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的/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公爷,看了这么久的戏,可否出来一聚?”

清亮的声音,回荡在夜里的树林中,月亮低低,几乎要躺在树梢枝头,照亮了姜梨清秀的脸。

她眼眸澄澈分明,非但没有穷途末路时候的慌张,反而显的舒展而通透,仿佛成竹在胸。

黑衣人们瞧着她,为首的笑道:“二小姐何必故作玄虚……”

话音未落,就听见树林深处传来一声轻笑,自黑暗里渐渐走出一个绯红的身影。月色下,越是幽暗,他的红衣就越是华丽,月光落在他袍角刺绣的黑金蝴蝶之上,那些蝴蝶也要展翅欲飞似的,在这一刻显得妖冶到了极致。

姬蘅不紧不慢的从夜色里走出来,手持金丝折扇,唇角含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姜梨瞧着他,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姬蘅时常喜欢派人盯着他,这桐乡上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相信冯裕堂的人和季淑然的人来围杀自己,也在姬蘅的掌握之中。此人最爱看戏,这样一处精彩纷呈的戏,姬蘅绝不会错过。

不管是姬蘅本人来盯着自己,还是姬蘅的手下盯着自己,姜梨相信,他们一定不会放任自己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外。在季淑然的人中途杀出来后,本来她已经再无退路,避无可避的时候,突然想到,那跟在自己身后,一路默默无声的人,或许能在此保护自己一命。

便是不能保,留下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也好。

幸运的是,的确有人跟在自己身后,更幸运的是,竟然是姬蘅亲自跟随。

有姬蘅在,姜梨就安心多了。这其实是很奇怪的想法,姬蘅算不得她的友人,到现在为止,这都是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但姜梨与姬蘅打了好几次交道,姬蘅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姜梨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姬蘅怜香惜玉,或许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得姬蘅利用的地方。

有利用价值总比没有好,只要姬蘅在,今日这一场仗,她能有完全的把握,死的不是自己。且不说姬蘅那些身手了得的侍卫,便是他手中那一柄漂亮的金丝折扇,姜梨也是见识过其中的威力。

他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反而浑身都是杀招,谁要是看他长得漂亮就心生轻视,便会被危险狠狠地打脸。

姬蘅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季淑然请来的杀手们的注意。其中一部分人的剑尖便指向姬蘅。

姜梨的那句“国公爷”,这些杀手们并没有错过。而姬蘅容貌太盛,太过妖冶,独自一人突然出现在黑漆漆的树林中,便如林中精魅,带着艳丽的危险。或许是因为做杀手的,都有对危险的直觉,那黑衣头领便问姬蘅:“阁下何人?”

姬蘅却没有理会他们,含笑看向姜梨,道:“二小姐做戏的本事,越来越精彩了。”

“戏不精彩,如何吸引大人来看。”姜梨瞥了一眼那黑衣头领,笑意更盛:“大人,他们拿剑指着您呢。”

姬蘅这样的人,面上笑意盈盈,实则十分狠辣无情,性情高傲,有人拿剑指着他,或许对姬蘅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黑衣头领瞥见姬蘅的眼神,莫名想要后退一步,拿着剑的手指都有些不自觉的蜷起,总觉得十分不妥似的。

姬蘅没有在意,只是笑看着姜梨:“二小姐何必祸水东引,我说过了,我不入戏。”

“难道国公爷看了我这么多场戏,就白白看了,倘若我今日命丧于此,国公爷再也看不到我的戏,心中不会有一丝可惜?”她仰头问。

女孩子脸蛋干干净净,白白嫩嫩,一双灵动秀丽的眼睛,仿佛含了无限祈求。当她用温软的,可怜巴巴的语气说话的时候,神仙也会忍不住怜爱。

然而姬蘅却不是神仙,他是比神仙还要冷酷的恶魔。

他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姜梨,道:“可惜,但我不入戏。”

姜梨的祈求之色,一瞬间收起。叫人难以想象,方才那番动人的情态,她居然能这么快的抽离出来。

姜梨瞧着姬蘅,心中有一丝恼意。前生她为薛芳菲的时候,容颜倾城,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得。但大多数在外面的时候,因着那副好看的皮相,几乎是顺风顺水。与人发生冲突,对方看着她的脸,便不会穷追不舍。

