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鸣冤/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日后,叶明煜一行人的车马队,已经来到了燕京城门口。

叶明煜虽然自诩走南闯北多年,但上次来燕京城,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乍一来到,扑面而来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倒是让这高大的汉子,显出几分局促来。

桐乡的百姓们更是没有见过这等阵势,光是燕京城的城门,大家都指指点点。平安牵着代云的手,看着城门口的小将发呆——在桐乡,守城门的人,穿的也不是这般威武的铠甲。

“原来这就是燕京城。”张屠夫乐呵呵的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年薛大人的女儿就是嫁到了这里呢。”

姜梨看了一眼马车里,已经睡着了的薛怀远,心中一片黯然。

出嫁时,薛怀远一直细细叮嘱她,只道一旦得了机会,就会和薛昭进京看她。但姜梨也清楚,薛怀远事务繁忙,桐乡虽然是小县,大大小小的事多起来,薛怀远想找个合适的时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果然,还没等得及薛怀远到燕京,她和薛昭便先出了事。等薛怀远真正到达了燕京城的时候,她不是薛芳菲,薛怀远也失去神智,相逢不相识。

“阿梨,我们现在就进去吧。”叶明煜道。

姜梨回过神:“好。”

这一行人,少说也有一百来人。守城门的小将见这么大一群人突然前来,还以为是前来逃命的难民。当即几人围了过来,神情严肃,将叶明煜堵在门口,仔细盘问。

姜梨掀开马车帘,由桐儿扶着走下马车,径自走到那几个小将面前,将姜家的通行令递过去,笑道:“诸位大哥,我是姜家二小姐,这些都是桐乡的百姓,上燕京错是为了打官司告状的。”她又从袖中摸出一方纸递过去,笑道:“这是誊写的诉状,这里的每个人,上头都有名字的。我便将这张誊写的给你们,待这场官司打完后,大家出城的时候,各位再一一比对。可好?”

几个小将一愣,姜二小姐?

那不就是前些日子燕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说姜二小姐在襄阳乡下带了一帮百姓,要给罪臣翻案?怎么?现在就已经到了?

看手上的通行令,的确是姜家人无疑。守城门的小将按捺下心中的好奇,将通信令还给姜梨,又接过那张写着密密麻麻名字的纸张,侧开身子,让另一头大开城门放心,道:“姜二小姐请过。”

既然是姜家的小姐,出什么事也有姜家兜着,他们倒是不怕。便恭恭敬敬的退到一边去。

城门大开,百姓们见状,看向姜梨的目光更是敬畏。燕京城这样的地方,他们来了就是乡下人,别说是守城小将,便是普通人看不上他们也是正常的。姜梨三言两语,这些守城门的就待她如此恭敬,还放了行,可见姜家在燕京城中的势力。

叶明煜也啧啧称奇:“还别说,你爹的这劳什子通行令还真有用。我记得我们从前来燕京城的时候吧,得检查好几遍。你们这倒好,这么多号人,说放就放了。”他也不知道是说话口无遮拦还是嘲讽燕京城官员个个见风使舵。

姜梨笑笑:“人之常情。”

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进了城门。

几个守城门的小将在背后,小声议论道:“进京了进京了,酒楼里的说书先生总算是有了新话本,不知这一回姜二小姐又要在燕京城掀起什么样的风波。”

“可是不对啊,”另一人摸着下巴,“姜二小姐带着这些人不是为了上京翻案的吗?怎的后面还有囚车,那囚车里坐的是谁,他们这是用私刑?”

