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围/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很快,很快就到了三日后。

这三日,姜梨在府里什么都没做,只是如从前在桐乡一般,和叶明煜照看着薛怀远。每日还要让人去桐乡百姓们居住的客栈,看百姓们是否安好。

作为重要人证,冯裕堂已经被刑部的人收监,百姓们也得被好好保护起来。姜元柏却是一反常态没有再来姜梨这里,大约自己也在苦恼。倘若真的薛家一案牵扯到右相李家,姜元柏自然也进退两难。

姜梨并不在意姜元柏不帮助自己,只要姜元柏没有听信季淑然的枕边风,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生出事端来阻挠自己就已经很好了。当然,此事洪孝帝金口玉言承诺亲自督办,便是姜元柏真的想要阻拦,也是无能为力。

只能静静等着审案那一日的到来。

到了那一日,姜梨起了个大早。洪孝帝说了,要在御前办案,姜梨须得进宫。这和上一次宫宴进宫不同,这一次进宫,势必已经得到了成王和永宁公主的注意,还有沈玉容。永宁公主丧心病狂,在宫里未必不敢对她下手,可进宫身上又不能带兵器。便是那把姜景睿送的匕首,这回也不好带进宫了。

这个时候,姜梨反而羡慕起来姬蘅的那把扇子。要知道姬蘅可是能带着他那把扇子大摇大摆的进宫,那扇子华丽精美的不像话,谁知道是把开合之间就能夺人性命的利器。

到底越是美丽的东西越危险,就和扇子的主人一般。

正想的出神的时候,桐儿在身后笑着道:“姑娘,梳好头了,看看怎么样?”

姜梨看着镜中的自己,桐儿手巧,姜梨却只让她梳了简单的乌纱髻,黑纱蒙住的发髻之上,什么饰物也没有。却衬得她脸庞洁白,眉目秀媚,越发脱俗。

原本还觉得姜梨穿的太过清减的桐儿,瞧着瞧着自己也满意起来,道:“姑娘真好看,梳什么头都好看。”

白雪托着披风走来,犹豫了一下,问道:“姑娘,这么穿是不是太素了些?老爷会不会生气?”

姜梨接过那雪白披风披在身上,道:“无事,唯有如此,方能显出我对薛家一案的重视。”

她转过身来,白衣黑发,清丽莫名,道:“我们走吧。”

姜元柏的马车已经在外等候,作为朝臣,姜元柏也当作一起观看这场案子的提审。但家眷便不必一起入宫了,姜梨刚出了院子,就见到了季淑然和姜幼瑶二人。

季淑然动作一顿,笑着对姜梨道:“梨儿,这么早就进宫了?”

“看来二姐是迫不及待的想进宫为薛家平反,”姜幼瑶冷笑着道:“我倒是不知道,咱们家还有位想做青天大老爷的女先生?莫不要给家里招了灾祸才好。”

“幼瑶!”季淑然制止了姜幼瑶的话,对姜梨道歉道:“幼瑶是说笑的,梨儿可别放在心上。”

姜梨微笑着道:“无事。”侧过身子,越过她们母女二人直接走掉了,一句话也没多说。然而她越是这样,姜幼瑶看着就越是愤怒。越发觉得姜梨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似的。暗自跺了跺脚,咬牙道:“娘,你看她!”

“没关系。”季淑然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望着姜梨的背影,淡淡道:“且看她还能嚣张到几时?”

姜梨带着桐儿继续往前走,一段日子不见姜幼瑶,姜幼瑶越发蠢了些。不知是不是因为同周彦邦的亲事黄了的原因,姜幼瑶的急躁都要表现在脸上了。季淑然在桐乡派人对自己下手的事,姜梨可没忘,原先还想着最好相安无事,现在是不可能的了。

等把眼前薛家一案的事情办好,接下来,她务必要和季淑然做个了结。

只有把这些难缠的小鬼清理干净,她才能真正的放手一搏,对永宁公主,对沈玉容,对成王。

待到了府门口,姜元柏的马车已经停好了。

后头的马车里,叶明煜从里面探出个头来,小声的同姜梨打招呼:“阿梨!”

