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恩情/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桐乡自从冯裕堂上任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街上说起“薛县丞”三个字,别说是在外面,就是在家里,“薛县丞”三个字也像是大家共同的禁忌一般,从未有人敢主动提起这个名字。

久而久之,似乎有人都忘了,薛县丞三个字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走投无路时候的一丝曙光,意味着遭遇不公时候的唯一希望,意味着正义,意味着良心。

但所有人似乎又没有忘,像是埋下的屈辱火种,只等有一日有人带着火星前来,只消一点点,便能熊熊燃烧。

今日,“薛县丞”三个字,又悄悄地,在桐乡四处响了起来,如春风夜草一般蔓延,有人蠢蠢欲动,有人惶惑不安。

夜里,青石巷的一间屋子里,燃起灯火。

灯火幽微,一屋子的人,或坐或站,面色皆是沮丧。

叶明煜坐在矮凳上,一拳擂向桌子,愤愤道:“这可太难了!”

他与姜梨,还有手下的六位弟兄,一大早分成几路,挨个的去找桐乡的百姓。五百多户人家,今日从早到晚,问到的也就几十户里。其实几十户也不算少,但愿意站出来为薛怀远作证的,也只有那个穷秀才莫文轩。这还是莫文轩的瞎眼老娘听到,严厉指责莫文轩,莫文轩才抱着同归于尽的悲壮心情站出来的。

叶明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去责怪这些百姓忘恩负义?别人也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家人,与其责怪百姓,倒不如痛骂冯裕堂手段下作。但这些百姓就真的没有任何责任吗?如果只要他们稍稍反抗一些,或许薛县丞便是入狱,也不会显得这般悲惨。

人世间总归有许多无奈的事。

“没事的,舅舅。”姜梨微笑,“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有一人也好,不是么?只要今日有一人,明日有一日,这样下去,到五日过后,我们统共能有五人。也是不少了。”

一名护卫嘟嘟囔囔的道:“五百六十八户人,站出来的只有五人,这也太心酸了。”

姜梨仍旧笑着,叶明煜却觉得,自己这个外甥女一瞬间却显得有些忧伤。仿佛从桐乡的这些人事中,窥见了人心的不可期待似的。叶明煜也跟着伤感起来,很快回神,暗暗地抽了自己一嘴巴子,有心想安慰姜梨几句,自己又嘴笨,不知如何安慰。感叹着若是昨夜那位俊美的国公爷在就好了,也许姜梨少女心思,看到心上人便会暂时忘却眼前的烦恼。

但姬蘅到底不在。

叶明煜只好笨拙的扯开话头:“说起来,今日好几次,我都感觉到有人在跟着我们。好似还有杀气,本来等着大战一场,结果过了一会儿,那感觉又没有了,真奇怪。”

“我也是我也是!”屋里的护卫们七嘴八舌的纷纷附和:“我今日也有这种感觉,还以为是自己想太多。”

“莫不是见了鬼,怎么大伙儿都有这种感觉?”

“我看是桐乡的匪寇,本来劫道勒索我们,结果看兄弟们武艺高强,心生忌惮,自己就退去了。”

“有这个理,我看就是这样了!”

“去去去,”叶明煜挥了挥手,道:“你们懂个屁,别什么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攀,谁会劫你们的道?你们看起来很有钱吗?要劫也是劫老子的。再说了,桐乡能有劫道的吗?桐乡这么穷,要有劫道的,早就饿死了!”

屋里顿时哑口无言,叶明煜转头问姜梨:“阿梨,这事儿,是那劳什子国公爷帮的忙吧?”

