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震怒/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离开姜元柏的书房后,姜元柏没有再找她。

暂且是平静了下来。

叶明煜也住在客人住的院子里,离姜梨的院子不远。虽然薛怀远如今是个老人,但在姜家,姜梨不可能和薛怀远住在一处,只能让叶明煜和薛怀远住着,好在离得近,可以随时去看他。

姜景睿闻讯赶来了一趟,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道:“姜梨,你在长安门前办的事儿我都知道了,早知道我也去凑凑热闹!那么多人,你爹之前还大发雷霆,没想到现在三言两语就被你说服了,行啊,过去还真是小看了你,越来越本事了。”

姜景睿这许多日不见,还是和从前一般并无长进,姜梨询问了他一些近来姜家发生的事,发现除了姜玉娥进了宁远侯府之外,并无什么特别的,安下心来,将他打发了出去。

桐儿从院子里走进来,进屋就愤愤的道:“姑娘,刚刚在院子门口,又看到几个鬼头鬼脑往里看的人。明月和清风也说从下午到晚上,咱们院子外多了不少莫名其妙的人。季氏这是又来找事来了。还真是不消停,咱们才刚回府,她想干什么呀?”

莫名其妙的监视,在整个姜府里,也只有季淑然能做的出来了。姜梨笑笑,道:“随她去吧,我现在没工夫对付她。再者她要是想打听点什么,能打听的外面都传出来了,打听不到的,到我这里也没法儿打听。别管了,还是早些休息。这段时间赶路也累得慌。”

她上了塌,很快屋里就熄了灯。

芳菲苑灯熄的早,姜梨歇息的快,姜府里,有些人却是睡不着。

季淑然一边为姜元柏捶背,一边忧心忡忡道:“老爷,梨儿这回是怎么了?她从前不管做什么,总归是在府里闹,如今都到府外闹去了,别人指不定将账算到老爷头上。”

姜元柏蹙眉,姜梨今日的话他也听在耳中。若说是有什么真心能说动他的,也就是因为此事牵扯到李家。李家竟然这么早就出手,如果真是李家在从中作梗,姜梨的做法,眼下来看倒是最好的选择。而且由姜梨出面,明面上无论如何都要好看一些。

思及此,他就摆了摆手,道:“这些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主张。”

季淑然为他锤肩的手微微一紧,姜元柏的语气,她听了出来,分明态度有所软化。姜梨究竟对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快就转变了看法。要知道之前在晚凤堂的时候,姜元柏可是因为此事大怒。

但姜元柏不愿意说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追问,这才是她的聪明之处。因此,季淑然没有再继续这句话,而是换了一个话头:“老爷,其实别的妾身倒也没什么。这次梨儿将疯县丞给带回了府,这也就罢了,但是妾身今日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听说梨儿待那疯县丞犹如亲人一般,无微不至的照顾,亲自服侍喝水吃食,有人说、说比带老爷还要关切呢。”

“胡说!”听到最后一句话,姜元柏拍案而起,“一派胡言!”

季淑然连忙道:“老爷息怒,妾身也是听到旁人这么说的。梨儿向来温柔善良,见那县丞可怜,对他关切自然是应该的。只是妾身不明白,这些事情,丫鬟也能做,为何梨儿身为姜家小姐,还要亲自去做这些事?这疯县丞是否从前认识梨儿?梨儿好端端的,卷入桐乡这桩案子,莫不是有别的隐情?”

姜元柏胸口剧烈起伏,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目光阴晴不定,似乎陷入沉思。

季淑然见状,没有再继续说话,心中掠过一丝得意。

早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自己心中也生出疑惑。别看姜梨表现的总是温柔大方,敦厚善良,但她也活了这么大岁数,看得出来姜梨内心的凉薄和疏离。就连对姜家,她之所以总是能拿得起放的下,看起来毫不在意,也是因为她总是在以一个“客人”的身份对待姜家。所以对于姜家给予她的一切不公待遇,姜梨都不会有太多怨言。

姜梨本性就是一个客气疏离,不会自找麻烦的人。对于亲生父亲姜元柏都只是维持表面的尊敬,更别说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但打听回来的消息,却是姜梨对薛怀远似乎有无限的耐心,衣食起居,从不假以人手,事无巨细,无微不至,简直比亲生父亲还要亲切。

这实在太可疑了。可惜的是,无论季淑然再如何查,其他的都查不出一丝半点的原因。但也不急,光是这一点,就能让她在其中大做文章,比如她将此事告诉姜元柏,这不,姜元柏就起了疑心了吗?

