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审/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王神色不定的看着姬蘅。

姬蘅和姜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一点,成王的探子至少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姬蘅为姜梨说话,这其中的关系,就显得格外耐人寻味起来。

半晌,成王笑了一声,道:“肃国公倒是会怜香惜玉。”

姬蘅挑眉:“当然。”

他不怕成王,事实上,成王的确也不敢对他做什么,便是心里头再不舒坦,也是嘴上说几句,还不能太过分了。这肃国公既狠且阴,莫不要因此被他记恨上,在背后动什么手脚,平白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不能把姜二姑娘怎么样了。”不敢对姬蘅怎么样,成王却仍是敢明目张胆的威胁姜梨,他道:“就是不知道今日的案子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姜二姑娘现在成竹在胸,到了最后,希望也能笑得出来。”他意有所指的说完这一句,瞧了姬蘅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姬蘅面上的笑容不收,不知是对姜梨,还是自言自语道:“看来他是有备而来了。”

姜梨回过神,对姬蘅行礼:“今日又多谢国公爷解围了。”

“过去可没见你这么客气过。”姬蘅说的暧昧,惹得一边的叶世杰目光忍不住在他们二人身上流连。

“过去是情势所逼。”姜梨也笑,“日后有机会,自然会一一道谢的。”

“唔,你的嘴巴一如既往的甜。”他气定神闲的眨了眨眼,问道:“现在你如何做,别说我没告诉你,成王一定会在薛家案子上动手脚,今日要知冯裕堂的罪容易,脱薛怀远的罪却很难。”他盯着姜梨,似乎是无心之语,“你最看重的,不是替薛怀远脱罪,不是么?”

姜梨顿了顿,的确如此,光是给冯裕堂定罪,这不难,冯裕堂本身就是一个浑身都是污点的无赖。光是说到冯裕堂,这案子还不足以让皇帝亲自督办,就算牵连上了永宁公主,最多也是得一个任用不利。要想剥开薛家一案的阴谋,就得点出永宁公主有心陷害薛怀远入狱一事,那些脏水都已经泼到了薛家身上,“证据”也都确凿,在这样的情况下,洗清薛怀远的罪证,实在是有些难。

不过,她尚且还有一个机会。今日的提审,与其说是由周德昭来主导的提审,不如说是由她来控制的“廷议”,洪孝帝有心想要借着她这把刀来削弱成王,主动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就会好好利用。只要最后的目的都是一致的,被人当做刀又如何?

“他有备而来,我们准备的也不在少数。”姜梨笑道:“倒是国公爷能为我的事挂怀,姜梨不胜荣幸。”

姬蘅道:“你不必花言巧语讨我开心,今日提审,我又不能多说一句话。不过看你的样子,是有了应付的办法。那就好。”他不紧不慢道:“你的命还在我手上,我可不希望我还没来得及收债,人就没了。我虽然不喜欢做生意,却也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姜梨“噗嗤”一声笑起来。

她有时候觉得,姬蘅喜怒无常,像是日日呆在黑暗深渊里的人,令人捉摸不透,有时候却又觉得姬蘅嘴上虽然讨厌,却也挺有趣的。最重要的是,他是聪明人,聪明到能窥见她秘密的一角,却从不妄自再深究。

这大约是他的骄傲,却也显得君子。

虽然姜梨也知道,“君子”和“姬蘅”两个字,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两头。

叶世杰看着姜梨和姬蘅熟稔的说话,一直默默听着没有看口。姬蘅没有避讳他,不知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是因为他是姜梨表兄而产生的信任。但叶世杰心中对姬蘅和姜梨的关系却十分狐疑。

一个国公,一个首辅千金,姬蘅和姜家从无往来,又如何和姬蘅关系这样亲近?