“嗨,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官家的事,那是咱们能管得了的吗?姜二小姐就算是捅了什么篓子,人家爹还是首辅大人,也不碍什么事,咱们只管看热闹就好呗。”

“说的也有道理。看她这阵势,这回,燕京城真要不得安宁了。”

……

进了城,就更热闹了。

燕京城的街道都比桐乡宽阔许多,街上人来人马,酒楼修的高大气派,四处可见杂耍艺人,卖糖葫芦的小贩。对于第一次上京的桐乡人,几乎要看花了眼。年纪大的还好些,虽然也觉得新奇,到底还能忍住。年轻些的便忍不住了,看的眼花缭乱,走路差点绊倒。

桐乡人看稀奇的同时,燕京人也在看桐乡这一行人的稀奇。这么大一群明显不是本地人的外地人出现在燕京,怎么看都实在太显眼了。但随行的人衣裳打扮都很普通,甚至看着还有几分朴素,因此不是皇亲国戚出行。

有人认出了车马队随行的护卫,偷偷与身边人说道:“哎,那不是首辅府上的护卫么?”

“首辅府?首辅府没什么人离京啊。莫不是姜二小姐吧,不是说她带着一帮乡民上京为罪臣翻案么,算起来现在回到燕京城,正是时候。”

“姜二小姐带着桐乡县民回来了”这个消息,潮水一般的迅速席卷了整个燕京城。大街小巷都得知了这个消息,看热闹的人都从家里出来了。

有人问:“姜二小姐这是要把这些人都带回姜府去么?首辅家虽然大,但这么多人,只怕也住不下吧。而且首辅大人会让这些人住进去么?便是再心善……也可能招来麻烦的啊!”

“不知道,反正要是我,我肯定不干。”

“哎,这姜家小姐,真是太出格了。生出此女,家宅不宁,家宅不宁啊!”

首辅府里,姜元柏刚刚下朝,才在书房里脱下外袍,喝了一口季淑然送上来的热茶,外头就有人来报:“老爷,二小姐回京了!”

“什么?”姜元柏喝茶的动作一顿:“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报信的人现在正在晚凤堂,和老夫人说此事呢。说二小姐带着上百号人,燕京城的街道都淹了一半,街上全是看热闹的人,都瞅着二小姐呢。”

姜元柏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自来圆滑,为官如此,做人也如此,虽然虚荣,却并不爱出风头。要知道才朝堂之中,多少双眼睛盯着,越是出风头,越是会惹人嘴舌。姜梨倒好,一回京就闹出这么大阵仗,现在全燕京城的人怕是都留意到他们姜家了,姜梨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外人能嚼他姜元柏的舌根嚼一辈子!

“我去晚凤堂看看。”姜元柏说完这句话,拿起外裳就走。季淑然一边应着:“我也去。”面上闪过一丝笑意。

还不等她出手,姜梨就自己往死路上钻。她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女人不可插手朝事,姜梨如今才十五岁,就搅得天翻地覆的,别的不说,哪个好人家敢要这么不安分的当家主母。姜梨这是一点点踩碎了自己未来可能有的好亲事。

当然了,季淑然巴不得她越闹越好,最好是闹得事情大到无法收拾,最好是将自也赔了进去。

兵不血刃,那最好。

来到晚凤堂,姜老夫人正与姜元平说着什么。

姜元平惯来脸上的笑眯眯也不见了,显得几分严肃。姜元兴不再,自从姜玉娥嫁到周家做妾之后,姜元兴显得沉默了许多,从前和姜元柏两兄弟还会说两句话,如今见了,只是短暂的打个招呼,就没有其他往来了。

不过姜元柏二人也不在意,本就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见姜元柏来了,姜老夫人道:“老大,你都知道了。”

“娘,”姜元柏道:“儿子惭愧,是儿子没有教好姜梨。”

姜老夫人叹了口气,她其实觉得姜梨是个挺聪明的人。自打姜梨从青城山回到姜家后,她将姜梨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只觉得姜梨可能是这个府里小辈中,最聪明、看的最透彻的一个。但她对姜梨也说不上很喜欢,不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姜梨总是带着一种温和的疏离。

就像姜梨看她,虽然尊敬,但并不亲热一样。

这个最聪明的小辈,如今却在这种大事上犯糊涂。姜老夫人道:“我并不想责怪她,毕竟她是我孙女。但是老大,二丫头总是忘记一件事,她是我们姜家的女儿,做事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姜家会不会受影响。如今她做的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不说姜家,你和老二如何自处?同僚会怎么看你们,皇上会怎么想?还有幼瑶,她和周家的亲事已经坏了,总归还得嫁人。二丫头这么一闹,幼瑶的亲事也会受影响,她这是……这是做的什么事呀!”姜老夫人连连摇头。