而且近来姜梨操心桐乡案子的事,必定没工夫应付她。同薛怀远如此亲切,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她肯定会查出来的。

到时候,就是姜梨的死期。

……

第二日一早,姜梨起了个大早。

吃过早饭,她想要去叶明煜院子里看看薛怀远,还没来得及出门,白雪就进来道:“姑娘,外头有人来报,叶表少爷来看您了。”

叶世杰?姜梨还没来得及先去找他,他倒是先来姜府了。姜梨道:“好。我去见见。”

待到了晚凤堂,只有姜老夫人在和叶世杰说话。姜元柏和季淑然都不在。叶世杰见了她,唤了一声:“表妹。”

姜梨回礼:“叶表哥。”

姜老夫人了然道:“二丫头,你表哥来府上,是有些话与你说。你们兄妹二人就先去说说话吧,老身也乏了,先回屋去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薛家一案,让姜老夫人到底对姜梨也生出一些怨言,她对姜梨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叶世杰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姜梨并不在意,等姜老夫人走了后,姜梨才道:“表哥,明煜舅舅也在府上,我刚刚正要过去,既然你过来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好。”叶世杰道。

二人一同往叶明煜的院子走去。

“在襄阳的事我都听说了,古香缎的事,谢谢你的帮忙。”叶世杰一边走,一边道。

“没什么,”姜梨笑了笑,“我虽然姓姜,我娘却姓叶,帮叶家是应该的。再说这件事要不是你在燕京城去找织室令,断没有这么顺利。不该谢我,该谢你自己。”

叶世杰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姜大人的名义,织室令的动作不会这么快。”

“那也不该谢我,”姜梨道:“我顶多是狐假虎威罢了。”

叶世杰侧头看她。多少日不见,她似乎又长高了一些,更像是个少女了。多少年前,他决计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和姜梨如此平心静气的谈话。仿佛过去那些隔阂、误会全都消失不见。

当然,现在她和叶家的隔阂误会真的都消失不见了,叶家彻底的接受了她,但不知道她有没有彻底接受叶家而已。

“叶表哥,两日后的提审,你也会在场吧。”姜梨问。

叶世杰点头:“是。”默了默,又道:“不知是何光景。”

姜梨笑着看他:“怎么样,这些日子做官的感受如何?还行得通么?”

叶世杰苦笑。

做官和做商一样,讲究人情世故,可做官比做商更难。且不说多少真正的好官得不上升迁,官场之上,想往上爬,就得溜须拍马,和上级处好关系。旁人做的那些事情,你得跟着一起做,若是不做,便被坚决的划开到自己的阵营。

久而久之,叶世杰就成了一个没有阵营的人,因为他不肯同流合污,就只能一辈子望不到头。难道要一辈子做个户部员外郎么?但若是还要更进一步,就得违背自己的本心做事了。

叶世杰感到很烦恼。

姜梨拍了拍他的肩,像是能听到他心声似的,道:“表哥不必烦恼。倘若你不愿意违背本意去得到一些东西,那就坚守你自己的东西。总有一日会有人看到你,就像当初国子监校考,你拔得头筹一般,你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如果你没有机会,那我们创造机会也行。”

叶世杰一愣,忍不住看向姜梨,姜梨唇边的微笑依旧,但叶世杰觉得,又和从前的不一样了。从襄阳回来后的姜梨,像是放开了什么,又像是有了底气,从前那张面具被轻轻撕开了一层,她的顾忌便少了些。

她变得更加不像以前的那个“姜二小姐”了,就连后来那个温柔大度的姜梨也不像。她开始显露出一些咄咄逼人的锋芒。

是什么改变了她?

正想着,姜梨指了指前面,道:“到了。”

桐儿和白雪先去通报。

很快,叶明煜的大嗓门就从里面响了起来:“阿梨,世杰,你们来的挺早的啊!”