美人只需要撒撒娇,一切都能手到擒来。她不喜欢用这种办法,是以薛昭老是说她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皮囊,居然没弄出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名声。

如今她倒是屈居人下,也不得不逢场作戏做出一副可怜可爱的模样,但不只是对方心肠太硬还是姜二小姐的皮囊算不得倾国倾城,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打动对方。反而换来了如此清醒的回答。

真叫人泄气。

姬蘅仍旧笑盈盈的看着她,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也并不认为自己这么见死不救有什么不对。一双狭长凤眼下,鲜红的泪痣也有无限风情,在夜里慢慢的氤氲着诱人的风光。

那黑衣首领却像是在这会儿回过味儿来了,他先是对姬蘅道:“阁下既然与我们并无冲突,那事情就好办了。”又看着姜梨,道:“二小姐,您的这位援军似乎不打算帮您,我们也就不磨蹭时间,来吧!”说罢,不知是不是生怕姬蘅的出现会导致夜长梦多,便直扑姜梨而来,闪着银光的剑尖在夜色里带起杀气,激的树叶扑凌凌往下掉!

姜梨见事情再无扭转,偏偏身边人还在云淡风轻的作壁上观,一狠心,毫不犹豫的大声道:“国公爷,我知道您为何要和右相成王扯上关系。如今朝廷三方分立,陛下虽然式微却非池中物,只生性多疑,你要陛下独独只信任你一人,便得扶持成王起立,前有狼后有虎,陛下情急之下必然多多依仗与你,你能做到朝臣第一,这朝廷中的三分局面,就是国公爷您一手造成的!”

姜梨这一番话,说的又快又急,听得来刺杀的黑衣人都是一愣,什么成王,什么右相,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姬蘅唇角的笑容仿佛在一瞬间凝结成冰。

姜梨话音刚落,眼前已经出现了一柄剑尖,身后又有人持剑朝她刺来,前冲丧命,后退黄泉,前后都是一个死字!

正待这时,一只修长的手突然伸过来,握着她的肩往旁侧轻轻一推,下一刻,一朵牡丹鲜艳的盛开来,姬蘅打开了他的扇子。

那扇子的前端,猛然间像是成了尖锐的刀锋一般,姜梨只看得见那扇子前后一挥,开合之间,牡丹花瓣上的金丝绣线,闪出细小的琳琳微光,不过顷刻,“咚”的一声巨响,那两个一前一后围杀姜梨的黑衣人,都扑倒在地,面上还带着诧异的神色,仿佛在生命最后一刻,都仍旧迷茫着自己的死因。

周围的黑衣人被这边的阵势暂时惊住了。

甚至没有人完全看清姬蘅是如何出手的,姬蘅的动作太快了,姜梨直直的盯着姬蘅的扇子。那扇子的威力,她再一次看到了,又或许那并不是扇子太恐怖,而是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可怕。

“兄弟们,不管了,一起上!”那黑衣首领咬了咬牙,突然招呼身后的人一同前来!

姜梨才堪堪逃过一劫,便见四面八方又都是杀意。想也没想,立刻抓紧姬蘅的衣角。姬蘅这人危险,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眼下还能护得她一时安危的,就只有姬蘅了!

姬蘅冷眼瞥了她一下,还未说话,前方的黑衣人已经涌来。他唇角带起些冷笑,手上的扇子完全展开,一手拎起姜梨的后颈衣领,带着姜梨飞速后退。他动作极快,让人难以看清,只能看得清楚他袍角翩跹飞舞的黑蝶,带着浓重的诡异的妖魅。

夜色之下,他身形极快,手中的扇子像是某种可怕的兵器,俯仰之间,开合之间,大块鲜血绽放开来,仿佛五月桃花,扇子上闪动的细小光辉,令人脊背发寒。

此起彼伏的惨叫在林间响起,这一刻,这里如同人间地狱。

姜梨下意识的往姬蘅身边贴,却觉得他的衣袍冰凉,仿佛并不是人间人,没有一丝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惨叫声消失了。姬蘅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头上响起姬蘅讥嘲的声音:“姜二小姐,场子已经清理干净了。”

