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哑婆/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从酒馆里走了出去。

叶明煜在街边蹲了许久,见姜梨走过来,吐掉嘴里嚼着的草根,问:“怎么样?说完啦?”他也不问姜梨见的是谁,做的什么事。倘若是叶嘉儿,他就要问上一问的,但换做是姜梨,有时候,他觉得姜梨作为一个小辈,比他的同龄人表现的还有主意,不必担心。更重要的是,叶明煜认为,就算是他问姜梨,姜梨也不会说的。

何必白糟蹋功夫呢?那就不问呗。

姜梨点了点头:“说完了,舅舅,我们回去吧。”

和姬蘅见面一事,甚至和姬蘅相谈一事,都没有让姜梨太大的放在心上。虽然传言姬蘅是个喜怒无常之人,但姜梨以为,那只是他的表现。他的行事,都有自己的主意。而几次交锋,加之她认真的思索过,姬蘅会打破她的计划可能,实在很小。便是自己真的误了姬蘅的事,对姬蘅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他犯不着亲自出手。之所以会从襄阳追到桐乡来,是因为自己行动太奇怪,他要做看戏人。

罢了,看戏便看戏吧。她从来不惮成为戏子,但这出戏的起承转合,都要她自己把握。

姬蘅不重要,重要的事七日后,父亲就要被处刑了。她找不到证据替父亲翻案,就得做好最坏打算的准备,劫法场。然而劫法场能否成功,就算是成功了日后会不会牵连甚广,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所以最周全的办法,还是要从证据下手。

叶明煜见姜梨说回去,欣然答应。他们暂住的一家民宿也在青石巷,和被封的薛家离得不远。想来冯裕堂的人会关注他们落脚的地方,选在青石巷,实在是太惹眼不过了。但姜梨就是要大张旗鼓,就是要让冯裕堂知道,她来秋后算账来了。

等回到了民宿,叶明煜让人去弄点吃的,顺便问问护卫这一带的地形,姜梨自己呆在房内,叶明煜把薛家的卷宗给了姜梨,没敢打扰她,只让桐儿和白雪在门口伺候着,若是姜梨要喝茶吃东西什么的,也能搭把手。

姜梨在认真看卷宗。

如果可以,她须得找出卷宗上薛家一案上的疑点和漏洞,抓住这个疑点和漏洞不放,一步步追查下去。便是不行,也能将此故意放大,来混淆视听,为薛怀远争取时间。

卷宗应当是冯裕堂令人做的,也许有永宁公主交代的缘故,冯裕堂这份薛家卷宗,倒也隐瞒的是天衣无缝,其中将薛怀远描述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贪吏,罄竹难书。姜梨看着看着,心中渐渐想要冷笑。

上面的事情,薛怀远一个也没做过,反倒是现在的桐乡县丞冯裕堂,桩桩件件都差不离。偏偏薛怀远还认罪了,姜梨能想到,为了让薛怀远承认罪行,他们都做了什么,或许就是为此,薛怀远才会被折磨的失去神智。

这份卷宗,从某种方面来说,也实在是天衣无缝,冯裕堂应当在此耗费了很大心力,才把这些罪行安排在薛怀远身上。但因为薛怀远是个什么人,桐乡人都清楚,这些事情就显得格外可笑。

姜梨一目十行的看完。

卷宗上,是可以揪出一些小漏洞的。比如说薛怀远贪污的赈灾银,在薛家后院挖了出来。但当年的赈灾银,的确是清清楚楚的分到了每一位百姓的手上。新出来的“银子”,大约是永宁让人自己添的。

冯裕堂能给薛怀远增添莫须有的罪行,却不能抹去薛怀远曾经的善心和政绩。光在这一点上,姜梨揪住不放,就能为薛怀远争取一线机会。

“还不够。”姜梨喃喃道,这远远不够。给薛怀远增添的这点机会,实在不值一提,一旦永宁他们发觉,利用冯裕堂现在的身份,再作假,再添油加醋,这点证据就会成为没有用的证据。

必须得让冯裕堂发挥不了作用,即便他是桐乡的县丞,在薛家一案上也再不能插手。这要怎么做呢……姜梨冥思苦想着。

桐儿轻手轻脚的来给姜梨倒茶,姜梨正想的投入,没瞧见桐儿倒的茶正在手边,伸手按住恶心,那茶杯“哐当”一下倒在地上,滚烫的热茶尽数泼在姜梨胳膊上。

“天啊!”桐儿惊叫一声,慌忙拿帕子去给姜梨擦拭,一边擦拭一边道:“姑娘,姑娘没事吧?白雪,拿个烫伤膏子过来!”