姜梨也叶世杰进了叶明煜的院子。

一进院子,就看见叶明煜正在给薛怀远擦嘴,两个护卫按着薛怀远,薛怀远挣扎的厉害,弄得叶明煜也是手忙脚乱。

姜梨走上前道:“我来吧。”接过帕子,让两个护卫松手,慢慢的安抚薛怀远。

薛怀远看着她,渐渐地停下来,乖巧的坐着,姜梨拿帕子仔细的给他擦嘴。

叶明煜大大的松了口气,道:“还是阿梨你有办法,真是累死我了。”

叶世杰看的怔住,问:“这是……”

“这就是桐乡原来的县丞,薛怀远。如今疯了,阿梨怕他在外面被人灭口,就带回了府上。”

叶世杰又转头看向姜梨,微微发愣。

姜梨喜欢笑,唇角总是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但那种笑意究竟是不是发自肺腑,旁人无法揣测清楚。叶世杰有时候会觉得看不明白姜梨,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道理,但连在一起看,就觉得怎么都不明白。

但现在的姜梨,在薛怀远面前流露的笑容,叶世杰可以笃定,那是真心的。看过真心的姜梨,就能够明白过去姜梨的笑容有多虚假。当她拿帕子小心仔细地擦拭薛怀远的嘴角时,冬日的日光爬上她的侧脸,让她显现出从未有过的单纯和美好来。

“小子,”叶明煜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耳边,吓了叶世杰一大跳,叶明煜贼兮兮的和他说悄悄话:“怎么样,小表妹长得好看吧?是不是看呆了,是不是想娶她为妻?”

“三叔!”叶明煜脸涨得通红,厉声道。早知道这个三叔说话口无遮拦,最不靠谱,没料到连这种玩笑也敢开。

“好好好,我不说了。”叶明煜虽然这么说,面上却带着一副了然的笑意,让叶世杰更为羞恼。

姜梨这头照顾完了薛怀远,让桐儿和白雪陪着薛怀远玩儿,才走过去道:“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叶世杰忙道。

“我在说,好久没看到我世杰侄儿,我世杰侄儿长得都这么高了。”叶明煜抚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开口,“看看现在,也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的,又靠自己本事做了京官,这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人家。是时候给他说个好媳妇了,不知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能找到我世杰侄儿呢?你说是吧,阿梨?”

叶世杰羞恼道:“三叔!”

“是啊。”姜梨也笑,“我若是遇到合适的大家闺秀,定会帮着叶表哥留意的。”

叶世杰和叶明煜同时一愣,叶明煜看了一眼叶世杰,突然哈哈大笑,挠了挠头道:“这个嘛,也不急,先成家后立业,不急不急,慢慢来慢慢来。”

叶世杰没有说话。

“明煜舅舅,昨夜客栈那头没有什么问题吧。”姜梨问。她担心的就是有人会对桐乡百姓们出手,虽然寻常人肯定不会在这个风口浪尖多生事端,那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永宁公主不同于寻常人,她交横跋扈,胆大包天,总以为有刘太妃和成王护着,万无一失,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

“没事,今儿来报信的人说了,昨晚外头是有些动静,不过出去看又没什么事。我看阿梨你是不是多虑了,这是天子脚下,谁敢在天子脚下杀人,还这么多人,这得多大动静,不要命了吧?”

姜梨道:“那就好。”心中却是思忖起来。大约是姬蘅的人在外帮着应付,才会有动静。姬蘅的人手,姜梨是放心的。虽然和姬蘅交易如同与虎谋皮,但能够狐假虎威,到底也是一件得了便宜的事。

叶世杰道:“皇上已经让刑部提审,说实话,鸣冤鼓能做到如此,让陛下亲自督办,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那有啥,”叶明煜满不在乎到:“世杰啊,你是没看到。那桐乡的百姓可惨可惨了。冯裕堂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皇上得为民做主啊,咱们都冒着坐笞五十的代价鸣冤鼓了,皇帝听到了,当然得出来为老百姓出头,是不是?”