姜梨慢慢的松开手,抬起头,看向周围。

月光下,横七竖八的都是黑衣人的尸体,地上全是血花,像是寺庙里壁画上画的人间炼狱。

姬蘅一人,便杀了十来人,而这,仿佛才过了短短一刻钟。

姜梨转头看向姬蘅。

月亮慢慢的又爬上枝头,仿佛还嫌眼前的局面不够可怖似的,月光格外皎洁,纯洁的月光和着满地的血污,让人分辨不清这是噩梦还是现实。

而姬蘅就站在血污之中,他的长袍艳色红红,让人疑心这红色是不是用地上的血染就的。但他持着折扇,仿佛并没有觉出这一切有多让人不适,只是瞧着姜梨,道:“姜二小姐,不该跟我道声谢吗?”

姜梨无言。

下一刻,那柄扇子,突然抵上了姜梨的喉咙,姬蘅没有逼近,他甚至还与姜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而他的神情却异常的冰冷。从认识姬蘅到现在,他总是笑眯眯的,惫懒的,即便知道那是他的伪装。但当毒兽真的亮出爪牙的那一刻,任谁也会感到心寒。

姜梨也会觉得可怕。

“姜二小姐,我说过了,我不喜欢入戏,你为什么,偏偏拉我入局呢?”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情人之间缠绵的私语,却含着莫名冷意,一寸寸爬上人的脊梁,让人后背发寒。

“没办法,”姜梨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到底有一点软,像是真切的感到抱歉,她道:“我不想死。”

在方才,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姬蘅是真的不打算出手,就打算这么作壁上观。但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姬蘅要是不出手,她就只能死在这里。父亲还在狱中,薛昭的死还没有大白真相,她不能死在这里,至少现在不能。所以她必须出手。

所以她只能说出来那个她早就窥见的秘密。

不知是什么时候起,有一日她思索姬蘅、成王、皇帝和姜元柏的关系时,突然就恍然大悟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突然明白了。

当今朝廷三分天下,成王、姜元柏一派、洪孝帝一派。可成王在和右相联手之前,并没有现在这般稳固。那时候朝廷大约只能算两派,姜元柏和洪孝帝之间,有师生之谊,姜元柏倘若不生出谋逆之心,洪孝帝也不会有太多忌惮。

但后来成王突然和右相联手,朝廷之间的平衡就被打破了。成王的势力,在姜元柏和洪孝帝之间挑拨,师生情谊还在,信任却不在了。姜梨相信,如果有朝一日姜家真有谋逆的证据,洪孝帝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姜元柏下狱。

洪孝帝不可能和姜元柏联手了,但洪孝帝势力渐微,但姜梨从上次就感觉到,这个生母夏贵妃早早逝去的洪孝帝,并不如表面上一般的好摆弄。姬蘅也许就是看见了洪孝帝的野心,才会决定站在洪孝帝一派。

世上有种人,做事就做到最好,只仅仅成为洪孝帝臣子中的一名,显然不是姬蘅所愿意的。姬蘅所希望出现的局面,是成为洪孝帝的心腹,成为洪孝帝最为信任的人,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姜梨能确定,姬蘅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才会扶持成王的。

也就是说,在一开始的时候,姬蘅就设法扶持成王,让成王和右相联手,成为姜家的威胁。成王挑拨,洪孝帝和姜元柏离心,于是整个朝廷,就此成为姬蘅所希望的三分。孤立的洪孝帝,选择信任姬蘅,让姬蘅成为心腹。

姜梨想到这里,也觉得有些胆寒。姬蘅筹谋,说出去只怕谁都不会信,毕竟这需要长远的目光,精准的计划,还有什么都不怕的胆子。但他偏偏就做了,而且还做成了。

当姜梨窥见这个秘密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要将这个秘密永远烂在心中,绝不可说出口。她知道姬蘅打的什么主意,和姬蘅交锋的时候却丝毫不提,因为她知道,一旦姬蘅晓得自己的秘密被窥见,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灭口。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择食无疾择言无祸。这是姜梨的主意,但人算不如天算,她也没想到会在今夜,被人逼到穷途末路,姬蘅在身边,但没有出手的意思。所以她只能借刀杀人了。

