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见面/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早,姜梨还没来得及去晚凤堂给姜老夫人请安,芳菲苑就迎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

姜元柏来了。

清风和明月正在扫院子,看见姜元柏的时候大吃一惊,正要去通报,姜元柏制止了她们。姜梨起得要稍稍晚些,他也没有打扰,就坐在芳菲苑外头的院子的石桌前,看着覆满霜雪的树枝出神。

姜梨起床后梳洗后,看见的就是姜元柏独坐的场景。

桐儿和白雪先行礼,姜元柏看将姜梨,嘴角牵动一下,似乎是想要小,却又不知道如何笑才最自然,道:“小梨。”

姜梨颔首:“父亲。”

她的态度客气又疏离,并不像对待父亲,仿佛对待旁人家的大人似的。姜元柏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又自嘲起来。

事已至此,他本就无法对姜梨要求太多。当年姜梨被季淑然陷害送往青城山的时候,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察觉真相,助纣为虐,亲手将这个女儿推离身边。如今想要补偿,却是于事无补。

姜梨已经长大了,她的陌生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姜元柏连怀疑的资格都没有。

但他总还想做点什么。他道:“还没用饭吧,一起?”

姜梨看了他一眼,姜元柏的目光里,竟然流露出一丝紧张的希翼,姜梨的心稍稍软了些,就道:“好。”

姜元柏大喜过望。

周围伺候的丫鬟看着眼前这一幕,皆是不可思议。姜梨曾是姜家被放弃的小姐,曾经多年都不闻不问,如今姜元柏却看重她至此。

姜梨却觉得,不过是因果报应,曾经做过的事,到了最后,命运也会在暗中标注代价。如今就到了姜元柏还债的时候。

用饭的时候,姜元柏瞧着姜梨的喜好。姜梨的确是和从前不一样了,她的食宿习惯,和小时候的姜梨根本就是两个人。姜元柏又想到了姜梨当着冲虚道长说的那一番话,在青城山的八年是如何度过的,便觉得这丰盛的菜肴,他也难以下咽。

“前日的事情……”姜元柏道:“你……”

“被道长驱邪以后,我就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但什么都不知道。等我醒来后,白雪把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姜梨的声音依旧平静柔和,“我很惊讶,原来冲虚道长说的是真的,我果真是被邪祟缠身。”

“什么道长,”姜元柏冷笑一声,“不过是装神弄鬼的骗子而已。一旦出事,就吓得原形毕露!”

姜梨讶然的看着姜元柏:“骗子?父亲,这可是陛下亲认过的。”

“陛下也有可能看走眼。”

姜梨迟疑的道:“父亲会将此事告诉陛下吗?”

“当然。”姜元柏道:“欺君之罪,我不可能和骗子同流合污。”

“可这毕竟也是皇家私事,父亲要是参与其中……不怕皇上心生不喜?”姜梨问。

连冲虚道长都知道明白的秘密越多,日子就越难过的道理,姜元柏不可能不知道。倘若姜元柏将此事告诉洪孝帝,无非就是让洪孝帝没脸,洪孝帝轻信他人,被鬼神骗子蒙蔽一事,居然被臣子知晓,无论如何,都会成为扎进帝王心头的一根针。

“这是君臣之道。”姜元柏道:“皇上就算心生不喜,我也要说。”

姜元柏的这番话,倒让姜梨有些刮目相看。姜梨知道姜元柏是只老狐狸,十足狡诈。不过他也没有投靠成王就是了,不管洪孝帝对他如何,也不管姜元柏的忠心有多少,至少也尽到了做臣子的本分,势力最广大的时候,也没有“反”意。

当然了,即便姜家真的有反意,无非也是死得更快一些,原先姜梨不甚清楚,如今可是心知肚明。姬蘅绝对不允许姜家打破平衡,他要一个平稳的局面,来筹谋他的事。

“那……夫人,父亲打算如何处置?”姜梨还是问了出来。

姜元柏全身一震,其实他早就等着姜梨问这个问题,但姜梨真的问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涌出了一阵万千复杂的情绪。沉默片刻后,他道:“她做了不可饶恕之事,理应受到惩罚。”

姜梨笑了笑,道:“什么样的惩罚?”

