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高人/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她就是中邪了,不然娘,为何她从青城山回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青城山能把傻瓜变成聪明人,那些尼姑和尚都是神仙不错?她莫不是被什么狐狸精怪上了身,来咱家遭灾呢。”

姜幼瑶无心的一句话,倒让季淑然真的深思起来。

其实她对姜梨的怀疑,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当年季淑然进门的时候,就看得出来,姜梨是个蠢笨的。叶珍珍死得早,无人教导她一些东西,季淑然过门后,将姜梨笼络的服服帖帖。

姜梨性情冲动,凡事不过脑子。这样的人养在府里本来也没什么,可后来季淑然瞧上了周彦邦这门亲事,想要为姜幼瑶腾路,不过到这个时候,季淑然也想着用什么法子破坏姜梨的事。

谁知道姜梨可能知道了那个秘密,这就让季淑然惴惴不安起来。她不惜用上了肚子里那块肉,就是为了让姜元柏厌弃姜梨,不肯相信姜梨说的话。

姜元柏的确做到了,他把姜梨送到了青城山。八年来,整个姜家对姜梨不闻不问,放任她在青城山上自生自灭。季淑然惊讶姜梨生命的顽强,那样的境况之下竟然活了下来。但随着姜幼瑶和周彦邦亲事的逼近,她害怕姜元柏会想起这个女儿,所以她暗中派人动了手脚。

回报的人说,姜梨投了湖,旁人都看不出来动了手脚,眼下也是奄奄一息,是活不过这个夏日了。季淑然这才安了心,但这心安了没多久,姜梨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居然活着回来了。不仅如此,鹤林寺了悟和静安师太的风流韵事事发,承德郎夫人柳夫人突然前去,洪孝帝亲自敲打姜元柏……一件件一桩桩,来的猝不及防,打乱了她的所有计划,姜梨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进了京。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一切都开始不受控制起来。校验场上她抢了姜幼瑶风头,周彦邦突然和姜玉娥在一起,叶家的那个少爷莫名其妙做了官,如今整个燕京城交口称赞……姜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在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子面前,季淑然讨不到一点好处,还频频吃亏。

这并非是她变笨了,而是姜梨便聪明了。她变得狡猾有心计,面上却仍然温良,每当看到她的眼睛,季淑然就会觉得遍体生寒。

怎么会有这么会伪装的女孩子?

除了为姜幼瑶鸣不平,季淑然还要她自己的考量。姜梨回到燕京城后,一直没有提起那件事,季淑然想着,也许是姜梨当年根本就没听见她说的话。但是……她担不起这个险,那个秘密像是随时会危险到她,她不能冒任何风险。姜梨如今越来越难对付了,要是不尽快将她除去,恐怕日后想要再动手,更是难上加难。

姜幼瑶的话提醒了季淑然。

姜梨从青城山回来后就性情大变,还样样精通,她对那个桐乡县丞薛怀远如此小心翼翼的照顾,两人之间定有内情。便是查不出来也没关系,只要将她身上的疑点点出来,姜梨就别想安然无恙了。

但要如何点,如何达到最好的目的,还得照她想的来。

“我得进宫一趟。”季淑然站起身。

“进宫做什么?”姜幼瑶问。

季淑然笑了笑:“当然是见你的姨母,丽嫔娘娘。”

关于杀人不见血这件事,丽嫔向来是其中佼佼者。要筹谋,还得要丽嫔帮忙。

……

宫中,丽嫔正坐在殿中瞧着人抚琴。

坐在她对面的,正是明义堂的女先生,如今燕京城的第一女琴师,萧德音。

萧德音虽然不肯进宫,但与丽嫔交好,偶尔也会进宫来找丽嫔闲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萧德音不是宫琴师,宫里的人见了,也会对她恭敬有加。

一曲弹罢,丽嫔抚掌,笑罢后道:“今日倒有闲心到我这里来了,怎么不去找公主殿下?”

永宁公主亦喜欢萧德音的琴声,时时邀萧德音去府上弹奏。

“公主殿下这几日心情烦闷,还是不要打扰的好。”萧德音笑道。

丽嫔闻言,问:“可是因为薛家一案的事?”

