行事。你能奈我何?

叶明煜皱了皱眉,这样耍无赖的县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难道他不怕姜元柏事后迁怒?

只有姜梨明白为何冯裕堂敢耍无赖,他是仗着永宁公主在背后撑腰,只需要办好永宁公主交代的事就好了。

虽然她此番前来也想要见一见狱中的父亲,不过早在来县衙之前,姜梨就猜到不会这么顺利。无碍,至少她见到了这位新上任的冯裕堂,从前和冯裕堂打过交道,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也不是全无收获。

冯裕堂好整以暇的看着姜梨,他这会儿又成竹在胸,觉得姜梨也不能拿自己怎样,总不会让人将自己这个县丞抓起来吧。首辅的千金如此行事,朝中的御史不拿此参姜元柏才怪。

“我不想怎么样,”姜梨微微一笑,和气的对他道:“我说了,我来就是为了问一问薛家为何被查封。案卷一事,只要上级调令,是可以查看的。桐乡隶属襄阳,我已经同襄阳那头递了官司,是可以看薛家案卷。”姜梨从袖中抽出一封行令,示意桐儿递上去,一边笑道:“冯大人,调令在此,我可以看看薛家的案卷了吧。”

冯裕堂一愣。

这个县丞是永宁公主赏给他的,能当官儿,哪怕是桐乡一个小县的官儿,冯裕堂也跟捡了天大的便宜一般高兴。要知道处在这个位置,能敛财不少。他当县丞,绝不会如薛怀远一般愚蠢,真的为民办事。又因为他本身就是被永宁安排过来的,对于官员的考核从没经历过,官令的大小事宜,他一概不知。什么调令,他完全一窍不通,下意识的结果桐儿递上来的调令,见上面有襄阳知府的印信,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令身边人去寻案卷交给姜梨。

叶明煜不记得姜梨什么时候去找佟知阳要过这东西,而且佟知阳和叶家闹成这样,怎么还会轻而易举的给姜梨调令。

姜梨唇角含笑。这封调令,说是调令,也不是调令,并不是佟知阳亲自批的,是借用唐帆的手,以燕京织室令查案的事得到冯裕堂的印信。唐帆还想要姜元柏在燕京的关系,当然会帮他。而姜梨深知北燕官制的不足,能钻这个空子,达到自己查阅薛家一案卷宗的目的。

琼枝打听到的薛怀远既然入狱,姜梨就一定要看到薛怀远的卷宗,从其中找出不对的地方。为了早做准备,姜梨才制造了这封调令。只是眼下看到冯裕堂,才晓得并不用费这么多心思。冯裕堂就是个什么都不懂自知吃喝玩乐的流氓,她只要编个像模像样的借口,冯裕堂就会深信不疑。

桐儿接过送来的卷宗,递到姜梨手上。

姜梨瞥了一眼卷宗,确认的确是真的无疑,便对冯裕堂露出一个微笑,道:“多谢冯大人,我没什么事了。”

冯裕堂本就应付姜梨应付的有些头疼,听见姜梨这么说,巴不得姜梨赶紧走。他好飞鸽传书给永宁公主递个信儿,看看接下来应当如何?这姜家二小姐分明是重新要调查薛怀远的案子,虽然不明白薛怀远怎么会和首辅千金扯上关系,但冯裕堂可不愿意在最后的节骨眼儿上出什么差错,惹得永宁公主生气,他可会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好。”冯裕堂笑眯了眼,又道:“姜二小姐是要离开……”

“我不走。”姜梨道:“我要在桐乡住一段日子。”

“住、住一段日子?”

“是啊。”姜梨看着他,“冯大人好似很不乐意的模样?”

“不……不……”冯裕堂笑道:“怎么会?姜二小姐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没有?没有的话,下官可以代劳。”

“那就不必了,我们人多,不叨扰冯大人秉办公务。”姜梨似笑非笑道:“我想冯大人应当也忙得很,不必相送,我们这就离开。”

冯裕堂只好赔笑,要命了,这姜家小姐就像是生了一对看透人心的眼睛,她怎么知道自己急着给永宁公主通信?