叶明煜不晓得姬蘅的名字,还以为“国公爷”是个官儿,开口闭口称呼姬蘅都是“国公爷”,姜梨哭笑不得,道:“多半是了。”

冯裕堂的人马一夜间少了这样多,他却一声不吭,一点动静也没有,自然是姬蘅的手笔。今日他们在桐乡公开提起薛怀远的案子,冯裕堂的人也不来阻拦,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是,冯裕堂的确是派人阻拦了,只是被姬蘅的人拦了下来。

一码事归一码事,至少在这件事上,姬蘅帮了她,替她省去了许多麻烦,她应当感谢。姜梨莫名的想到,倘若有人和姬蘅结盟,那真是天下最划算的一桩生意了。因姬蘅会最大程度的替盟友扫清不必要的障碍,“闲杂人等”,很多事情就会事半功倍。

叶明煜闻言,顿时一声也不吱,想着那男人虽然容貌太盛,但至少还晓得护着姜梨的周全。便是做不得外甥女婿,做个朋友也是好的。

“明煜舅舅,你们早些休息吧。”姜梨道:“今天你们也累了,晚上养养元气,明日一早还要继续呢。”

叶明煜点头,今日他们去招人,说的口干舌燥,跑的远,也腰酸背痛,是该洗个澡好好休息。便也没反对姜梨的话,带着手下们先去休息了。

姜梨坐回桌前。

桐儿和白雪本以为她也要休息了,见状吃惊的问:“姑娘怎么不睡?”

“我还得写一下册子,明日分发给舅舅们,写完了再睡。”姜梨按了按额心,道:“白雪,替我倒杯热茶来吧。”

……

雪过天晴,第二日是极好的天气。

姜梨一大早,就和叶明煜他们分道扬镳,各自去寻各自的人家。

她如今也不怕会有冯裕堂的人在背后对她下杀手,反正姬蘅会替她解决。她就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姬蘅了。

昨日的出行,她拜访的人家是最多的,叶明煜也没有她拜访的人家多,只因为她识的桐乡的路,也知道每一户人家住在什么地方,节省了不少时间。清晨从青石巷门口过的时候,还看到了第一日在桐乡见到的春芳婶子,春芳婶子挎着她的篮子,站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看着姜梨一行人走远,嗫嚅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姜梨也没有看她,她的时间太少,没工夫照顾到每一个人。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要靠缘法,有些事自己努力过了,不成的话是命,也犯不着不甘。

昨日整整一天,从第一户人家代云开始,到最后一户人家,至少在姜梨这一头,没有说服一家人,说不失望是假的,但今日还得继续。无论是什么结果,她都必须要去接受。

远处,屋门已经能看到了。

姜梨走到这户人家面前,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敲开了门。

这户人家的丈夫,是个屠夫,人称张屠夫,生的凶神恶煞,十分可怕,寻常小孩被他看一眼,都会看哭。姜梨只记得薛昭小时候很怕这位张屠夫,总觉得张屠夫手里的屠刀十分吓人。但作为薛芳菲的她,只记得每次从肉铺经过的时候,这汉子僵硬的扯起嘴角,似乎想对她露出一个柔和的笑,但十分别扭的模样。

敲门三声,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就是张屠夫。

时隔多年,张屠夫还是当年的模样,一点儿也没变。大冷的冬日,便穿着一件薄薄的粗布单衣,手上衣袖挽起,大约是为了方便斩肉。他生的高而胖,满脸横肉,因常年杀猪身上窜出一些肉腥味,泛着黏黏腻腻的感觉。他大约也是早起准备去肉铺了,手里提着一只桶,桶上盖着一块白布,姜梨晓得,那白布里是新鲜的猪肉。

张屠夫还有一把长刀,也放在这桶之上。那刀极长,也极锋利,不知是不是因为见了太多血的原因,光是看见,也让人觉得发寒。

姜梨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那长刀之上。

张屠夫低头看了看姜梨,将手里的桶“咚”的一下放在脚边,语气不善道:“你找谁?”

“我找您。”姜梨收回目光:“我叫姜梨。”

张屠夫道:“我知道你,昨日就是你,从城东开始挨家挨户的问薛县丞的事,想让人站出来给薛大人作证!”

张屠夫的声音非常粗,甚至比叶明煜听着的还要凶厉,对着姜梨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面上的横肉却抖了几抖。

“是的。”姜梨平静的看着他:“薛县丞究竟是不是一个好官,会不会贪污赈灾银两,桐乡百姓不会不知道。我想问这位大叔,愿不愿意站出来作为证人,替这位无辜的县丞冤案平反呢?”

