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姨娘/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约猜到了接下来季淑然的打算,姜梨反而安下心来。

凡事最糟糕的,莫过于处在被动的局面,不知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从而无所准备。但当知道了,哪怕知道面对的是困境,但总能循着线索找到出路,就不是毫无办法。

姜梨晓得,薛家一案后,永宁公主已经盯上了自己,且不说沈玉容那头会如何精神,跋扈的永宁公主,一定会在接下来寻找理由找自己麻烦。在这之前,倘若季氏母女安安分分的,姜梨也没工夫在这上头花费太多时间。但季氏一直死性不改,姜梨已然觉得,留下季氏一直在姜家,并不是个好主意。

她得把闲杂人等清除出去。

赵轲已经走了,姜梨坐在榻上,内心浮起一个疑问。季氏为何要对自己穷追不舍?便是当年叶珍珍留下一个孩童,到了年纪也该嫁出去,不必赶尽杀绝。就算看上周彦邦这桩婚事想抢过来,也不用置姜梨于死地。当年姜梨杀母弑弟人人皆知,众目睽睽的事情无可抵赖,但在这之前,听闻姜梨和季淑然相处的也算和睦。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虽然后来传言是姜梨颇有心计,假装与继母友好,到了继母怀了身子的时候才推季淑然小产。但姜梨以为,当年的姜梨年纪太小,且从小又处在这样的环境,手段和心机无人教导,如何能到此种地步,连季淑然都能算计的了。

这事姜梨一看就觉得有些蹊跷,但由于时间隔得太过久远,很多事情都不好查起,如今季淑然步步紧逼,倒是让姜梨生出要彻查此事的决心。倘若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大约就可以成为对付季淑然的工具。

不管如何,明日再去找赵轲询问一番。

想到此处,姜梨便睡下了。

瑶光筑里,今夜姜幼瑶也是无眠。

她的丫鬟金花今日在姜府走廊里,紧跟着姜梨的丫头桐儿时,桐儿落下了一封帖子,自己没发觉。金花拿起那帖子,打开一看,竟然发现是宁远侯府给姜梨下的帖子,当即不敢耽误,就将帖子给了姜幼瑶。

姜幼瑶睡不着,反复摩挲着这封帖子。帖子倒不是周彦邦下的,而是姜玉娥。想到姜玉娥,姜幼瑶便恨得咬牙切齿,周彦邦原本该是姜玉娥的姐夫,如今却成了姜玉娥的夫君。她的心上人,如今搂着姜玉娥夜夜安眠。虽然姜玉娥只是个妾,虽然沈如云才是周彦邦的正妻,但想到自己曾经根本不放在眼里,极尽轻蔑的三房女儿竟然抢了自己的夫君,姜幼瑶就恨不得撕碎了姜玉娥。

但眼下,姜玉娥已经被纳入了宁远侯府,再过不了多久,沈如云和周彦邦的亲事也快到了,姜幼瑶没有一点办法。她想去找周彦邦,但又不知道该如何与周彦邦说清楚。她不相信周彦邦对她一点儿情义也没有,若非人算计,他们原本应该是很好的一对。

“姜梨……”姜幼瑶看着面前的帖子,姜玉娥和姜梨自来不对付,从前也是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为何嫁到了周家后,反而来邀请姜梨去小聚。不说自己,姜幼瑶毕竟害姜玉娥额上留下了疤,姐妹二人面子上的和睦也不愿意做,但姜玉娥连自己的亲姐姐姜玉燕也不肯见,独独请了姜梨,这就耐人寻味了。

宫宴之上,季淑然曾说过,本来想要算计的是姜梨和叶世杰,最后出事的不知为何成了周彦邦和姜玉娥。一定是姜梨在其中搞的鬼,姜梨大约和姜玉娥得了什么协定。如此一来,才会让姜玉娥逞心如意。如今这封帖子的出现,似乎完全证明了季淑然的猜想是真的。

只有姜梨和姜玉娥私下里便有了交情,才会闹得如今的境地。

姜幼瑶没有把帖子的事告诉季淑然,她收下了帖子,也不打算还给姜梨。她决计重新以姜梨的名义回一封帖子给姜玉娥,重新换个时间地点,看看姜玉娥和姜梨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她必然要掀她们的底。