白雪匆匆去了,叶明煜听到动静赶紧过来看,一边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桐儿自责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道:“是奴婢不好,奴婢倒茶,让茶烫伤了姑娘,可别落下痕迹,这可怎么办。”

“阿梨,你没事吧?疼不疼?”叶明煜转头看向姜梨,却见姜梨呆呆坐着,看着地上摔成碎片的茶杯出神。

叶明煜还以为姜梨是被痛得傻了,赶紧上前几步,伸开五指在姜梨面前晃了晃:“阿梨?阿梨?”

姜梨愣愣的把目光投向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然而立刻就站起身,激动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叶明煜摸不着头脑,桐儿也一头雾水。

“按北燕律令,人证物证确凿,状告地方官的话,可以同上级府衙状告。但上级府衙是佟知阳,未必肯帮。我算来算去,唯有燕京城情势复杂,将此案拿到燕京城,交由大理寺再查,可我要审的,却不是薛家的案子,而是冯裕堂。只要冯裕堂自己身在此案,便不可再在其中插手。经由冯裕堂手的证据,便做不得数!”

这是避嫌,冯裕堂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编造”证据,姜梨也可以由他自己去做,反正到了大理寺,冯裕堂的那些证据,全都做不得数。反倒是她,和薛家没有关系,却是个真真正正的局外人。

叶明煜并非官场中人,对北燕的官制也不太了解,只是道:“但大理寺为何要接桐乡的案子?”

一个桐乡的案子,至于么?

“所以要闹大才行。”姜梨道。

桐儿打翻茶杯的举动提醒了她,要让所有人都注意到这杯热茶,仅仅在桐乡掀出水花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动静更大,更大,再大,若是牵扯到了燕京城的某位贵人,就更好了。这样一来,聚集了所有目光,薛家一案,就不再只是简单的一个污吏案子,它也许是陷害,也许是牵扯旧案,甚至也许是谋逆。

她一点都不怕,她会把这案子越闹越大,若是大理寺也不敢接,她就去告御状。洪孝帝面上再如何和成王和平公主,但清官正吏被人陷害,天下人都会怀疑天子是否天命所归,就算是为了稳定人心,洪孝帝也不会顺其自然。更何况,成王和洪孝帝,就是天生的敌人。

洪孝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让成王吃亏的机会。

叶明煜想了想,还是不懂,就问:“你打算如何闹大?”其实对于叶明煜来说,薛家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因为姜梨如此上心这回事,加之叶明煜也觉得冯裕堂太过恶心,如果薛怀远真是被冤枉的,那实在太可怜了。嫉恶如仇伸张正义是他们江湖人的秉性,既然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回又如何?

“光询查卷宗上的证据,还远远不够。分量不够重,拿到大理寺也说不通。”姜梨道:“还需要人证。”

“人证?”叶明煜问:“你是说桐乡的百姓站出来为他们原先的县丞平反?这怎么可能,你没看见,这些百姓见了官兵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避之不及,这都‘道路以目’了,连句真话都不敢说,怎么还敢站出来?而且你知不知道,今日护卫们打听到,之前有人为薛怀远说话,官府就让人把这人的儿子给抓了起来,拿人父母子女威胁,便真的心怀正义之人,也不敢说真话,祸不及妻儿啊!”

