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探/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姨娘又坐了一会儿,这才离开了。

走的时候,姜梨让桐儿拿些炭块送到胡姨娘院子里,不然的话,只怕还没等到姜梨揭开季淑然的面目,胡姨娘主仆俩就先冻死了。

胡姨娘表示,不管姜梨要她做什么,只要能为姜家大小姐报仇,她什么都愿意。

等胡姨娘走后,桐儿将屋里的门掩上,确定屋里没有别的人了,才道:“姑娘,胡姨娘所说的话,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是……事关重大,姑娘须得好好查探才是。”

“是啊,”白雪也道:“倘若胡姨娘说的是实话,那如今的季氏,可就背的是杀人的罪名。还没嫁到府上,便令人谋害府上夫人,拿到京兆府去,即便是官眷,也要偿命的。”

姜梨摆了摆手,道:“胡姨娘的话只是一面之词,这件事情,未有结果之前,不得外传。”

桐儿和白雪晓得事情重要,当即表示,一个字儿也不会跟外头吐露。

姜梨的目光加深。

一开始,她只是猜测姜家大小姐的死并非偶然,更大胆些的猜测,当初季淑然小产一事,也并非全是表面上看的那样,自己作为,只怕更有内情。但从胡姨娘的嘴里,还得知了这么一桩令人惊诧的事,叶珍珍的死居然也同季淑然脱不了干系。

虽然姜梨说此事只是胡姨娘的一面之词,但姜梨心中的直觉却告诉自己,只怕胡姨娘说的的确是真的。但还有一事姜梨不明白,就是那时候叶珍珍尚且还活着,季淑然还未出嫁,怎么会甘心筹谋给姜元柏当续弦,甚至于害死叶珍珍。

在这之前,姜元柏和季淑然并未有过接触,据姜梨打听到的消息,季淑然是叶珍珍过时的时候,姜元柏相中的,不可能再这之前他们就生出私情,从而害死发妻。

如果是真的……姜梨心中发冷,季淑然和姜元柏,岂不是又一个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可怜的叶珍珍,岂不是走了和她一样的路?

姜梨心中胡思乱想着,怎么也找不出头绪。要想得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得从季淑然下手。但她并无可以用的人手去季家打听,况且当年之事,隔得久远,要说从季淑然未出嫁那几年算起,查起来更是难如登天。

因着心里有事,破天荒的,今日姜梨也没去叶家,在院子里将自己关在房中,冥思苦想了一夜。

桐儿和白雪以为姜梨是乍然间得了自己母亲之死可能是被人谋害,心中震怒悲痛,难以自持,才将自己关在房中。两人一个接一个的上前安慰,姜梨心不在焉的听着,只让她们不放松注意季淑然和姜幼瑶的动静。

到了夜里,天色暗下来,姜梨照旧打发了桐儿和白雪,自己呆在屋中。

交代赵轲的事情,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但姜梨以为,今日起,还得加入第四件事情,就是调查一番关于季淑然出嫁前,与姜元柏可有接触。若是有过接触,私下里有没有其他纠葛。

调查自己父亲和继母的过去,实在是有些大逆不道了。但姜梨的心里,并没有太多顾忌,一来她并非真的姜二小姐,对姜元柏,实在难以生出对父亲的依赖。二来,眼下姜元柏也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她占了姜二小姐的身子,就得对姜二小姐的人生负责。不能做其他的事情,但至少这件事,如果姜二小姐还活着,也会想办法弄清楚自己母亲真正的死因的。

姜梨攥紧了手中的哨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吹响了。

姜府里静悄悄的,已是深夜,众人都睡下了。外面风雪声声,她的院子又离正院偏得很,虽说名叫芳菲苑,夜里只有伶仃树影,非但有芳菲琳琅,反而十分荒凉。只觉得孤夜寒星,连个虫子的叫声都没有。

赵轲没有来。

姜梨眉头一皱,将白瓷的哨子放在嘴边,再一次轻轻吹响。那哨声清脆却不大,听上去像某种鸟类的呓语,在夜里并不引人主意。不知国公府的人是如何分辨的。

仍旧没有赵轲的身影。

姜梨疑惑极了,按理来说不应该,赵轲每日夜里都要回姜家的。至少她吹了两回哨子,两回赵轲都很快出现了。莫非他是真的因为自己使唤他使唤的太过不满,让姬蘅换人过来了?但至少换的人也该出现才是。要么他今夜有任务,不在府上?