萧德音点头:“正是。”

丽嫔叹了口气:“永宁这也是遭了无妄之灾,好好地,薛家一案怎么会牵扯到了她,如今外头传言什么都有,她却是要费一番心神了。”

萧德音道:“的确,这次是姜二小姐做的太出格了,本来薛家一案就其中复杂,没有证据,却把永宁公主也拉进了这淌浑水,于姜二小姐只是一句话的事,对永宁公主来说,可是有嘴说不清了。”

“是啊,”丽嫔感叹:“听说姜二小姐在廷议上,还说起薛怀远的亲人,说起薛芳菲的时候,中书舍郎沈大人也在场,好似十分尴尬。”

说到“薛芳菲”三个字的时候,萧德音神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好在丽嫔没有继续这个话头,而是道:“那姜二小姐也是厉害极了,不说这一次廷议,便是当初校考,也是风头五两,她的琴声,你也是听到过的,算是很不错了。”

这下子,萧德音脸色更难看了,要知道当初那场校验过后,许多人都把姜梨的《胡笳十八拍》拿给她比,若非是她和姜梨没有同处一场,只怕许多人就要说姜梨把她比下去了。而且便是没有这么说,旁人也都说了,将来的燕京第一琴师,非姜梨莫属。

萧德音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姜梨在琴艺上的造诣,只怕她现在还追不上。所以她也很怕,姜梨倘若要再在什么场合弹奏,她这个第一琴师的名号,还能坚持的了多久。

丽嫔也不知有没有看到萧德音的脸色,捧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正在这时,宫人进来道:“娘娘,姜夫人来了。”

萧德音忙起身:“如此,就不打扰丽嫔娘娘了,德音告退。”

丽嫔没有挽留她,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改日再聊吧。红珠,送送萧先生。”

红珠送萧德音离开了,绿芜问:“娘娘为何要提起姜二小姐在校验场弹琴的事?奴婢瞧着萧先生的脸色,实在不大好看。”

“就是要她心里不痛快。”丽嫔面上的笑容渐渐收起,道:“萧德音这人,最是争强好胜,将名声看的比一切都重。姜梨如此难缠,多一个萧德音对付她,我那妹妹也好过一些。不过,”她叹了口气,“淑然应当是没办法了,这就来找我帮忙,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

季淑然进来了。

她进来,先恭恭敬敬的行礼,塌座上,丽嫔叫宫女扶她起来。

“三妹,”丽嫔道:“你怎么来了?”

季淑然看向自己的姐姐,和自己比起来,丽嫔反而更年轻。并非季淑然不够貌美,而是丽嫔虽然比她年长,神情里,却总是带了几分少女的娇憨。这令她看上去和后宫里其他年轻的女子没什么分别,甚至更加风情。

她们季氏一门三姐妹中,生的最好看的是丽嫔,性情最强势的事陈季氏,剩下她,却因一个小妹的名号,备受宠爱。季淑然和陈季氏更亲近,但对于这个大姐,才是最佩服的。别的不说,以她们的年纪,丽嫔还能在宫中独霸洪孝帝的宠爱。

季彦霖从小就决计将这个大女儿送进宫,因此无论家中吃的用的,最好的一份总是紧着丽嫔。季淑然小时候不懂事,因此总是埋怨季彦霖偏心,直到大了,丽嫔成为季家在宫中的依仗,才慢慢回过味来。

尤其是如今,她处处需要帮助,便觉得季陈氏也无法完全的帮得上忙,还得求助这个七窍玲珑心的大姐。

“姐姐,”季淑然没有叫她娘娘,而是如寻常姐妹一般这般叫,她道:“我府上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你也瞧见了。姜梨这丫头越发难以控制,我得寻个办法除掉她。”

丽嫔闻言,摇头道:“上回宫宴上我瞧见了,当时就觉得姜梨是个难对付之人。小妹,你也在后宅浸淫了这么多年,怎么能放任她成长到如此地步。要是我,绝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如今这丫头羽翼渐丰,要想除掉她,却不是从前那么容易了。”

“我不是没想过除掉她,只是当年事发突然,”季淑然道:“老爷将她送往了青城山,我想着也不过是个小姑娘,成不了什么气候,等年纪大了,找个人打发出去,还能给丙吉铺路。谁知道回来后的姜梨性情大变,狡诈无比,连我都难以应付。”

丽嫔看着她,道:“你如今来找我,无非是想我来帮你除掉她。且不说我在宫里,处处也有眼睛盯着,一旦出手帮你,倒是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而且现在薛家一案刚过,姜梨要是紧跟着这时候出事,陛下一定会让官府来彻查。你想动手,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姐姐误会我了。”季淑然道:“我自然知道姜梨这时候不能出什么生命危险,但若是家事,旁人总该管不着吧。”

丽嫔问:“你想如何?”