姜梨道:“那是因为冯裕堂做的太过分了,而且冯裕堂给人的感觉,便是他能长长久久的在这个县丞的位置上坐下去。百姓们才敢怒不敢言,一旦百姓们认为,冯裕堂可能要倒台了,就会生出胆量,来指正冯裕堂的罪行。”

“所以呢?你要找的百姓就是人证吗?”叶明煜问。

“不是。”姜梨摇头:“百姓们所能说的,也就是冯裕堂的恶行,薛县丞的清明。这些话,只能作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在现在出现的,在另一个时候,出来的效果会好得多。”

叶明煜更加不解了:“那阿梨,你要找的人证是谁。”

“是官差。”姜梨目光深深,“是薛怀远从前的手下,如今县衙里的官差,全都被冯裕堂换掉了。那些官差都是性情坚毅之人,冯裕堂换成自己人,原来的人不知是死是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倘若还活着,他们就是证据,倘若他们死了,那些尸体也是证据。整个县衙里的官差全部横死,想来也是北燕奇事一桩,是吧?”

叶明煜听得呆住。

姜梨目光平静,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有寒意从眼中飞出。可想一想姜梨话里的情景,叶明煜也忍不住后背发麻,江湖上有灭人满门的都是极少,况且那都是深仇大恨。当然,也有一朝天子一朝臣之说,但冯裕堂只是个小小的县丞,难道一个县丞换人,也要付出这么多性命么?

“阿梨,你怎么知道这些官差都是冯裕堂换掉的人?你又没见过。”叶明煜突然想起了什么,道。

姜梨笑笑:“一看就知道了,正经的官差,怎么会是那种德行,言行举动连根本的官礼都不知道,不知道冯裕堂从哪里寻来的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大约从前也是地痞流氓之类的吧,原先薛县丞在的时候,怎么会有这种手下,除非他想自毁清名。”

叶明煜见她言之有理,点头道:“的确如此,我看那些官差,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阿梨,你是要我们的护卫四处在桐乡寻人?”

“这倒不是,桐乡虽然小,但地形复杂,我去寻张地图也好。但问题在于,冯裕堂一旦发现我们在寻找这些官差,很可能将官差藏起来。”

“那就抢人!”叶明煜想也没想就道。

“是要抢人,但不是在现在。”姜梨思忖一下,道:“舅舅,县衙里有一位倒夜香的哑婆,你能不能让你的人想法子将哑婆接出来,与我见上一面,但不要惊动任何人,也不能被冯裕堂的人发现。”

“一个人?”叶明煜拍了拍胸脯,“没问题,掳人这事我顺手了。”见桐儿和白雪盯着他的目光,挠了挠头,“上次佟知阳的外室和儿子,不就是我亲自掳的嘛?到现在佟知阳都没发现是我做的手脚。”他说的很有几分自豪似的。

“不是掳走,这位哑婆,很有可能知道官差们现在的下落。”姜梨道:“所以,一定要小心。”

叶明煜站起身:“放心吧,舅舅办事,哪一次给你办砸了过?”他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问:“不过这哑婆叫哑婆,该不会是哑的吧?要是哑的,你怎么问?她识字吗?”

“她不哑。”姜梨在他身后道:“她会说话。”

……

叶明煜离开了。

等叶明煜离开后,姜梨找人送了纸笔墨进来,开始细细的为叶明煜勾勒地图。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桐乡,桐乡的每一个地方她都知道。若是有不知道的,便是如今焕然一新的县衙,冯裕堂让县衙变成了“他”的县衙,姜梨没能知道里面究竟变了多少。

但桐乡这个地方,其他地方,她都是了如指掌。叶明煜要在桐乡行动,有了这份地图,如虎添翼,没有人能比她做的更详细。

等做完地图后,她又开始看卷宗,将卷宗里面有漏洞的地方记载下来,看看日后还能不能借着这个再揪出一些证据。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很快,白雪和桐儿唤姜梨吃饭,姜梨也顾不上。天渐渐黑了下来,屋里点起油灯,姜梨这才惊觉已经到了夜里。她看了看窗外,皱眉问道:“舅舅还没回来?”

白雪摇了摇头。

“怎么去了这么久……”姜梨喃喃道,正说着,叶明煜身边的阿顺来报:“表小姐,三老爷回来了,哑婆也带回来了,您现在要不要见见?”