姜梨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看了看外面,风雪极大,几乎要迷住人的眼睛,确定赵轲应当是不会来了,便叹了口气,伸手将窗户掩上,回过头来。

这一回头,却叫姜梨险些惊叫出声。

摇曳的的灯火之下,小几之前,不知何时已经坐了一人。正用手中的折扇掸去落在衣袍上的雪花。他应当是刚从外面进来,浑身上下都带着风雪的寒意。却又着一身深红长袍,于是冷淡的夜好像也有了颜色,屋子里也仿佛生出情香。

他抬起头,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俊颜,笑意清浅又惑人,长眸盛满夜色,道:“怎么啦?”

姜梨放下捂住嘴的手,上前一步,道:“国公爷。”

姬蘅拿扇柄支着脑袋,笑盈盈的看她。

“您怎么来了?”

“我见你吹了两次哨子,”姬蘅道:“有什么事要找赵轲?”

“是关于府上的一些事。”姜梨一时有些摸不清姬蘅的来意,也不知如何掩饰,想着赵轲应当把自己这边的所有事都说出去了,便没有隐瞒。

“听说你找我的手下,问当初你推季淑然小产的内情?”

姜梨道:“的确如此,不过赵轲并不知晓其中隐情。”

“赵轲不知道是自然,”他看了一眼姜梨,唇角一勾,“我知道。”

姜梨怔住。

姬蘅把玩着折扇,漫不经心道:“燕京城高门宅邸里的大事小事,我愿意知道的,不愿意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姜家那年的事,恰好我也知道一点。”

“国公爷,”姜梨道:“能否告知?”

“可以。”姬蘅答得很爽快,但下一句话,却又让姜梨拧起眉头,只听他道:“小家伙,这是你自己的事,你为何要来问我?”

他目光动人,深深浅浅都是情意,琥珀色的眸子在灯火之下,像是微微晃动的杯中酒,只要多看一眼,也会醉人。然而这酒又像是掺了美味的毒,醉倒了旁人,从深处里看,却是骇人的清醒。

“我只知道结果,不知道原因。”姜梨道:“毕竟当年的我还小,对于季淑然,知晓的还太少了。”

“这是你给自己找到的理由吗?”姬蘅问。

“算是吧。”姜梨道:“这个理由,足够说服的了国公爷了吗?”

姬蘅遗憾的摇了摇头:“当然不行。”不过很快,他又笑笑,“不过你既然吹响了哨子,今日你的问题,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所以这不妨碍我告诉你季淑然的内情。你可以问了。”

姜梨瞧着他,这男人举手投足都能勾魂夺魄,便是这样一来一往间,寻常的谈话,也能被他撩的让人心神荡漾。似远似近,琢磨不透,换个人来,怕就是陷进去了。

“季淑然在我娘死之前,和我爹究竟有没有私情?”姜梨问。

姬蘅的神情微顿,他看着姜梨,饶有兴致道:“看来你又查到了不少东西?”

“一点点罢了。”

姬蘅道:“没有。”见姜梨盯着他,他又补充道:“季氏嫁给姜元柏之前,和姜元柏没有往来。”

姜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愿意真相真是如此。要是姜元柏真的联合季氏害死发妻,那对叶珍珍来说就太残忍了,真正的姜二小姐也实在很可怜。世上有一个薛芳菲就已经足够,不需要更多悲惨的女人。

“你好像乐见其成。”姬蘅道。

“至少能证明,我父亲不是杀人凶手,我所处的姜家,到底安全了些,难道不值得令人开心么?”

姬蘅不置可否,他道:“姜元柏没那么胆大,季淑然和你父亲没有私情,因为与她有私情的,另有其人。”

这下子,姜梨倒是真正的惊讶起来。

她自来温柔从容,难得这般显露出吃惊的神态。这样看起来,颇有几分孩子气,却也更不像是她了。姬蘅被她的神态逗笑了,支着下巴,道:“怎么,不相信?”