“姐姐在宫里,应当认识不少高人。我想姜梨这丫头自打回燕京城后,处处都是可疑。那青城山里又没有先生,她如何习得一身本事。而且有时候我觉得……我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身上全然没有过去的影子。此次桐乡案你也听说了,之前姜梨把薛怀远接到姜府,事无巨细照顾,便是现在,还每日都要去叶家探望薛怀远,那架势,倒比跟咱们老爷更像是父女。府里有人传言说,姜梨就是邪了门了,青城山在山上,山上自来狐狸精魅多,她莫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了身,这才变得十分奇怪……我想让姐姐帮我找个人,最好是颇有名气的高人,来咱们府上驱驱邪……”

大家都是聪明人,彼此心照不宣,不必说的特别明白,尤其又是自家姐妹,一点就通。

丽嫔已经明白了,她微微一笑:“你这也是个办法,但若是不做的好一点,恐怕无法令人相信。”

“的确如此,”季淑然道:“所以这高人就很关键了。”这位“高人”说的话,一定要是能够令人信服方可,最好是有名望之人。

“我知道了,”丽嫔道:“此事我会安排。但小妹,你要做此事,就须得成功,如今后宫之中,盯着我的位置的人也不在少数,要是你失败了,牵扯出我……”

“不会的。”季淑然心中一凛,要是真牵扯到了丽嫔,别说丽嫔如何,就是季彦霖,也饶不了自己。想到此处,她又看向丽嫔的小腹:“其实……只要姐姐怀上龙子,区区一个姜梨又算的了什么。老爷便是想护她,也护不住,还有幼瑶,也不必为亲事如此纠结了。”

“我又何尝不想?”丽嫔悠悠叹了口气,“什么法子都用过了,就是怀不上,这大约是命吧。”

怕触及到丽嫔的伤心事,季淑然也不敢多说了。不过得了丽嫔的承诺,她还是很高兴的,又与丽嫔谈论了一下家事,便告退了。

季淑然走后,丽嫔对贴身宫女红珠道:“去拿我的帖子,请冲虚道长过来。”

红珠领命去了,绿芜道:“娘娘真要请冲虚道长?”

“当然,”丽嫔叹了口气,“我这位妹妹虽然糊涂,但有一件事,与我的感觉倒是一样。”她的目光暗下来:“姜梨,留不得。”

……

姜府里,姜梨刚刚从叶家看望薛怀远回来。

一进院子,清风和明月迫不及待的迎上来,待到了里屋,清风道:“姑娘,您走了后,季氏不久后就进宫去了。”

“进宫?”姜梨坐下来,奇道:“她进宫做什么?”

“奴婢偷偷买通了淑秀园的丫鬟,听说是进宫见丽嫔娘娘去了。”

桐儿闻言,大惊,看向姜梨:“姑娘,季氏突然见丽嫔,莫不是为了您的事?”

“就是就是,”明月跟着在一边点头:“奴婢也是这般想的。您回了府里后,季氏一直风平浪静的,指不定在撺掇什么阴谋。如今见丽嫔娘娘,莫不是要丽嫔娘娘坐主,在想什么歪招呢。”

清风明月两个好好地丫鬟,和桐儿呆的时间久了,几乎也要被桐儿带歪了,私底下说话可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姜梨笑道:“没事,左右她们也奈何不了我。”

“就怕他们使阴招。”桐儿面色严肃的开口。

“没关系。”姜梨想到袖中的那只小巧的瓷哨,她如今多了一个筹码。姬蘅说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吹响哨子,他安排在姜府里的人会出现。这人也就算姬蘅暂时借给自己的,怎么用的话,应当都是她说了算吧。

也许是因为想到自己多了一个可以随便用的人,也许是刚刚看了薛怀远姜梨心中高兴,面上的笑意怎么也都忍不住。

桐儿古怪的看着姜梨,都想不明白明知道季淑然已经在暗中谋划事情了,姜梨不心生警惕,怎么还能如此开心?