“那下官就……就不送了。”冯裕堂道。

姜梨瞥了他一眼,与叶明煜说了两句话,叶明煜收起腰间佩刀,领着姜梨,大摇大摆的从冯裕堂面前扬长而去。

冯裕堂看着姜梨一行人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倏而十分不安。他坐了一会儿,突然回过神,踢了一脚随从,道:“快!快给爷寻纸笔墨来!”

……

姜梨和叶明煜出了县衙的大门。

临到门口的时候,有个佝偻着身材的老妪提着夜香桶,从姜梨的面前路过,抬起眼皮子打量了他们一眼,又很快垂下目光,头也不回的蹒跚离开。

姜梨心中一动,叶明煜却说话了,他道:“那信任县丞是怎么回事?我他娘的就从没见过这样的县丞?这叫县丞?这种人也能当县丞?”

他对冯裕堂用目光对姜梨无礼的事耿耿于怀。

“无事的,明煜舅舅,他这样的人,做县丞也做不了多久。”姜梨安慰他,自己的心情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冯裕堂竟然说七日后,薛怀远就要被处斩?竟然这般快!他们对待一个已经失去神智的父亲也要赶尽杀绝,姜梨恨得捏紧了拳头。

七日,她的时间不多了。七日里,她必须为薛怀远翻案,阻止午门的处刑。但现在除了一卷被动过手脚的卷宗,她什么也没有。父亲已经疯了,如果他们说的是事实,父亲就没办法为自己辩解。要为父亲翻案,只能靠她自己。

桐乡的百姓们为冯裕堂的暴政所慑,不敢出言。父亲曾经的手下被全部换掉,生死不知。她回到了桐乡,面对的却是最陌生的环境,怎么看,都对她不利。

可她还得往前走。

叶明煜问:“阿梨,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吧,”姜梨道:“容我想想。”

她暂时还没想到下一步应当如何,时间却不等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决定。但有一点,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薛怀远被处刑,哪怕是劫法场,她也要保全父亲的性命。

正想着,自远处突然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童走过来,怯生生的扯了扯她的衣角,姜梨低头一看,那小童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张纸条,转身跑远了。

叶明煜好奇:“怎么了?”

姜梨展开纸条,很快看完,将纸条撕碎,往不远处一家酒馆楼上看去,便见一抹艳艳的红色铺展开来,在风里尤为显眼。

姜梨对叶明煜道:“明煜舅舅,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很快就回来。”

“你要去干啥?”叶明煜不干,“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跟你一道去。”

“不危险,”姜梨道:“明煜舅舅,你们先回去吧,我晓得路,等会儿和桐儿他们一道回来。”

叶明煜见姜梨一脸坚持的模样,十分无奈,道:“这样吧,我不回去,我就在这里,你刚看的是旁边酒馆是吧?你是要去见什么人吗?放心,我不跟着,我在外等你,不进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姜梨也只得作罢。况且叶明煜只在外面,姬蘅也应该不会在意。她就道:“好吧,舅舅在此稍稍等我,我很快回来。”

叶明煜果然带着人马在街边蹲着等姜梨,姜梨和桐儿白雪一道往酒馆走去,心中疑窦丛生。

姬蘅怎么也来了?这下子,说他不是跟着自己而来,鬼也不会相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走进酒馆。

整个酒馆里,亦是空无一人。之前的酒馆掌柜的还放了个小二看店,这家店可好,连个小二都没有。那个叫文纪的侍卫站在门口,目送姜梨进去。

想来这间酒馆,已经被这位国公爷大人暂时“盘”下来了。他倒是架子摆的大,自己在酒馆,就要把酒馆里的其他人都撵出去,有够霸道。

姜梨上了二楼。

二楼靠窗的地方,红衣的年轻男人正在斟茶,他斟茶的动作很熟练,并不生涩,行云流水的模样,光是看着,也令人赏心悦目。

他斟了两杯茶。

姜梨走到他面前,姬蘅便将刚刚斟好的一杯茶推倒她手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梨在他对面坐下来,没有碰那杯茶。