“我只是……觉得很奇特罢了。”姜梨道:“我瞧季氏对我父亲,应当是很上心的。这么多年,在我父亲身上也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是以大房里,除了一个得了癔症几乎被人想不起来的姨娘,什么女人都没有。她这般,我以为她心里是有父亲的,才会有如此占有欲,却没想到,她心中另有他人。”

到底是个豆蔻少女,谈论起这些的时候,却丝毫不害臊,说的平静而理智,仿佛她已经经历过情海沉浮,才能看的这般透彻。姬蘅目光微微一闪,很快隐没,道:“季淑然现在是爱你的父亲,不过当年么……她与她的表哥,感情如胶似漆。”

姜梨瞪大眼睛:“表哥?”

她可从未听过季氏有什么表哥。

“季氏这位表哥,叫柳文才,唔,生的比姜元柏俊俏一些,当年和季氏,也算得上风流无度。”

原来多年以前,季淑然和柳文才曾有一段情。那柳文才生的俊俏不凡,颇懂女人心思,情窦初开的季淑然哪里是柳文才的对手。竟然瞒着季家人和柳文才好上了,几乎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那柳文才本来和季淑然也算门当户对,但家中早已为他另寻了一桩亲事。季氏还巴巴做着柳文才来迎娶自己的美梦,柳文才就已经另娶他人。

季氏心中愤懑,决心要报复柳文才,要将自己也嫁出去,不仅如此,还要嫁一个比柳文才更好,地位更高的男人。然而燕京城中,合适的郎君虽然多,一时半会儿却也找不到,要比柳文才更好的,更加难寻。季彦霖打的主意,想让季淑然嫁给一位同僚的儿子用来拉近关系,那位同僚的儿子痴肥不已,府中姬妾无数,季氏如何能瞧得上,如此一来,季氏就更着急了。

在这时候,偶然一次,季氏在宴会上,看见了姜元柏。当时的姜元柏更年轻一些,生的虽然不如柳文才俊俏,却自有清雅风姿。季淑然得知姜元柏在朝中地位,权衡一下,比季彦霖想让她嫁的那位同僚更高。

要是能嫁给姜元柏,就能摆脱成日和一个痴肥男人过日子的噩梦,还能报复柳文才,季淑然心中就打定主意,要嫁给姜元柏,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唯一的问题是,姜元柏已经有了妻子。

那时候姜元柏刚刚得了姜梨,听闻姜元柏的妻子叶珍珍生孩子的时候伤了根本。季淑然心中便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叶珍珍因此重病不治,姜元柏便得娶续弦。季淑然不在乎做续弦,对她而言,就算是给姜元柏做续弦,也比给季彦霖同僚的儿子做正妻来的风光。

季淑然便买通了给叶珍珍诊脉的大夫,又对叶珍珍的身边丫鬟许以重利,因所有人都没想到叶珍珍会有仇家,更没想到有人会为了嫁到姜家做出这般丧心病狂的事。季淑然耐心等着,竟然真的被她做成了这件事。叶珍珍死了。

叶珍珍死后,季淑然才同季夫人吐露出,与其做同僚儿子的妻子,不如做姜元柏的续弦。姜家在朝中地位斐然,还能与季家提拔关系。季夫人将此事与季彦霖一说,季彦霖也觉得不错。后来就安排了姜元柏相中季淑然的那次宴会。

那一次宴会,季淑然自然也是下足了功夫,早早的就令人打听姜元柏喜欢什么曲子,喜欢什么样的打扮,才有了姜元柏对季淑然的一见倾心。

等季淑然进了姜家门之后,过去叶珍珍的那些奴仆,死的死,散的散,当然,全都被季淑然一一灭口了。除了季淑然身边的心腹,无人知道这件事。随着季淑然在姜家生了两个孩子站稳脚跟,更加不会被人知晓。

姬蘅道:“赵轲来姜家之前,我曾让他打听过,姜家发生的一切事。文纪也查到了一些,姜夫人的下人半年之内全部出事,无一幸免,到底令人疑惑。没想到,查出来这么一桩隐秘。”

姜梨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姬蘅的话,她并不怀疑,他自然骄傲,犯不着在这种事情上说假话。但她震惊于季淑然的无耻与胆大,如果说季淑然与永宁公主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季淑然的狠辣隐藏在温婉的外表下,而永宁公主根本不害怕表现出来。

但她们做的,都是一样的杀妻灭嗣的勾当。

“柳文才……”姜梨喃喃道:“那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柳家后来出事,柳老爷被贬,离开燕京城,到了渝州,不能和季家相提并论。不过……”姬蘅瞧着她:“八年前,柳文才曾来燕京城。”

八年前,就是姜梨推季淑然小产那一年,被送往青城山那一年?