姜梨道:“时间不早,要是想要闲话,改日也好,今日还有正事,我们先进殿吧。”

姬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梨就同叶世杰一起往殿上走去。

纵然心里再多疑问,眼下也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叶世杰只要按捺住心中的想法,先进去殿中。

殿中已经来了不少臣子,皆是今日来“廷议”的臣子。多年以前,先皇在世的时候,但凡朝中有许多拿捏不定的案子,事关重大,都会召见大臣来“廷议”。那时候“廷议”多半都是宗室。先皇在位后些年,宗室衰微,“廷议”更加开放,普通臣子也能参与。

今日本是提审,倒也不必这般劳师动众,但看过折子的洪孝帝偏偏选择了“廷议”,还让姜梨来主导,这其中的意味就令人深思了。不过是一个县吏的案子,哪里称得上什么“重大”,弄成这幅样子,一些聪明人就开始猜测,其中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情。

叶明煜见姜梨和叶世杰一道进来,这才松了口气。他就怕成王找姜梨麻烦,看姜梨安然无恙,这才放心。

姜元柏也看到了姜梨,对姜梨微微点了点头,他自己尚且自顾不暇。这案子是他嫡亲的女儿亲自搅和出来的,许多同僚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又看着姜梨,颇有深意。

成王站在一端,冷眼瞧着姜梨一行人,瞧着他的样子,十分阴冷残暴,令人胆寒,即便姜元柏叶明煜在这里,也丝毫不肯收敛。

还有许多熟人,譬如柳絮的父亲柳元丰柳大人,季淑然的父亲季彦霖,姜梨还看到了沈玉容。

沈玉容来的偏晚了些,不过他一进殿,许多朝臣就涌了上去,纷纷热络的与他打招呼,颇有些上赶着讨好的意味。沈玉容面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他容貌俊美,温文尔雅,在这朝廷之中,如一股清流,惹人注目。

叶明煜也看直了眼,道:“那小子是谁?这么年轻,我看着官儿做的不小吧?长得还挺俊,阿梨你要是和他……”叶明煜瞥见一边叶世杰的眼神,便又活生生的将“在一起”三个字咽了下去。

虽然如此,姜梨却也能猜得到叶明煜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不由得在心中冷笑。

光是那张面皮,沈玉容的确是很能唬人的。要知道当初他只是个秀才的时候,就有许多富家小姐上赶着要嫁给他。如今他做了官儿,穿的华贵,气质越发出众,倒是比从前更加招人稀罕,难怪永宁公主见了,不惜谋害自己这个正室也要嫁到沈家。只是这样的沈玉容对姜梨来说,却更加陌生,更加厌恶,更加看不起了。

沈玉容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顺着目光一看,便看到不远处,面带刀疤的汉子身边站着的娇小少女。

那少女容貌清丽,身材窈窕,正是十五六岁的好年华,如树上新开的梨花,清新可爱。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眉目间自有灵秀之气,坦然开阔,一时间竟是让人看得移不开眼,又觉得她的眼神似曾相识,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沈玉容看着姜梨出了神。

叶世杰眉头一皱,沈玉容这个中书舍人他是知道的。平日里上朝偶尔也见过几次,沈玉容待他算是温厚了,性子也极好,在朝廷中的人都愿意与他交好,但不知为何,叶世杰却不怎么喜欢这个小沈大人,总觉得他做事太过圆融。短短的时间里就做到中书舍人的位置,没有什么敌人,这怎么可能呢?

叶世杰自己做了官后,就晓得官场上有多黑暗。如沈玉容这般在官场上如鱼得水之人,自然算不了多干净。明明不干净还要做出光风霁月的样子,未免就有些沽名钓誉了。

叶世杰侧身挡住姜梨,对沈玉容拱了拱手,道:“沈大人。”

沈玉容回过神,对叶世杰回礼,目光却盯着姜梨。

他见过姜梨,早在当初永宁公主受伤时候的明义堂校验上,他就见过姜梨。依稀记得姜梨弹得一手好琴,可与芳菲媲美。是姜元柏的嫡长女。对姜梨的过去,他也知晓一二,当初因谋害继母被送去寺庙,回来之后短短数月便能在首辅府上站稳脚跟,可见不是个没有头脑之人。

要说和姜梨的关系,沈如云如今要嫁的周彦邦,辗转说起来,最初还是和姜梨定的亲事。如今姜梨又插手了薛怀远的案子,沈玉容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感觉,这姜梨与他本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干系,冥冥之中又好像有一条绳子,愣是将他们牵扯到了一处,于是桩桩件件,都有姜梨的影子了。

他看着姜梨,姜梨也看着他,女子这样直视着陌生男子,可算是很大胆了。但沈玉容能清楚地感觉到,姜梨看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慕。有的只是看陌生人的冷漠,似乎还藏着一点别的什么东西,但他再看,却又瞧不出来了。