姜梨喜出望外,道:“就来。”

等去了房里见到哑婆,哑婆正在狼吞虎咽的吃饭,仿佛许久没有吃过好东西了。叶明煜坐在一边,翘着腿,啃着一个馒头,见姜梨到来,邀功似的道:“阿梨,怎么样,我把人带来了,一个人都没发现。”又道:“呸,冯裕堂真晦气,找人跟踪我,要不是我让人扮成我自己的样子引开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甩掉这个麻烦。哑婆住的地方倒是没人监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等天黑了才带她过来。”

姜梨看向哑婆。

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咽下最后一口粥,这才看向姜梨。

哑婆的脸上因为苍老沟壑纵横,眼皮子搭下来,驼背,身材瘦小,便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大约因着做的是倒夜香的活计,浑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旁人都要避之不及。

姜梨却没有表现出嫌恶的神情,只是平静的道:“哑婆。”

哑婆看了姜梨一会儿,突然开口:“你是谁?”

叶明煜吓了一跳,一路上,从他带走这老太太开始,这老太太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便是被带走时候的惊讶也只是短短一瞬。听说人到老的时候都是这么处变不惊,叶明煜就当这老太太是迟钝了。姜梨起先说哑婆会说话,叶明煜还以为是玩笑,谁知道这会儿哑婆真的开口说话了,声音虽然嘶哑,却还算清楚,他嘴里嘟哝了一句:“还真会说话啊。”

“我叫姜梨。”姜梨看着她,笑道:“哑婆,我找你来,是为了打听薛县丞原先的手下,现在在什么地方。”

哑婆道:“我不知道。”

姜梨笑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冯裕堂换走了所有原先薛怀远的人,唯独没有换下你。大约也是觉得你不会坏事,但我知道,你是知道的,对吧?”

哑婆道:“我知道,但我不能说,说了就没命了。”

“难道你不想为薛县丞报仇吗?”姜梨笑笑,“薛县丞可是个好人。”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薛怀远曾经帮过哑婆。

哑婆原先是个寡妇,丈夫年纪轻轻就死了,她没有子女,也没有改嫁。因着相貌丑陋,又独身一人,时常遭人欺负。薛怀远带着他们上任的时候,哑婆已经是个丑陋的被人欺负的老妇人了。

她时常去捡别人剩下的东西吃,又不愿意做乞丐乞讨街头,时常饥一顿饱一顿,薛怀远见她年纪大了实在可怜,便让她在县衙里倒夜香,一月也能拿些月前,吃饱穿暖是不成问题的。

若非薛怀远,哑婆怕是早就冻死在某个冬日了。而哑婆的哑,正是因为她常年遭受别人欺负,渐渐的不愿说话,别人就以为她不会说话了。但姜梨知道哑婆会说话,因为有一次薛昭拿自己摘得野果给哑婆的时候,她听到哑婆对薛昭说“谢谢”。

冯裕堂换走了县衙里的所有人,却没有换走哑婆,大约是因为觉得哑婆只是个倒夜香的,没什么用处,另外,哑婆还是个哑巴,便是真的看到了,听到了,也说不出去。

但姜梨今日在县衙里看到哑婆还在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哑婆木然的看着姜梨,这令她看起来像个假的偶然,她含糊的道:“我为什么相信你?”

“这不是相信我。”姜梨轻声道:“这是相信公平和正义。”

“难道薛县丞入狱,是公平的嘛?难道冯裕堂那样的人能坐上地法官,又是正义的吗?别的不说,薛县丞在的时候,哑婆,你过得应当比现在好多了吧,至少吃得饱穿得暖不是吗?”姜梨笑笑,目光扫向一边桌上,那里,桌上的饭菜已经被哑婆一扫而光,而哑婆身上穿着的冬衣,已经破了许多洞。

哑婆低下头。

面前这位富家小姐说的没错,从前薛怀远在的时候,她吃的饱穿得暖,薛怀远的儿子薛昭和女儿薛芳菲还时常给她送东西接济。如今她虽然还在县衙,可别说是月前,便是平日吃的都是官差们吃剩的饭。

日子不好过,冯裕堂上任的日子,就像她年轻时候遭人欺辱的那些日子。但这世上,为何总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呢?

哑婆重新抬起头来看向姜梨,她问:“你为什么要帮薛家?”