“白毫银针,姜二小姐尝尝。”他含笑道,仿佛热络的老友。

“多谢大人,我不渴。”姜梨道。

“二小姐不会是怕我在里面下毒吧?”姬蘅笑问。

姜梨笑答:“怎么会?国公爷真想要我性命,也不过顷刻之间,不会多此一举,浪费好茶。”

姬蘅笑笑:“你倒了解我。”

姜梨:“不敢。”

姬蘅此人心思太深,诡谲莫辩,谁敢说了解他?喜怒无常四个字,可不是说说而已。况且前些日子身在戏中,谈笑之间化解一桩暗杀,云淡风轻的处理一干刺客,那眼睛都不眨的狠辣,姜梨看在眼中,怎么会对此人掉以轻心?

但姬蘅终究还是注意到她了,才会跟到桐乡来。

姜梨不愿意与姬蘅绕弯子,如今她的时间太少了,多浪费一刻,薛怀远生的机会就减弱一分。她道:“国公爷这回来桐乡,也是为了看戏?”

“不。”姬蘅低声道:“是来看你。”

他眸光潋滟,嘴唇红润,多情的模样,仿佛真是翩翩佳郎,只是这种鬼话,姜梨才不会相信。她笑道:“原来是来看我的戏。”

“没办法,谁让姜二小姐太特别,让人不注意也难。”姬蘅一手持茶盏,轻轻吹了一口飘在水面上的浮叶,随意的道:“二小姐此番下襄阳,就是为了桐乡之行吧?至于桐乡之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薛家一案,是吗?”

姜梨顿了顿,抬眼看向他,笑道:“国公爷什么都知道,何必来问我呢?”这么短的时间里,姬蘅又知道了。可她也无法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我不明白,所以才问二小姐。”姬蘅嘴角一勾,“二小姐和薛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琥珀色的眼眸里,一瞬间全是认真的疑惑,仿佛真的等姜梨一个答案,看起来就像是邪恶的少年,带着恶意的天真。

“国公爷神通广大,真要知道,不需要我说,一定会知道的。”姜梨道。

“二小姐看来是不肯说了。”

“国公爷不是早就猜到了吗?”

二人谁也不让谁,都是笑意盈盈,温柔细语,却像是有火花四溢,刀刀血溅。白雪和桐儿二人站在一边,看的大气都不敢出,紧张极了。

姬蘅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道:“二小姐向来所向披靡,但这一回,事情不那么简单。”

“我做的事情,从来都不简单。”姜梨笑笑。

“想救薛怀远,痴人说梦。”他道。

姜梨的指尖搭上茶杯的杯沿,仿佛无心一般的道:“只要大人不插手,就不是痴人说梦。”

“哦?”姬蘅笑了,“你这是在请求我?”

“如果请求有用的话,”姜梨看向他,“我真心实意的请求大人。”

姬蘅看了她一会儿,道:“我原以为二小姐从来不肯同人低头。”

姜梨笑:“那大人错看我了,我的骨头轻的很。”

姬蘅呛住。

姜梨却像是要执拗的寻求一个答案似的,问道:“不知大人能不能答应我的请求。”

姬蘅没有回答姜梨的话,反而问道:“二小姐可能不知道,如果插手薛家的案子,会遇上什么人。”

“我知道的。”姜梨温柔的打断他的话。

姬蘅微微一怔,探究的看向姜梨。至少从旁人的眼里,姜梨和薛家,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关系。怕是姜元柏自己也不晓得,姜梨到桐乡干了这么一档子事。而薛怀远一案背后的隐情,整个北燕,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姜梨和薛家无干系,和那一位也没关系,她会知道么?