等沈玉容还在犹豫要不要与姜梨也打个招呼的时候,姜梨已经移开目光,像是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自己多费一丁点眼神似的。沈玉容愕然了一刻,随即自嘲的笑起来。

是了,姜梨不是芳菲,也不是永宁公主,自己对于她来说,本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这样的反应才对。但不知为何,沈玉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与叶世杰说话的姜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正说着的时候,内侍苏公公已经带着人从殿后走来,洪孝帝到了。

本朝朝律松散,便是上朝的规矩也不如先皇时候严密。有人说这是因为洪孝帝势单力薄,旁人对洪孝帝无所畏惧,也不知皇帝这位置能做到几时,因此都是有恃无恐。

从前姜梨也以为洪孝帝虽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中庸,但也说不上什么千古难遇的明君。但自从知道了姬蘅的打算后,姜梨就晓得,自己对洪孝帝的判断,大约是大错特错了。姬蘅此人虽然把持朝政,玩弄权术,但最是心高气傲,要他俯首称臣一个废人,怕是做不到。在三方势力中,他选择了洪孝帝,自然是因为洪孝帝值得他扶持。若是姬蘅志在最高的位置,日后洪孝帝就是他的对手,如果洪孝帝不堪大用,选择这样的对手,是侮辱了他。

如果姬蘅不是志在皇位,而是有其他打算,那洪孝帝于他来说,是利用的刀也好,站在一条船上的同盟也罢,都不会是池中物。

这皇帝,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未必简单。

洪孝帝在高座上坐下来,其他臣子列位,金銮殿上的沉默,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

由周德昭之请,桐乡百位百姓联名,召集廷议,重审薛家一案。

姜梨的心激动起来,随着文武百官伏下身叩谢圣恩,拢在袖中的手指,已然握紧成拳。

成败在此一举,今日一战,便是薛家洗尽冤屈,掀开真相一角的关键,她势必全力以赴,纵然成王阻拦,不过是不死不休!

宫殿巍峨雄伟,朝堂之中站着的文武百官,有的是姜梨陌生的,有的是姜梨熟悉的。有的曾为枕边人,今朝为死仇,有的曾是陌路,眼下成血亲。

洪孝帝高高在上,看向周德昭,道:“周爱卿,开始吧。”

周德昭起身站出,恭敬称是。对身后人吩咐,不过片刻,身着囚衣的冯裕堂便被人带了上来。

“罪臣冯裕堂,在桐乡做县丞期间,以权谋私,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曾陷害前任县丞薛怀远入狱。其心可诛,已入卷书。”他看向冯裕堂,“冯裕堂,你可知罪?”

和之前做桐乡县丞的冯裕堂比起来,现在的冯裕堂犹如丧家之犬。蓬头垢面不必说,他冷笑一声,道:“小民知罪,做县丞期间,的确以权谋私,不过陷害薛怀远一事,却是无稽之谈。当初薛怀远因贪污赈灾银两入狱,证据确凿,此事却与小民无关。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莫须有的罪名,小民却是不认的。”

“大胆!”周德昭怒喝:“金銮殿上,岂容尔巧言善辩!”

冯裕堂忙跪倒称不敢。

姜梨冷眼瞧着,心中了然。冯裕堂自知难逃一死,如今一口咬死全是自己的错,还能死的痛快些。要是供出了永宁公主,怕是不单是自己死的难过,他府上的姬妾子嗣,都要死个干净。

冯裕堂当然不是什么心怀大爱之人,宁愿舍弃小我成全大家,无非就是在冯裕堂看来,对永宁公主势力的恐惧比对皇帝的恐惧还要大,才让他宁愿做出这样的举动。

“周大人,”一边的成王悠然开口,“一切卷宗上都有记载。这冯裕堂的罪证不容辩驳,证据确凿。但关于薛怀远的罪过,却也是之前审过的。薛怀远贪污一案,银两皆在府中,还有账本,有证人作证,亦是人证物证俱在。不能因为冯裕堂有罪,便确认薛怀远无罪。凡事要讲究证据,当着皇上的面,你们总不能屈打成招,还请不要浪费时间了。”