姜梨笑着回道:“舅舅。”

叶明煜和薛怀远在一辆马车里,今日里,薛怀远也得上殿。姜梨怕中途出现什么闪失,要让薛怀远就这么出现在永宁这个凶手的眼皮子底下,姜梨唯恐永宁会用什么手段。如今得知了永宁公主是背后主使的叶明煜也自认此事事关重大,答应对薛怀远寸步不离,不会给永宁公主任何下手的机会。

姜梨上了马车。

桐儿掀开马车一脚,险些被外头的风雪刮得睁不开眼睛,道:“姑娘,外面的雪好大。”

姜梨往外瞧了一眼,倒也是,北燕自来冬日风雪大。今日也算特别大了,鹅毛大雪斜斜刮着,天与地都要连在一处。

“等风来了就好了。”姜梨笑道。

等风来了,吹开混沌,一切真相就都水落石出。

……

进宫的路其实不算远,但姜梨却觉得今日过的十分漫长。

大约她等待这一刻等待的实在太久了,她做薛芳菲的时候,一直等到死也没能等到。如今薛家满门的冤屈,终于从深不见底的水底被捞了起来,窥见一点天光,就要撕开虚假的一角,露出真相。姜梨便觉得,即便是寒冷的冬日,她的血液都变得滚烫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外头有声音响起:“老爷,到了。”

姜梨下了马车,姜元柏已经站在马车外,他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女儿,他对这个女儿有时候愧疚,有时候愤怒,但如今更多的是不解和陌生,还有一种无力。他左右不了姜梨的思想,甚至许多时候连姜梨的动作也左右不了——姜梨总能找到别的办法达到她自己的目的。

“我现在要先去见皇上。”姜元柏对她道:“你和你三舅舅,得去见刑部的那位大人。下人会带你们去。”顿了顿,他又道:“你……万事小心。”

姜元柏也意识到薛家一案背后的复杂,会让姜梨陷入危险。就如姜梨所说的,此事背后之人真是右相李仲南所为,李仲南必然要将这股恶气出在姜梨身上,在宫中多少冤死的灵魂,姜梨毕竟是他的骨肉。

“我知道,谢谢爹。”姜梨笑道:“爹放心,有明煜舅舅陪着我,不会出事的。”

她倒是对叶家人很是信任,姜元柏莫名的心中有些不舒服,没再多说,先离开了。

叶明煜扶着薛怀远下了马车,道:“你爹说什么来着?”姜元柏看不惯叶明煜,叶明煜同样也看不惯姜元柏,是以尽量避着和姜元柏说话,若非必须这么做,平日里叶明煜甚至连照面都不愿意和姜元柏打。

“没什么,只让我们万事小心。”

“难道宫里还有人对我们下手?”叶明煜跟着紧张起来,“不是吧,天子脚下谁敢这么大胆?”

“防人之心不可无。”姜梨道:“不过应当没什么危险,我们先走吧。”她其实并非不提防,可是转念一想,宫里应当也有姬蘅的人。姬蘅既然承诺过自己的命要他亲自拿走,就不会让别人杀了自己,从某种方面来说,他是最可靠的侍卫。

就算真的有什么危险,姬蘅也会出现的。

叶明煜闻言,便也没说什么,与姜梨随着领路的宫人一道往里走去。

薛怀远如今的心智也就是五六岁的孩童,往宫里行走的路上,不时地左顾右盼,对周围的环境十分新奇。有姜梨在,他倒也不十分害怕,叶明煜是第一次进宫,却是极力想要表现出并不在意,十分稳重的模样。

刑部的周德昭周大人负责此案,姜梨将会作为人证和叶明煜一同先与周大人会和。

领路的宫人口风很紧,叶明煜想要从其嘴里打听出些消息,半天后也就无奈了。等到了一处行宫外,宫人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一个侍卫模样的人,看了看姜梨,道:“姜二小姐,周大人在屋里等候。”

姜梨与叶明煜对视一眼,进了屋。

周德昭年纪与姜元柏相仿,身材瘦削,国字脸,下巴方正,一眼看上去倒是个刚毅之人。他看了看姜梨和叶明煜,又扫了一眼兀自玩着手中拨浪鼓的薛怀远,没有多说一字废话,开门见山道:“姜二小姐,皇上将薛家一案的折子给本官看过了,你可知此案牵扯到谁?”

