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相/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府里,姜梨盯着赵轲,目光动也不动。

赵轲起先还什么都不说,到了最后,终于败下阵来,道:“属下来姜府的时候,姜大小姐已经过世了。大人让属下在姜府守着,属下就将姜府里能打听的事都打听了一遍。但后宅倾轧不是属下打听的范围,是以只是草草知道了个大概。”

“你说。”姜梨道。

“姜大小姐早夭一事,当初属下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姜家大房对此讳莫如深。至此以后,姜大小姐的生母胡姨娘搬进偏院,有几次也险些有生命危险。”

姜梨目光一凝:“此话怎讲?”

“都是些意外之事,但胡姨娘运气不错,每次都能侥幸逃脱。后来姜老夫人见她可怜,时时帮衬,并且胡姨娘时不时犯病,府里逐渐没有这个人的踪迹了。”

姜梨想了想,只问:“赵轲,你只管告诉我,姜大小姐的死,是否和季淑然有关。”

赵轲显然不大习惯与人说这种事,迟疑了一下才道:“十之八九。”

“果然……”姜梨喃喃道,她转而看向赵轲,问题越发犀利:“那我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赵轲:“什么?”

“当初我杀母弑弟的名声可是传的整个燕京城沸沸扬扬,作为姜家来说,也是姜家叫得出名字的大事。你既然来姜家做探子,不可能遗漏这一点。关于我的事,你又知道多少?譬如,我为什么要推季淑然小产,在这之前,季淑然与我不是关系颇好。我当时小小年纪,竟有本事做出这些事,或许这其中还有些隐情?”

当年的事情,隔得太久远。桐儿根本不晓得,至于白雪,更是后来才进来的。听说当时事发的那些丫鬟婆子都以照顾不利被赶出府去,现在要找个知情人,根本找不到。那件事留下来的线索,除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名声,什么也没有。但姜梨自己又并非真的姜二小姐,没有那件事情的记忆,根本不知道真相如何。

赵轲道:“二小姐,虽然这是姜家的大事,但当年您去青城山,在燕京人眼中,与姜家的弃子无疑。大人让属下潜伏在姜家,并不会费心尽力去调查一个弃子的事。”

姜梨:“……”

姬蘅的手下,与姬蘅倒是如出一辙的性子,这话说的可谓十分不客气了,当然,说的也没什么错。一个首辅千金,被驱逐到千里以外的尼姑庵里的清修,怎么看,这位小姐,一辈子只怕都难以回到燕京。对一个被所有人都忘却了的小姐,真要费太多心思,那才叫奇怪。

“况且,”赵轲又道:“姜二小姐为何要问属下这些事,真相如何,二小姐自己不是最清楚不过?”

竟然还反将一军,大约姬蘅的手下也随他,眼光犀利,很能抓重点。姜梨一笑:“可我当年所见,亦是片面,季淑然隐藏的面目,我也只看到了一部分。并非我看到的就是真相,也许真相背后还有更深的东西,不是么?”

赵轲道:“是。”

“赵轲,你真的对当年季淑然小产一事一无所知?”

赵轲回答:“属下不知。”

姜梨打量着他的神色,确定他并非说谎。心中明白过来,她想了想,道:“好吧,季淑然的事情你也别提了。这几日,我要你替我办三件事,第一件事,帮我尽可能的多查查当年姜大小姐早夭背后的原因。若是打听不到,关于姜大小姐的琐事也尽可能的让我知道你好。第二件事,你最近多留意燕京城中是否有什么高人出没,我想冲虚道长应该到了。第三件事,”她顿了顿,“我需要一个口技高手,你们国公府能人异士众多,我想你也应当认识不少这样的人。”

这三件事说完,赵轲的脸色又变得十分难看,他倒是没问姜梨为何要办这三件事,只是一脸不甘愿的道:“姜二小姐,您并非属下的主子。”

“我不是你的主子,但你家大人把你借给了我,就能任我使用。”姜梨微笑,“要不然,你回去跟你家大人抗议抗议,要不从姜家离开,换个人来?”