这话当着洪孝帝的面儿说出来,可谓是十分不客气了。虽然廷议一事,臣子百家皆可发言。但成王的态度,摆明了就是要偏颇冯裕堂。

旁的臣子不明白,只觉得这成王大约也是看热闹,或者是因为看不惯姜家,而此事提出薛家一案的又恰好是姜家的小姐,这才咄咄逼人。听在洪孝帝耳中,这话却是别有意味。

叶世杰呈上来的折子里,此案牵扯到了永宁,倘若成王没有今日的举动,洪孝帝还要怀疑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但成王如此,洪孝帝立刻就能断定,此事和永宁有关,绝不是假的。便是成王这态度,摆明了就是知晓此事内情。

但洪孝帝什么也没说,高深莫测的坐着,看着底下臣子的各自发言。

周德昭还没来得及说话,成王便将矛头转向了姜梨,看向姜梨皮笑肉不笑道:“此案由姜二小姐提出来,姜二小姐亲自走了一趟桐乡,看来是知晓许多旁人不知道的内情,知道旁人许多不知道的证据。既然要为薛怀远脱罪,烦请拿出证据来。”

“不错。”这一回,说话的竟是右相李仲南,李仲南拱手道:“姜二小姐巾帼不让须眉,有清明之志,带着桐乡百姓不远长途跋涉,来长安门鸣冤鼓,想来是有天大的冤屈。天大的冤屈,断不会如此简单。在场诸位都与陛下一般,愿意耳闻,还请速速道来。”

李家居然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姜元柏眉头一皱,姜梨纵然再如何胆大聪明,到底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朝廷又不比自家后院,说什么都不必顾忌,一句话说的不对,惹得帝王猜忌不说,也许还会得罪不少人。成王和右相分明就是看在姜梨年少无知,想要引得姜梨说话,落入他们的陷阱。姜元柏就要帮姜梨说话,但就在这时,姜梨反而开口了。而她开口说的话,却是令殿中的每一个人都愣住。

她道:“陛下,臣女长途跋涉,带桐乡百姓来长安门鸣冤鼓,是要状告恶官冯裕堂。还有……请陛下为前任桐乡薛怀远定罪!”

“定罪?”洪孝帝一顿,问:“何为定罪?”

“众所周知,桐乡县丞薛怀远贪污赈灾银两,证据确凿,是朝廷的蛀虫,陛下尚且崇尚清减,一个小小的桐乡县丞却能如此胆大包天,是对皇室的不敬。仅仅下狱斩首何足挂齿,臣女看来,当行千刀万剐之刑!”

叶世杰一愣,跪着的冯裕堂连低头都忘了,直直的看向姜梨。谁都知道,姜梨为了薛怀远奔走不停,便是站在薛怀远一边,可眼下竟然说薛怀远斩首都不够,还要千刀万剐,她是疯了吗?还是一开始她就并非站在薛怀远一边的?!

叶明煜也心中一惊,万万没料到姜梨会说这话。姜梨对薛怀远,一路上的照顾他都是亲眼看在眼里,那比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姜元柏都要亲近多了。此刻竟然说出这种话?叶明煜险些怀疑眼前这个姜梨不是自己的外甥女,而是什么人易容而成的。

成王和洪孝帝也十分迷惑。前者是不解,后者是怀疑。

唯有沈玉容和姬蘅二人,神色和百官截然不同。

沈玉容神情异样,瞧着姜梨的目光带着深思,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姜梨似的。姬蘅却一点儿也没有为姜梨担心的意思,甚至也不意外,就像姜梨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只是眸中含着些许有趣。

“继续。”洪孝帝道。

姜梨伏身行礼,继续微微道来:“桐乡县丞薛怀远,官职虽小,却代表北燕朝廷的官员,由小见大,造成的影响却非同小可。薛怀远为官数十载,唯独去年被人查出贪墨,想来过去十多年,亦有贪污银两行径。这些银两去往何处,为何不见踪迹,卷宗上未曾记载,此中疑点众多。许是做贩卖军马之务,又有通敌叛国之嫌。不可不究而杀。”

“究。”洪孝帝动了动手指,“但证据都在卷宗里,仅此而已。”