张屠夫定定的看着姜梨。

其实他眼睛很小,几乎是眯缝的一条,让人难以看清楚他的表情。这位张屠夫又是孤身一人,至今无妻室,因他长得太丑太凶,也无人敢亲近。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姜梨,像是下一刻就要对着姜梨举起屠刀似的。

但下一刻,他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姜梨从未见过张屠夫这般的笑,她曾见过对方看见自己勉强想要挤出友善的笑,对着街边好看的姑娘露出羞涩的笑,见过他拿刀剁骨头时候舒展的笑,但从没见过他这般畅快的大笑。仿佛夙愿得以完成,心想事成的快乐的笑。

他道:“小姑娘,一大早我就在屋里等你,还以为你不来了,总算等到你了。我愿意站出来!跟你去帮薛大人翻案!”

这一回,轮到姜梨诧异了。

在张屠夫的大笑声中,想了想,姜梨问:“您为什么会愿意?”

“为什么会愿意?”张屠夫看向她,仿佛她说了什么好笑的问题一般,道:“你应当问我,我为什么会不愿意?薛大人对我来说如再生父母,当年有人诬陷我,说我的猪肉吃死了人,说我是杀人凶手,我被人冤枉入狱,在狱中吃尽苦头,要不是薛大人明察秋毫,重审我案,还我清白,早就没有今日的我了!”他把长刀顺势一顿,“嘿,我虽然是杀猪的屠夫,却不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这事情姜梨是知道的,当初薛怀远刚上任的时候,前任县丞收人钱财。那桩案子里,分明是有钱人家的儿子犯事,却给前任县丞送了银子,找了个替死鬼。分明不是张屠夫毒死的人,硬说是张屠夫的肉吃死了人家。张屠夫成了替罪羔羊,那位县丞收了钱,才不管一个屠夫的身家清白。加之张屠夫生的凶厉,一时间竟无人怀疑。

薛怀远上任后,就看出这桩案子里的疑点,不惜得罪了那户在桐乡有权有势的人家,也要给张屠夫翻案。幸而最后证据确凿,还了张屠夫一身清白,救了张屠夫一名。至此以后,张屠夫就认薛怀远为救命恩人。

“我自己坐过牢,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要说薛大人那样的人贪污银子,谁都不信!我本想想个法子,要冯裕堂狗官那条性命,但以为便是如此,也救不出牢里的薛大人,惭愧,一拖就是这样久。我本来想,五日之后就去劫法场,只我一人也好,便是死了,也是和恩人死在一块儿,恩人也不会觉得冤屈,说当年救了我是桩错事!”

张屠夫看向姜梨:“小姑娘,我看你们一行人,不是普通人,身家地位都不低,又不怕冯裕堂的权势,一心想为薛大人翻案,我相信你们!既然如此,你们为薛大人翻案,算我一个,要我做什么,刀山火海,我绝不说二话!反正我无亲无故,孑然一人,就只有这把屠刀,我就带着这把屠刀,去杀这猪狗不如的畜生!”

姜梨便是没想到,从张屠夫的嘴里,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她忽然又觉得自己从未认识过这个张屠夫了,这个一身正气的男人,她也没想到,在桐乡百姓人人回避冯裕堂,为冯裕堂的权势所震慑的时候,还有人在暗暗的筹谋为父亲翻案。

或许张屠夫不是第一个人呢,或许还有别的人也如他一样。冯裕堂镇得住百姓的言行,镇不住百姓的心。

姜梨的心,一瞬间也跟着激荡起来。

她深深地对着张屠夫行了个礼。

张屠夫吓了一跳,连忙道:“小姑娘,你干什么?”

“我替薛县丞谢谢你。”姜梨认真的道:“冯裕堂在桐乡做的事,我们都知道,站出来替薛县丞说话,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您能站出来,我很感激。”

“没什么好感激的。”张屠夫摆手,“当初我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时候,只有薛大人愿意相信我,不嫌弃我,没有薛大人,我早就狱中被人折磨死了。我时常看外面的太阳,对自己说,能感觉到这一切,都是薛大人的功劳。我这条命本来就是薛大人的,薛大人有难,我坐视不理,那还是人吗?听说杀生太多会下地狱,我从来不信,但忘恩负义会下地狱,这话我信。”