赵轲心里郁闷极了,他是国公府数一数二的人才,论功夫、论伪装、论脑子,哪样拿出来都是人人夸赞。因此,大人才把潜伏在姜家这么危险的事交给自己,结果如今姜二小姐用起自己来,非但没有一丝半点的不好意思,还顺手的很。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她的小厮,她才是自己正经的主子。

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真是岂有此理!

但他还是不敢跟姬蘅说,让换个人来。

罢了,就这一回,况且大人知道自己被这么使唤的话,肯定也会提醒姜二小姐,让她做的不要太过分,肯定也会体恤自己。赵轲只得无可奈何的应道:“好。没什么事的话,属下就告退了。”

姜梨叫住他,问:“你与你说的话,你是不是会一字不错的告诉你家大人?”

“姜二小姐,”赵轲郑重其事的道:“大人才是属下的主子。”

“好。”姜梨道:“那你可以顺便加上一句,有些你无法打听的事,要是你家大人能打听的出来,不知能不能帮忙代劳?”

赵轲目瞪口呆的看着姜梨,这人居然得寸进尺,不但敢命令自己,还敢对大人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

因着他内心受到的震动实在是太大了,面上反而做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木着一张脸消失在窗前。

姜梨关上窗,重新回到塌上坐下来,想着赵轲说的话,当年的事如此难以挖掘,似乎越发映证了季淑然做了不少隐秘的事。

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姜二小姐,但正因为姜二小姐,她才活了下来,从某种方面来说,她能理解姜二小姐的感受。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但现在,或许唯一能帮姜二小姐做的事,就是帮她找回真相,不去负担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了。

另一头,国公府里,听到赵轲传来的消息的时候,陆玑坐不住了。

“她她她……”想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青衫文士,这会儿倒不顾维持自己淡然从容的姿态,急急地道:“她怎么能这般大胆?”

岂止大胆,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了,瞧瞧,这说的是什么话,不仅让国公府的高手为她做事,连姬蘅也敢使唤。这丫头事吃熊心豹子胆长大的么?她是不是生来就不晓得“害怕”二字如何写。

姬蘅却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自语道:“问到季淑然小产的事?”

“是的。”文纪答道:“赵轲说,姜二小姐是这么问的。”

“她要赵轲办的三件事,前两件还可以想想,第三件,寻个口技出众的人……这是什么意思?”陆玑摇头,“她要变戏法吗?”

“府上门客众多,陆玑,你去寻一个来。”姬蘅道。

陆玑应了,心中却纳闷,怎么姜梨要做什么,姬蘅都是有求必应。一开始,姬蘅可是连姜梨的死都不放在心上的。陆玑怀疑他们二人之间还有其他的秘密,当然,他不会探听。但能让姬蘅出现这样大的改变,姜二小姐也算是很了不得了。

“姜二小姐最近好像在查季氏的事。”陆玑道:“她莫不是要着手对付季氏了?季氏的背后是季家,季家还有个丽嫔。姜二小姐要是对付季氏,就是对付丽嫔。眼下永宁也恨上了姜二小姐,要是永宁和丽嫔联手,姜二小姐的日子,不好过哇。”陆玑摇头,“她一向精明,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干这种事?”

“她这是憋得狠了。”姬蘅道:“到了现在,忍不下去。不过也好,敌人不是靠忍让就被打倒的。她如此,倒爽快。”

“姜元柏政事上聪明,家事上,却还不如他这个女儿。”陆玑叹了口气,“这下子,可有得看了。”

姬蘅盯着桌上忽明忽暗的烛火,唇畔含笑,目光却深幽。

的确有得看了,因他自己,也开始好奇起来。

……

燕京城的冬日,日头总是很珍贵的。昨日出了太阳,今日就像是要把昨日的好天气收回来一般,一大早起来,寒风夹杂着雨雪,吹得花坛里的花枝都不堪积雪重负,折断了不少。

明月和清风穿着厚厚的棉袄,正帮着把院子里断了的花枝清扫在一处。姜梨看着窗外,桐儿道:“姑娘,今日风雪这样大,还是不去叶家了吧?”