季淑然听到提到姜幼瑶,立刻打蛇随棍上,含泪道:“老爷,娘说得对,这一次实在是梨儿做的太过分了。幼瑶什么都没做,先是周世子那头,如今我什么都不想,只希望再能为幼瑶寻一份妥当的亲事……梨儿这么一闹,燕京城里还有哪家的好人家敢亲近咱们,这、这,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是梨儿的继母,平日里不敢责怪她,我管不了她,老爷,您是她的亲生父亲,您总得管管呀!”

季淑然拿帕子擦拭眼泪,不知是不是真心为姜幼瑶担心,看起来竟十分真实。这话听在姜元柏而中国也十分刺耳,他沉声道:“什么敢不敢的,你是大房夫人,她唤你一声母亲,你有什么不敢管的!日后她要是反驳,你就带她来见我!我就不信这姜家上下,没有一个人治得了她。前些日子我看她从青城山回来有所长进,如今看来,她还是和从前一般,顽劣不堪。早知道就不该接她回府!”

季淑然一听,心中喜出望外,姜元柏这话,分明是对姜梨失望了。只要姜元柏心中对姜梨的那份愧疚不再,彻底失望,让姜元柏厌弃姜梨,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姜老夫人看了一眼季淑然,季淑然打的什么主意,她不会不知道,只是平静的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怪责哪个,日后说也不迟,当务之急是现在怎么做。”

“是啊大哥,”姜元平也道:“梨儿刚一回京,全京城的人都看着咱们,不能让她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想好了,”姜元柏面色沉沉,“等他们一回府,我就把她关起来,谁也不许见!什么罪臣翻案,什么桐乡风波,都和她五官,和我们姜家无关!那些人爱怎么闹怎么闹去吧,总归姜梨她是不许参与进去了!没有姜梨,我看他们也成不了气候,全当一场笑话,京里人笑着笑着,此事就过去了,日后谁也别再提!我就当我姜家扮花脸唱了出戏,玩笑观众罢了!”

众人沉默,现在看来,这也的确是最好的法子了。姜梨做下的事已经无法更改,能做的也就是阻拦她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管姜梨这出“翻案”能不能行,最后的结果都是姜家成为笑柄。

姜梨一个小姑娘,插手什么政事?薛怀远和她非亲非故,为何要这么不留余力的帮忙?

人的唾沫星子,有时候会淹死人,是最可怕的武器。

正说着,姜景睿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来,就道:“听说姜梨回来了?怎么没见着他。”

姜元柏没好气的道:“还没到。”

“还没到?”姜景睿奇怪,“按之前传话的消息来看,姜梨应该到咱们府上了啊。脚程再慢也该到了,她该不会不回府了吧。”

“怎么可能?刚回京不回府还能去哪儿,这像话吗!”姜元柏怒道,心中却感到一丝不安。

姜梨是个聪明的人,聪明,且有主意,当她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会考虑的很周全。莫不是已经想到了自己要关她,干脆不回府,打算住到外面去?

想到这里,姜元柏怒气更甚,这是根本没把他这个爹放在眼里。再说了,以为不回家,自己就拿她没办法了吗?只要这案子没上堂,他绑都要把姜梨绑回来。

姜景睿耸了耸肩,没再说话。正在这时,报信的小厮又回来了。

这一回,他比上回看起来惊慌多了,大冬天的,额上的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道:“老夫人,老爷,二小姐他们没有回府,他们、他们去了长安门。”

长安门?

