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父亲/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剩下的几百来户人家,似乎不用一一去问询了。

突然涌出来的百姓,已经足够成为薛怀远的证人。而这些百姓听到姜梨说要进燕京城为薛怀远翻案,纷纷表示愿意同往,这一下,便再也不必如之前担心的,人够不够的问题。

叶明煜心中大快,拍着胸脯保证进京的车马食宿都由他一人出了。桐儿和白雪也十分高兴,叶明煜得了空为姜梨,道:“阿梨,现在咱们提前完成了任务?能做什么?”

“都有这么多人,冯裕堂的人马又折了大半,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对冯裕堂早就积怨已深,是时候让他们出气了。襄阳的刑令迟早摇下来,既然冯裕堂喜欢在桐乡称王称霸,这一回,也让他尝尝被人称王称霸是什么感觉。舅舅,带着这些百姓去县衙们,我们要唱一出戏,叫‘绑官上殿’。”

“我只听过‘绑子上殿’,没听过‘绑官上殿’的。”叶明煜乐了。

“我也没见过,所以要好好见识见识。事不宜迟,我看冯裕堂得了这一头的消息,要盘算的溜之大吉了,不能让他跑路,得将他抓起来。安心等佟知阳的调令一来,便可放薛县丞出狱,押官进京。”

叶明煜闻言,大叫一声“好”字。他最喜欢的就是这般痛痛快快的做事,这些日子可算憋屈死了,现在终于能扬眉吐气,将他那个早就看的极不顺眼的冯裕堂抓起来,那可真是好事一桩!

“走走走!”叶明煜迫不及待道。

……

县衙里,今日静悄悄的。

冯裕堂坐在屋里,等着人将他的行礼运送过来。

他不能从府邸里离开,因着此番逃路,他自知一路凶险,因此连最宠爱的小妾都没有带上。只带了这些年在桐乡做父母官时搜刮的金银财宝。要是让他府邸的下人,那些小妾发现他卷铺盖跑路这件事,一定会闹起来,到时候惊动了姜梨一行人,他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冯裕堂在昨日得知姜梨带着人一家一户的询问桐乡百姓是否愿意做证人的时候,就知道了姜梨打的是什么主意。难怪了,难怪姜梨的人马能够不动声色的解决永宁公主的杀手,却不肯动她一根手指头。现在想来,姜梨既然连永宁公主都不怕,怎么会怕他这么一个小角色。留着他不肯杀他,是为了要救下薛怀远!

只有他活着,为薛怀远重审案子的时候,才会以自己的罪行帮薛怀远洗清冤屈!

想通了此事的时候,冯裕堂是又急又恨。他当年被薛怀远赶出县衙,他心中对薛怀远不留情面的做法深恶痛绝。后来风水轮流转,谁让薛怀远得罪了永宁公主,薛怀远入狱的颔首,他没少吩咐牢头给薛怀远“好好”伺候一下。眼下春风正得意,半路上却突然杀出了一个首辅千金,还要为薛怀远平反,而且快要成功了。

薛怀远可真是他生来的克星!

姜梨打的是这个主意,冯裕堂却不愿意这么做。薛怀远如今废人一个,已经得了失心疯,就为了这么个废人,自己付出巨大的牺牲。而且一旦要为薛怀远翻案,接替薛怀远的那个人就是自己。永宁公主虽然是自己的主子,但绝不会为了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而大动干戈的。

姜梨有句话说的很对,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有自知之明,他不是什么神仙,而是随时可能遭殃的小鬼,所以得自寻生路。他已经无法阻挡姜梨为薛怀远翻案了,办砸了差事,永宁公主随时可以灭了他的生机,又得罪了姜元柏的女儿,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因此冯裕堂今日一大早,就去了县衙,搬来的箱子都在这里,他带着几个亲信,只等着接人的马车前来,就赶紧上路。

等姜梨找到愿意作证的证人,七日以后,他早就走的远远的了。至于姜梨和永宁公主如何斗法,随她们去吧,他已逃之夭夭,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冯裕堂突然听见外面有些动静,他精神一振,立刻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吩咐亲信赶紧去抬那些装着银票古玩的箱子,自己率先往门外走去,一边不满道:“都说了动静小些,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刚说完这句话,冯裕堂恰好走到县衙的大门边,他的声音迅速消失,一下子愣住了。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叶明煜和姜梨二人。

“冯大人。”姜梨对他一笑。

叶明煜勉强也回了一个笑容,他的心中忽然觉得有些不安。姜梨笑容温和,就连叶明煜也对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这位生的跟匪寇似的男人向来对他都是横眉冷对的,何时有这么和气的时候?

