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童/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铜钱剑直奔姜梨而去!

所有人都惊呼一声,尚未来得及反应,姜老夫人更是险些晕倒。

然而姜梨却是稳稳的站着,剑尖在她鼻尖处停下,虽然铜钱剑不比佩剑锋利,但这样的变故事发突然,她也没有丝毫动容。仍旧噙着微笑,面上一丝惊惶也无。

冲虚道长目光一怔,来之前,他已经知晓了不少姜二小姐的事情。在校验场上惊马却仍旧将骑射一行比完,可见此女心性坚韧,并不是普通娇娇小姐那般好对付。但今日事又与骑射不同,就算姜梨不吓得花容失色,也该表现出惊诧。

但是她没有。

女孩子脊背挺得笔直,如一棵还未长成的数,纤细柔弱,却又狂风暴雨也难以撼动的决心。

她甚至顺着冲虚道长的目光看过来,对着冲虚道长点了点头。

一瞬间,冲虚道长的后背顿时爬满凉意,虽然今日是要给姜二小姐安排一个邪祟的名声,但这一刻,冲虚道长忍不住迷惑起来,他甚至真的觉得也许姜二小姐真是有几分邪气。她已经镇静的不似常人。

姜元柏终于反应过来,眉头一皱,道:“道长,这是何意?”

那铜钱剑仍旧虚浮着,剑尖也指着姜梨毫不动弹。姜幼瑶捂住嘴,小声道:“这把剑指着二姐,莫非……莫非,二姐就是邪祟么?!”

“住口!”姜老夫人眉眼一厉:“幼瑶,怎可平白污蔑你姐姐名声!”

姜幼瑶委屈的往季淑然身后躲了躲,季淑然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卢氏看着季淑然母女如此,心中疑惑,季淑然母女看姜梨不顺眼,势必要对付姜梨的。但今日冲虚道长是皇帝下令寻来,而且院子里这些动静,也实在太古怪了些。没有风铃铛也平白响起,还有那把剑,自己站起来指向姜梨。卢氏眼里就带了几分忌讳。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若是单单只听冲虚道长的名号,自然旁人不会全然相信冲虚道长真能驱邪。但在他做了一列事情之后,众人便忍不住觉得,这冲虚道长的能耐并非全是吹嘘。

冲虚道长伸出手,铜钱剑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立刻“嗖”的一声飞回他手中。就像是有了生命,而非一个死物。周围的人噤若寒蝉,冲虚道长对姜元柏道:“姜大人……这……”

姜元柏道:“道长有话但说无妨。”

“本来驱邪一事,倒也不必那么简单。但因为潜伏在贵府的邪物倒还未生成,所以极好分辨。就是……”他看向姜梨,目光里含了几分犹豫和迟疑。这目光落在院子里其他人的眼中,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道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姜老夫人问。

“府上这位小姐,就是邪祟的宿主了。”冲虚道长看向姜梨。

这下子,院子里里的奴仆下人,全都朝姜梨看来。姜梨分辨得出那些目光里,有畏惧厌恶的,也有避之如瘟疫的。

虽然提前已经同桐儿打好了招呼,这会儿一听这老道开口就污蔑姜梨,桐儿忍不住维护道:“胡说!我们姑娘怎么会与邪祟有关,你分明是血口喷人!”

“桐儿。”姜梨对她摇了摇头,又对姜老夫人歉疚道:“我的丫鬟护主心切,还望老夫人不要责怪。”

“无妨。”姜老夫人道。

季淑然看在眼里,眉头机不可见的一皱。这都什么时候了,姜梨都被指着鼻子说邪祟,她居然还有心思管自己的丫鬟。还真以为她能平安脱身,这不是什么小事?

姜景睿没理会卢氏警告的眼神,开口道:“姜梨是邪祟?道长,你可没看错吧?我们府上的姜梨之前可在青城山的庵堂里住了八年。庵堂里那可是纯净之地,纯净之地怎么可能生出邪物呢?”