“以命抵命。”他道。

姜梨面色没有太大波动,姜元柏心中无声叹息,他知道,仅仅这样,不足以弥补姜梨所遭受的委屈。但他同时还是姜家的大老爷,他不能置姜家的名声不顾。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季氏有如此歹毒的心肠,别的不说,当初你娘病情一日比一日重的时候,我只当她是身子疲弱,从没想过她是被奸人所害。如果我知道……如果我知道,我绝不会让季氏进姜家的大门。”

这一点,也勿怪姜元柏。谁能想到当时会有人想要下毒害叶珍珍呢?胡姨娘没有那个胆子,姜元柏也没有其他女人。但没想到,还没进姜家大门,季淑然就一步一步设计好了。

整个姜家都被季淑然玩弄于鼓掌之中,而她玩弄的第一步,就是借着姜元柏的“一见倾心”。

姜元柏摇头:“我也不知月儿是被她害的,月儿才四岁……她也狠得下心。我更没想到,她会与人私通,还顺势诬陷于你。让你离开姜家……季氏有错,我也有错,我差一点就让姜家出了大事。”他自嘲道:“小梨,你一定很怨恨我吧?”

“还好。”姜梨道:“其实自打那件事后,我对于有人坚决站在我这一边,无条件的相信我一事,已经不抱期望了。所以遇到什么事也不会感到意外。父亲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何我对薛县丞如此上心?不过是因为我实在认为,薛县丞与我同病相怜。没有人相信他,也没有人肯为他说话。看见薛县丞,就像看到了曾经的我。曾经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至少现在我能帮薛县丞平反,”姜梨笑了,“这很满足了,父亲。”

姜元柏听明白了她的话,她没有怨恨姜元柏,但是,也不再尊敬孺慕姜元柏了。

姜元柏闭了闭眼。

姜梨放下筷子,道:“父亲还有别的是么?没有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你要去哪里?”

“去叶家,看看舅舅和叶表哥。”姜梨顿了顿,道:“父亲放心,前日里发生的事,我一个字也不会同舅舅他们吐露。姜家的名声不可糟蹋,我知道的。”

她很懂事,懂得为姜家着想。可在如今的姜元柏看来,越是令人心疼。

他无力的摆了摆手:“去吧。”

“是,父亲。”

……

简单收拾了一下,姜梨就乘马车去往叶府。

不知是不是为了补偿他,姜元柏如今对她去叶府也一句话不多说,门房也没有多问,姜梨整个人比起从前来,实在是自由多了。

桐儿在马车上道:“老爷总算知道心疼姑娘了,姑娘这回算是苦尽甘来,季氏的真面目被人认清,日后府里就不会再有其他人想给姑娘使绊子啦。”

姜梨笑道:“但愿如此吧。”

其实对于姜家的争斗,除了想要帮姜二小姐讨个公道之外,对于她自己来说,实在生不出多大的兴趣。相反,接下来要去叶家,却比她前日里面对冲虚道长紧张多了。

赵轲说,姬蘅要带她见个人,这人是北燕第一神医,可能医治好父亲的病。姜梨做梦都想让薛怀远恢复神智,对她来说,能与薛怀远相逢、相认,是她在这个世上最庆幸的事。至少让她明白,作为薛芳菲的自己,在这世上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越是靠近叶府,姜梨的心就越紧张,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似的。桐儿和白雪还有些古怪,不晓得姜梨是怎么了。

等到了叶府,门房看见姜家的马车来了,立刻热络的迎上来牵马。小厮笑道:“二小姐总算是来了,您这三天都没来,三老爷还以为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是少爷按着三老爷,三老爷非得上姜家一趟不可。”

姜梨笑了:“我没事。”

姜家纵然再好,似乎在叶明煜眼里也跟龙潭虎穴一般,姜梨进去就是受苦的,不是享福的。

“三老爷是真心待姑娘好。”白雪感叹道。

等到了叶家院子里,就看见叶明煜背着个刀出来,门房大约还没来得及通报,叶明煜看见姜梨,差点跳了起来,他道:“阿梨,你来了!”