“姜二小姐。”叶明煜藏起自己心中的打量,问姜梨,道:“您二位这么早前来,找下官可是有什么事?”

这态度比起第一日刚健姜梨的时候,也算是天壤之别。叶明煜眼里闪过一丝轻蔑,就这么个踩低捧高的玩意儿,真是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

姜梨没有回答冯裕堂的话,而是越过冯裕堂看向他的身后,奇道:“冯大人怎么搬了这么多箱子,这是要出远门?”

冯裕堂心中“咯噔”一下,赶紧回头,用眼神示意手下们将箱子搬回去,赔笑道:“怎么会?这些都是之前拿出去的东西,正要收回来呢。”

“原来如此。”姜梨笑了笑,“这就好,我还以为冯大人要出远门,刚才还有些为难,若是冯大人出远门,日后就不好办了,还有事想请冯大人帮忙呢。”

姜梨看着和和气气,温温柔柔,但冯裕堂心里清楚,这位小美人可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善良。他一听姜梨有事想请自己帮忙,非但没觉得好过,还出了一身冷汗,试探的问道:“二小姐想请下官帮忙做何事?”

“很简单的事。”姜梨轻描淡写道:“也就是让冯大人陪我一道回燕京,去大理寺给薛县丞的案子作证罢了。”

冯裕堂呆立在原地。

姜梨静静的看着她,她的一双眼睛平静的过分,冯裕堂却能看出里头盛着的讥笑。

他道:“二小姐这是说的什么玩笑话……”

“我可不喜欢说玩笑。”姜梨摇头。

冯裕堂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阵屈辱的感觉。姜梨娇小的身躯挡在眼前,就像是挡住了他的生路。他恨不得冲上去拧断姜梨的脖子,重新杀出一条血的生路来。但他不敢,叶明煜站在姜梨的旁边,他那把别在腰间的大刀还散发着寒气。

“二小姐是非要下官这么做不可了?”

姜梨笑着点头。

她越是温柔,冯裕堂的心里就越是窝火。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突然问:“倘若下官不肯呢?”

“不肯?”姜梨的笑容慢慢收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冷道:“恐怕容不得冯大人不肯了。”

冯裕堂不肯示弱:“姜二小姐逼人太甚,是要打算杀了本官吗?”

“这和我无关。”姜梨摇了摇头:“不放过你的,是他们。”她微微侧开身子。

冯裕堂看到了。

姜梨的身后,叶明煜护卫挡着的县衙大门外,密密麻麻站着的,全是桐乡的百姓。他们不知站在这里多久了,就静静的看着冯裕堂。目光里全然都是愤怒和激动。仿佛若不是因为姜梨在这里,他们就要冲进去将冯裕堂杀了泄愤一般。

“你看。”姜梨笑了。

冯裕堂身子晃了一下,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他摇了摇头,嘴里喃喃道:“不可能的……”

昨日那些人回来报信的时候,说一连几日,姜梨和叶明煜一行人挨家挨户的询问桐乡百姓,也仅仅只找到了三个人。桐乡五百多户百姓,找到三个人实在不算多,冯裕堂当时还洋洋得意,自己在桐乡百姓之中威望极高,便是首辅千金来说项,也没人敢乱说话。也正是因为如此,冯裕堂相信,等姜梨凑够愿意作证的人,至少还要再等几日。

短短一夜时间,怎么会有这么多桐乡百姓跟在她身后?发生什么事了,她对桐乡百姓说了什么?

“冯裕堂!”有年轻的小伙子悲愤道:“你掳走我妹妹做你小妾,人进你府邸不过三日就死了,你还我妹妹!”

“他这个畜生,他抢了我们家铺子,我老娘生生气死在屋里!”

“他与恶霸勾结,抢了我们家三幅古玩!”

“冯裕堂!”