……

这一夜,就在姜府里几处院子个人揣度中度过了。姜梨醒来的时候,燕京的冬日难得出了一回太阳。

院子里积雪未化,抬眼照在积雪之上,发出细微的暖色光泽,照得人心也是暖洋洋的。姜梨照例打算吃过饭去见薛怀远。洪孝帝说过,广纳天下神医为薛怀远医治,看能否有机会唤起薛怀远的神智。

这些日子,来叶府的大夫络绎不绝,甚至还有洪孝帝亲派的宫中太医,但来了看过薛怀远之后,却又是纷纷摇头,表示不能医治。

姜梨起初还很失望,但叶明煜却安慰她,无论如何,薛怀远还活着也是一件好事,还活着就有希望。再者,眼前的薛怀远不必记起在狱中度过的可怕事情,也不必知道自己儿女惨死的噩耗,这样过着,未必不会快乐一点。等他恢复神智,接受了命运带给他的巨大打击,便会觉得,这些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日子是如何珍贵。

听叶明煜这么一说,姜梨也是内心复杂。一方面,她希望父亲能恢复,今生今世,她还能和父亲相认。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让父亲回忆起那些不公,实在是太残忍了,她没办法这样对待一位可怜的老人。

不管如何,每日去探望薛怀远还是要做的。

姜元柏冷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姜梨知道自己的举动令姜元柏不悦,不过眼下她不在乎,她总不能放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不管。

在去叶府的路上,走廊里,姜梨遇到一个陌生的妇人。

这妇人年纪已经不小,眉目间依稀能看得出年轻时候的风致,穿的不像是下人,却也不华丽,身边只带了一个丫鬟。神情十分平淡,平淡到如同一汪沉寂多年的死水,激不起半点斑斓。

她们在走廊之上撞见,妇人的丫鬟唤了一声“二小姐”给姜梨行礼,那妇人这才慢吞吞的看向姜梨,跟着轻声唤了一声:“二小姐。”

姜梨仔细盯着她,对方的神情仍旧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就这么无悲无喜已经过了千年万年,世上再也没有任何能让她牵挂的事。姜梨道:“胡姨娘。”

胡姨娘,是姜府大房里唯一的姨娘。姜家虽然家大业大,家族内部不如表面的和睦,但有一点姜梨觉得也还好。便是姜家的几个儿子,姜元柏姜元平还有庶子姜元兴,都只有正房所生的嫡子。纵然有姨娘,也都是没有儿子的。听说姜老大人宠妾,生了姜元兴,为此做了许多糊涂事,姜老夫人恶心那宠妾,连带着对姜元兴不喜,不仅如此,还正门楣家风,不许儿子们让姨娘诞下子嗣。

而胡姨娘,就是整个姜府里,唯一诞下子嗣的姨娘。

当初胡姨娘是姜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姜老夫人坐主给姜元柏开了脸,后来叶珍珍嫁进来三年无子,通房丫鬟却先怀了孩子。原本姜老夫人要给这丫鬟一碗药,不让生下来的。但叶珍珍心软,主动求情,还是让孩子生下来了。

生下来是个女儿,就是姜家大小姐,不久之后姜梨就出生了。那位通房丫鬟便顺势成了姨娘。听人说,胡姨娘不争不抢,为人和善,和叶珍珍很合得来。叶珍珍生下姜梨不久病故,胡姨娘很是消沉了一阵子。

再后来,季淑然进门,姜梨两岁的时候,那位姜家大小姐在花园里玩的时候,不慎从假山上摔下来,没救了,从此后,胡姨娘日日夜夜伤心,几乎要得了癔症,成日守在院子里抱着枕头唱摇篮曲,几乎不在众人面前出现了。老夫人感念多年主仆情义,仍旧找丫鬟伺候着她,反正姜家不缺这点银子,权当多了一双吃饭的筷子,也碍不着什么事。

胡姨娘看着姜梨,轻轻低了一下头。

姜梨内心闪过一丝疑惑,人人都说胡姨娘有轻微的癔症,姜梨也只在家宴上远远的见过一回,这会儿凑近看,这位胡姨娘虽然神情平淡无波,但一双眼睛却并非是疯了后才会有的浑浊。这和薛怀远不同,她只是飘忽,却是清醒的。

姜梨内心思忖几番,忽然道:“今日阳光很好,这里似乎离胡姨娘的院子也很近,胡姨娘,我去你那里坐坐,你应当不会拒绝吧?”