姜元柏面色大变。

“他们去长安门做什么?”姜景睿好奇地问。

“去长安门,打石狮,鸣冤。”姜元柏挤出几个字来。

……

长安门在皇宫的正前方。

特殊日子的时候,皇帝在这里举行祭典,平日里官兵把守,并无什么人来。

宽阔得四方场地里,两座高大威武的石狮矗立着,两座石狮的面前,又各自有一块漆了红漆的羊皮巨鼓。鼓槌也在上面,不知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动过,鼓面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车队在长安门前停下来,姜梨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以长安门为中心的四处,四面八方都是围观的人群。那些人群见姜梨下马车,俱是眼睛一亮,姜梨才是这出戏的主角,姜梨出来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不远处的酒楼里,亦有红衣美人,漫不经心的看着长安门前的纤弱身影,吩咐身边人,道:“看紧点儿,别让人钻了空子,弄死了小家伙。”

“是。”文纪领命。

姜梨闹出这么大阵势,那位主知道了,自然会气急败坏,恰好又不是什么有所忌惮的性子,就怕躲在人群中暗中对姜梨下手。既然是自己的人,被别人取了性命,他的脸上也无光。

况且他也想看姜梨怎么赢回这一局,所以务必要保护她。

姜梨走到长安门前。

长安门前两个小将木讷的盯着她。

姜梨转过身,叶明煜站在他身边,桐乡的百姓们都安静下来,到了这里,他们都知道要做什么。

“我想了又想,此事不能久等,因此我未曾回府,直奔这里,今日事今日毕,今日我们既然来到燕京,就干脆将第一件事办了。诸位,”她指了指那两座石狮,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这里就是长安门。”

“长安门,打石狮,鸣冤鼓。”姜梨道:“这就是最后一个可以得到公正的机会。”

她想,若是当年她还有一口气,能出的了状元府,第一件要做的事也就是奔赴这里,拿起鼓槌,打石狮鸣冤鼓,将自己的一腔冤屈全都诉说出来。不过,当时的情况,未必也可行,当时她的对手是永宁公主,而她只有一个人,永宁公主勾勾指头,就能将她的证据轻而易举的抹去,就像她的性命一般。

现在不同了,以姜二小姐的身份,全燕京城的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小老百姓,全都关注这件事。而且她的身边,还有这么多人。永宁这一回想把痕迹清理的干干净净,恐怕会有些困难。

而且她也不会给永宁这个机会。

姜梨面对着桐乡百姓,道:“世道上,公平与正义本就很难得,有时候,付出性命也未必能得到。所幸的是我们至少得到了这个机会,虽然这个机会也不是白白得来的。”顿了顿,她才说出后面的话,“民告官如子杀父,坐笞五十。打了这头石狮,鸣了这面冤鼓,就要坐笞五十。假若胜了呢,自然皆大欢喜,假若败了,轻则翻不了案,遭杖刑,重则性命都要丢掉。”

桐乡的百姓面面相觑,燕京城的百姓也交头接耳,便是囚车里的佟知阳一行人也有些诧异。他们都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些缘故。

姜梨道:“这些,换一个公平和正义,但未必知道结果。谁愿意站出来?鸣这个冤鼓?”

坐笞五十,至少也要丢半条命,有些身子弱些的,一命呜呼也有可能。这样的话,便是打胜了官司,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惨重了。

姜梨平静的道:“如果没有人愿意,这面冤鼓,就由我来鸣吧。”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

她面色淡然,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并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对。要知道,她和薛怀远并未任何关系,却为薛怀远做了许多,甚至愿意冒着生命危险。

“怎么能劳烦二小姐。”一人从人群里站出来,从从容容的道:“我誓死追随大人,为大人翻案,是做属下的职责。这面冤鼓,由我来鸣。”却是彭笑。

“还有我。”何君也站出来道:“坐笞五十,比起我们在桐乡被狗官动用的酷刑,实在不值一提。我也来。”

“还有我们。”古大古二也站出来,“不过是鸣冤鼓,我们兄弟二人愿意!”

叶明煜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些人细胳膊瘦腿的就不必了,爷爷我皮肤糙,不怕打,我这辈子还没鸣过冤鼓呢,我来!”

“谁都别和我争了,这件事怎么能少了我。”张屠夫也站出来,“你们力气小,我是杀猪的,力气大,打一下,保管整个燕京城都能听得到,我来!”