“永宁公主。”姜梨平静的道。

周德昭一愣,似乎没想到姜梨会说的如此坦然,仿佛并不是一国的公主,而是街上的市井小民一般。洪孝帝亲自与他说这事的时候,周德昭也是难掩心中惊讶。要知道在朝围观,他见过不少肮脏古怪的事情,也见过不少民告官的悬案,但首辅千金状告当朝公主,这还是第一次。

“姜二小姐手中的证据确凿,”周德昭道:“皇上也有心为桐乡百姓平反,但此案因为牵扯公主,势力复杂。姜二小姐可要想清楚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姜梨笑笑,“皇上亲自督办此案,姜梨心中感激都来不及,势必会竭尽全力,让此案的真相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四个字,姜梨咬的格外重。

“但这桩案子,并非无懈可击,”周德昭道:“倘若幕后人真与公主有关,光靠此桩案子,并不能真正解决源头。反而会让姜二小姐身陷危险。即便是这样,姜二小姐也不改变主意么?”

“周大人不必试探我了。”姜梨笑道:“我若是心存退缩之意,也就不必做这些事。况且皇上亲自督办,我还有所保留,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周德昭算是一个清官,但能做到这个位置,却不是不懂变通之人。提醒姜梨此案并不会扳倒永宁公主,反而会让永宁公主记恨上她,不知是因为试探还是出于好心所以提醒。但姜梨以为,说这些都是无用。

见姜梨心意坚定,周德昭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了。姜梨好歹也是姜元柏的女儿,他还要卖姜元柏三分薄面。此案必定要得罪永宁公主无疑,可皇上亲口玉言,他也没有第二条选择,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和姜梨是一样的。

“好吧。”周德昭点了点头,道:“姜二小姐整理一下,稍后我们上殿。”顿了顿,他又道:“今日永宁公主不会上殿,但成王殿下会在。”

成王是永宁的亲哥哥,姜梨若是被成王刁难,也是有可能的。

“管他是谁,”叶明煜听不下去了,“他总不会当着皇上的面儿做太过分的事了吧。”

姜梨和周德昭都没有说话,叶明煜远离庙堂自然不知道,但成王的势力和嚣张,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洪孝帝要韬光养晦,也得避其锋芒,表面装得兄友弟恭,实则暗流涌动。

姜梨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不该同情这位北燕如今的帝王,且不说他的帝位还有众多人虎视眈眈,他最为仰仗的臣子姬蘅,也有自己的筹谋。

“周大人,我们走吧。”姜梨收起心中的思绪,道。

周德昭点了点头。

薛怀远不能立刻跟着姜梨一道上殿,怕他神志不清惊扰了圣驾,须得人看护着,待到时机成熟才能面圣。是以只有姜梨叶明煜随着周德昭往金銮殿走去。估摸着时间,这会儿今日来观看提审的诸位臣子陆陆续续也都该到了。

快到金銮殿的时候,也有一些臣子看见了他们,皆是向姜梨投来打量的目光。

如今姜梨也算是燕京城里的大红人,但凡家里做官的,没有不知道姜梨的大名的。姜梨的所作所为,是燕京贵女们中的头一个。偏偏大家还猜不中她的心思,好好地小姐不做,偏卷入这场风波,在外抛头露脸就为了个不相干的人,也不知到底是图什么。

正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人的声音:“周大人。”

周德昭和姜梨转身,便见从花园后,慢慢走来一名年轻男子。

这男人穿着华贵的锦衣,气度不凡,身边随从也不像是普通人的模样,模样倒也算英俊,只是一双眼睛深沉精明,打量人的时候,让人觉出几分阴鹜。

他虽然嘴里唤着周德昭,却是直直的盯着姜梨,毫无顾忌的打量,一边的叶明煜有些恼火,哪有这样盯着一个小姑娘看的。

周德昭躬身行礼道:“下官见过成王殿下。”

姜梨也屈身行礼。

周德昭说的话,如今倒是一语成谶,这么快就应验了。姜梨并不愿意在这里遇到成王,却没料到还没进金銮殿,先在此处和成王狭路相逢。

成王道:“这就是姜二小姐啊。”他微微一笑,“前些日子校验场上见过姜二姑娘风姿,倒是迷人,未曾想多日不见,姜二姑娘的本事越发大了起来,真是日日都让本王惊喜。”