“你就当我是不想下地狱吧!”他道。

姜梨看着这男人凶煞的模样,也觉得可爱了,二人对视着,彼此都笑了起来。

……

第二日,到了夜里,同叶明煜他们会合的时候,姜梨发现,找到愿意站出来的证人,就只有张屠夫一个。

在见过张屠夫后,她后来在遇到的人家,皆是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姜梨也不强人所难,旁人不愿意,自然也就罢了。叶明煜和其他护卫那边便是一无所获,叶明煜有些泄气。

“没事,”姜梨与他打气,“我们不是还找到了一人吗?我说过的,一日一人,也能找到五人,没事的。”

叶明煜看了看姜梨,没有说话。他叹气的,并不是找不到人,而是对人心的失望。

一家家一户户,姜梨给的册子上都写了,每一家每一户都真实的接受过薛怀远的帮助。那么现在薛怀远有困难,就因为冯裕堂的权势,就没有人敢站出来吗?

知道自己这样想有些赌气,但犹如一盆凉水,将叶明煜自来火热的心,浇的冰冰凉凉。他喜欢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恩就是恩,怨就是怨。但桐乡之行,让他看到了市井之中太多无奈,他没办法去责备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胸口就是不爽利,像是堵了一团气似的,闷闷的。

他看向姜梨,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面对这些继而连三的打击,她怎么还能这么平静?仿佛被拒绝也不过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要是换了叶嘉儿和叶如风二人遇到此种情况,怕是早就心灰意冷了。

但姜梨从不。

姜梨的确不会因为这些感到伤心,事实上,自从她死过一次之后,她仍然愿意善良的对待别人,不会因为遭受过残忍的事就变得心狠手辣,但是,她对人心再也没有期待了。

就像变成姜二小姐以后,对姜元柏的父爱,对姜老夫人的祖孙情,还有姜家大大小小的亲人,诚然是因为她不是真的姜二小姐,但她也并没有投入太多的感情。对于姜家能够如何对待她,她不在意,因为不期待。

沈玉容和永宁公主,到底让她改变了。她说不清自己这改变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有时候,她能感到自己骨子里的漠然,冷眼旁观着这些与自己有关系的人,像是在看事不关己的人的热闹。

就像……就像姬蘅。

也许现在的自己,和姬蘅骨子里也是一样的人。姬蘅的目的是达到他的政治心愿,而自己的目的是报仇。为了目的而活着,或许本来就是这样乏味,没有颜色的。

姜梨收回思绪:“没关系的,舅舅,还有三天。明日起,我要开始同襄阳知府上报了,冯裕堂的罪名成立,薛县丞的斩令暂停,最后一日,我们就能接薛县丞出狱,带着这些桐乡百姓上京告状。”

“佟知阳会答应?”叶明煜问。

“容不得他不答应,规矩如此,况且,织室令唐大人还未离开,唐大人知道利弊,会劝服佟知阳的。”姜梨道:“当然,如果能找到更多愿意出来作证的百姓们就好了。”

……

姜梨的步子没有停歇,第三日早上,她仍旧起了大早,和叶明煜的手下们兵分几路,去说服那些受过薛怀远恩惠的百姓们。

春芳婶子也不出去了,就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姜梨他们离开,怔怔的,不知道想什么。

又是一日的早出晚归。

这一日到了晚上,姜梨和叶明煜一无所获,倒是叶明煜的手下有一人,说服了一对开面馆的夫妇,叫阿怪夫妇。当年阿怪夫妇被人欺骗,地契出了问题,差点被人将这面馆夺去,失去了安身立命的本钱。薛怀远审了这桩案子,让阿怪夫妇拿回了地契,不至于流离失所。

因此,阿怪夫妇一直很感谢薛县丞。如今薛怀远入狱,阿怪夫妇有心要为薛怀远鸣不平,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总觉得站出来有如螳臂当车,如今姜梨一行人的出现,令他们夫妇喜出望外,似乎总算知道能做些什么了,没多想就答应下来。

“一共找到了三人,”叶明煜道:“明日就送令给襄阳那头么?”

姜梨点头:“够了。”

叶明煜问:“那还继续找人吗?”