“舅舅。”姜梨走上前。

“你这两天怎么都没来叶府,我本来想上姜家看看你,世杰那小子非不让,说你定是有自己的事。怎么了?你没事吧?你爹他是不是揍你了?”

姜梨摇头:“没事的,舅舅,这几日我只是稍稍感染了风寒,在屋里没能出门。”

“风寒?”叶明煜瞪大眼睛,道:“那你怎么还出来?感染了风寒就不要出门!”

“已经好了。叶表哥不在?”姜梨四下看了看,未曾看到叶世杰的身影。

“户部有事,他去忙了。”叶明煜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做了天大的官儿,每日灯都要亮到深夜,好几次我夜里起来,这小子还在看折子,不知道弄些什么。”

“世杰表哥刚上任,正是忙碌的时候。”姜梨笑了笑,“薛县丞这几日还好吧?”

“好着呢。”叶明煜没好气的道:“你舅舅我每天陪他游戏,他怎么会不好?就为这事儿,我都被我兄弟手下笑了。”他不甘心的咕哝。

“都是我让舅舅照顾薛县丞,舅舅才会如此辛苦的。”姜梨歉疚。

叶明煜一看姜梨这副模样,连忙道:“不麻烦,哎,不麻烦,都是一家人,反正我在燕京城也没事干,陪他玩儿。阿梨你不必跟我道谢。太生分了!”叶明煜本来觉得自己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面对自己露出恳求又愧疚的眼神,叶明煜也实在态度凶不起来。

好似还是他错了一半。

“对了,阿梨,”叶明煜迟疑了一下,突然道:“那个,国公在我们府上。”

姜梨本来还想着如何婉转的询问叶明煜姬蘅的事,或者姬蘅根本没与叶明煜打招呼,等自己单独走到一个僻静角落的时候就会出现,没料到叶明煜就这么毫无遮掩的说了出来。

让姜梨都吓了一跳。

“他说你今日午后会来,我还以为是假话。”叶明煜道:“没想到是真的。”

“他……现在就在府上?”姜梨问。

“是啊。”叶明煜道:“晌午过后就来了。”他想要抱怨,大约又怕姬蘅是个厉害人物惹来麻烦,于是就低声的抱怨,“又没有人请他来。他刚来的时候,我都想赶人。不过他说和阿梨你约在这里见面,我就只好放他进来了。想着你们是自己人,也许要商量什么要事,不能耽误了你的事。”

姜梨:“……”在叶明煜的眼里,她和姬蘅都可以算得上自己人了?

姜梨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过转念一想,在桐乡的好几次,姬蘅都与自己单独见面,也并未伤害自己,甚至还出手相助。看在别人眼里,的确是足够的理由表示两个人是一伙儿的了。

“那他们现在在何处?我想去看看他们。”姜梨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叶明煜奇道。

姜梨说:“我跟他之前事先说好的。”

“也是。”叶明煜点头,“要不是他还带着别人,我才不放心让你们两个单独见面。你好歹也是个姑娘,他又是个男人,万一对你抱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不放心,阿梨,舅舅告诉你,男人最重要的是担当,不是相貌。他长得是不错,可长得不错不能过一辈子,等年纪大了,还不是满脸皱纹,不如街头上二十岁的讨饭郎。”

姜梨:“……”

她有时候真不知道该不该怪这位舅舅瞎操心,只好道:“知道了,舅舅,他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的,我也对他全无兴趣,我找他是为了正事。舅舅,还是先去见他吧。”

叶明煜见姜梨真的很急切的模样,这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好吧。”

……

叶府里的摆设,很是清简。

或许是因为自由叶世杰和叶明煜两个大男人住,连照顾薛怀远的都是小厮。叶明煜怕燕京城里还有人想暗中对薛怀远下手,尤其是永宁公主。所有的事情都亲自过手,叶府门口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后院的偏房里,小几前正坐着三人。

听见动静,那三人回过头。

“阿梨来了。”叶明煜道。

姜梨往屋里看去。

姬蘅含笑朝她看来,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他都是这般华丽耀眼。坐在叶家这什么都没有的偏房里,把这偏房衬的也光亮几分。