“我来!”

“我来!”

“我来!”

就像是被感染了,一个有一个的桐乡百姓站出来,争先恐后的要鸣这面冤鼓。

就连柔弱的代云也道:“我也想鸣一鸣冤鼓,就算不为了薛大人,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冯裕堂在的这些日子,我们这些桐乡百姓,实在是太苦,太苦了。既然公平和正义这么难得到,坐笞五十又算得了什么呢?二小姐,您让我也来吧!”

没有一个人退缩。

那管着长安门的两个小将,木讷的神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他们在这里守着两座石狮,见多了想要来鸣冤鼓的人。

若非走投无路,一腔冤情无处诉说,谁会来这种地方,那些来的人,大部分的人再次转悠了许久,都回去了。只因负担不起这公平的“代价”,只怕还没得了胜,自己就丢了命。那些没有回去的,大多数也是抱着必死无疑的决然,想着与仇家同归于尽,仿佛赶赴刑场。

但是,但凡有任何一个选择,他们都不会主动去鸣那面鼓。

两个小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一齐争先恐的想要将那面大鼓敲响,毫无退缩之意。就连被柔弱妇人牵着的女童,目光也满是坚定,并不动摇。

看来的确是有天大的冤屈,看来也无所畏惧。

燕京的百姓看着这头,渐渐地沉默下来。虽然他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但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多人毅然决然,看来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而姜二小姐就站在人群的最中央,她就像人群的主心骨,她短短的几句话,就是这里的民心所向,人们愿意追随着她,因她能带给他们希望。哪怕希望再渺茫,再艰难,希望就是希望。

希望能给人走下去的勇气,希望能战胜一切。

囚车里,冯裕堂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张扬,众人的目光都向他投去。

一个桐乡百姓厌恶他极了,见他大笑,当即就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儿朝他掷去,恶狠狠地道:“笑什么笑!”

冯裕堂道:“我笑你们蠢!我笑上天真是厚待我,不管这场官司怎么样,还没打,这里面的人就要倒下一半,也许还有人死了呢!你们为了整我,付出这么大代价,我心中快意,乐不可支!”

说罢,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人群愤怒的看着他,但也不得不承认,冯裕堂说的是事实。这种感觉实在令人憋屈,恶人还没得到惩罚,好人就先失去东西,谁他娘的定的规矩!

姜梨也轻轻笑起来。

冯裕堂渐渐止住笑容,阴鹜的看着她,问:“你又笑什么?”

“我笑冯大人天真。”姜梨淡淡道:“坐笞五十是不假,但你忘了,鸣冤鼓的人,不止一人。从没有人说过,既然是一桩案子,所有的人加起来坐笞五十,是不可行的。”

“这里有上百来人,每人一下都多了,倒也能挨得过去,算不得什么。”姜梨讥嘲的看着他:“你说是吧?冯大人。”

冯裕堂渐渐笑不出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群里的哄笑声。

“才一人半下啊!那没啥,我帮大伙儿多打几下!我皮厚,不碍事!”

“别啊,我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大家不许抢!”

“能不能多打半下呢?这半下半下的打,也真他娘的太折腾人了,痛快些!”

小楼里,姬蘅噗嗤一下笑出来。

这种办法……她也还真是想的出来,不过钻官制的漏子,向来是她最擅长的事。她是决计不肯吃亏的,她精明的要命。

姜梨慢慢的走到那面巨鼓面前。

巨鼓静静的坐在那里,像是早已等待多时,石狮威严,头覆霜雪,穿越了四季秋冬,正义终于要来了。

“咚!”鼓面的灰尘被重击锤的四处飘散,几乎要与天上的雪混在一处,灰尘过后,竟是清明。

“咚!”两世的冤屈,终于找到正义的出口,这出口狭窄而深不见底,然而仔细循着光亮找出去,终于还是看到了一线天光。

“咚!”从沉闷到清晰,从混沌到清明,也不过是三声鼓。

鼓声响彻了整个长安门,惊动了整个燕京城。

所有人都听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