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驸马/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姜梨就和叶明煜一行人,还有桐乡的百姓们浩浩荡荡的上了去燕京的路。

多亏了冯裕堂搜刮的这些民脂民膏,一路上的车马费倒是不愁用。就是带着这么多人,行程自然慢了些。不过出发的早,也不碍事。

叶家人依依不舍的同姜梨告别,尤其是叶老夫人,站在城门口,一直目送着姜梨的背影再也看不到的时候,才同叶家人离开。

马车上,薛怀远同姜梨坐在一起,这些日子,大家也都习惯了姜梨待薛怀远如此亲切。洗干净了的薛怀远看起来虽然消瘦,多多少少也恢复了一些从前清俊的样子。事实上,薛怀远生的一点也不差,否则薛芳菲和薛昭两姐弟的相貌也不会如此出众。

姜梨从叶家拿了许多干净的衣裳,让人给薛怀远换上。若非他总是自顾自的如孩童一般玩耍,也能依稀瞧出一些当年的模样。

叶明煜得了空也钻进马车,姜梨正用帕子耐心的拭去薛怀远弄在身上的点心渣,叶明煜瞧着瞧着,突然生出一种古怪的错觉。姜梨和薛怀远分明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亲戚关系,论起相貌来,更没有什么相近的地方。但不知为何,或许是神态,又或许是眉目之间,竟然有那么一丝肖似。

看上去,仿佛一对父女。

意识到自己这个念头,叶明煜心中一个激灵,暗暗骂自己想得太多。姜梨怎么会和薛怀远是父女,姜梨的父亲,可是燕京城那位位高权重的首辅。这话不仅是侮辱了姜元柏,还侮辱了叶珍珍。

抛开心里这乱七八糟的念头,叶明煜问:“阿梨,咱们这路程,还要些日子。现在你爹不知道你这头做的事,等咱们回燕京了,肯定能做到的。到时候他必然让你不能出面,你不如交待交待我,接下来我该如何?或者是你拿笔写下来,我照着做。”

叶明煜多多少少也能看出一些,姜梨在桐乡的所作所为,虽然打着姜元柏的名号,姜元柏必然不知情。自己女儿在桐乡惹出这么大的事,姜元柏别的不说,姜梨作为一个千金小姐,而且身份又是首辅女儿,必然不好再出面,省的多生事端。叶明煜再横,也不能拦着姜梨回家。

可是姜梨一旦回家,未必一时之间就能出的来。

燕京不比江湖,姜家也不比叶家,叶明煜想从其中把姜梨给捞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这样的话,倒不如做两手准备,只要姜梨暂时出不来,叶明煜拿着姜梨的指使,不需要姜梨出面,也能将事情办妥。

姜梨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行的。燕京城里,官户之间关系很复杂,叶家是商户,倘若有人要压,此事被压下去也是有可能。扯上我就不同了,因我背后是官家,自然会引起人注意。薛家一案,本就须得越闹越大才会有机会。越闹越大,对方心急,心急之下出纰漏,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可是……”叶明煜犹豫了一下,“你爹那头……”

“不必担心,我来说服他。”姜梨笑道。姜元柏是个聪明人,现在她的所作所为,叶家那头已经得罪了右相,薛家一案又得罪了永宁公主。人都已经得罪了,过去表面上的相安无事就会被打破,一旦开了个头,想要停住脚步就难了。

姜元柏明白这个道理,骑虎难下,他现在就是不想出手也不行。所以这件事,要么一直做下去,给对方重重一击,要么中途收手,让对方抢占先机。

姜元柏在仕途上,可不像他在后宅上那么糊涂,精明得很,姜梨相信他会做出和自己相同的选择。

不过……不知道燕京城的永宁得知了自己做了些什么后,是何种表情?