她当着那些杀手的面将姬蘅的秘密公之于众,姬蘅绝不会容许知道他秘密的人活在世上,那些杀手注定要被灭口。

“姜二小姐,你要知道,”他缓慢的开口,“灭口这种事,是不会留活口的。”

他能杀了那些杀手,也能杀了她。一来她知道了姬蘅的秘密,二来她居然用姬蘅的秘密算计姬蘅,只这两项罪名,就足够让她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扇子冰冰凉凉,抵在脆弱的脖颈之上,他的目光流连在姜梨的脖颈,仿佛带了一丝缠绵的情欲,但仔细一看,又尽是漠然的残忍。扇子一寸一寸的逼近,死亡的感觉如此清晰,姜梨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可她的声音却很平静。

“国公爷,我不想死,否则我也就不会说那些话了。”她道。

“给我一个你不用死的理由。”姬蘅看着他。

“国公爷要让陛下信任,势必要成王和姜家两斗,扶持成王不是目的,扶持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姜梨道:“我能让姜家和成王再无修复的可能,能消磨成王的势力。”

姬蘅笑了一声:“你如何做?”

“薛家一案,冯裕堂只是个幌子,背后之人是永宁。”姜梨垂眸,姬蘅怕是早就知道此案和永宁有关,她也不必隐瞒什么,继续道:“我要着手薛家一案,迟早会对上永宁,和成王也是不死不休。无论我父亲怎么看待我,我姓姜,成王都会把这笔账算到姜家头上,成王和姜家成为对手,我是姜家人,我会帮助姜家对付成王。”

“你怎么对付成王?”姬蘅道:“你如今才十五岁。”

姜梨只说了四个字:“不择手段。”

姬蘅沉默了一会儿,道:“姜家也好,成王也罢,最后都留不下来。”

这是姜梨之前就猜到的事,姬蘅扶持成王,挑拨姜家,为的就是成王和姜家互相对抗,互相消磨,这样洪孝帝的势力才会增长。她一心对付成王,但姜家也岌岌可危。

平心而论,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姜二小姐,但借着姜元柏的名声,也做成了很多事。姜家除了季淑然母女和姜玉娥,其他人虽然没有与她其乐融融,但也没有加害于她。倘若姜家真的倒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她也没有生机。

她得在保全姜家的情况下,再对永宁和沈玉容报仇。

“国公爷,我不知道您最后的目的是什么,但姜家倒了,迟早也会有第二个姜家。”姜梨轻声道:“留着姜家,万一日后姜家成为你的助力,你的援军呢?”

她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打动姬蘅,姬蘅笑了一笑:“我不需要助力,也不需要援军。”

姜梨:“。…。”

但她反而觉得正常,因为实在难以想象姬蘅有朋友,和家人温馨的场面。一条毒蛇和一群绵阳住在一起,想想那场面也让人难以置信。

“你还没有说服我,”姬蘅提醒她:“不杀你的理由。”

“我找不出理由。”姜梨坦然地看着他:“因为这些理由,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我有没做完的事,现在还不想死。如果国公爷非要不放我的话,希望能给我一些时间,我的命留在这里,等我该做的事做完了以后,我亲自将这条命送上来,希望国公爷笑纳。”

姬蘅瞧着她,笑着道:“如果我说不呢?”

姜梨再一次默然。

又过了一会儿,她道:“如果真的不行,国公爷就下手吧,其实我也赚了,本来今日国公爷不出现,我就死在这些人手上,或许死的还极不体面。如今能死在国公爷手上,是我的荣幸,何况还有这么多人陪葬,想起来也不亏。这些日子,多谢国公爷照应,如果有下辈子,姜梨再结草衔环相报。”说完这句话,姜梨就真的闭上眼睛,平静的微微仰头,等着姬蘅下手。

扇子在白玉般的脖颈上移动,仿佛收割生命的利器。她五官分明,干净清秀的像是山里的仙童,嘴巴小小而红润,抿起来的时候有些倔强,而长长的眼睫毛,像是沾了一层浅浅的露水,将落未落,微微颤动,好不可怜。