“我和薛家有故交,”姜梨道:“也是受人之托,替薛家平反。您请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是您告诉了我们这些事,冯裕堂也查不到您头上,我能保证您的安全。”

哑婆沙哑的笑起来,她一笑,脸上的褶子挤做一团,却比方才的阴沉,看起来要慈祥许多。她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活够了。还留在县衙,就是为了看冯裕堂这个县丞能做到几时。我希望能给薛家报仇,但我做不到,我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你。”

叶明煜张大嘴巴,乍然从这个不善言辞的老妇人嘴里说出这么大一段话,委实令人吃惊。而她说的话里,却又让人感怀。

姜梨静静的看着她,半晌,伸手握住哑婆的手:“谢谢您。”

年轻饱满的手和苍老干枯的手叠在一起,却像是给老人重新注入了生机。哑婆的眼睛变得很亮,她说的很慢,却一字一句很是清楚。

“冯裕堂他们,换掉了县衙里的所有人。薛大人下狱,他的手下们不服,被关起来。有一个挣扎的厉害的小黑,被他们杀死了。剩下的人冯裕堂害怕杀得太多生事,便将他们送到东山的矿道里,给人挖矿。”

“东山矿道?”姜梨惊讶,“那不是一座早已废弃的矿山吗?”

哑婆看了她一眼:“难得你也知道。”

叶明煜插嘴:“那矿山是什么?桐乡还有矿山?”

哑婆叹息一声:“矿山的事,很少有人知道,到了年轻的一辈,别说是外地人,就是桐乡本地人,也不晓得桐乡还有座矿山。几十年前,有人在桐乡东山里挖到了金子,旁人说是金矿,便上报了朝廷。朝廷派人下来探勘,还让人在矿道开采,但挖了整整一年,除了面上一点点,并未挖到金矿。当时负责挖矿的官员都被罢黜,这座矿山也就是废弃的矿山。”

姜梨听着哑婆说的话,她的表情不像叶明煜一样惊讶。桐乡年轻小辈们,甚至有些年纪大一点的都不知道这事,但她知道。薛怀远上任前,要了解桐乡的过去,东山矿山的事,也是亲自看过的。

姜梨道问“既然是一座废弃的矿山,冯裕堂为何要将他们送往那里?”

哑婆冷笑一声:“因为冯裕堂要折磨这些人。他又将那些人送到矿山,让他们从早到晚在矿道里干活,直到挖出金子,谁都知道东山挖不出金子,那些人一辈子挖不到金子,一辈子就别想出来。”

“他这是滥用职权,矿山的开采,都要经过朝廷上报,他竟然私自采金,便是个废弃的矿山,也足够成为他的罪名!”姜梨怒道。

“这位小姐,你要知道,矿山里干活的人,没有一个是舒适的。况且冯裕堂本就打算折磨他们,只会变本加厉。我听冯裕堂的手下说,那些官差们被脱光衣服,四肢绑上镣铐,成日干活,干的不好,动辄拳打脚踢,死伤是常事。好好地七尺男儿,过的比狗还不如。这样下去,不知道能撑得下来的还有几个,不知道活着的还有几人。”

“这也太过分了!”听完哑婆的话,叶明煜一拍桌子,“简直丧心病狂!”

姜梨抿紧嘴唇不说话,让原来是官差的人成为奴隶,供认驱使,姜梨想象的出来那些人的凄惨近况。这样的折磨,不仅是身体上的折磨,对他们的自尊心,也是极大的摧残。

冯裕堂还真的在桐乡无法无天了。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哑婆道:“这位小姐,如果你们要找那些消失的官差,就去东山看看吧。不过不要让人发现了,那里还有冯裕堂的手下监视……你们知不知道东山在什么地方?”

“我知道。”姜梨道:“我知道怎么找到那些人。”

哑婆看着她,慢慢道:“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来头,但既然你们开始调查薛家的案子,就希望你们调查到底。我这把老骨头,看着就要进棺材了,只要能给薛家翻案,让我看到老天爷还有公平和正义,搭上我这条性命,也没什么值不值得的。”

“你放心。”姜梨看着她,立誓一般的道:“我发誓,我会追查到底,不会半途而废,无论遇上什么麻烦,也决不放弃。如违誓言,天打雷劈。”

哑婆放下心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