“他来找季淑然?”姜梨问。

“应该是吧。”姬蘅漫不经心道:“这世上,许多人还挺享受重温旧梦的滋味。”

姜梨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但该问的还要问下去,她问:“季淑然与他重温旧梦了?”

“岂止,”姬蘅一笑:“还有了孽种呢。”

姜梨脑子一懵,紧接着,像是一切豁然开朗,她什么都明白了。她的声音里都带了急切:“这个私通子,是不是就是被我推倒流产的那个?”

“对呀,”姬蘅叹息一声,仿佛很怜惜她似的,声音都放的轻柔,“为了一个私通子,姜元柏却让你去青城山,一呆就是八年,很委屈吧。”

姜梨咬了咬唇:“不是的,季淑然与柳文才有了私通子,到现在都没人发现,当时应当也没人发现。既然如此,只要她不主动说出来,谁知道这孩子不是姜家人。季淑然宁愿不要这个孩子,宁愿除去这个孩子,也要害我离家,除非……她害怕有人知道这个孩子是柳文才的,出于恐惧,她才不惜要流产,但找上我……她是怕我知道此事?我看到了什么?”

像是有一道天光突然出现,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眉目。姜梨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分析,便听见姬蘅的声音从近处传来,他道:“我也是这般想的,但是阿狸,你为什么要用旁观者的身份,来说你自己的事呢?”

姜梨一个激灵,对上的就是姬蘅似笑非笑的目光。

刚才她震惊之下,忘了掩饰,一句“我知道了什么”,却显出了违和。她这般自问,但寻常的人,如何会问自己。

“我……”姜梨脑子飞速想着应对的说法,她道:“我不知道这些,我不记得我有看到过柳文才和季淑然的关系,是以我才会反问自己。”

说完这话,她自己也疑惑起来。姜二小姐要是真的看到了柳文才和季淑然私通,当时为什么不说呢?这么多年,为何也不说?莫非其实姜二小姐并没有看到听到什么,但季淑然却以为姜二小姐知晓了内情,宁愿错杀,不肯漏网,这才借姜梨的手除去了腹中孽种,还能让姜家人厌弃姜梨,一石二鸟?

她看向姬蘅,这个答案,姬蘅显然是不信的。因为他点头的模样,也很是敷衍。仿佛大人早已看穿小孩子拙劣的谎言,又不愿意与小孩子深究,便假意点头,表示相信。

但姜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姬蘅好像一个无所不知的宝库,而她对姜家一无所知,她最大的缺陷恰好能由姬蘅补上,所以恨不得姬蘅能告诉她所有的事。

“柳文才现在在什么地方?”姜梨问。如果可以,找到柳文才,也能算作一桩证据。

姬蘅道:“死了。”

“死了?”姜梨惊讶。

“季淑然亲自吩咐人弄死的。”姬蘅说的仿佛家常一般随意,却令姜梨感到毛骨悚然,他道:“在小产之前,就派人弄死了。据说,”他笑容暗含讥嘲,“柳文才还做着能靠季淑然在燕京重新过上从前富家公子日子的美梦,季淑然许诺给他银子,让他在燕京最好的地段开赌场,第二日就死在了屋里。还是喝酒醉死的。”

姜梨说不出话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柳文才和季淑然到底也有过多年的情义,纵然柳文才后来另娶他人,但多年以后柳文才再回燕京,季淑然与他有了骨肉,就能说明,季淑然怕是对他仍有余情。

仍有余情,却能头也不回的杀了他?

姬蘅像是看出了她的难以理解,道:“季淑然可不爱他。”

“不爱?”