卢氏赶紧打了姜景睿一掌。

姜元平想了想,也道:“不错,道长,我这位侄女,平日里也很是温和柔静,不似什么邪祟之物。”

姜梨倒很诧异这位笑面虎二叔会为她说话,不过转念一想,自家府上要真出了什么妖物,说出去姜家的名声也不好听。

姜元平至少还为她说话了,三房的姜元兴和杨氏却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姜玉燕更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主动开口了。总觉得姜元兴自从姜玉娥的事情出了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而杨氏看向这边,甚至还有些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三房和大房二房算是彻底离心了。

正想到这头,却听到冲虚道长的声音响起:“这位少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佛门净地里,并非生不出污秽。相反,许多人堕入空门,六根未净,反而容易引发心魔,此刻邪祟趁虚而入,便让生人为其宿主。不过佛门净地,便是有邪祟,也不敢出来作恶,无非是藏在宿主体内,伺机而动。一旦出了佛门,来到市井,邪祟便可无限生长,这位小姐既然之前在庵堂里呆过,如今回府,恰恰有可能正是如此原因。”

姜景睿仍旧不信:“好的不好的都被你说了,你一张嘴说了算,我们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贫道并非心口开口,被邪祟产生,最可能表现出来的便是性情大变,判若两人。俗话说,人的性情不会一朝一夕就变化的翻天覆地,便是性情变了,过去的习性和本质还会留存旧时模样。这位小姐,是否可是性情巨变,同从前大不一样?”

这话一说,院子里的人再次沉默了。

姜梨可不就是从青城山回府之后,性情大变?想想从前的姜梨,被送往青城山之前,性烈如火,骄纵烂漫,倒是个什么情绪都会写在脸上的性子,爱哭。时间飞快过去,再回来的姜梨,却让府里所有认识她的人都看不透了。

她冷静,温柔,总是带着柔柔的笑意,但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没人知道。她不再哭了,她甚至连“害怕”“委屈”这样的情绪都没有。无论遭遇到了什么,她也只是笑一笑。

好像根本不在意似的。

“是了……”一片寂静中,季淑然的声音响了起来,她道:“梨儿回到府后,的确是同从前大不一样了。性情比从前变得稳重,却不像个十五岁的姑娘。幼瑶年纪与她相仿,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从前爱吃荤腥,最爱吃厨房做的羊肉羹,如今一闻到羊肉就恶心,比起荤腥来,更爱吃青菜……什么都不同……”

这就迫不及待的想往她身上定罪了么?姜梨冷眼看着季淑然一桩桩一件件的数落自己与姜二小姐的不同。她没说一句,院子里的人面上的疑窦就增加一分。是了,她本就不是真正的姜二小姐,更与姜二小姐无论是成长历程还是性情喜好,都没有一分相似的地方。所以季淑然要找她们的不同,轻而易举,这样算起来,她们似乎没有一点重叠的地方,根本就是两个人。

这些怀疑,姜老夫人和姜元柏一定也有,只是他们不如季淑然记得清楚,而季淑然在这时候说出来,无非是让大家更相信冲虚道长的话一点。

从某种方面来说,季淑然也算是晓得了一些真相。

姜梨不回嘴,也不辩驳。等到季淑然一桩桩一件件说完了,忧心的看向姜元柏:“这么说来,梨儿的确是同从前大不一样……老爷,我可不是在怀疑梨儿真是什么邪祟。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梨儿,为了姜家着想。要是梨儿……梨儿真成了劳什子邪祟的宿主,道长一定有办法将邪祟驱赶出来。到那时,梨儿不就没事了么?”

姜梨道:“母亲。”

季淑然朝她看来,眼里甚至还有点泪光,看上去,还真是一心为她着想的慈母。但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像是害怕被邪物沾身。关于做戏这回事,姜梨私心里也很佩服季淑然,总觉得季淑然这副模样,应当能在姬蘅眼里成为燕京城数一数二的戏子了。

“母亲自来慈爱,不管姜梨是不是真的邪祟,给姜梨说话的功夫,总还是有的吧。”

姜老夫人看向姜元柏,姜元柏盯着这个陌生的女儿,道:“说罢。”

“道长说的没错,人的性情喜好一夜之间的确不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离家去往庵堂,不是一夜,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月两月,是八年。”