姬蘅突然想到,先前明义堂校验的时候,姜梨也曾借着孟红锦的手,对着永宁公主放冷箭,似乎和永宁公主结怨不小。如此一来,她说她知道,就是真的。

姬蘅的眼里倏而闪过一丝兴味。

他找不到姜梨和永宁的交集,也找不到姜梨和薛怀远的交集,甚至连姜梨和他们之间所有的关联都找不到。事实上,因为姜梨经历的单纯,她的过去很容易就能打听的到。但偏偏她坐的每一件事,有针对了永宁和薛家。

这就很奇怪了。

“知道了还这么做,二小姐这是何必?”姬蘅淡笑:“为了不相干的人惹上大麻烦,不值得,或者说,”他意有所指道:“不是不相干?”

“大人不必试探我了。”姜梨道:“想知道的事,大人不必问我也会知道。我这出戏未必精彩,但大人想要观戏,我也得倾尽全力演好这出。”

“我怕戏未演完,祸已先行。”

姜梨失笑:“国公爷好心提醒,总不会是担心我吧?”

文纪在一边看的咋舌,世上几乎没有女子能抵抗的了大人的诱惑。便是对大人无爱,偶尔也会沉迷,尤其是这样年轻的女孩子,更容易掉进大人的陷阱。但姜二小姐从来都很清醒,她的心里就像是有一尊铜墙铁壁,对于大人的温柔,抵抗的坚决。

“本来不是的,”姬蘅嘴角一勾,“说的多了,我对二小姐,还真有点担心。”

“那就不必了,”姜梨也道:“我不会有事的。”

“你说的如此肯定,是后顾无忧?”姬蘅摇头,“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

“我知道的,他们会派人来杀我,即便我是姜家的小姐。”永宁不会因为她是姜元柏的女儿就对她所有忌惮。那个女人已经丧心病狂,她一心想要折磨薛家人。只要自己挡了永宁的道,永宁会毫不犹豫的铲除。而她至多也是将所有的黑锅都让冯裕堂来背。

姜梨的语气如此冷静,仿佛说的不是攸关生死的大事,而是今晚吃什么的小事,连文纪也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姬蘅叹息:“既然如此,你何必这样执着?”

“执着吗?”姜梨轻轻问,像是问自己,又像是不知问谁,她低声笑了一下:“也许吧,但有时候,没有执着的事,活着也没有意义。”她成为姜二小姐,不是来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也不是来感受作为首辅千金的尊贵,而是为了亲自将过去的仇人送上断头台,来祭奠亲人的在天之灵。

姬蘅将姜梨的神情看在眼里,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少女正是花样年华,生的明媚可爱,她有一双灵动清澈的眼睛,和世家千金不一样,她永远平静,永远镇定,即便是惊讶,也只是如一潭深渊被投入一只细小的石子,激起一丁点儿水花,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是燕京城里的一个异类,和燕京城里别的女孩子迥然不同。就像在长满了名贵花草的花圃里,生出了一株奇异植物。它外表温顺,毫无危害,安静的站在那里,惹人怜爱。但当猎物走进的时候,她就会伸出枝条,将猎物牢牢抓住,再不放开,以绝对凶残的姿态,吞噬干净。

她看似温和的外表下,隐藏着冷静的凶悍。而这株植物最大的危险,便是它不惧怕对手是谁,毒舌也好,猛兽也罢,她吞噬的姿态毫不留情,丝毫无惧。

她就是花圃里最特别的存在,倘若府里养上这么一株凶悍且有杀伤力的植物,整个家宅都安宁了。姬蘅的脑子里,莫名其妙浮现出这个念头。

而眼前的姜梨,垂眸的模样竟然有了一丝丝可怜。这株凶悍的植物也有悲伤的模样,令人惊异,也令人疑惑,不知是它用来诱捕猎物的伪装,还是一瞬间的真情流露。

见姬蘅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姜梨便收起眼底的情绪,微笑着道:“能在这里看见大人,是我的荣幸。每次我登台唱戏的时候,大人也在场,或许我们真是有缘。”