“柳文才落魄了。”姬蘅淡道:“一无所有,季淑然是首辅夫人,怎么可能还看得上柳文才。她同柳文才在一起,是报复当年柳文才的抛弃。她一开始,就想着要抛弃柳文才,不仅如此,还要对方的命。难怪世人都要说,”他感叹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他说的感叹,语气里,却带着看戏之人特有的散漫与讥嘲。

“起先我不觉得,”姜梨道:“我不认为自己妨碍了季淑然的路,即便妨碍,也不必拿走性命。但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如季淑然这样的人,从骨子里就是刻毒的,即便我不招惹她,她也会除去我。因为她恶毒。”

“难道你现在才知道?”姬蘅道:“你与她交过手,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他唇角含笑,语气悠淡,说的好似浑不在意,但姜梨却晓得,姬蘅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推敲。今日他主动上门,大大方方的与自己分享他所知道的秘事消息,表面上看他是吃亏了。可实际上,这一趟,姬蘅收货也不少。

他怕是已经怀疑到自己这个姜二小姐的不对劲了。

姜梨不觉得意外,不管姬蘅猜到什么,她要做的,从来不会改变。

姜梨看向姬蘅:“无论如何,多谢国公爷告诉我这些。”

“其实我本想不想告诉你这些的。”姬蘅盯着她,玩味般的道:“你看起来又善良又天真,真相总是残酷的。但是……阿狸,”他唤“阿狸”的时候,原本平淡无奇的两个字,似也含了烂漫春意,悱恻缠绵起来,他说,“你要活下去,走的更远些,就必须早点看清事实。而且,你接受得了,对嘛?”

姜梨也笑了,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对陛下说的话,对我说亦是一样的道理。国公爷告诉我事实,我感谢都还来不及。”

“但是知道真相,活的太清醒,可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是么?”姜梨盯着他的眼睛,“国公爷不也是这样过来了。”

有一瞬间,姜梨感觉到,就连他眼睛下的泪痣,也变得更加鲜艳了一些。他唇边的笑容僵住,或者说消失了。只是看着姜梨,神情没有挑逗,亦没有撩拨,没有审视没有探寻,只是划过一丝很复杂的东西。

半晌,他重新笑起来,道:“被一个小姑娘看穿,说出去好像挺丢人。”

“世上没有人敢认为您丢人的。”姜梨笑。

姬蘅忽的伸手,擒住她的下巴。

他的指尖微凉,很难想象,容貌如此深刻艳丽的人,指尖没与暖意,仿佛也带了外头的寒露。他侧过身子,欺身逼近,自上而下盯着姜梨,嘴角笑意加深,语气喃喃:“你这张嘴实在太甜了,让人很想尝一尝。”

姜梨的身子僵住了。

她并不惧怕姬蘅,就算姬蘅喜怒无常也好,勃勃野心也罢,但她窥见的姬蘅内心,并非无迹可寻。但当姬蘅对她做出暧昧的举动,她就有些不知所措。她不能一把推开她,事实上她也做不到。她晓得姬蘅是觉得好玩,是带着恶意的捉弄,但当对方的气息越来越近,可以看得清楚他长长的睫毛投下的阴影,可以看得见对方眼眸里清晰地自己。看见他有趣的目光,看见他微翘的,红润的嘴……姜梨忽的垂眸,避开姬蘅意味深长的眼神,拒绝再向姬蘅展示自己的脆弱。

他的唇在距离她只有一毫厘的地方停住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带着好笑的声音,他道:“原来你还是会怕我的,我还以为,你对我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姜梨得了空闲,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下一刻,姬蘅放开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懒洋洋的冲她笑。

灯火下,他的容貌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带着几分艳丽的笑容,令他看起来像个要命的精魅。

姜梨又错开目光,实在……太耀眼了些。

“已经怕得不敢看我了?你胆子不是很大嘛。”他收回扇子,又站起身,道:“今日就说到这里吧,时候不早。日后你有需求,大可以继续吹你的哨子。赵轲会回答你的问题,有时候,”他笑意盎然,“我也会来。”

姜梨道:“那就不必了。”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他支开窗子,留下一句“再会,小家伙”,下一刻,屋中就没了这人的影子。

唯有灯火摇曳,似有余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