“对了,宁远侯府那边也下帖子过来了。”明月从袖中掏出一封帖子,递给姜梨。

“宁远侯府?”白雪诧异,“宁远侯世子都已经定了亲事,这么还给姑娘下帖子?”

“不是周世子,”清风道:“是五小姐下的帖子。”

“姜玉娥?”姜梨打开帖子的手一顿,往下一看,那帖子还真是姜玉娥下的。上头只说许久都没见到姜梨,邀请姜梨去周家小聚。

姜梨只看了一眼,就把那帖子抛向一边。

“姑娘?”桐儿不解。

“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我实在没心思来应付她。”姜梨道。姜玉娥这封帖子,就差没在上面写“来者不善”四个字了。在姜府里,她和姜玉娥自来不对付,姜玉娥是站在姜幼瑶一边的。后来因为宫宴上的事,姜玉娥和姜幼瑶闹翻了,姜玉娥还因此破相,但即便如此,不代表姜玉娥就和姜梨关系和解了。

况且姜梨以为,一个人的性情不会短时间里发生天差地别,这封帖子里姜玉娥的语气措辞十分温和,仿佛换了一个人。若非是清风明月拿出来,姜梨肯定怀疑这帖子根本不是姜玉娥写的。

姜玉娥如此低三下气,就为了让自己去周家小聚,姜梨可不这么认为。那周彦邦后来想明白了宫宴上自己算计他,未必会甘心,怕是想借着姜玉娥的手生出点什么事,她可没功夫陪着他们一起唱戏。

“就这么不管了?”桐儿问:“奴婢还是拿去烧了吧,或是存了?姑娘得回帖拒绝才是。”

姜梨想了想,道:“不扔,想办法在姜幼瑶的丫鬟经过的路上落下来,让姜幼瑶看看吧。”

“这是为何?”白雪不解,“三小姐见了,不是更生气吗?”

“是啊,她脑子不好,一生气就做出出格的事。我想有她在闹一闹,季淑然总要忙着应付她,从而没工夫对付我,消停几日。就算是暂且不对付我,容我弄清楚他们究竟想干嘛也好,不打无准备的仗,这一仗,有准备的打,不是才更热闹么?”

几个丫鬟合计了一下,觉得此事可行,就商量着如何自然而然的将这封帖子带到姜幼瑶面前。

姜梨将他们打发了出去,说是要看书,待坐到书桌前,却是摸到了袖中的银哨。

银哨冰冰凉凉,很难相信这府上居然还藏有姬蘅的人。姜梨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现在不太安全,等天色晚了,她得先试用一次。

……

到了夜里,整个姜府都陷入了沉寂。

姜梨让桐儿和白雪都去睡了,推说自己还要看会儿书。等两个丫鬟离开后,姜梨站在窗口,从袖中摸出那把哨子,轻轻吹响。

她不晓得姬蘅的人会不会听到,又是以何种面目来出现。她先得试一试,姜梨静静的站着,耐心的等候。

过了片刻,窗户门前的树下,突然有人影一闪,似乎有什么人站在窗下了。

姜梨轻声道:“进来吧。”

下一刻,那人悄无声息的从窗口跃了进来,停在了姜梨面前。

姜梨掩上窗,回头一看,待看清楚那人的面貌时,忍不住也是呆了一呆。这人不是别人,却是姜家的花匠,成日在府里帮忙打理花园的,姜梨记不起他的名字,却晓得有这么个人。据说这人还是季淑然令人高价请回来的,侍弄的一手好花草。

他年纪甚至不大,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生的稚嫩俊俏,听说那一手侍弄花草的功夫十分难得,便是之前季淑然那盆最喜欢的兰花快要死了,也是此人挽救回来的。

姜梨起先觉得很不可思议,没料到这人竟然会以此种身份潜伏在姜家,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好似十分自然。要知道姬蘅最爱赏花,府里收集了世间奇花异草,他府里的小厮人人都会种花,人人又都俊俏。这人既会种花又俊俏,的确就是姬蘅府上的人。只不过没有人想到,姬蘅的人胆子这般大,敢明目张胆的来姜府当花匠而已。

“你叫什么?”姜梨问。

“属下赵轲。”花匠道。

“赵柯,”姜梨沉吟了一下,“你来姜府多久了?”