姬蘅差点笑出声来,真有趣,小姑娘分明恨得已经咬牙了,却还要面不改色的露出这幅诚挚的模样。

“你就不怕,我搅黄了你的这出戏?”姬蘅慢悠悠的道。

姜梨看向他,道:“是吗?可是我想来想去,国公爷都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你想不出理由吗?”姬蘅笑问,“看来二小姐是把我想的太善良,还是忘记了,李家和我的关系。”他像是要故意提醒姜梨似的,“宫宴花园中,你不是看见了,我和李家的人?”

姜梨的心里,有一瞬间的诧异。那时候她的确是认出来和姬蘅说话的是李璟的手下,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况且姜家和李家不和,她一个闺阁千金,常年不在燕京,更不可能认识李璟手下的人,应当没有人会怀疑。

但没想到,姬蘅已经知道了,她认出对方。或许在那时,自己短暂的讶然已经被姬蘅看在眼里,在那时,姬蘅就已经知道了她是认识的,在那时,姬蘅就冷眼旁观着她做戏。

姜梨道:“所以?”

“所以?”姬蘅反问。

“和李家的人在一起,就一定是站在李家一边的么?”姜梨笑道,“我倒是觉得,我和国公爷,未必日后就不是一条蚂蚱上的人。”

文纪惊得向来平静的脸色都有些绷不住了,姜二小姐居然敢对大人说这样的话?这话,当初成王想拉拢姬蘅的时候,都不敢有胆子这样说。

姬蘅静静的看着姜梨,姜梨嘴角的微笑不曾动摇,柔和的,妥帖的,像是春日的和风一般看向他。

“你是真聪明呢,还是假聪明?”他轻声问。

姜梨笑了笑:“谁知道呢。”

屋里人沉默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姜梨看了看眼前的茶水,滚烫的白毫银针,天气冷,已经瞬间变得温热,时间又过去了许多。

“今日就寒暄到这里吧。”姜梨笑道:“舅舅还在外面等我,我得回去了。多谢国公爷对我的提醒,”她笑道:“希望我能将这出戏唱到最好,让国公爷看的尽心。”

她言语之间,仿佛自己是个供人取乐的戏子,丝毫不提自尊。但看在人眼中,却又比燕京城那些拿腔作调,自诩尊贵的大小姐们,来的让人心生尊重得多。

姜梨的骨头,一点儿也不轻,不但很重,而且很硬。也许她的弯腰,是为了日后站的更高。

姬蘅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再会。”

姜梨对姬蘅行了一礼,起身离开了酒馆。

她走的很急,但这急,并不像是要急于躲避姬蘅,所以才走的很急。她走的很急,像是有更加重要,更紧急的事情要做,生怕浪费一丁点时间,几乎是小跑着往外走。

窗前,姬蘅瞧着姜梨走到街对面,蹲着的叶明煜站起身,往这头看了一眼,和姜梨一道往外走了。

“看来真的很心急。”姬蘅笑了一声。

“是因为薛怀远七日后就要处刑了的缘故。”文纪道:“可惜了,找不到姜二小姐和薛怀远有关联的地方。”

“不是薛怀远,是薛家。”姬蘅道。

“沈如云是薛芳菲的小姑,姜梨算计沈如云,薛昭是薛芳菲的弟弟,姜梨拜祭薛昭。薛怀远是薛芳菲的生父,现在姜梨要去为薛怀远平反。”姬蘅声音很平静,“不觉得太巧了?都是薛家人。”

文纪道:“薛家一案,事关公主殿下。”旁人不知道其中渊源,却瞒不过他们。

“还没看出来?”姬蘅道:“她早就知道了。她知道,她不怕。”

------题外话------

阿狸:怕个鸡毛,不要怂就是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