“舅舅,您先回去吧,我与国公爷说几句话。”姜梨笑道。

叶明煜看了看姜梨,又看了看姬蘅,忍耐了一下,终于还是出去了。他道:“我就在院子外面,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叫我。”

他还是信不过姬蘅。

等叶明煜走后,屋子里的三人也站起身来。

姬蘅身后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穿的一身白衣,翩翩佳公子,生的俊秀莫名,面上挂着的和煦的笑意。他往前走了两步,好奇的打量姜梨,道:“原来这位就是姜二小姐,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姜梨没见过如此自来熟的人,便只好不说话,冲着他笑了笑。这一笑,这男子就更不得了,道:“姜二姑娘真是太可爱了。”

姜梨:“……”

“闻人遥,你再这么说话,我就要吐了。”从姬蘅的身后,又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姜梨敲过去,便见一个一身黑衣的少女走了出来。

这少女似乎并非燕京人士,穿着打扮皆是异族。头发全都绑成细细的小辫,上面缀满黑色的铃铛。她生的甜美,只是一双水盈盈的燕京里,有几分淡漠的狡黠。姜梨注意到,她的手上还刻着一只小小的蝎子。

姜梨还记着今日来见姬蘅的初衷,却也不能直接就这么说出来。便看向姬蘅,道:“冲虚道长一事,多谢国公爷的人手了。”

虽然是赵轲找的人,肯定也是姬蘅默认的。况且没有姬蘅给的哨子,她也支使不动赵轲。

姬蘅笑的有几分刻薄:“我只是意外,你会用如此难堪的办法,装鬼这种东西都用上了。”

姜梨:“……”

她知道,她这个法子实在算不得什么足智多谋,甚至和那些江湖骗子没什么两样。冲虚道长驱邪无非就是利用人心里有鬼,她前日里装鬼也无非是利用季淑然心里的鬼。这和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来说,没有任何根据和底气,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那叫闻人遥的闻言也“噗嗤”一声笑起来,道:“我不认为二小姐这办法难看呀,我觉得……很可爱。”他一脸真诚盯着姜梨的眼睛,十分友好。

姜梨简直不知道这么友好又不懂得收敛的人是如何在姬蘅眼皮子底下活下来的。

“不过骗人这种事,二小姐要是有需要,可以来找我。”闻人遥凑近她,道:“在下最懂得如何骗人了。最擅长骗的……是女人的心。”

姜梨呛住,猛地咳嗽起来。

闻人遥一脸关心:“二小姐没事吧?是不是出来受了风寒?这几日燕京冷……”

姬蘅的扇子一展,挡住闻人遥凑近姜梨的脸,冷眼道:“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滚出去。”

“阿蘅……你变了……”闻人遥苦着脸。

姬蘅没理会他,只对姜梨道:“赵轲告诉过你了,今日来,是带你认识可以为你父亲治病之人。”

姜梨看向闻人遥,是这么个人么?这么个人,似乎也太不靠谱了些。

下一刻,就见那黑衣少女站了出来,打量着她,露出一个颇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司徒九月。”

“九月姑娘。”姜梨从善如流,“听赵轲说过,您是北燕第一神医。”虽然年纪相仿,姜梨的态度也没有丝毫轻视,而是足够尊重。

司徒九月一笑:“赵轲说错了,我并非北燕第一神医,我是北燕第一毒手。我是制毒的,不是救人的。对我来说,救人并没有制毒好玩。”

姬蘅道:“司徒九月。”

少女脸色变也不变,继续道:“不过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偶尔也会帮忙救个人。虽然我救人不是很擅长,但至少比起这世间大部分大夫,尤其是太医院那群老废物来说,高明得多。”

这少女行事无忌,说话粗犷,看着倒像是叶明煜那一类人,应当很少混迹在权利旋涡中。年纪不大,却很有主见,不知是哪家才能养出这样的性子。姜梨在脑子里搜寻了一下,这辈子上辈子,却都没听过这么一号人物。

“薛县丞日后还能恢复神智么?”收回思绪,姜梨问出了这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不好说,也许能,也许不能。很多人崩溃,失去神智,是遭受了巨大打击。而人们大多不愿意回忆这部分痛苦的记忆。会主动避开,这样一来,就会一直找不回清明。”司徒九月道:“我看薛县丞应当就是如此。听说他的一双儿女都已经过世了,这样的人在世上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并没有必须回忆过去的理由。”她盯着姜梨的眼睛,道:“恕我直言,姜二小姐,这薛怀远已经如此痛苦,您何必让他再想起以前?”