“八年时间,不能称之为短吧。”她笑盈盈的看向冲虚道长。

对上女孩子柔和的眼神,冲虚道长心头诧异,却也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很长的时间了。”

“很长的时间,许多事都发生了变化。母亲所说的我与三妹年纪相仿,性情却天差地别,且不说人与人之间,本就有各自不同,便是要我与三妹一样天真烂漫,对我来说未免也太苛刻了些。”她唇角的笑容一如既往,“柳夫人当日来青城山拜佛,偶然见到了我,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她的话,当日见到我的时候,我正在祠堂里罚跪,一天一夜滴水未沾。”

“对我来说,这都是生活常态,吃不饱穿不暖,更是习以为常。这样的境况下,请恕姜梨无能,实在难以天真烂漫的起来。”

这话说出来,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脸上都有些无光。姜梨当年在庵堂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们虽然从未遣人打听过,但也晓得,庵堂里的日子,定然很苦。只是那时候因着姜梨害的季淑然女小产一事实在令人生气,便也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她。

如今当着整个姜府的面旧事重提,虽然姜梨没有用控诉的语气,却犹如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脸上。

“再来说习惯,我幼时的确喜欢吃荤腥,喜欢睡软软的床,甚至连衣裳布料都喜欢颜色鲜艳针脚精致的。但我在庵堂里的多年,哪里来的羊肉羹,铺的床被子都只有一床,冬日里缝上棉花,夏日里又把棉花掏出来。母亲可能不知道,那棉花都快被折腾的只剩棉渣了。人的环境就是这般,还如以往一般的习惯,怕是姜梨无法呆下去,早就疯了。所以改掉习惯,不过是为了活下去。别说鲜艳的衣裳,庙里有多余的缁衣,都好的过衣不蔽体了。”

“我只是想要挣扎着活下去,但三妹不同,三妹在府里什么都不缺,自然可以养成什么都不缺的性子。我被生活打磨,若是不委曲求全,早些成长起来……实在不晓得,还有没有命,回来见父亲了。”

她这一番话说的,平平稳稳,却字字血泪。向来泼辣的卢氏面上都划过一丝不忍,搞不清楚姜元柏究竟是怎么想的。即便姜梨有错,那也是他自个儿的骨肉,要是姜景睿和姜景佑发了错,她会狠狠责罚他们,却不会做到姜元柏这样的地步。

姜元柏的面上,羞愧,恼怒,憋屈混做一团,避开姜梨的眼神。

季淑然却在心里狠狠地唾骂一声,真是个巧舌如簧的小贱人,都死到临头了,还要翻腾两下,难怪不好对付。难怪当初在青城山,她早就吩咐了人磋磨姜梨,却还是让这小蹄子活了下来!

冲虚道长却隐隐觉得不安。这么多年,他四处招摇撞骗,连皇帝都敢瞒,除了他骗人的把戏高明之外,还因为他看人很准。只要抓住每个人的性格弱点,在这上头打击,很多事情就都会变得很容易。

但这个姜二小姐,他从进府前得知了她的事迹,到进府后这短短时间里的打量,愣是瞧不出姜梨的性格弱点。即便到了这时候,她也一点也不慌乱,还有理有据,一板一眼的说出能说服其他人的话。

不管她能不能说服,但就这份心性,已经棘手了。

姜幼瑶道:“二姐虽然说的是,可是……二姐在青城山上,也出落得并不比咱们燕京城长大的小姐们差呀。校验上,二姐不是还拿了六艺头筹吗?”

六艺?季淑然心中一动,迟疑的道:“却是如此,梨儿小时候不爱读书,没想到在庵堂里呆了八年,回来还成了个才女呢。后来我托人去打听,那庵堂里没有马匹,也没有长琴,梨儿却能够无师自通,实在很厉害了。”

姜元柏看向姜梨,这也是他的狐疑。虽然姜梨当时有过解释,姜元柏也相信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后来又派人去打听青城山的事,打听的结果和季淑然此刻说的一模一样。

姜梨如何会变得这样聪明的,这世上,是有天才,但天才不可能不需要指引,巧妇尚且难为无米之炊,什么都没有,如何能成?