他这话说的,实在有些轻浮。叶明煜目露不忿,姜梨唯恐他在此处生出事端,便对周德昭道:“周大人,您先同我舅舅进殿吧,我同成王殿下说几句话,很快就来。”

“这怎么行?”不等周德昭说话,叶明煜先反对了,他道:“要走一起走。”这成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叶明煜也听到了,此次针对的是永宁公主,成王是永宁的哥哥,能不为永宁出气。而且这成王刚才说话,可谓是十足嚣张了。他实在不放心姜梨和成王单独待在一起。

周德昭也有些意外,这个时候,姜梨不赶紧想法子避开成王,竟然还主动迎上去,难道她不怕成王?

姜梨的确是不怕的,她神情坦然,平静的对叶明煜解释:“无事的,舅舅,我和成王殿下就在金銮殿几步远的地方,这里来来往往都是人,我和成王殿下不会有危险的。只是有些话要说,很快就进来。舅舅你在这里,反而耽误同周大人的事,不是么?”

叶明煜还想说什么,周德昭就已经拱手道:“如此说来,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他同叶明煜示意,叶明煜还有些犹豫,见姜梨给他使眼色,顿了顿,心不甘情不愿的同周德昭先进殿了。

姜梨做事,自来有自己的主张,叶明煜也是怕自己冒失,反而打乱了姜梨的计划。

叶明煜二人走后,成王眯起眼睛,打量着姜梨,目光颇有深意。

姜梨说给叶明煜让他放心的话,其实也是说给他听得。这里就在金銮殿几步远的地方,来往都是人,自己势必不能对姜梨动手。她也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同自己单独说话。

“姜二姑娘好胆量,”成王道:“姜首辅自来稳健,没想到他的女儿倒是颇有勇武之气,本王佩服。”

姜梨微微一笑:“殿下谬赞。”

竟然大大方方的受了。

成王一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姜二姑娘老是令人意外,不知为何总是这般成竹在胸,难道真的笃定今日一事必然能牵扯到永宁,所以这般有恃无恐?”

姜梨猝然抬头,盯着成王,一颗心微微下沉。

成王在宫中有自己的势力,姜梨早就晓得了。毕竟志在那个位置的人,怎么可能不到处安插棋子,但自己写的折子,应当是十分隐蔽的。成王现在就晓得了,可见洪孝帝的身边还有成王的眼线。而且能够接触到如此隐蔽的事,那眼线应当就是洪孝帝身边亲近的人了。

“姜二姑娘在想什么?在想本王是如何知道的?”成王更进一步,忽然压低声音,恶狠狠地道:“这天底下的事情,没有什么是本王不知道的。二姑娘想在本王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耍手段,未免太天真了,你爹尚且不敢这么做,你一个黄毛丫头,胆子倒是不小。”

他不笑的时候,脸上的阴沉却不是伪装,真切的吓人。但凡姜梨是真正的姜二小姐,或者是换个小姑娘来到此处,便要真的被成王吓破胆了。但偏偏是姜梨,她甚至还在心里估量,成王虽然势力颇大,但性质却肖似他的母妃刘太妃,实在不知收敛,太过嚣张,性情自傲,日后难免会吃苦头。单从心性筹谋来说,反而不如势力单薄的洪孝帝。

见姜梨并没有如意想中露出惊惶的神色,成王心中,更加不悦,他道:“姜二姑娘好胆色,却不知这胆色能维持的了几时?你可知得罪了本王,便是你父亲也保不住你!”

“成王殿下。”正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又传来人的声音。

姜梨和成王一齐朝声音看去,却见不远处,有少年快步前来,恭恭敬敬的对成王再次行礼:“下官见过成王殿下。”

姜梨一怔,这人不是别人,却是叶世杰。

如今叶世杰是新任的户部员外郎,因着是皇帝钦点,看上去又和首辅姜家是姻亲关系,加之他本身是个有本事的人,倒是做的不错。在朝中新秀中,人人愿意卖他一个面子,洪孝帝也很欣赏他。

姜梨微微蹙眉,她没想到叶世杰会在这时候站出来,叶世杰如今才刚刚进朝不久,若是因为此事被成王为难,就糟糕了。她到底是个女儿家,成王要真的捉她把柄,只能从内宅下手,姜梨仔细些也能应付。但叶世杰为官,尚且稚嫩,如何比得过那些经验老道的人,成王的手下只要在公务上稍加刁难,到时候让叶世杰不明不白栽跟头也有可能。