赵柯没想到姜梨会问这个问题,看了姜梨一眼,没有回答。姜梨道:“你主子既然告诉了我你的存在,暂且你与我应当不是敌对的目的。我想姬蘅也清楚我会问你这个问题,他既然没有反驳,就是默许了。你只管说,我保证他不会因此责罚你。”

赵轲也是自小跟着姬蘅的,姜梨一口一个“姬蘅”,直呼姬蘅大名,让赵轲心中诧异不已。他不知道是姜梨胆子太大,还是姜梨与姬蘅之间的关系要比他想象中走的更近。总之,赵轲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七年前。”

七年前,那时候姜梨已经离开姜家了,那时候姬蘅也才不过十四岁的少年,竟然就让人潜伏在姜家,不过这么多年,姜家没倒,那看来他派人在姜家,并不是想把姜家弄垮。

“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姜梨问。

“在姜家做花匠,若有大事,跟大人禀告,无大事,侍弄花草。”赵轲答道。

他倒是很坦诚,但姜梨知道,也就到这个地步为止了。更深的东西,赵轲是不会说的,也许他根本也不知道。

姜梨点头:“你知道今日季淑然进宫去见丽嫔了吧?”

赵轲点头。

“她去见丽嫔做什么?回府之后,又有什么动作?”姜梨问。

赵轲道:“属下没有跟进宫,不知季氏和丽嫔二人筹谋什么。但今日听闻从淑秀园丫鬟所说,姜幼瑶怀疑您……”他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此话有些难以启齿,顿了顿才继续道:“是被山精野怪附了身,才会从青城山回来后性情大变。季氏就是听了此话,突然决议去宫中。”

姜梨瞧了他一眼:“淑秀园的事情,你倒是听得很清楚。莫不是我这院子里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你的眼睛?”

赵轲没有说话。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姜梨道:“我知道这是你主子的命令,与你无关。没关系,你要看就看着吧。季氏进宫的墓地,我大约已经猜到了。”

赵轲看向姜梨,这么快就猜到了?而且姜梨态度笃定,没有一丝犹豫。看来文纪说得对,这位姜二小姐,心里有主意的很,胆子还很大。

姜梨垂下眼眸,季氏的这种手段,实在不陌生。当初她嫁给沈玉容,刚到燕京,沈玉容那时候春风得意的时候,她作为沈夫人外出应酬,听到了许多高门秘闻。但凡有正房想要陷害宠妾,寻求道长法师的帮助,是很常见的事。

当然了,姜梨不是普通的宠妾,她是姜元柏的女儿,季淑然想要陷害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普通的道长法师,怕是也不能让旁人信服。所以季淑然才会想到丽嫔,丽嫔在宫中,人脉众多,丽嫔为季淑然找到的那位高人,一定声名在外,他的话,才能起到绝对的作用。

“冲虚道长。”姜梨道。

赵轲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姜梨。

“三年前,丽嫔在宫中因被宠妃使用巫术陷害,命在旦夕,幸得冲虚道长出现,救了丽嫔一命,丽嫔才渐渐好转。丽嫔想要将重金酬谢这位道长,这位道长却分文不取,又自去云游了,从此不见踪迹。”

赵轲心中疑惑,这些事情,虽然算不上宫中秘闻,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知道的。更何况姜梨三年前还在青城山,如何能得知这些事情。当时太后认为宫中出现了这种事,是丑闻,不可外扬,因此宫中人都被下了封口令。

但姜梨却仍旧知道了。

姜梨微微一笑,她看得出来赵轲的疑惑,但她也的的确确知道这件事。这件事后来是沈玉容告诉她的,不知道沈玉容从哪里听来的。但那时候他已做官,自然能接触的到这些秘闻。

“季氏找丽嫔,无法就是要借丽嫔的手寻一位高人。没有什么高人比这位冲虚道长更适合的了。我看,”她眸光微凉,“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冲虚道长,很快就要再次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