“还有,”季淑然忧心忡忡道:“梨儿上回去襄阳,回来还带了桐乡县丞薛怀远。梨儿即便是胸有正义,见义勇为,但对薛怀远,可是十分上心了。过去同薛怀远没有半分关联,何以对外人如此挂心,莫不是真的被邪祟迷了眼睛,才会做出这等让人难以理解之事?”

这话一出,姜元柏目光陡然严厉。这也是姜元柏的心病,是梗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姜梨对薛怀远比对他这个父亲还要孝顺,早就让姜元柏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薛怀远如今是个理智全无的疯子,姜元柏真要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姜梨说不出来,她没法说出来。

于是落在众人眼里,便是她黔驴技穷,默认了自己被邪祟缠身的事实。

“其实谁愿意这么折腾孩子,”季淑然又道:“只是若是梨儿真的有什么不对,日后害了姜家,害了府上上上下下,还有小辈们……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听到危害姜家,姜老夫人也有些动容。她问冲虚道长:“以道长所看,还要如何驱邪?倘若为我这孙女驱邪,会不会伤害到她?”

虽是关心姜梨,姜梨心里却也摇摇头,为姜二小姐感到同情。要知道,一旦默认了姜梨与邪祟有什么关系,也就是默认了接下来季淑然为姜梨设计好的一条路,这条路的尽头自然不是什么好去处。但为了姜家,姜老夫人没有为她据理力争,没有相信她到底。

倘若是真的姜二小姐,必然要伤心了。

“不会的。”冲虚道长道:“只是驱邪过后,二小姐须得在佛门净地养上一段时间,不得见外人。邪祟虽然眼下看不出来,但驱邪过后,二小姐身上会产生一些遗留的病症,比如身子虚弱一类。需要好好养着。”

姜梨了然,去往佛门?又是让她重复多年前去往青城山的一幕?身子虚弱,这样一来,在佛门里一日比一日消瘦,最后重症不治无声无息的死了也是自然?倒有了一个绝佳的借口?姜梨相信,她前脚刚走,季淑然就会把这件事想法子透露的满城风雨。那时候,她便不必再回燕京城了,只会默默地死在青城山。

而姜家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会随意编个理由,比如病逝,她的一生就如叶珍珍,亦或是自己的前生,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因为季淑然知道,在燕京城无法对自己下手,而寻常的罪名,也不至于让姜元柏要了自己的性命。以驱邪名义将自己赶出府去,天远地远,下手才最是容易。

想的十分稳妥。

“二丫头,”姜老夫人问:“既然无甚么大碍,你便让冲虚道长为你驱邪吧?”

姜梨颔首,转向姜元柏,问:“父亲也同意么?”

姜元柏盯着姜梨。他并不全然信任冲虚道长,但姜梨的种种奇怪,却也完全说不通。他的确感觉到姜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就连微薄的血脉联系,仿佛现在也不见了。

他狠下心肠,道:“对你没有伤害,你便去吧。”

“好。”姜梨颔首,仿佛对姜元柏的决定没有任何不满,但低下头的一瞬间,姜元柏似乎看见了她眼底的失望。一时间姜元柏的心里生出了后悔,后悔是不是答应了冲虚道长为姜梨驱邪,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姜梨道:“冲虚道长,请吧。”

她反客为主,丝毫没有面对未知东西的恐惧,反而从容的像是去赴宴一般,令冲虚道长也愣了一愣。

冲虚道长道:“二小姐,请。”

姜梨就要往那头走,桐儿忍不住伸手拉住她的衣角,姜梨回过头看了一眼,桐儿便又依依不舍的松开手,眼眶里包着一汪眼泪。

她总不放心。

冲虚道长领着姜梨走到绷着线的四方柱子之间,让姜梨手握着一面铃铛。他自己则走到道台面前,道童将准备好的活鸡奉上,冲虚道长的剑尖划开鸡的脖子,一线血迸溅出来。

“啊呀!”院子里的小丫鬟们都吓得转过身捂住眼睛。正在此时,黑雾越浓,几乎到了夜里,阴惨惨的。

季淑然不由得把姜幼瑶往身边拉了一点,往后站了站。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但眼下院子里鬼气森森的模样,倒是真的令她也有些发毛。