这么大的风雪,除了需要疲于奔命的百姓,但凡富贵一些的人家,连屋子都不必出的,实在是太冷太冷了。屋里炭火烧的旺旺的,姜梨手里还揣着手炉,但站在院子口,还是感到了嗖嗖的冷意。

“不能不去,”姜梨看着天,“不过眼下出门的确不方便,等下午雪小一点的时候再去吧。”

桐儿认命的低下头,姜梨这个回答,简直在她的意料之中。对于薛怀远,不论风吹雨打,姜梨都要前去探望的。有时候真是不明白,即便是自家姑娘心地善良,薛县丞那里也有人照顾着,为何如此放不下?

正想着,白雪从外面走进来,道:“姑娘,胡姨娘来了。”

“胡姨娘?”桐儿一愣。

姜梨却并没有很意外的模样,微微一笑:“比我想的要快多了,桐儿,去倒茶,白雪,请胡姨娘进来吧。”

胡姨娘来的时候,身边仍然跟着那日的丫鬟。她似乎只有这一个丫鬟,毕竟她虽然是个姨娘,但论起来,府里几乎都无人记得起她。也只有表面上得了姨娘的称号了。

胡姨娘和丫鬟一起进了姜梨的屋子。

屋里和屋外似乎是两个天地,而胡姨娘和她的丫鬟,大概是许久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姜梨清楚地瞧见,那丫鬟不由自主的靠近了炭火边一点,贪婪的汲取屋里的一点点热意。

姜梨心中叹了口气,寒冬腊月,这主仆二人却只穿着薄薄的棉衣。难以想象,姜府这样的大家族,便是仆人亦有冬衣,这二人却过得如此潦倒。姜老夫人虽然有心想要接济胡姨娘,但管家大权到底在季淑然手中,姜老夫人不可能照顾到细枝末节。而胡姨娘主仆落到如此境地,若非没有季淑然的默许,姜梨是不信的。

“外面冷,胡姨娘喝点热茶吧。”姜梨把茶杯往胡姨娘面前推了一点。

胡姨娘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似乎这才有了点暖意,苍白的脸色显出了几分血色。她道:“二小姐,妾身今日前来,是来回答二小姐昨日问的问题。”

姜梨笑了笑,胡姨娘是个聪明人,昨日没有立刻回答,无非是为了权衡利弊。但到了今日,她就马上做出了决定,看来也是个聪明人。

“不急,”姜梨笑道:“我说过了,胡姨娘希望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不急于一时,我不会逼你的。”

“二小姐菩萨心肠,自然不会逼迫妾身,只是依妾身所看,二小姐和季氏之间的恶战,很快就要开始了。妾身与季氏有不共戴天之仇,自然是偏帮二小姐。所以今日来此,就是为了向二小姐表心。”她说:“妾身愿意助二小姐一臂之力。”

“助我一臂之力?”姜梨笑笑,“胡姨娘不必说的如此正义,助我一臂之力还是借刀杀人,不过是换了个说法而已。况且,帮我,不等于帮姨娘自己么?”

胡姨娘看了姜梨半晌,忽然笑了,她一笑,显出几分娴静温婉的姿态来,她说:“二小姐和夫人,还真是不一样。”

她说的“夫人”,自然是指叶珍珍。

姜梨无所谓的一笑:“我与我娘相处的时间不长,也只有从别人嘴里才能得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听闻姨娘与我娘曾经交好,大约姨娘知晓。”

“夫人是好人。”胡姨娘轻声道。

“因为我娘容得下您的大姐姐的存在,而季氏容不下吧。”

此话一出,屋里的几人都沉默了,桐儿和白雪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安静的站在姜梨身后。

“二小姐胆子太大了,”胡姨娘道:“说这些话,就不怕老爷听到么?”