姜梨再次伏身:“正因如此,臣女才会带着桐乡百姓前来进京。臣女请唤人证。”

“传人证。”洪孝帝大手一挥。

周德昭忙吩咐下人带人证上来。

很快,人证便被带了上来。带来的人证皆是桐乡的百姓,有代云、平安、莫文轩、张屠夫、春芳婶子等等。这些桐乡百姓亦是第一次进京,第一次进宫,第一次见皇帝。面对着文武百官,早已吓得面色苍白,两股战战,跪在地上几乎就要起不来了。

姜梨就道:“人证请说吧,关于县丞薛怀远贪墨一事。”

这些人证本就是受过薛怀远恩惠的百姓,此次进京就是为了给他们的县丞平反,如何会说薛怀远的不是。便一一将薛怀远过去的事情种种道来。薛怀远爱民如子,心地善良,清明公正,体恤下人。在桐乡上任的时候,兴修水利,教农民灌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短短数十载,便让桐乡从人人穿不起鞋发展到如今安居乐业的盛况。

这些不像是在数落薛怀远的罪证,反倒是像在赞扬他似的。李仲南和成王都皱起眉,意识到了事情正在往他们不愿意发展的方向走。

光凭证据,姜梨是不可能让薛怀远完全脱罪的。在廷议上,最后定夺的也是皇帝本人。但这样的廷议,民意的天平分明已经倒向了薛怀远这头,这些文武百官渐渐也开始同情薛怀远。

姜梨不为所动,没有随着百姓们的话为薛怀远喊冤,而是摇头道:“贪污之人,如何会这样尽心尽力为百姓做实事,这些人满口谎言,不必理会。”

一个一个人证被带了下去,新来的桐乡百姓又前来,没有一个说薛怀远不是的。

见势头不好,成王冷笑:“这桐乡县丞惯会作假,能贪污得如此银两,必不能小看。才会使这等小恩小惠来笼络人心,便是证据确凿,也有人为他说话。”

“成王殿下所言极是。”姜梨道:“只是这县丞贪污赈灾银两,应当不止一回。冯裕堂在任半年,已然贪污众多。半年前薛怀远下狱,家产籍没,臣女请御史大夫公布查抄所得薛家家产和冯家家产。让诸位都看一看,比起冯裕堂来,这薛怀远是如何的丑恶!”

冯裕堂一听,立刻抖如筛糠。

薛怀远是什么人,那贪墨本就是杜撰的。薛怀远自己的家产加起来也没几个,他上任半年,却已经将搜刮民脂民膏做到极致。这样一对比,自然能看出蹊跷!

果然,御史大夫来公布两家家产,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薛怀远的家产除了贪墨的银子外,几乎一无所有,比家徒四壁好不了多少。便是仅有的俸禄,还时常因为接济百姓没了。冯裕堂却不同,短短半年,比薛怀远十几年来的所有都还要多个几十倍。

众人都沉默了。

姜梨道:“诸位大人不觉得奇怪么,如薛怀远这般罪臣,十年来所作所为,竟比燕京城许多官员还要清廉。倘若别的贪污官员都能如薛怀远这般,咱们北燕,便也不愁不繁盛了。”

“巧言令色,”李仲南冷哼一声,“那他总是贪了!”

姜梨一笑:“传人证。”

这一次,传的人证却是薛怀远曾经的部下,彭笑,何君,古大古二他们。他们早已一腔热血,便是为了能在有生之年为薛怀远平反,终于等到了如今的时机。不等姜梨开口,立刻就跪下,细细诉说薛怀远这十多年来的艰辛。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薛怀远,因着数十年的相伴,因此他们的话,也格外让人感同身受,当说到薛怀远被人陷害入狱,而他们这些官差被冯裕堂的人丢到矿山狠心折磨的时候,七尺男儿,竟然忍不住落下泪来。

都是血泪。

洪孝帝似有所动,成王暗叫不好,当机立断道:“不管如何,薛怀远贪墨一事是事实,也就如姜二小姐所说,让薛怀远行千刀万剐之刑。”不能让姜梨说下去了。

“慢。”洪孝帝道。

------题外话------

这一章阿狸的正话反说历史上是有原型的,就是秦宰相李斯在郑国案上营救郑国所用的辩护手段。

有兴趣的宝贝可以看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