一声一声的控诉,响彻了桐乡县衙门前的天空。

冯裕堂在任期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桐乡百姓早已忍让多时,如今一朝爆发出来,吓得冯裕堂也是连连后退,他企图拿出从前的威信,但到底底气不足,只色厉内荏的吼了一句:“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回答他的是百姓更沸腾的怒吼。

一片吵嚷声中,姜梨的声音竟然分外清晰,她说:“冯大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你的时候到了。”

冯裕堂看了她几刻,突然转身就跑!

他知道姜梨说的没错,他们人多,他们势众。若是从前,他还能让自己的手下拼上一拼,不过是些手无寸铁的贱民,再厉害能到哪里去?然而这些日子他的手下跟去追杀姜梨的,已经死了大半,剩下的也不足为俱。这些贱民这个时候造反,他的人马是不可能错过的!

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姜梨冷眼看着冯裕堂仓皇逃窜的背影,一挥手道:“冯大人想跑呢,就请大家帮忙,将冯大人‘请’回来吧。”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对冯裕堂早已满腹怨言的百姓立刻一拥而上,追着冯裕堂而去。连带着冯裕堂的那些手下,皆是被这些或持着长棍,或持着簸箕的百姓们打的招架不住,连连求饶。姜梨让叶明煜的护卫盯着,她有心要让这些百姓们出一出气,却必须保证不能让冯裕堂逃了。

桐乡的县衙里,许久没有这么多百姓出现了。自从冯裕堂上任后,这里的县衙,都是那些恶霸富人们爱来的地方,只要有银子就能办事。百姓来县衙,都是充满血泪,被坑的那一人。久而久之,县衙是魔窟,这是桐乡人人尽皆知的事实。

但是在姜二小姐来桐乡的几日后,县衙里,重新又出现了百姓的身影。这一次,不是“官欺民”,而是“官逼民反”。

叶明煜瞧着正被一位妇人恶狠狠地用扁担砸脑袋的冯裕堂,乐得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招呼姜梨也看,道:“那王八蛋现在也尝到了任人宰割的滋味了。”

姜梨淡淡一笑:“因果报应嘛。”

冯裕堂虽然是永宁公主的爪牙,是按永宁公主的命令行事,但父亲会成为失心疯,在牢狱里遭受的非人折磨,都和冯裕堂脱不了干系。做了这些事还想脱身,冯裕堂想的,未免也太美好了一些。

她会让冯裕堂,让永宁公主为自己的所作多为,后悔终身。

姜梨对叶明煜道:“明煜舅舅,让人把冯裕堂绑起来,别让他溜了,看管好吧。”

叶明煜点头,看姜梨转身要走,问姜梨:“阿梨,你去哪儿?”

姜梨道:“狱中,冯裕堂已经失势了,牢头得知消息早已跑路,现在去看薛县丞,已经不会有阻拦。”她一笑:“我想桐乡的狱中,还有许多如薛县丞一般被冤枉的囚犯,我要将他们都放出来。桐乡的天地,是时候改换了。”

……

最后和姜梨进牢狱的人,是叶明煜的小厮阿顺,还有张屠夫。

虽然得到的消息是牢头已经逃了,但为了以防万一,叶明煜还是让姜梨带上几人。他自己要看着冯裕堂,免得冯裕堂得了空子逃跑。

牢狱的门口,地上都是凌乱的脚步声。想来是那些狱卒临时得了冯裕堂出事的消息,心慌慌的离开时留下来的脚印。地上还有一些散乱的银子,不过叶明煜也已经派了些人和桐乡百姓堵在城门口,一旦有想出城逃跑的人,都会被他们拦下来。

阿顺站在门口,和张屠夫点起火把,伸头往里看。牢狱里阴森森的,所有的火把都灭了,有些看不清。唯恐姜梨没看见地上的台阶摔着了,阿顺正要提醒姜梨小心些,就看见姜梨连火把也没接,自己走下去了。

阿顺:“……”

年幼的时候,薛怀远不许他和薛昭来大牢里来。但每次薛昭都带着他偷摸着进来,牢头知道他们是薛怀远的儿女,知道小孩子贪玩,也晓得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姜梨对于大牢,并不陌生。牢里关着的人,有些事真的穷凶极恶之徒,有些却是生活所迫不得以犯下罪行之人。但有一点都是样,里面的人都是戴罪之身。