几人都怔住了。

白雪和桐儿是不解,姜梨和胡姨娘一点儿往来也没有,胡姨娘在府上也如透明人一般,姜梨为何要主动与胡姨娘交好。

胡姨娘身边的丫鬟亦是惊讶,大约她们在姜府里过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除了老夫人,似乎没有人记得起她们。可能连姜元柏都忘记了自己曾有过这么一位姨娘,但姜梨的态度亲切,唇角含笑,让人难以拒绝。

姜梨只是笑着看向胡姨娘。

过了一会儿,胡姨娘轻声道:“好。”

胡姨娘的院子,比姜梨的“芳菲苑”还要偏,至少经过一些事情后,明面上季淑然是不敢苛待芳菲苑的。但胡姨娘的院子,姜梨只能说,若非自己知道胡姨娘,大约都要怀疑,这院子是给一个姨娘住的,还是给下人住的。

或者说,季淑然姜幼瑶身边的贴身丫鬟,住的地方也比胡姨娘要舒适一些。这院子小,却一点儿也不影响冷清的感觉。没有什么用来装饰的地方,屋子里,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就是全部的家当了。

胡姨娘的丫鬟去给姜梨倒茶,姜梨瞧见,屋里仅有两个茶杯,那茶壶还是缺了口的。至于桌上的点心,更是没有。

丫鬟有些尴尬,胡姨娘却很自然,仿佛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她眉目间云淡风轻,姜梨以为,她看起来更像是青城山尼姑庵里的尼姑,无欲无求,仿佛下一刻就要乘风归去。

“胡姨娘这里真是很冷清了些。”姜梨道:“冬日里,怎么连炭火也不生一盆。”

那丫鬟似乎终于找着了个能做主又肯为她们说话的人,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道:“奴婢们去厨房那炭火,厨房给的炭火,全是生了潮的。便是晾干了在屋里生,也是最下等的炭,熏得屋里直咳嗽……二小姐若是可怜咱们姨娘,便去厨房那头说一声,咱们姨娘今年冬日都冻伤了好几回了,膝盖都是旧伤。”

姜梨道:“为何不去找母亲呢?当家权利都在母亲手中,这点小事,母亲会为你们做主的。”

丫鬟顿时不说话了,胡姨娘道:“无事,习惯了,我不冷。”

她说话的声音也是轻轻地,若不是仔细去听,几乎要听不见。姜梨瞧着她,这位妇人绝不是一个得了癔症的人,她在自己面前,也没有掩饰自己清醒的意图。她要掩饰的人不是自己,她要坦白的对象是自己。

为了什么?

姜梨笑道:“我听说,母亲刚生下我的时候,胡姨娘还经常抱我呢。这么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我记不大清了,看见胡姨娘觉得陌生了许多,但又觉得,其实是很亲切的。”

这当然是姜梨胡诌的,她并非真正的姜二小姐。但即便是真的姜二小姐,也决计记不得这些事情了,毕竟当时的姜梨实在太年幼。

但这句话却像是勾起了胡姨娘久远的回忆,她的目光变得有些悠远,慢慢的道:“是啊,当年……”

她没有再说下去。

姜梨道:“当年,大姐姐从假山上摔下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白雪和桐儿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胡姨娘眼下看着是个好人,但当着一个母亲的面说起过去的伤痛,万一胡姨娘一个崩溃,又犯了癔症,这可怎么是好?

胡姨娘的丫鬟却像是得了什么可怕的消息,微微颤抖着身子。

胡姨娘的目光看向姜梨,像是有什么东西飞快的闪过,她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问问,当年大姐姐的死,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比如,她是被人害了呢?”