一定很气急败坏。

……

燕京城地处北地,冬日里,没有一日不是飘雪的。

鹅毛大雪中,穷苦人家还得迎着寒风出来卖苦力,穿着薄薄的单衣,在结了冰的街道上赚几个铜板一日的家用。

富贵人家就要好得多,地龙烧的热热的,府里也是热热的,娇小姐们还能坐在屋里,捧着丫鬟给的汤婆子,瞧着窗外的雪景吟诗作画,弹琴看书。

公主府里,更是温暖如春。

地上垫了长长的羊毛毯子,绣着繁复的花纹,赤脚踩上去也不会冷。因此高座上的妙龄女子,便是在冬日,也着薄薄的纱衣,微微露出绣着并蒂莲的肚兜一角,娇艳的如同夏日里将要盛开的荷花。

她伏在人的膝头。

那男子生的俊秀温文,微笑着看向膝头可人。

她红润的唇吐出缠绵的诗句:“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说到最后一字时,声音挑逗的暗下,脖颈却扬起,红唇轻轻印在男子的薄唇之上。

殿里的下人们都低头不敢看,永宁公主和她情郎燕好的时候,没人敢多看一眼的。

“永宁……”他唇齿间逸出一声叹息。

这叹息声却让女子陷入疯狂,她看着对方的眼睛,几乎要沉醉在其中的温柔中去了,她突然道:“沈郎,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男子——如今是中书舍郎,洪孝帝面前红人的沈玉容一怔,像是从沉沦的欲望中突然清醒过来,微微仰身,避开了永宁公主亲密的搂抱。

永宁公主也感到了他的疏离,一下子从方才的沉溺中回过神来。可是下一刻,她又不依不饶的伏上去,娇嗔的道:“沈郎,你怎么不说话?”

“公主,”沈玉容不再叫她‘永宁’了,他蹙眉:“我夫人过世还不到一年……”

又是薛芳菲!永宁公主心中恨极,他总是说要为薛芳菲守孝,要让天下人看到他的痴情。可永宁心中清楚,这不过是理由。

他之所以不肯娶她,就是因为心中还有那个贱人!薛芳菲就是死了,他还念念不忘!他之所以对自己柔情蜜意,也是因为自己有个成王的哥哥,自己是公主,他为了权势富贵才会同自己在一起!

永宁公主并不是不明白,但明白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她爱他。沈玉容越是克制有礼,她越是按捺不住。他若即若离忽远忽近,对她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他心里有薛芳菲,她就要把薛芳菲一点点从他心上生生抠去,让她灰飞烟灭。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她越是得不到沈玉容,越是想要。不管沈玉容对她真情还是假意,她都要将沈玉容绑在身边,他这辈子,只能看着她一个女人。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如今看来,要得到这个男人的心还需要一段日子,她已经等不及,失去耐心了,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要得到这个人。

她要沈玉容做她的驸马。

“沈郎,”永宁公主娇声道:“我如今年纪已经到了,母妃昨日还与我说起,正在替我寻找合适的良配……身在皇家,婚姻由不得自己做主,若非我心中有你,一直周旋着,只怕如今已经成为人家妇。”

沈玉容温柔的看着她,他有时候对永宁冷漠,有时候又对她缱绻,永宁被她弄得心神不宁,欲罢不能,譬如此刻。

于是她的声音又软下来,几乎要化成一滩水,她的身子也软成一滩水,紧紧包裹着沈玉容。

“你说,要是母妃一朝真将我嫁给旁人,你伤心不伤心?后悔不后悔?”

沈玉容轻声道:“自然伤心,后悔。”

永宁公主顿时笑靥如花:“那你还等什么,只要我禀明了母妃,此事就能成。”

“可是……”

“你又要说要为薛芳菲守孝么?”三番两次,永宁公主的耐心终于告罄,她仍旧笑着,语气里却带了几分冷意,指甲红艳艳的,轻轻划过沈玉容的脸,“沈郎,世人都知道薛芳菲时怎么死的,是因为与人私通,心中羞愧郁郁寡欢而死,世人都为你鸣不平,你便是不守孝,哪怕第二日迎娶他人,天下人都不会说你一个不是。”

“薛芳菲是个死人,我却是个活生生的人。你要为一个死人守孝,难道要眼睁睁的错过我么?哥哥已经见过你几次,对你也有器重的主意,你若是因此让我伤心,哥哥也会生气……我可不愿意因为我,让你们之间产生误会。”她语焉不详。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沈玉容如今正得成王另眼相待,还没发挥出自己的长处,让成王将他视作心腹。成王迟早是要造反的,看样子,成功的可能还很大。世事浮沉,沈玉容也想干一番大事。