姬蘅的扇子游走,渐渐加深,那并不是一柄华丽的折扇,那比刀锋还要凶猛。

毒蛇缠住猎物,张开獠牙,毒液一滴滴的低下来,白兔瑟缩成一团,可怜的,小心翼翼的,指望还有一线生机。

它慢慢的靠近,蛇信子冰凉,目光也冰凉,只需要轻轻一咬,这只兔子就再也动弹不得。

但它突然甩开了尾巴,扭开头,游走了开去。

姜梨只觉得自己脖颈之上的扇子一轻,一瞬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她抬起头,看见的是姬蘅平淡的侧脸。

姬蘅道:“被我杀还谢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姜梨道:“是吗?那也是我的荣幸。”

“你的嘴巴真甜,”姬蘅唇角一翘,“你是惯来如此吗?”

“不,我只是对着国公爷如此。”姜梨颔首,心中长舒一口气。她终究还是赌赢了,她想,姬蘅到底是个软硬不吃的人,但姬蘅也不是个疯子,见人就杀。虽然外人称他喜怒无常,但事实上,有人招惹了姬蘅,姬蘅才会取了对方性命。

自己一旦表现出完全无害、温顺,对姬蘅没有任何影响,他就懒得对自己下手了。

“我知道你不如看起来的无害温顺,”姬蘅像是能料到她想的是什么似的,突然开口,“你也无意中破坏了我很多计划,我不喜欢手下留情。但是,”他突然看向姜梨,眼眸通透又深沉:“你拉我入戏了。”

“这出戏我要看到最后,最精彩的时候,你不能死了。”姬蘅道:“所以你的命,暂时留给你,等你办完事,我再来取。”

姜梨问:“倘若我办的事,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办成呢?”

“那就等着。”姬蘅道:“我有耐心,你知道。”

姜梨默然,姬蘅的确很有耐心,早在很久以前,成王还没盛大之前,姬蘅就开始布置。那时候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事,他就这么一步步的把成王扶持到如今谁也不敢小觑的地步,姜家如今的收敛都是因为此人所致。

他比谁都有耐心,他想做的事,大约没什么不能成。

但姜梨已经很满意了,这条命暂且还活着也好,有朝一日会被姬蘅收去也好,总归现在不必死了。她要活着,活着将薛怀远从狱中救出来,活着揭开永宁和沈玉容的真面目,活着给薛昭报仇。

一切的一切,只有活着才能做成。姬蘅能让她今日不至于死在季淑然安排的人中,能给她报仇的这条命,她没有任何理由怨恨姬蘅。

前路漫漫,留着命,总能走出头。

“这些人……”姜梨看着地上的这些尸体。

“不必管。”姬蘅看向她:“或许你希望装起来,送回燕京季淑然眼前?”

姜梨认真想了想:“不必了。送回去,她知道事情落败,难免还会想其他法子,我实在分身乏力。还不如就让她以为一切得逞,等我回到燕京,她自然大吃一惊,也是一件快事。”

姬蘅欣然点头:“有道理。”

“国公爷现在打算如何?”姜梨问:“我得回去了,舅舅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冯裕堂的人一心杀我,我怕舅舅有危险。”

“叶明煜没事。”姬蘅道:“冯裕堂的人,永宁功夫最好的三个杀手,过来追你,被你算计在沼泽地里了。”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姜梨,才道:“剩下的人不足为据,叶明煜能应付。”

姜梨听见姬蘅如此说,这才稍稍放心。如果叶明煜因为她而出了什么事,姜梨只怕自责极了。姬蘅不至于在这上头说谎,姜梨还是相信他的。

“走吧。”姬蘅道,示意她骑马上前。

姜梨怔了怔,方才她匆忙逃避的时候,脚有扭到,不方便行走,本想忍忍,没想到姬蘅看出来了。但眼下也不是造作的时候,姜梨便也没多想,撑着身子,翻身上了马。

姬蘅在身侧不紧不慢的走着,姜梨拉着缰绳坐在马背之上,他们二人,竟是从未有过的和谐。

“国公爷,有件事想问你。”姜梨轻声道:“这条命是借给我的,但倘若还未给你,我便死了呢?”

“那是不可能的。”姬蘅头也没回,红色衣袍在夜里划过一道艳丽流光,他道:“我的东西,别人不可能拿走。包括你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