她说话大胆而不避讳,一个重击接一个重击,丫鬟们都不知应当用什么表情才合适。但姜梨神情平静,仿佛问的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但胡姨娘平静的神色被打破了。

她说:“二小姐,慎言,有的话,这府里是不能够说的。”

“所以姨娘你才要装作癔症,假意不知其中隐情,装聋作哑,才能侥幸活着。却又日日受着锤心之苦,在女儿的死中走不出来。”她扫了一眼屋里桌上的东西。

姜家大小姐是早夭,不得入姜家祠堂。胡姨娘就把姜大小姐的牌位摆到屋里来了,日日供奉,屋里也是长年残留着香烛的气味。桌上还有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儿,拨浪鼓什么的,可见胡姨娘到现在,心里还放不下。

这么多年了,她应该放下了,如此耿耿于怀,放不下,心里难过,无法释怀,是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的死有内情,实在冤屈。她不甘心,又没办法,只能这样包含着愤懑和仇恨,隐忍的活着。

但一刻也不敢忘。

姜梨瞧着她,温和的额开口:“胡姨娘,倘若大姐姐还在世的话,今年也该出嫁了。她比我大一些,应当生的很美。”

胡姨娘微微闭了闭眼,姜梨瞧见她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握紧,复又松开。她看向姜梨,道:“二小姐,妾身什么都不知道。”

姜梨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是么?那真可惜。”她站起身,状若无意的拍了拍衣裳,道:“我本以为,倘若这其中真有什么隐情,或许我还能帮上一些忙。倒不是我要帮胡姨娘,我只是为大姐姐可惜罢了。”

胡姨娘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姜梨招呼桐儿和白雪往外走去,边走边道:“今日我还有事,便不再这里久呆了。胡姨娘这里没有炭火,实在太冷了些,倘若姨娘有什么要与我说的,大可以来芳菲苑找我。芳菲苑有足够的炭火,也不冷,我想姨娘应当多来芳菲苑坐坐,毕竟……曾经我娘与您,也是很好的。”

说完这句话,她不再回头,径自跨出了门去。

胡姨娘没有看她了,只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杯里的茶。那茶叶是粗糙劣质的茶,还是丫鬟小心的存放起来,只等着有客人的时候拿出来喝,只是这院子常年没有客人。茶水放的久了,屋子里又潮湿,已经变了味。

丫鬟道:“姨娘……”

胡姨娘轻轻叹了口气,她道:“二小姐长大了。”

丫鬟没有说话。

“我的女儿如果还在……”她喃喃道:“也该长大了。”

“姨娘,现在该怎么办呢?”丫鬟小声问道:“二小姐找上门来,难免会被夫人发现。”

“二小姐和夫人之间,必然不死不休。”胡姨娘平静的垂下眼眸,道:“现在就是时候了。”

走出胡姨娘的院子,白雪和桐儿似乎这才回过神。

“没料到,胡姨娘看起来好端端的,并没有什么癔症。”桐儿道:“奴婢起初听府里的人说,胡姨娘什么人都不认识了,今日一见,分明清楚地很。”

“奴婢也觉得奇怪,”白雪插嘴:“胡姨娘和奴婢心里想的全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姜梨笑问。

“倒也说不上来,总觉得别人嘴里说的胡姨娘和这个胡姨娘不是一个。”白雪见四下无人,又凑近姜梨悄声问道:“姑娘起先说,大小姐的死另有隐情,是什么意思?大小姐该不会是被人害了吧?”

桐儿也紧张兮兮的看向姜梨。

高门大户里这些事情她们也曾听过,只是姜家相对来说,人口算是比较简单。这种事情,大家一时半会儿也从未想过。只是刚才姜梨和胡姨娘说话的时候,其中透露的意思,现在回想起来,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还不确定呢,别胡说。”姜梨道:“此事别让其他人知道了,剩下的,咱们再看看吧。”

白雪和桐儿连忙噤声。

姜梨心中却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想,胡姨娘既然没有否认,那就是姜大小姐的死的确不是意外。而胡姨娘的提醒,似乎也证明了,她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因为顾忌着什么人。

姜家三房是庶子暂且不提,姜家二房也没必要对付一个大房的妾室,唯有大房……姜大小姐是在季淑然进门之后才出事的。以如今姜梨对季淑然的了解,季淑然做出什么事情她都不意外。

不过如果季淑然真的和姜大小姐的死因有关,那姜梨就要对这位胡姨娘刮目相看了。能忍下生死血仇,却又不是依附于季淑然而是过的落魄,这绝不是苟延残喘,而是在等待机会。一旦有了机会,她就会出来复仇,就像自己一样。