这少年很好,但年纪不大,到底还有些意气用事,如同从前的薛昭。

“哦?救兵来了。”成王瞧了瞧姜梨,又瞧了瞧叶世杰,道:“姜二姑娘的表哥和姜二姑娘看来感情倒是很好。叶员外,”他阴鹜的目光牢牢锁定叶世杰,“你要是聪明一些,今日就不会这般匆忙的跳出来了。真可惜,”他仿佛很遗憾的道:“你这样的可造之材,本王还真舍不得没了。”

此话一出,姜梨心中一紧,成王分明是盯上了叶世杰!

叶世杰不管心中如何,面上却仍然是恭敬的模样,道:“殿下说笑,能被殿下抬爱,是下官的福气。”

他虽年少,到底也不是那个在街上会为一幅画与人争执不休的意气人了,面对挑衅,也知道避其锋芒,装疯卖傻。

成王不怒反笑,道:“你们二人倒是不惧本王,本王一定会让你们后悔……。”

他话没说完,就被一声轻笑打断了,有人的声音从花园后面飘来,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还带着几分笑意,道:“哟,这不是成王嘛?”

又有人来了。

姜梨听见这声音,却是心中一喜,抬眼看去,冰天雪地里,那人一抹红色,在宫墙重重的深宫里,也丝毫没有黯淡一丝光彩。

他衣裳鲜艳夺目,容貌勾魂夺魄,身边的护卫替他打着伞,雪花便不会飘到他身上了。他嗓音低哑,迷人得低醇,却有一种看热闹的幸灾乐祸,道:“大早上的,吵什么呢?”

是肃国公姬蘅。

成王也是一怔。半晌过后,才对着姬蘅道了一声:“肃国公。”

按礼,姬蘅也应当同他行礼的。但姬蘅从来不同他行礼,成王也并不敢勉强他,在成王的心中,对姬蘅的忌惮多过于洪孝帝。他曾想要不顾一切将姬蘅拉到自己的阵营来,都失败了。但姬蘅也并没有参与洪孝帝和姜家的阵营之中,也正是因为他始终维持着中立的姿态,成王对他防备有加,也不会主动对他下手。

他不愿意给自己找个意外的麻烦。

“老远就听到你们说什么死啊活的,怎么,有人要倒霉了?”他双手拢在袖中,眉目间都是浑不在意,笑盈盈的问。

姜梨对他行了一礼,道:“是臣女和表兄惹怒了成王殿下,成王殿下正是气怒。”

这下子,成王和叶世杰都看向姜梨。

怎么回事?姜梨居然当着成王的面挑拨离间?而他挑拨离间的对象是谁,是姬蘅!那个只晓得看戏的肃国公,这话的意思里,竟然还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软绵绵的控诉,仿佛姬蘅是来调解的长辈,是能为姜梨做主的青天大老爷一样。

她疯了吗?

成王冷笑一声:“姜二姑娘挺会推脱,只怕你不是惹恼本王,是得罪本王了。天底下,得罪本王的,还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他也不避讳姬蘅在场,姬蘅再喜怒无常,也不敢对一个王爷如何。他当着姬蘅的面说出这话,似乎也是想要试探姬蘅的反应,看姬蘅对姜梨究竟是什么关系。

姬蘅漂亮的凤眼微微一眯,唇角勾起一个浅淡的笑容来,他轻描淡写的道:“小孩子不懂事,成王何必斤斤计较,算了吧。”

他竟然……劝和?

叶世杰和成王都不可思议的盯着姬蘅,姬蘅这毫无歉意的道歉,却是真真切切的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在维护姜梨!

姜梨也瞪大眼睛。她是故意把姬蘅扯进来的,也想利用姬蘅来让成王忌惮,但从来没想过姬蘅会当着成王的面替自己说话!

这人惯会逢场作戏,便是打交道中的偶尔真情实感,也是惊鸿一瞥,月夜已过,又是白昼,各自带上各自的伪装。

但他居然在这个时候,真切了一回。

------题外话------

国公爷:发起进攻。

阿狸:猥琐发育,别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