“三叔,你想的太简单了。”叶世杰沉声道:“很多事情,并不是有理就能做的。这案子一个不小心就会处理的连皇上也失了民声,棘手的很。我看并非因为案子,而是因为案子上的人,对吧?”他看向姜梨。

姜梨微笑。叶世杰成长的很快,她一开始就觉得这少年非池中物,如今做官时间尚短,却也领悟了一些官场规则。

她道:“是。”

“那封折子里究竟写了什么,”叶世杰问,“你说薛家一案背后还有主使,此人……必然就是让皇上亲自督办案子的关键,那人到底是谁?”

写给皇帝的折子,并非叶世杰写的,而是姜梨写好,由叶世杰帮忙呈上去。叶世杰并没有看过折子,也不知道折子上头薛家一案还牵扯到了什么人。但他能感觉到此事的关键就在于此人之上。

“对啊阿梨,”叶世杰这么一说,叶明煜也想了起来:“之前你不是告诉我,薛家一案背后还有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这人才是背后主使。你说到了燕京城我自然就知道了,现在你能告诉我,这人是谁了吧?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有权有势的人这么不要脸,和薛家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这么整人家?”

姜梨看着他们二人,轻轻叹息一声,吐出一个名字。

“永宁公主。”

……

公主府上,永宁公主“啪”的一下摔碎了手中的杯子。

她大约是气的狠了,被杯子带出的碎片划伤了手,身边的下人们见状立刻大骇,永宁公主出了事,倒霉的是他们这些下人。

沈玉容招了招手,道:“去拿包扎的伤药来。”

下人们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去寻伤药。永宁公主的脾性坏,没有人能制的了她。唯有这位中书舍郎小沈大人,在面对小沈大人的时候,永宁公主要收敛许多,他们这些下人的日子也好过许多。小沈大人待人温和,心地善良,从不为难他们这些下人,偶尔下人犯了错,小沈大人还帮着劝永宁公主不要为难她们。公主府们的下人都觉得,倘若永宁公主日后的驸马真是这位小沈大人,对公主府的人来说,也是喜事一桩。

伤药很快便寻来了。沈玉容示意下人们都退出去,自己拉起永宁公主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拿伤药细细的给她涂了。

永宁公主被他的温柔打动了,他总是这样,时而冷漠,时而体贴,教她看不清楚。但她的心中仍旧憋着一腔怒意,恨声道:“姜梨!”

如今整个燕京城都在传姜家二小姐带着一帮桐乡县民要为之前的薛怀远平反,永宁之前不知道,她一心想刘太妃促成自己同沈玉容的亲事。刘太妃并不如何喜欢沈玉容,沈玉容到底是有过一个夫人的,况且沈玉容虽然如今蒸蒸日上,可没有家族扶持。刘太妃还是希望永宁公主能嫁给一个世家大族,门当户对。

好在成王也帮着沈玉容说话,刘太妃好容易才答应了下来。寻思着再过些日子就同洪孝帝提起此事。洪孝帝虽然厌恶成王母子,明面上无论如何都不会撕破脸,加之永宁公主任性妄为洪孝帝早就知道,只要一口咬定永宁公主看上了沈玉容,非沈玉容不可,洪孝帝也不好横加阻拦。

本以为这件事已经万无一失,永宁公主都在欢欢喜喜的为自己准备嫁衣,因此也没顾得上去打听桐乡那头的事。直到姜梨昨日回京,在长安面前打石狮鸣冤鼓,刑部决定提审的事下来,传到公主府后,永宁公主才得知了这件事。

永宁公主勃然大怒,她以为姜梨早就死在桐乡了。冯裕堂之前说姜元柏的女儿来到桐乡,调查薛家一案,有心想为薛家一案平反的时候,她便吩咐冯裕堂,让冯裕堂杀了姜梨。

姜梨是什么身份,即便是姜元柏的女儿,她也丝毫不怕。一来姜家现在已经不如从前了,二来姜梨在姜家也不是特别受宠。桐乡那么远,谁知道发生的了什么,便是冯裕堂被抓住了,她派人灭口,旁人还是抓不到把柄。