如今,只需要打听清楚就行了。

离开姜府以后,姜梨还是照旧去叶府看望薛怀远。但因为心里想着胡姨娘的事,姜梨在叶家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

叶世杰瞧见她如此,以为姜梨是在担心薛家一案牵扯到了永宁公主,姜梨是在为得罪成王而忧心,就道:“近日成王忙着自己的事,陛下有心削减成王的势力,成王无暇顾及薛家一案。你倒是不必担心,”顿了顿,又道:“我反而担心永宁公主,听闻这位公主想来行事无忌,这几日你出门多带侍卫,如果可以,不必天天往来叶府,我和三叔会照顾好薛大人。”

姜梨回过神,看向叶世杰。想想第一次见到叶世杰,叶世杰对她剑拔弩张的模样,如今却是诚心诚意的为她着想,人与人的缘分便是如此奇妙,想想也是感慨。她笑道:“我无事,好歹背后还有姜家靠着。倒是你,你与我绑在一块儿,永宁和成王要是想要对付我,说不准会迁怒与你。你在官场上更加艰难,凡事小心,如果可以的话,暂时放下你的原则。倘若与你的原则相差太多,可以寻我父亲帮忙。我父亲最是看重利益,如今你是户部员外郎,倘若你高升,与他有利,他会帮衬的。”

叶世杰觉得有些古怪,姜梨说起姜元柏,评价的仿佛不是自己父亲,而是一个陌生人。不过叶世杰心里也清楚,姜梨说的没错。虽然姜梨比他年纪小,很多时候,姜梨看起来对世情倒比他更老道一些。

真不知怎么才养出了这么个性子。

叶世杰没有再继续多说了,姜梨回头探望了一会儿薛怀远,与叶明煜说了会子话,便回了姜府。

永宁公主能做出什么事,连她也猜测不出来,凡事稳妥为好,这些日子,除了叶家,她还是不要去其他地方,省的出什么意外。

等回到姜府,到了夜里,姜梨站在窗前,再次吹响了那只画着牡丹花的哨子。

这一回,赵轲出现的很快,虽然他竭力想要表现出冷静,但姜梨还是能看出他神情中的无奈。

“姜二小姐有何吩咐?”赵轲问。

姜梨道:“赵轲,你七年前来姜家,那时候我已经去青城山了,虽然在这之前你也没在姜家,但我想,之前姜家发生的事,你的主子应当让你查过的。”

赵轲有些不解:“属下不明白。”

“我想,或许你知道一些姜府里的秘辛,旁人不知道的事,我过去不知道的事。你既然知道了,不如分享与我,让我也明白明白?”

她说的轻巧,听得赵轲却是一怔,片刻后,面色似乎青白了几分,简直有几分对姜梨难以言喻似的。他道:“属下……属下并非探听旁人秘密之人。”

他又不是那些街头巷尾喜欢嚼舌根的长舌妇人,平日里就爱打听些家族八卦。姜梨这话,分明就是把他当做小厮丫鬟用了,还说的这般理直气壮!

“小事情自然不必你理会,”姜梨道:“但人命关天的大事你总知道吧。别的不说,姜家大小姐,我父亲的第一个庶长女,多年以前在花园里玩耍的时候从假山上摔了下来,一命呜呼。不过今日我的了些传闻,姜大小姐的死并非全然是个意外。赵轲,这其中,你知不知道些什么隐情?”

……

国公府里,书房里依旧灯火通明。

侍卫文纪站在书房里,低头对面前人道:“姜二小姐今夜又吹响了哨子。”

红衣青年坐在书桌前,长袍软软的铺在地上,冬日,地上也铺了厚厚的地摊。华衣在上,衬的那地毯似乎也生出宝石般的明亮光泽。

“哦?”姬蘅问:“为何事?”

“打听多年前姜大小姐死去的原因。”

“噗”,正在喝茶的陆玑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他道:“姜二小姐居然问赵轲打听这种事?”

那是赵轲啊,国公府里功夫数一数二的赵轲,居然就被当成了打听秘辛八卦的探子,这样随意使用?

姬蘅说有要事的时候就吹响哨子,但姜梨这吹哨子吹得也太频繁了,这也不算什么要事吧?

“她还挺不客气,”姬蘅笑了一声,神情没有生气,只道:“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