“姨娘把我爹想的也太过耳聪目明,”姜梨淡淡道:“他要是真能什么都看见,什么都听见,这府里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糊涂事了。”

“二小姐是个明白人。”季氏垂下头,慢慢道:“月儿从假山上掉下来,的确不是意外。”

“月儿”是姜大小姐的乳名,其实无论是姜大小姐的乳名还是大名,整个姜家,似乎都无人记得起了。这只是一个庶女,当初若非叶珍珍心软,本就不该存在于世。因此月儿最后的死,大家也认为都是命,本就没有出生的命格,挣扎到最后,也挣不开命。

但究竟是命还是阴谋,却没有人继续在意,除了她的生母。

“您慢慢说。”

“我生下月儿后,夫人后来也有了二小姐。夫人待月儿很好,有什么好东西,都分给月儿一份。虽然月儿是庶女,其实与二小姐的待遇,差的并不多。妾身当年很庆幸,能遇到夫人这样的好人,只愿月儿平平安安长大,嫁给一户老实的人家,平淡过日子,也很好了。”

“只是没料到夫人去的那般早,后来季氏进门了。”她看向姜梨,自嘲的笑笑:“虽然季氏表面上看起来,也极是温婉大方,对月儿也很好。但女人么,总有一种直觉,她看月儿的眼神,总是有种妨碍。”

“我想让月儿远离着她,不要靠近她,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她们把月儿当做是陪着姜幼瑶玩耍的玩伴,但寻常人,怎么会这样待自己的玩伴,那一日……”

那一日,姜家大小姐在府里和姜幼瑶玩儿,姜幼瑶才将将两岁,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姜家大小姐不知道做了什么,总归是碰着姜幼瑶哪里了,季淑然大怒,顺势踢了姜月儿一脚。姜家大小姐才四岁,那一踢,却是没有留情,直将姜月儿踢得仰倒,后脑磕着了门槛上,人当场就没了。

季淑然只是慌乱了一刻,就立刻做出了决定,只让下人带着姜月儿去假山上,做出姜月儿从假山上不慎跌倒下去,这才丢了性命。

“他们也不想想,月儿才四岁,如何爬的上那样的假山。”胡姨娘虽然竭力想要平静的说出过去,身子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她蜷起手指,胡乱的抓了一下,仿佛要抓住自己那已经消失的女儿,她道:“我的月儿,就死在了季淑然的手上。”

“你如何知道的?”姜梨问。

“我的丫鬟,她叫抱琴。”她抬首,示意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丫鬟,她道:“她的孪生姐姐,叫司棋,那一日,就是跟在月儿身边。她在外面,恰好瞧见了季氏吩咐旁人做样子的事情,立刻趁人不注意,跑回了院子,告诉了我。”

“那个丫鬟呢?”姜梨问。

“死了。”胡姨娘垂首,“那一日院子里的人,全都做了替罪羔羊。司棋以保护小姐不利,被活活打死。我没能救得了她。”

“你知道此事,为何不告诉父亲呢?”姜梨问。

“二小姐,你以为,我没有告诉过老爷么?”胡姨娘讥诮道:“只是我的话,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都说我是因为失去月儿得了癔症发疯,诋毁诬陷季氏,甚至还想将我送去庙里,若非老夫人惦念主仆之情为我说话,我怕是早就在去往哪个庙的中途,就得了意外,死于非命了。”

姜梨沉默,过了一会儿,她说:“你说的话,府里没有一个人相信么?”

“如何相信?”胡姨娘道:“她是季家的小姐,如今的正房夫人,温柔大方,贤良淑德,没有人会相信她会对一个并不妨碍她的庶出小姐动手。或许吧,也许有人察觉到其中不自然,但是当时季家正是蒸蒸日上,有谁会为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去得罪季家这门姻亲,二小姐,你也身在姜家,人情利益,你当看的比我清楚。他们也有亲情,只是这点亲情,也要讲究利弊。在利益面前,很脆弱的。”

她说的似哭似笑,姜梨却似乎能透过这年华不再的妇人脸上,瞧见她满腔的愤懑和悲伤。

胡姨娘平静了一会儿,才轻声道:“这府里,有一个人应当会相信我,就是夫人。可惜她已经死了。这可能就是我的报应吧。”

“什么意思?”姜梨敏感的察觉到她话里其他的意思。

“二小姐,这件事情,埋在我心里也有多年了。”胡姨娘惨笑道:“这府里,人人都避我如瘟疫,我也没能把这秘密说给旁人听。但如今你来了,我想,你应当也要知道这件事才对。其实夫人的死,当初并非偶然。”

姜梨一听,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本就冷的天气里,更是寒冷彻骨,她的笑容消失殆尽,只问:“胡姨娘,你可要说清楚。”