“找。”姜梨道:“只有百姓越多,此事闹得越大,上大理寺也好,告御状也罢,才能让人压也压不下去,才能让天下人都看看,撕开这层皮,真正的桐乡县丞出了多大的乱子。”

叶明煜道:“我知道了,那继续吧!”

这一夜,姜梨睡得很是安稳,梦里有见到了薛昭和父亲,三人在青石巷回家路上,夜色四合,薛昭背着剑,得意的在姜梨面前耍一套剑法,被薛怀远笑骂。

温暖的让姜梨不愿醒来。

直到白雪轻轻地来叫醒她:“姑娘,该起了。”

这些日子,姜梨每日都起得很早,没办法,时间不容耽误。她心里还在回忆昨夜里那个让人舍不得醒来的美梦,动作却清醒又果决。不过片刻,已经梳洗完毕,吃了点东西,准备出门了。

五百六十八户人,还有一半都未曾拜访。而过去的一半,只有三人愿意站出来。

悲哀吗?或许吧,但应该庆幸,不是一个都没有,还不到最糟的时候。

叶明煜笑着与姜梨打招呼:“阿梨,今儿又要忙活了。”

姜梨也笑:“今天也要辛苦舅舅和各位小哥了。”

大家笑着出了门,打开院子,突然愣住。

春芳婶子站在门口,她穿的单薄,不知等了多久,身子微微颤抖着,看见姜梨,眼睛一亮。

“春芳婶子?”姜梨疑惑的看着她:“您怎么来了?”

“我……我……”春芳嗫嚅着嘴唇,似乎隔了好久才鼓起勇气,道:“小姐,我、我愿意站出来,替薛大人作证!”

姜梨愣住。

“我想过了,薛大人帮了我们许多,要是不管,那是没有良心,我愿意站出来!”

这怯懦的妇人,像是得了没来由的勇气,声音陡然加大,昂着头,坚定地道。

姜梨和叶明煜都没料到她会说这么一句话。

半晌,姜梨笑了,她道:“谢谢你,春芳婶子。”

春芳的脸红了,慌忙摆了摆手,像是受不得似的,道:“不只是我,还有她们。”

便见墙角处,又走出两个人,是牵着平安的代云。

平安看见姜梨,对着姜梨甜甜一笑,代云道:“姜姑娘,我想过了,薛大人救过平安,我们不能对平安的救命恩人如此无情。我们母女在桐乡,一直接受薛大人的帮助,不能因为我们的自私,让一个好人蒙受冤屈。我们愿意站出来。”

姜梨看向她。代云紧紧拉着平安的手,瞧得出来,做出这个决定,她也挣扎了好一段日子。但现在,她带着平安来了。

“谢谢你们。”姜梨微笑,“有了你们,薛大人的案子会轻松许多,我想薛大人离平反的日子,不远了。”

“不止我们哩。”春芳道:“您看看外面。”她指向一个方向。

姜梨往前走了几步。

青石巷的巷道口,不知何时,早已挤压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一些在外面,一些在里面,将巷道挤得水泄不通,少说也有上百来人。他们男女老少都有,粗粗一看,尽是桐乡百姓。

看到姜梨,他们高声道:“姜姑娘,我们都愿意做薛县丞的证人!”

“姜姑娘,带我们去帮薛县丞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咱们都受过薛大人的恩惠,现在轮到我们报答薛大人了!”

“我们知道了姜姑娘的打算,这是特意来找姜姑娘的,姜姑娘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只要能救薛大人!”

姜梨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切。

叶明煜和手下往前两步,也看到了面前的情景,叶明煜低声道:“我的乖乖……”声音满是不可思议。

对比前几日挨家挨户碰钉子的局面,今日的一切,不真实的像个梦境。这些桐乡百姓,老弱妇孺都有,但面上无疑都是豁出去的勇气。

那些薛怀远曾经帮助过的人,那些缩在人家之中,因为种种原因,不敢站出来的人,经历了挣扎、犹豫、彷徨和不安,正义战胜了恐惧,还是站了出来。

人心值得期待吗?

人心不值得期待吗?

平安挣开母亲的手,往前跑了两步,拉住姜梨的手,软软的叫了一声:“姐姐,我们愿意站出来。”

姜梨眼眶一热,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