永宁公主能成为他的垫脚石,也能成为他的拦路石。她能在沈玉容和成王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也能将这座桥梁踩断。

他知道她能做到。

沈玉容瞧着她,永宁公主对他笑得缠绵,嘟嘟囔囔的道:“沈郎,你就答应我……答应我……”

他知道她惯来没耐心,当初看上了他,他有妻子,就迅速除去了薛芳菲。她在他身上花费的耐心已经是前所未有过的,或许他应该庆幸,永宁公主对他的耐心这样长,一旦她对他的耐心不再,再去找别人,他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改变命运的机会。

沈玉容轻轻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含了一丝奇异的讽刺,讽刺转瞬不见,又成了深刻的柔和,他道:“好。”

永宁公主的笑容顿住,看向他:“你说什么?”她已经做好再一次被对方拒绝的准备了,但她心里也同时决定,这一次,不会在退一步,无论是威逼利诱,强取豪夺,她都要成为沈夫人,不管沈玉容愿不愿意。

但他竟然说愿意。

永宁公主跳起来,一瞬间,她自来带着骄矜,很有几分刻薄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孩子般真切的欢乐,她一把抱住沈玉容的脖子,高兴地道:“沈郎,你答应了!明日我就进宫告诉母妃,让母妃与皇兄说这件事!”

沈玉容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回抱着她,下人们都低着头,永宁公主背对着他,因此,也就没有人看到,沈玉容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漠。

他知道永宁公主的底线在那里,所以他得收的恰到好处。很多时候,增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他要有分寸,不心急,才能慢慢的,慢慢的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走出公主府的时候,永宁公主十分不舍。

她希望沈玉容能在这里留宿,但沈玉容不肯。他说如今他的身份,朝中许多人盯着他,想要拿住他的把柄,若是被人揪住小辫子,会有麻烦的事。

永宁公主只得作罢,想着既然沈玉容已经答应,很快她就能成为对方名正言顺的妻子,牢牢地霸主沈玉容一人,便觉得这片刻的分离,也是能够忍让的。

沈玉容走出了公主府,走出了街道,一直回到了沈家。

状元府金灿灿的,崭新如同最初皇帝赐下的模样。门房同他行礼,沈玉容走到院子里,在院子里的花圃停了下来。

他一直维持着的温文笑意,突然出现裂缝,随即弯下腰去,要被什么东西恶心了似的,猛地干呕起来。

头脑发昏,胸中沉闷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一双脚,顺着那双脚往上看,是最熟悉的枕边人。

那女子容颜绝色,倾国倾城,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一如往昔,什么都不变,然而那双清凉的眼眸里,沈玉容还是看到了嘲弄。

就如他嘲弄的看着永宁公主一般。

他伸出手,想要碰一碰那模糊的影子,那影子就碎了。

沈母的声音响了起来:“玉容,你干什么呢?”

沈玉容晃了晃,站直身子,轻声道了一句:“没什么。”就回房了。

没什么,有得必有失。他失去了一些东西,虽然偶尔也让人难过,但是,他还是得到了更多。

他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不再是个那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穷书生了。

和从前截然不同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姜梨离开桐乡的十日后,回京的信终于传到了姜元柏手中。

不仅是回京的信,还有燕京城中沸沸扬扬的传言,传言姜家二小姐姜梨在襄阳桐乡,为一个罪臣案大闹,还带着乡民上京告状。

这事在燕京城引起轩然大波,燕京城从未有过这么离奇的事。一个官家千金,好端端的,不过是回乡探亲,怎么还牵扯到罪臣案中。罪臣案就罢了,还带着乡民上京,难道她想做青天大老爷,还想入朝为官么?

朝廷中的同僚看姜元柏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有成王一派的,和姜元柏不对盘的臣子还故意对姜元柏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令爱很有大人的风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义举,义举啊!”