姜梨摇了摇头:“不,薛县丞自己是希望能醒过来的。”

司徒九月一愣,闻人遥也诧异,只有姬蘅并不意外。

“我知道薛县丞是希望自己能醒过来的。虽然他的一双儿女是没了,但是没的不明不白。我若是薛县丞,必然希望能为儿女洗清冤屈,查找真相。所以,他希望能清醒过来。他是有责任担当的父亲。”姜梨道。

或许是她说话的语气太坚定,让人难以怀疑其中的真诚。司徒九月耸了耸肩,道:“好,那我就试试看。我会每日来给薛怀远施诊。”

姜梨深深拜谢:“那就多谢九月姑娘了。”

“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他吧。”司徒九月看了看姬蘅,“国公爷好像单独有话跟你说,我们先出去了。”说罢,她就使劲儿拉着还想看热闹的闻人遥,出了屋,还带上了门。

屋里只剩姜梨和姬蘅二人。

半晌,姜梨道:“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奇怪,我帮过你那么多次,好像只有这次,你感激的最多。”姬蘅玩味笑道:“看来比起你自己的事,薛怀远的事更让你看重。”

姜梨也笑:“或许吧。”对她来说,能让薛怀远好起来,是她这辈子奢侈的愿望。姬蘅让这个愿望可能得以实现,她如何不感激。

“九月姑娘似乎不是燕京人士?”姜梨问。

“漠兰公主,”姬蘅道:“父兄在小叔篡位的时候死了,她逃了出来。”

姜梨怔住。漠兰动乱的事她也曾听说过一点,对她来说是很遥远的故事了。没料到在这里会遇到漠兰公主本人。不过漠兰人都擅长制毒用毒,难怪司徒九月会如此。

“季氏已经被你对付了。”姬蘅笑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不必我打算,问题就会出现在眼前。”姜梨叹了口气,“永宁公主会找到办法收拾我的。”

姬蘅瞥了她一眼,“听你的语气,好像还挺期待?”

“如果我说是,国公爷会相信吗?”

“信。”姬蘅慢条斯理道:“你说什么我都信。”话到尾音,又暧昧的勾起,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诱人笑意。

闻人遥说自己善于诱骗女人心,大约不假,闻人遥这样少年,就像一块蜜糖,放在装点了花瓣的糕点里,女孩子们见了,总被甜蜜的味道诱惑,想要尝一尝。

姬蘅不是蜜糖,他就是一杯毒药。席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那一杯明亮的,渗着幽幽毒意的鸩酒就放在台上。人们走过,不自觉的被吸引,明知道是肠穿肚烂的毒药,也会为一刻的梦幻倾倒,醉生梦死片刻。

“国公爷已经对我信任到如此地步,是姜梨的荣幸。”她笑道。

姬蘅收回目光,站直身子,懒洋洋的道:“据我所知,周彦邦似乎对你念念不忘。”

“姜玉娥给我写了帖子,”姜梨道:“不过我没去,丢给了姜幼瑶。”

这些事,想必姬蘅真想知道,赵轲也会告诉他,因此姜梨也不必隐瞒。

“你的仇家真多。”姬蘅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处理完了一批,赶紧又来一批。十五岁的姑娘家,能被人记恨至此,姜梨也算是很出色了。

“我也不想。”姜梨道:“实在太碍手碍脚了。”

“需要我帮忙吗?”姬蘅挑眉道。

“如何帮?”姜梨问。

“我不喜欢掺和这些事,如果我出手,就会很可怕。”他像是恐吓小孩的恶劣大人一般,“姜玉娥、姜幼瑶、周彦邦,加上一个沈如云。”他笑眯眯的看着姜梨,“你想让谁死?或者,你希望哪一个活?”

“……还是,一个都不放?”

------题外话------

对不起大家!我最近生病脑子不清楚,传到另一篇文去了!暴风吐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