但永宁公主没想到冯裕堂会如此没用,不仅没杀了姜梨,还被姜梨捉住了把柄。更没想到姜梨会如此出格,居然带着桐乡县民进京鸣冤鼓。

本来永宁公主得知了消息,就立刻令人去长安门,想要暗杀冯裕堂灭口,但姜梨的人马如此了得,她派出去的杀手们竟然没能得手。

接着到了夜里,永宁公主再派出去人去,桐乡县民住的客栈外,竟然滴水不漏,这一次仍旧没能得手。永宁公主也不是傻子,姜梨如何寻得这么厉害的人,她那个大个子舅舅顶多也就是个跑江湖的,也不可能斗得过她的人。这一回,永宁公主隐隐察觉到,姜梨的背后,可能也有人在帮她。

但她思来想去,仍旧没有头绪。但接二连三的碰壁,已经让永宁公主十分恼火了。她并不害怕冯裕堂说出自己的名字,冯裕堂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什么证据,牵连不到自己。但她心中恼恨的,是姜梨居然将薛怀远给救了出来。

那是薛怀远,薛芳菲的父亲!她就是要对薛家赶尽杀绝,任何一个薛家人逃出生天,都会让她不悦!

永宁公主本就讨厌姜梨,薛芳菲弹得一手好琴,姜梨也弹得一手好琴,薛芳菲才学出众,姜梨在明义堂校考中得了魁首。姜梨和薛芳菲身上,共同之处实在是太多了,每每看到姜梨,就会让永宁公主讨厌。

如今,姜梨更是破坏了她的计划,将薛怀远给救了出来!实在可恶!

“永宁,此事算了吧。”沈玉容道。

永宁公主抬头,看着他问:“沈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怀远的案子,你不要插手了。即便姜梨带着桐乡县民告御状,也牵连不到你。你若再生事端,就说不一定了。”

永宁心中“咯噔”一下,看着沈玉容,没有说话。

她没有告诉沈玉容薛家的事,授意冯裕堂将薛怀远下狱,她是没有告诉沈玉容的,私下里沈玉容知不知道,永宁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永宁猜测沈玉容是不知道的,因为以沈玉容的脾性,若是知道了,应当也不会袖手旁观,他对薛芳菲还有余情,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薛芳菲的父亲受苦。

姜梨带薛怀远进京,永宁迫不及待的想要人杀人灭口,除了不让牵扯到自己,更多的也是不愿意沈玉容知道。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此事闹得这样大,沈玉容无论如何都会知道。

但他这么平静的,温和的的陈述这件事,不知为何,永宁公主全身上下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早就知道了,他甚至知道自己暗中交代冯裕堂对薛怀远做的那些事,但他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并没有阻拦,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做的一切。

永宁公主倏而也有些迷惑,这个男人,真的爱薛芳菲吗?若是爱,又能做到如此无情吗?他爱不爱自己呢?他对自己,会不会也是如此冷酷呢?

“永宁,”他的声音含着一种理智的温柔,“我不希望你出事。”

他鲜少会说这般好听的话语,虽然永宁公主知道他学富五车,能做好文章,说一两句好听的话应当不是难事。但他总是很吝啬似的,别说是情话,便是温柔关切的话,也不是日日都能听到。

但今日他就说了,看着永宁,说的诚挚。

于是永宁心中的迷惑和不安顿时一扫而光,又陷入他深情的眼神中。

“我只是觉得心里奇怪,”永宁公主道:“这不过是一件小小的地方案子,便是姜梨带着人去长门安鸣冤鼓,也不至于立刻让刑部提审。便是提审,皇兄也不至于亲自督办。燕京城每日大大小小的事情无数,总不能事事都要皇兄过问。但皇上不仅过问了,看样子,还很认真。”

“沈郎,你聪明,你能想到皇上为何要这么做么?”

沈玉容摇了摇头。

他的确不知道,因为皇上的举动确实反常。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倘若薛芳菲还在就好了,她冰雪聪明,与她商量几句,或许就能得到真相。

可惜,薛芳菲只有一个,而那一个已经死了。

他亲眼看着她死的。

------题外话------

叶三:不知哪家姑娘有福,找我们家侄儿。

阿狸:我若是遇到合适的大家闺秀,定会帮着叶表哥留意的。

叶表哥:扎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