卢氏早就攥着两个儿子站在了后面,她看起来泼辣,其实最是胆小,又特别相信鬼神之说。对于冲虚道长的话,她才是深信不疑。

三房的杨氏和姜元兴则是面带狐疑,姜玉燕早已吓得背过身子,不再望这头看。

人群里,胡姨娘站着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直直的盯着姜梨。

从开始到现在,姜梨一直都是被动的。这让胡姨娘的心里也生出些不确定。她把所有的宝都押在姜梨身上,姜梨虽然与她说了自己的计划,但胡姨娘还是觉得,这有些冒险,而且当着别人的眼皮子底下骗人,未免太难。

但姜梨很笃定,胡姨娘也没有办法。她自己一个人是没办法报仇的,为了配合姜梨将这桩戏演好,她也下定决心。要付出最大的代价,倘若姜梨失败了……倘若……正在这时,她的目光在空中与姜梨交错了一下。

黑雾下,女孩子的眸光明亮温柔,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一瞬间,胡姨娘就安静下来。

还不到心急的时候,还不到……

冲虚道长在做法。

旁人看来,他的举动高深莫测,一派高人风范。这些年来,他做这些事情也早已很是熟练。事实上,世上哪有鬼神?有的不过是人心里的鬼。

他就是利用人心里的鬼,招摇撞骗了这么多年还没被发现。他的师父,真正的冲虚道长,是个真正的高人,但一辈子又得到了什么?只有他,才将“冲虚道长”这个名讳的意义真正发挥了出来。

想到这里,冲虚道长不禁有些得意。每当他在“做法”的时候,望着那些平日里人人都要仰望的权贵,深信不疑的,带着希望的目光看着自己,指望自己给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冲虚道长都很得意。他能将这些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这是他的本事。

不过今日的女孩子,是他遇到过的,最不得不慎重以待的人。

她好像没有心魔,从容的站着,面对自己的行为,甚至还带了一丝兴味,这让冲虚道长觉得受到了侮辱。也许姜梨是个不信鬼神之人,才能这般从容。

姜梨看到了冲虚道长一闪而过的恼意。

这种人,被捧得太高了,就忘了自己本来的位置。说起来,她其实是信鬼神的,她是真正死过一次的人,死过之后,变成了姜二小姐,这不就是鬼神之说?不过她敢肯定,冲虚道长绝对没有看到这一层。

冲虚道长将鸡血抹在桃木剑上,四面黄色的符纸在他的经文中,“蹭”的一下直直立起,将姜梨包围起来!

这场面,已经是十足诡异。

而那仙风道骨的道人,手指桃木剑,突然爆喝一声,往姜梨身前刺去!

木剑并没有刺入身体,而在身体前一指的地方停下来,但冲虚道长的身子一震,仿佛虚空刺入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金石碰撞的声音。

那已经被放了血鸡,突然啼叫起来。

院子里的人吓得跪作一团,这下子,连姜元柏心里都信了几分。

冲虚道长手里不知抓着一团什么东西,又是一声爆喝:“妖孽出来!”手一扬,一大团糯米混着不知名的东西洒了下来。

那糯米间,似乎还有别的,姜梨下意识的紧闭口鼻,后退一步。

然而立刻,她的鼻腔,嘴角都开始流血了。

她心里冷冷一哂,这就是冲虚道长的把戏!

要做出邪祟的样子,自然看起来要像个邪祟,这糯米里不知混了什么药粉,令她形容恐怖。或许还能令她神志不清,但她因闭了口鼻,没有吸入,不知如何。

阴惨惨的夜色里,姜梨身穿素衣,白面黑发,耳鼻口流血,形容厉鬼。当即吓得一院子里人连滚带爬。

姜幼瑶尖叫一声“鬼啊!”姜家人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冲虚道长心中得意,想要看看女孩子惊慌失措的眼神。

一看之下就愣住了。

幽暗的烛火下,姜梨对他粲然一笑。

可现模样实在算不得可爱,反而可怕。

姜梨冷笑,邪祟自然是邪祟,但却不是他们想的那个邪祟,这个邪祟,能要了季淑然的命!

院子里,突然爆出了一阵女童的啼哭。

巨大的,仿佛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