薛怀远来的时候,总是穿着洗的发白的官服。他曾在里面将被冤入狱的张屠夫解救出来,也曾将真正有罪却逍遥法外的恶人送进去。

姜梨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在牢里,穿着囚服的人里,看见父亲的影子。

庆幸大牢里的火把都灭了,而张屠夫和阿顺手里的火把,还不足以让人看见她模糊的眼眶。她每走一步都走的很慢,看上去像是害怕摔倒而小心翼翼,但只有姜梨自己知道,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她在害怕。

她害怕看到那样的父亲,害怕自小到大就是她和薛昭的天,薛昭的大树,顶天立地的父亲,蜷缩成一团,在黑暗里失去了过去的清醒和记忆。

阿顺的火把一间间的照亮牢房里人的脸,此起彼伏的叫冤声突然响了起来。不知冯裕堂办过的冤案究竟有多少,一旦看见陌生人前来,牢里的喊冤都不约而同响起来。但更多的人只是抬眼漠然的看他们一眼,仿佛对未来也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这是被折磨的已经不肯相信希望的人。

不是、不是、不是。姜梨一张张看过去,那些缺胳膊少腿的,看见不是自己的父亲,她的心里会小小的松口气,紧接着就会更加急迫起来,怎么还没见到他?

直到最后一间。

阿顺的火把已经到了牢门前,里面的人却缩在角落,不知是睡着还是躺着,总归背对着姜梨他们,不肯回过头来看一眼。阿顺下意识的看了姜梨一眼,他没见过薛怀远,不晓得薛怀远长什么样子,张屠夫知道。但每次张屠夫还没认出来,姜梨就比张屠夫更快的摇头。

没有人会怀疑,姜梨也认识薛怀远这件事。甚至她比张屠夫还要熟悉薛怀远,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判断里面的人是不是薛怀远。

阿顺看向姜梨,便见姜梨突然抓住牢门,神情变得恍惚了。

他精神一振,晓得姜梨这个神情,这人确是薛怀远无疑,赶紧掏出牢房钥匙——这也是在门口看见掉在地上的。

牢门一下子开了。

张屠夫尚自还在犹豫,他虽然认识薛怀远,但这人未曾转过身来,看不到面目,还真不能确定。虽然不晓得阿顺为何只看了一眼姜二小姐就把牢门打开了,张屠夫正想自己先走进去瞧瞧,省的若不是薛怀远,伤着姜二小姐。就见那姑娘几乎是忍耐不住似的,飞快的进了里面。

张屠夫和阿顺都是一愣,阿顺道:“哎,表小姐,您的火把……”

幽暗的火把灯光下,姜梨瞧见那身影孤独的坐在牢门角落,头磕在石壁上,头发蓬乱。那个伟岸的、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变得这般佝偻,瘦瘦小小的一团。她脑子“嗡”的一下,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阿顺大惊,几乎想要惊呼出口,被身边的张屠夫拉了一把,便将喉咙间的惊呼,硬生生的吞咽下去。但内心仍然不解,男儿膝下有黄金,表小姐不是男儿,下跪自然不必多珍贵,可便是薛怀远和表小姐是故交也好,有什么联系也罢,表小姐就这么给对方跪了下来,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有什么值得表小姐突然就跪了下来,还是表小姐走的膝盖不舒服,跌到了下去呢?

但很快阿顺就否认了自己这个猜想,他眼睁睁的看着姜梨伸手,扶住那脏兮兮的囚犯,将他慢慢的转过身,露出全脸来。

张屠夫和阿顺都瞪大眼睛。

那是一张瘦削,几乎不能被称之为“人”的脸,整张脸都瘦的脸颊凹陷,颧骨高高的凸了出来,姜梨扶着的身子,更是骨瘦如柴。阿顺不是没见过囚犯,大多囚犯都是生的凶神恶煞,尖嘴猴腮,也有看上去狼狈落魄的,但没有一个是像眼前人这般触目惊心。

他的头发竟然全都白了,雪白的一片,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桐乡的雪覆在人的头上。然而头发越白,身材越是黑瘦。仿佛将熄烛火,只差一口气,便要被吹灭了。

张屠夫喃喃道:“薛大人……”

阿顺下意识的看向张屠夫,就这么个瘦的出奇的、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人,就是那位民心所向,听说很有风骨,光风霁月的薛县丞?