贵女圈们则认为姜梨是多管闲事,做这么多,不过是为了出风头,引起旁人注意,弄这么多花样,成日抛头露面,真是把官家小姐的脸都丢尽了,做的尽是出格的事。还好不是自家姐妹,否则连累自己名声。

民间对姜梨的事迹却更加好奇了,当初姜梨校验场上风光无限,早已在民间声名远播,这回又牵扯进什么罪臣案,怎么看都是一出好戏。百姓们都迫不及待的想看姜梨究竟要做什么,几乎要成了燕京城的一桩乐事,人人都翘首以待,只等着姜梨回到燕京的那一日,能带回来什么样的惊喜。

不管旁人如何看,姜元柏是很气恼的。姜梨和叶明轩是回乡看看叶老夫人,如何又惹出这么大一桩祸事?他倒是没将此事往姜梨头上想,毕竟姜梨和薛怀远连认识都谈不上,自然没有理由去插手这件案子。姜元柏怀疑此事是叶家的主意,多半是叶家借着姜梨的手来插手此案。

叶家古香缎的事情就不提了,织室令那头后来婉转的与他提了一遍此事,姜元柏才晓得姜梨以他的名义让织室令办事。这也就罢了,叶家怎么还与他有个姻亲的名头,姜梨在襄阳,替叶家解围,并没有对姜家的声誉有什么影响。就算得罪个把人,他堂堂一个首辅,还不至于在这上面害怕谁。

但薛家一案就不同,且不说姜梨还没回来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那薛怀远既然是个清官,最后还能被害成如此模样。冯裕堂敢在桐乡如此横行霸道,自然背后有所依仗。姜元柏已经隐隐听到风声,说薛怀远一案的背后,还牵扯到燕京城的一位贵人。

这位贵人究竟是谁,姜元柏并不知道。如果是以前,他也未必会忌惮,但如今成王和右相对姜家虎视眈眈,一旦姜家被拿住了什么把柄,他的对头们一定会落井下石。姜元柏眼下是“求稳”,所以不愿意生出什么事端。

只要姜梨一回京,他就禁了姜梨的足,让她在府里好好反省反省,让她晓得身为姜家人,就不能不顾家族的名誉乱来。也好让她和桐乡和案子割裂开来,将那些人打发出去。

淑秀园里。

姜幼瑶一脚跨进屋里,连门都没关,兜头就质问道:“娘,你听说了没有,姜梨那小贱人要回来了!”

姜梨离开的日子,姜玉娥成了小妾,被抬进了周彦邦的府邸。姜玉娥走的很急,不知是不是因为害怕留在姜府,姜幼瑶会为难她,在姜梨离开不久后就住进了周府。

沈如云要到今年开春才嫁到周家去。

整个姜府里的小姐,便只剩下了姜幼瑶和姜玉燕。姜玉燕是个瑟缩懦弱的性子,姜玉娥不在,几乎连三房的院子也不愿意出。不过即便是她不是这么懦弱的性子,姜幼瑶也不屑于和一个庶子的女儿玩儿。

这些日子,姜幼瑶渐渐地冷静下来。她想的很清楚,不管她能不能嫁给周彦邦,有两个人一定不能放过。一个是姜玉娥,一个就是姜梨。姜玉娥竟然敢肖想她的未婚夫,这是挑衅!而姜玉娥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姜梨在其中推波助澜,她们是一伙的!

至于沈如云,在没有嫁到周家之前,她都算不得周夫人,既然如此,中途出什么事,谁也料不到。谁说她就完全没有机会呢?

姜幼瑶像是经过周彦邦一事后,长大了不少,也更加阴毒冷静。有时候坐在一边,神情也有了几分季淑然的影子。

季淑然蹙眉,让丫鬟将门掩上,责备道:“你大声嚷嚷做什么?小心被你父亲听到不喜。”

姜元柏虽然对姜梨不甚亲热,但也是他自己的女儿,姜幼瑶这般言行无状,姜元柏瞧见了自然不悦。

“可她都要回来了!”姜幼瑶跺脚,“娘,您想好怎么对付她了没有!”