胡姨娘像是没看见姜梨脸色的变化,自顾自的道:“当初,季氏刚刚进门,一开始,我以为只要表现的温柔顺帖,季氏就会饶过我们母女,不去找我们母女的麻烦。那时候,我时常去讨好季氏,给季氏送我做的吃食,刺绣之类。有一日,我听到季氏与她的嬷嬷说话,说的却是当初给夫人瞧病的大夫,如今又回到了燕京城,得找人灭口才是。”

“你说什么?”姜梨皱眉,“我娘当初不是因为生我,身子虚弱才过世的?”听闻原来的姜二小姐正是因为此事,才十分自责。若非拼命生下自己,叶珍珍也不必走的这样早。

“身子虚弱,慢慢调养就是。”胡姨娘道:“但夫人那半年,身子却是每况愈下。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那一日,我却突然觉出些不对来。夫人死后,夫人的几个贴身丫鬟,也都因为各种原因,要么要回家照顾病重母亲离开姜府,要么就是出府嫁人,半年间,再也没有任何音讯。便是二小姐你身边的这些丫鬟,夫人留给你的,也没有什么了。”

“现在想来,未必不是季氏买通了这些丫鬟和瞧病的大夫,在夫人的药膳里做手脚,让夫人出事。”

姜梨摇头:“但这没有必要。我父亲是在我娘过世后才相中季氏的。季氏那时候,还待字闺中,整个燕京城,按季家的门楣,虽然找不到姜家这般高门,但普通官家的少爷,还是绰绰有余。不必在这里,给人当个续弦。”

“这也是妾身不理解的。”胡姨娘的面上,也泛出些困惑,“要说季氏之前就青睐老爷,才用了这般狠毒手段,却也说不过去。季氏和老爷之前,并没有见过面。”

姜梨不说话了。

“知道了此事后,妾身不敢声张,只怕知道的秘密越多,死得越快。”胡姨娘道:“便想,只要能护的月儿长大,这些事,就当不知道,烂在肚子里才好,没想到……”她苦笑一声:“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夫人平日待我这般好,我不能为她诉冤,所以活该我失去月儿。这是我的咎由自取。”

姜梨看着她,她知道胡姨娘伤心,但她没法再继续同情胡姨娘了。倘若当初胡姨娘将这些事情透露出一点点,真正的姜二小姐对季氏起了提防之心,也不会酿成最后的悲剧。虽然眼下众人看来,她这位姜二小姐除了过去的名声不好,一切都有,但只有姜梨知道,真正的姜二小姐,世上已经没了。

叶珍珍想要保护的女儿,并没有在姜家活下来。

“二小姐,我知道你怨我,我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但是,我的罪,自然有我自己背,但季氏身上背了两条人命,还能过的如鱼得水,我不甘心。”这一回,她连“妾身”也不称了。她道:“我忍了这么多年,想过怎么和她同归于尽,但我连她的身都近不了。我没有银子,支使不动下人,说句难听的,就是想给她下毒,都没钱买砒霜。我又觉得,这样让季氏死了,实在太便宜她了。便是我杀了她,旁人只会说,我恶毒狠辣,杀了当家主母,所以活该我的月儿活不长。但季氏呢?还是一个贤良的名声,死了也死的光明,那不是我想要的。”

姜梨看着她,道:“你与我说这些,又想说什么呢?”

“二小姐,我知道你带着桐乡百姓上长安门鸣冤鼓,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你能替他洗尽冤屈。且不说月儿,夫人是你的娘亲,你一定有办法,为夫人的死证明清白,不是么?”

“那么你呢?”姜梨问:“胡姨娘,你能做什么?”

“我能……付出一切。”那死水一般的妇人,眼里渐渐迸发出复仇的火焰,像是被猎人带走幼崽的母狮,闪耀着同归于尽的疯狂。她说:“包括我的命。”

她突然站起身,面对着姜梨,跪了下来。

“妾身,求二小姐。”

姜梨看着她,不知为何,想到了当初沈府里,被软禁起来的,走投无路的自己。

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她道:“胡姨娘,起来吧,我答应你,不是为你。而是,季氏必须死。”

她应该付出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