薛县丞竟然如此潦倒?要知道,任谁一个人看见了眼前的这位囚犯,都不会怀疑过不了多久,这囚犯将要一命呜呼。

表小姐看见这么个人,会害怕吧?阿顺这么想着,紧接着,就看见姜梨伸手,慢慢的挽起薛怀远的袖子。

背对着自己,阿顺看不到姜梨的表情,只觉得这位表小姐的被一个,看起来分外痛苦,像是压抑着伤口的野兽,正呜咽着舔舐不断流出来的鲜血。一滴滴的,怎么也流不完。

在袖子挽起来的一刹那,身边的张屠夫,低低的倒抽一口凉气。

微弱的火光也掩饰不了这可怜老人身上的伤痕,那些伤痕像是鞭伤,又像是刀伤,又或是像烧红的烙铁刺在人皮肤上,结出来的烫伤。那些伤口层层叠叠,旧伤未愈,新伤又添,有些伤口已经流脓,散发出阵阵恶臭,伤口处还有蛆虫缓慢攀爬。阿顺看的有些恶心,胸口闷闷的。

他的心理,对冯裕堂的手段只觉得胆寒。

要知道,便是死囚,也不必接受这样手段的刑罚。这是要人生不如死,不肯给对方一个痛快。姜梨只挽起了一只袖子,露出了对方的一只手臂,一只手臂尚且如此,可想而知,薛怀远的身上,同样的伤痕还会有多久?

在这样暗不见底的牢狱,成日不间断的遭受重刑,生不得,死不得,难怪薛怀远会疯了。阿顺甚至觉得,几日后的处刑,若是姜梨不来解救这位大人,或许对薛县丞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难熬,太难熬了。

同时,他又在心里怀疑,这样的薛县丞,便是救出去了,还能活的了多久?就算勉强活了下来,一个失去了神智的人,一切都失去了,这样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刚想到这里,牢狱里,突然响起了一声低嚎。

阿顺吓了一跳,顺着声音去看,却惊讶的发现,发出那声音的,不是别人,真是表小姐姜梨。

那向来喜欢温柔笑着的,从容不迫,在丽正堂面对发狂的人群也能严肃以待的小姐,双腿跪在地上,从喉咙里发出似悲似喜的声音,慢慢的弯下腰,抱着薛怀远的肩膀,放声痛哭起来。

阿顺看呆了,张屠夫也没有说话。那牢狱里,原本大大小小的牢房里,因为他们到来而四处喊冤的声音,不知何时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女孩子痛哭的声音。

哭声像是也有感染,在黑暗的牢狱里,幽微的灯火中晃动,如人生隔了多少年后喜怒哀乐都品尝一遍,乍然得了重来的机会,喜极而泣的痛哭,又如站在滚滚长江之前,故去的时光不可再来,错失世间事的哀愁。

让人听得难过,让人听得心酸。

女孩子也不怕这囚犯身上的恶臭和蛆虫,她便是紧紧抱着,像小小的走失的姑娘在人群里,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抓着这一根救命稻草,毫无顾忌的,安心的大哭起来。

姜梨心中大恸。

薛怀远比姜元柏大不了几岁,过去的那些时光,薛怀远亦是青竹秀林,虽比不得姜元柏风雅,却自有风骨。高大的父亲,如今老的这样快,这样快,还不到知天命的年纪,竟已头发全白。若非遭逢巨大打击,又何故于此?

他的身上满是伤痕,那些难熬的日子,姜梨一想起来,就心如刀绞。如果她成为姜梨的时候,再快一点回到桐乡,是不是父亲受到的折磨就小一些?或者自己当初不要招惹沈玉容,没有永宁公主,呆在桐乡,也能和薛昭父亲平平安安到老。

世道弄人,弄人于鼓掌之中。

手下的人骨头硌人的厉害,仿佛身上没有皮肉,只有骨头一般。冯裕堂连饭也只给薛怀远吃一点点,让他饱受饥寒。

突然,在姜梨的痛苦声里,有虚弱的声音响起,如梦境般轻微。

“阿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