季淑然有些头疼。

姜梨即将回京的消息,传到她耳中的时候,她难掩惊异。派出去的杀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此事是她姐姐陈季氏一手帮忙操办的,姜梨派着跟随的护卫,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她一直在燕京城焦灼不安的等待回音,但迟迟没有回信。季淑然已经感到不安,直到姜元柏接到了那封信。

她咬牙,看来姜梨是躲过一劫了。否则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里,那些人还没得手。她竟有如此能耐!

姜幼瑶不晓得她的暗中布置,只不耐烦的道:“娘,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她害的我现在成了燕京城的笑柄,害我失去周世子,我一定不要放过她!”

“我知道。”季淑然叹了口气,“此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放心,她如今还未回燕京,便已经惹出这么多麻烦。你爹已经十分不喜,你祖母这一次也不会站在她这边。倘若她真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必我出手,她就已经自寻死路。来日方长,我到底还是大房的夫人,想要对她出手,有的是机会。”她看向姜幼瑶,神情略略严肃了些,“倒是你,幼瑶。周世子已经过去了,日后娘会为你再寻更好的夫婿,你不要念着他了,你现在想要再嫁进周家,这是不可能的。”

姜幼瑶眼圈顿时红了,梗了梗,她道:“我知道,娘,我不会的。”

季淑然让丫鬟拿手帕,一边给姜幼瑶擦眼泪,一边道:“娘不是要惹你伤心。你是娘的女儿,娘自然希望你能过得好,不让你受委屈。周家已经决定让沈如云进门,便是看在小沈大人的份上,也不会让你再与周世子有往来。当然了,周家那样的人家,我也看不上。”

“世上男子千千万,并非周彦邦一个,你值得更好的,谁也不能和你比。”季淑然柔声道。

姜幼瑶将脸埋在季淑然怀里,藏在袖中的手,渐渐紧握成拳。

到底不甘心。

……

姜梨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传到了姜家,自然也传到了周家。

姜玉娥正在院子里洗衣。

她长发挽成妇人的发髻,穿着的衣裳溅了些水珠,竟比在姜家三房时候穿得还要不如。几个丫鬟就站在一边,若无其事的说话,像是没有看到姜玉娥在卖力的洗衣一般。

姜玉娥的心中十分屈辱。

她从未这般像下人一般的过活,即便在姜家她需要讨好季淑然母女,但名义上,她至少是姜家的小姐,姜家也没有亏待过她。

但她进了周府以来,等待她的,并不是周彦邦的柔情蜜意。他甚至新婚之夜都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离开,至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自己的院子。她是作为小妾进的周家门,周家下人不把她当主子。背地里讥笑是常有的事,到了现在甚至有恃无恐,当面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姜玉娥想要找人说道,可她不知道应该找谁。她甚至连周家的大门都不能说,而周家人背地里说她,“趁着少爷酒醉爬了床”哩。

姜玉娥恨周彦邦,也恨姜幼瑶,更恨姜梨。若非当初姜梨的阴差阳错,她又何至于此。

她几乎是想要将怒气全部发泄在洗衣捶上一般,洗着洗着,一双靴子突然停在她面前。

姜玉娥一怔,慢慢的抬起头。

周彦邦俊美的脸出现她眼前,姜玉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多日子了,周彦邦从来没有见她一面。姜玉娥渐渐地明白了,当初她以为周彦邦好歹对自己有一丁点的情义,现在看来,一丁点也没有。他恨自己毁了他的仕途,在宫宴上出丑,结束了和姜家的亲事。

他把一切都怪到自己身上,他在惩罚自己。

姜玉娥颤声道:“世子……”

周彦邦冷冷的看着他,他过去的温文尔雅全都不见了,宫宴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阴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扫了一眼姜玉娥在做的事,道:“听说姜梨要回京了。”

姜玉娥一愣,姜梨离京的事她也听说了,听说去襄阳看望叶家的人。可笑,一介商户,有什么可看的,都十几年没联系了,惺惺作态。

“姜玉娥,你想不想当我的人?”周彦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十足轻佻。

可姜玉娥并没有觉得受到侮辱,反而打心里的涌出一阵惊喜。

“等姜梨回了京,你帮我把姜梨引出来。”他道。

------题外话------

你们不喜欢的沈渣和公举来了。今天高考的大宝贝们都加油啊!个个都金榜题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